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洪义、马贵全、田奇庄:建议中共二十大对党章做两项重要修改

0
24
烟台市街头的“党领导一切”标牌
烟台市街头的“党领导一切”标牌

三位老党员:建议中共二十大对党章做两项重要修改

作者:董洪义、马贵全、田奇庄

一、建议取消 2017 年党章总纲部分最后一个自然段中的一句话:“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 中国共产党作为政党之一当然必须遵守宪法。宪法规定,“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也就是说,中国共产党作为政治组织,享有领导全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权力。由此可见,宪法授予中共的是有限权力而不是无限权力。有限与无限的差别有如天壤。百年大党党章怎能出现如此严重差错。

“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这段话最早出现在文革时期,是毛泽东针对各派群众组织大打出手,天下大乱,为了尽快恢复秩序发出的指示,属于特殊语境,没有普遍意义。在马列经典中、改革开放经验总结里也没有类似表述。如今我们国家经过几十年法治建设,经济繁荣、政治稳定,国家机构健全,政策法规配套。只要各司其职,足以确保国家稳定顺畅运行。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照搬照抄当年语录用于指导今天实践,岂不是刻舟求剑?

我国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題是,党委权力过大,伸手过长。荒了自己的地,种了他人的田。党员领导干部贪污亿万巨款、买官实官有增无减。中央纪检机关拒不采纳世界通行的公开官员个人财产方案,也不开辟特区用实战检验什么办法可行,难道查处贪腐只能“永远在路上”?共产党员理应成为社会道德楷模,可如今党员领导干部收入福利远远高于普通民众,只有百余元养老津贴的农村老年人更是苦不堪言,己经严重影响了党的信誉,却看不到制度性解决迹象。党中央难道不该向全国人民交出一张满意答卷?

送举人大代表明明是人大的职责,可长期以来,党委包办了所有代表候选人提名。宪法规定人大代表有权对官员履职问责,这也是全世界通行的治理官场弊端良药。可是党委一句“不添乱”,所有人大代表便成了 看客。多年来,众多选民要求人大公开代表联系方式,人大迟迟不予回应。可见,享有最高权力的人大已经猥琐到了何等不堪的地步。

党出面领导一切了,许多公务机关便悄然隐身了。武汉疫情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司法机关居然没有按照 《传染病防止法》追究任何官员的法律责任,反倒是说明真相的李文亮医生受到了公安训诫。如果再遇到重大疫情怎么办?难道还是用维稳模式应对吗?

党章只强调 “党领导一切”,却没有明确拥有或使用这一巨大权力后必须承担的相应责任。一个负责任的执政党,怎么会在这么重要的文献中出现如此重大程序漏洞?拥有无限权力又不用担责,谁还不疯了似的抢着当官!这不是给买官卖官拓展空间吗?

“党领导一切〞于常识不通,于逻辑不顺。古今中外,没有任何组织得到过 “领导一切”的授权,也没有任何人能做到“ 领导一切”,中国共产党的宗旨是实现国家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不是为了独享“领导一切”的权力。

普天之下,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如今,党的主要任务是,教育广大党员保持先进性,帮助人大早日恢复功能,督促政府正常履行职能,监督法律公平公正。公权力界限划分清楚执行到位了,党的宏伟目标也就水到渠成了。

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我党要跟上世界发展潮流,当务之急是改革现行领导方式。建议党章中增加如下内容:

“中国共产党致力于建立责、权、利统一的科学领导体制:推进党政分开,各司其职。所有公权力必须得到法定授权,做到公开透明运行。明确权力边际、责任、期限、评估标准、考核办法。重要岗位的主要领导人要按时参加听证会,接受人大、政协、媒体和公众代表质询评判。鼓励干部竞争上岗,限期推行差额选举;鼓励媒体批评监督各级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用严密的制度,严肃的考核,严明的奖惩,刹住争权夺利、买官卖官的恶劣风气。”

建议中共二十大对党章做两项重要修改
建议中共二十大对党章做两项重要修改(网图)

二、党章第二章第(六)款。党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

建议取消这句话后面的“要保证党的领导人的活动处于党和人民的监督之下,同时维护一切代表党和人民利益的领导人的威信”内容。这段话过于空泛,且与本款主旨没有关系,属于画蛇添足。个人崇拜事关国家兴亡,一句简单的 “禁止”,无法阻止阴谋家的野心,也难遏止居心叵测者迎奉谄媚谋求升官的企图。要想真正 “禁止”,必须附之相应的制裁、惩处指施。建议此款增加如下内容:

“鉴于个人崇拜曾经给国家、人民和党造成了极其严重伤害,教训极为惨痛;鉴于我国尚处于权力过于集中、缺少公众有效监督制约的现实环境,每个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都要自觉与个人崇拜划清界限,批评、抵制并举报此类行为。纪委要及时查处搞个人崇拜活动的策划组织者,对利用职权搞个人崇拜的党员领导干部一律开除党籍,井建议开除公职。”

我们认为,必须保持令出法随的强大压力才能达到设立本款规定之目的。否则,个人崇拜很可能死灰复燃,文革悲剧完全可能重演!

董洪义    198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身份证号:130404194511280919
手机号:18830028688

马贵全    198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身份证号:130402194605222135
手机号:13803203596

田奇庄     199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身份证号:130406195311150631
手机号:13831053380

2022年8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