江峰: 司马南被全网封杀真正原因 比美国买房更关键

0
45

中共“反美斗士”司马南的所有社群帐号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被禁言。有评论认为,是因为近日舆论热炒他2010年在美国投资买房的事情,但深层原因远不止于此,特别是在中共内外交困、习近平宣称“决不允许江山变色”,中共整个体制进入「政权保卫战」危机应对模式的当下。

自媒体时评人江峰在新一期《江峰漫谈》节目里,对此做出了他的独到分析解读。

过去这个周末,“反美斗士”司马南的所有社群帐号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被禁言。表面看,是因为近日舆论热炒他2010年在美国投资买房的事情,但是深层的原因远远不止如此。

先看海外投资买房子这件事情。司马南的基本理论就是:中国遭受的一切不公、苦难都来自于“美帝亡我之心不死”。近年来随着中美从竞争到对抗的态势发展,“东升西降”的高层判断和话语环境下,他又竭力推销美国崩溃论。但司马南和众多的反美斗士一样,在美国购置了房产。从中国韭菜那里收割爱国热情,变现,到给“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国投资。这一逻辑于是大大刺激了那些眼看佩洛西访台,座机没有被打下来而悲愤万分的爱国粉红们。

也许是因为抽自己的脸太用力,粉红们把自己多少打醒了,原来真正的辱华者就在自己身边啊!不是说美国崩溃了么?你怎么还去那里投资房地产?

其实,司马南美国买房这个事情最多是一个导火索,他被全面禁言,还有着更多内幕和门道,我们尝试着解读一下。

举报联想是司马南被封的真正关键原因

这里我们不是探讨司马南的个人品性,他个人的坏,一定会有老天或苍蝇拍来收拾他。我们就是来分析“反美斗士”为何被当下反美的中共打倒了,善用舆论兴风作浪者如何被操控舆论的网络娘家人给禁言了。

司马南的微博在周五(8月19日)傍晚最后一则微博视频的标题为”司马南向公安部、中央网信办实名举报联想花钱操控舆论”。

所以更准确地说,并不是海外买房惹的祸,十年前的丑闻再拿出来炒冷饭,民间舆论闹也闹过了,水波不兴;老百姓的愤怒,四个亿的关注也没能带来徐州铁链女的真相。被封的直接原因,是司马南举报联想。为什么这是真正的关键呢?

当下司马南比柳传志对习近平和中共高层的威胁更大

第一点,司马南撕扯联想柳传志这个事情,不管是司马南自己敏锐地把握“阶级斗争新动向”,还是有人后面指示,目标都是很明确的,那就是在一股2.0版公私合营、打击民企、强抢并控制社会资本的妖风之下,新一波对准联想的精准打击。如果不是中央有人,分分钟会让司马南第一波对联想的攻击之后就让他闭嘴;但很显然,不仅没有让司马南闭嘴,反而逼迫着联想不断出来澄清自己不是美帝良心企业,国有资产不仅没有流失反而增值等等。

一个中国的资本科技结合运营的龙头老大,竟然被一个“司马夹头”网暴霸凌,当然有政治因素。换言之,2021年底这一波司马南大战柳传志,是中共典型的运用民粹进攻资本、动摇企业道德和社会基础的动作。就跟中共对待所有它要打击的异己一样,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就这么一个套路。

中共为什么要打联想?

6月30日,即中共举行百年党庆的前一天,滴滴出行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这是自2014年以来中国公司首次在美国的最大公开募股。然而仅仅三天后,中共网信办出头,开始对滴滴进行网络安全审查,并下架滴滴APP,摧毁滴滴的市场。后来从资料来看,滴滴出行对中共高层监管部门玩儿了一把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把生米煮成熟饭、用资本和华尔街来反制中央。

那么这样的布局绝不是一般人操作的,也绝不符合习近平利益的,因为要是复合了习近平的要求,那直接就放行了,一起发财了。滴滴的总裁柳青是柳传志的女儿,而滴滴的背后资本,红杉资本、高盛中国、经纬创投、阿里、腾讯以及软银、苹果等众多资本巨头,加上部分国家队,每一个后面都站着江派、团派背景的红色家族,是典型的、基本上就是中共诸多重量级太子党家族联合了国际资本巨头扶持起来的一个巨大平台。

他既然能够有胆量、有能力挑战中共的高层监管机构,就有能力在政治角力中占优势。习近平当然不愿被挟持,而直接出击,政治上反弹会很大,很多家族也是挟洋自重,华尔街那么多人投了钱,习近平说收就收,美国投资机构见财化水肯定也要跟你打。怎么办?动用民粹。这个仗,就是这样打起来的。

我们要了解这个背景,才能继续往下走。

既然司马南是符合习近平要求的,为什么不让司马南把胜利的红旗插上最高峰,反而封杀了他呢?

八天前,中国五家国企领头羊在纽约集体退市。

这些都涉及到中共运用虚假审计报告,隐瞒中共政府和权贵个人在其中的利益均沾,违背美国新出台的针对中共上市企业的审计法案要求。它们留在美国,就要暴露这些企业的内幕,是如何盗窃美国资本的;撤回香港,又会蒙受经济与中国企业声誉的损失。

退市这个举动,在当下的中国政坛就争议很大。因为中国现在外汇储备见底,经济面临崩溃,身处沙漠深处,饥渴难耐却要放弃华尔街这片绿洲。因此,一个以纯粹民企面目出现的滴滴打车,却不能正常海外融资,当然也会被当初被习近平打压的滴滴背后政治势力拿出来挑战习近平。6月2号,滴滴打车正式提出报告从纽交所退市。

因此,司马南周五(8月19日)所谓实名举报联想的视频,等于揭开了中共党内斗争的盖子。滴滴去年就是网信办直接操作的毁灭性打击,你司马南现在向网信办举报,就算公安部和网信办不予理睬,但是这样的举报,却会唤醒网络记忆,让中国百姓思考,从去年到今年这么悲壮的惨景,到底是谁造成的?

习近平清理阿里、腾讯和教辅产业,要中资退市,都是因为要杜绝资本对自身的威胁,但并不把资本本身看作敌人,因为资本也要支撑习近平对政敌的斗争,就算全面左转,这个转头回去的动作也要花钱啊。然而对司马南这批原教旨左派,坚持所谓社会绝对公正,甚至不惜为此动用社会暴力的左派,习近平用你你就是同盟,不用你你就是比资本本身更有杀伤力,能够砸烂各位革命老前辈狗头的左派红卫兵

因此,相比柳传志,司马南对习近平和中共高层的威胁更大,不要了就封掉,然后扔掉。就是这个下场。司马南斗柳传志,就是一个中共高层运用民粹打击民族资本的运作,到了民粹比资本更具备对中共政权威胁的时刻,就要对司马南下手。这是为什么封杀司马南的第一点背景。

网络大V既具社会舆论煽动力,又坐拥数亿资本,是另一封杀司马南的原因

第二点,司马南在2020年之前,尤其是因为重庆薄熙来的事情,没有被牵连下大牢,就已经是很幸运的事情了;在美国买个25万美元的房子,跟那些公知专家们比起来,算是寒碜的。但是,屎,总是留给有准备的苍蝇的。

2020年4月,中易网天的老板饶谨把司马南划入了一个民粹主义“爱国”宣传矩阵,但是另一朵“爱国”反美奇葩金灿荣是这个矩阵的核心。直到去年,金灿荣弄了一个郑州水灾是遭到美国的气象武器攻击,被全网骂透,被市场和饶谨淘汰。司马南借机迅速跃起,粗略估计,抖音2000多万,头条1030万,加上微博、B站和公众粉丝1200万,全网粉丝数目5000万,所有账号的估值超过了2亿元。

近期以来,打击网络大V,打击网络带货大咖,已经成为中共的重点目标。人家卖化妆品,狗粮被抓走补税。司马南兜售的这个“爱国”,从其自身表现来看,明显是个假货嘛,加上巨额收入,显然也不符合司马南附和的习近平倡导的“共同富裕”了么。

卖假货的其实不止司马南一家,胡锡进前几天好像是看不过眼,下场替司马南解围:“在美国买过房子,投过资,就不能批评美国了?这个逻辑站不住吧!” 但是我估计不少朋友忘记看这一句了,胡锡进在阐明自己观点之前,来了一句:“老胡在国外没有一分钱存款,也无任何投资,有资格插嘴”。

实际上他是啥意思呀?是表面上对司马南搭一把手,实际上踩了一脚啊,就是趁此机会说自己卖的“爱国”是真货。

但是看得出来,能够准确叼盘、掌握主子心思的胡锡进,也感觉到这一波整肃来势汹汹,也开始做清盘准备了。正如同中共防范资本的社会控制力一样,司马南这样的网络大V,竟然既占了社会舆论的煽动力,又拥有了数亿资本,不打你打谁?

司马南的下场,不是仅限于外界猜测的什么时候重开网络的问题,而是跟其他带货的网红一样,要追究兜售“爱国”的,欠了国家多少税的问题了。

佩洛西访台后,中共开始更加严格把控舆论动向

第三点,佩洛西访台这个标志性事件,让中共第一次感受到了民间舆论倒逼中央到了如此难以附加的程度。为了不在中国社会舆论当中,不在自己的政治对手的口中,落下一个软弱、没种的骂名,习近平无奈地通过了导弹发射的环台军演计划,却又因此更加得罪世界。

日本已经透露出近期生产和部署1000枚远程导弹的计划。

当然,准确地说,射程一千公里应该归类于中程导弹,但是一千公里射程已经足以覆盖北京的边缘、富庶的上海和华东地区,当然也包括主要对台作战前线了。韩国也毫不犹豫地架设萨德反导系统,日韩历史冤家,竟然也因为中共对台湾的现实军事威胁,而愿意联手搞演习了。

过去这个周末,美国印第安纳州州长率团访台,这比各个议员访问台湾又近了一步,这是行政部门的大动作。结果中共再也不敢发声了,估计外交部一个晚上都在忙乎,因为它那个红线不知道掉哪儿去了,找不到了。

这种被舆论倒逼而采取外交甚至军事力量来回应民间舆论的做法,我找不到中共历史上还有哪一次是这样的,它都是要党领导人民,都是领袖是伟大舵手要指明方向的,怎么这回习近平被人民指了一把。

因此中共开始控制舆论的动向,无论左右,无论爱国恨国,无论反美亲美,只要能掀起波澜,就要封杀。司马南、胡锡进和孔庆东原本被中共利用操控引导民族主义的这些“旗帜”的作用已经到头了。尤其是临近二十大,谁也不能抢习近平的风头,谁也不能给中共核心以外的任何政治和社会力量“递刀子”。就连习近平与拜登在G20见面这样的事情,中共都极其小心翼翼地操作着。

现在海外包括“大翻译运动”,即便是墙内煽动无知民众的舆论,都会成为美国观察惩戒中共的依据。因此墙内的“爱国”买卖真不好做了,任何舆论不慎都会砸锅,砸了锅,主子就要来收拾你。

开启民智、回归善念是关键,与所有人相关

司马南被全面封杀,过去被司马南们霸凌过的很多中国良心知识分子,的确是出了一口气,但是我们应该再多一层思考:对这些恶狗的狂吠的禁言,不会是永远的,因为一旦需要了,他们还是要被放出来的。人被狗咬了,你会去跟狗论理么,更不会回过头来把狗咬上一口。所以在中共的大环境下,真正的良心和理性的声音总是被压一头。

其实,如果说到言论自由,即便是司马南,本也应该有这个权利,正如一个中国公民本也应该有到美国买一个房子的权利一样。狗咬人,给它打疫苗、带嘴套,办法很多。关键是,民智要开,善念要回归,这是所有人的事情。大家必须意识到,狗咬人是对人的伤害,而不能在恶犬咬人的时候,大家在旁观鼓掌,甚至喊一声,再来一个!只有当社会回归追求真相的本性,拒绝谎言的灌输,中共狂徒以及司马南们不能说不会再有,但是他们的愚蠢和坏,去不到极处。

文章来源:希望之声

买房子这个事情不是这次捅出来的,早在十年前网络上就已经一片声讨了,现在大家认为的“反美是工作,留美是生活”是对这一类两面派和骗子的讽刺。但是这种充满了文痞风气和流氓做派的说法,对于司马南之流反而是豪气冲天的表达:“我就这么著了,你怎么著吧,有本事你也跟我一样,挣这笔爱国主义钱、去帝国主义消费呀。”人品的极其低劣无耻是他们的特质,正如逐臭是苍蝇的天性一样,越早发现茅坑并大快朵颐,他就越是成功的精英苍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