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失败者回忆录0826)—鱼蛋革命与梁天琦

0
27
photo 2022 08 26 11 22 12
photo 2022 08 26 11 22 12

图,鱼蛋革命后,梁天琦开展立法会补选的竞选活动,其右是本土民主前线创始人黄台仰。

2014年12月雨伞运动结束后不到一个月,特首梁振英在施政报告中一开头就批判港大学生刊物《学苑》,指刊物的专题「香港民族命运自决」有鼓吹「港独」倾向,应引为警惕。

占领运动后,因北京和港府仍然对政改寸步不让,令市民尤其是年轻人高涨的怨气无法消减。这时特区政府理应采取一些降温措施,以免矛盾激化,但梁振英不思此道,反而在众多大专学生刊物中把《学苑》挑出来,夸大它的「港独」倾向。这除了使社会矛盾「火上加油」,环向北京强调港独的「敌情」,促使北京采取强硬政策,让中联办及大陆官员插手香港事务更名正言顺、明目张胆。

仔细读完《学苑》的专题,可以清楚知道文章并非鼓吹港独,而只是呼吁港人摆脱奴性。港独作为一种可能性的探讨,文章也提到其不可行的一面。 《学苑》原来只在学生的小圈子中流通,经梁振英批判,反而出版成书在市面大卖。港独言论本不受社会关注,绝大多数香港人都觉得不合实际,经梁振英推广,却成为年轻人的重要思潮之一。因此,有人将梁振英称为「港独之父」。

在舆论谴责声中,梁振英称特首也有言论自由,我当时即表示人民批评政府和讨论公众事务不应设限,但政府官员却没有随意发表意见或对人民意见反批评的言论自由,因为他们是掌权力者,他们一出声就是政治行动。比如牛头角顺嫂(指市井小民)都可以评论股市,但政府官员特别是财金官员绝没有谈论股市的言论自由,或鼓励市民买楼。

特首批港独,令各级官员和建制派跟着学舌,因此成为政治行动。中港矛盾更趋尖锐。青年学生团体大都逐渐有香港自决或至少不能持续走向中港融合的思想倾向。到2015年底,爆出了铜锣湾书店五人被中共拘留,特别是书店经营者李波在香港被中共办案人员掳走的消息(这件事稍后详谈)。香港人要与大陆区隔的本土思潮成为更普遍的社会意识。到2016年初,终于爆发了抗争者与防暴警暴力冲突的「鱼蛋革命」。

「鱼蛋革命」发生在2016年2月8日夜晚至9日早晨,即农历年初一至初二。事发的背景是:香港的食物环境卫生署(食环署)专责取缔无牌熟食小贩,但过去许多年都有一个不成文的惯例,就是每逢农历新年,许多食肆都休息,食环署对流动无牌熟食小贩会网开一面,不予禁止。熟食小贩卖的多是香港独特的咖喱鱼蛋。

谁料这次却突然严厉执法,食环署大举出动在旺角取缔小贩,与在场市民发生冲突。其后,成立不久的青年组织「本土民主前线」通过网上召唤,大批人前来支援。另方面,警察也大量出动实施管制。警方用胡椒喷雾和警棍驱散人群,示威者用木板、砖头、垃圾桶袭击警方,并纵火烧杂物阻挡警方推进。警方两度鸣枪示警,激发对抗升级。据警方消息,最多有700名示威者集结,有2000块地砖被挖。记者、示威者、警员都有受伤,数十名示威者被拘捕。

被捕示威者中,有一位叫梁天琦,他是港大哲学系五年级生,本土民主前线发言人。他被控暴动罪判刑六年,并成为年轻人甚至许多成年抗争者的偶像。

特首梁振英于2月9日早上主动就旺角冲突事件会见记者,将事件定性为「暴乱」。梁振英往年农历新年都会离港度假,这一年却留在香港,被怀疑他是否蓄意造成冲突事件的发生。此外,冲突只发生在警方与示威者之间,并没有滋扰及破坏周围的店铺或民居,因此只应该定性为「警民冲突」、「骚乱」而不是「暴动」。当日傍晚,有人见到梁振英在深圳出现,有可能就此事向中共汇报。有论者怀疑,食环署突然严厉执法,甚至有假扮的示威者开始袭击警方,以挑动抗争者的情绪,是整个计划的一部分。不排除是类似德国纳粹「国会纵火案」的事件。

政府和建制派口径一致,谴责示威者「暴动」。本土派政治团体谴责警方开枪及使用过分暴力。一些政治团体则对食环署一反常态,于农历新年期间大举打击小贩难以理解。

民主党发声明,谴责示威者袭击前线警员的暴力和纵火行为;对于有记者采访期间遇袭受伤,深表愤怒。公民党谴责示威者纵火、扔砖、袭击警员和记者,多人受伤,财物损毁。这两个最大的泛民政党,都站在与示威者切割的立场。

社会舆论普遍要求成立以法官为首的调查小组,调查事件的真相和来龙去脉。但政府反对,建制派认为没有必要,泛民主派也不支持。

旺角骚动后接着到来的,是立法会因一位议员辞职而要进行补选。参选者本是泛民与建制的候选人之争,但这次有本土派的年轻人梁天琦参选,部分原来支持泛民主派的选民因旺角事件转投梁天琦,使民主派的选情出现变数。

梁天琦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大学生,走上政治的前台,显现他突出的政治魅力。由此展开他短暂而跌宕的政治生涯,并对其后的抗争运动带来深刻影响。 (188)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