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头顶上的监控摄像机 老大哥在盯着你

0
10
c15a4a62 e4a8 421b ac65 c63f2f3dac45 w1023 r1 s
c15a4a62 e4a8 421b ac65 c63f2f3dac45 w1023 r1 s

北京街头飘扬的一面中国国旗旁的一个监控摄像头。(2021年11月25日)

2022年8月28日 07:58  平凡

华盛顿 —

近年来中国的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突飞猛进,然而结果却让很多人感到担忧,因为中国正在建立起一个“人工智能极权王国”。

全世界目前大约安装了10亿多个监控摄像机,其中一半以上安装在中国。根据著名的信息分析公司IHS Markit公司2019年的预计,到2021年年底,部署在全球各地的10亿以上的监控摄像机,有54%部署在中国,也就是5.4亿个。实际上,这是一个较低的估计数字,而根据最新的统计和估计,中国各地的公共监控摄像机数量可能已经达到6.26亿个。

信息研究公司比较技术(Comparitech)2022年7月11日发表的一份研究分析,如果以较低的估计数字计算,即中国部署了5.4亿架监控摄像机,平均每千人就有372.8架监控摄像机;如果以较高的估计数字计算,即中国部署了6.26亿架监控摄像机,平均每千人有432.2架监控摄像机。无论以哪个数字计算,其比例都超出世界上其他100多个人口最多的城市数百倍。

例如,全球第一大都市日本首都东京,平均每千人只有1.06架监控摄像机;第五大都市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平均每千人只有3.62架监控摄像机。美国第一大城市纽约平均每千人有6.87架监控摄像机;第二大城市洛杉矶平均每千人有8.77架监控摄像机。

在中国安装的几亿个监控摄像机中,仅仅公安部门控制的天网监控系统就有两亿个以上的监控摄像机,遍布各个商业区、居民区和公路,几乎是每两个中国人就有一个监控摄像机盯着你。而在全球范围,平均大约每8个人有一架监控摄像机。

实际上,比较技术公司的数字是按照整个中国人口14.6亿的数字平均下来的,如果按照城市人口计算的话,在城市里的中国人,每个人头顶上的监控摄像机恐怕还要更多。

尽管中国和很多分析人士都说,中国监控摄像机数量迅速增加和治安、打击犯罪有关。然而信息研究公司–比较技术2022年7月11日发表的研究分析对全球150个主要城市人口和监控摄像机的数量和犯罪情况进行了比较,得出结论:总的来说,监控摄像机数量大,比例高,并不意味着犯罪率降低。那么,中国为什么要安装这么多的监控摄像机?

信息分析公司HIS Markit的分析师奥利弗·菲利普(Oliver Philippou)认为,中国监控摄像机数量增长的最大驱动力量来自政府广泛部署视频监控以便监视公众。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今年7月发表的题为《中国的人工智能-监控合为一股》(The AI-Surveillance Symbiosis in China)研究报告发现,人工智能成为中国维稳的有效工具。统计发现,购买人工智能监视技术的地方,群体事件减少。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开发人工智能技术,包括人脸识别系统,监控每个人的一举一动,还可以预测某个人下一步可能会做什么,是否会对政府构成威胁。

中国打造了全方位城市监控网络,不仅仅用于维持治安,更是为了监视和压制异议人士和人权活动人士。人们几年前开始了解到,中国利用人工智能的人脸识别系统监控新疆的维吾尔等少数民族。警方利用由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组成的“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对人进行跟踪、判断和预测。引起国际关注的还有中国把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在西藏和内蒙古对少数民族的监控。

美国国防大学国家战略研究所中国军事事务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吴志远(Joel Wuthnow)指出,中国的“智慧城市计划”就是和对人的严格监控有关,涉及到视频摄像机监视,然后由计算机处理获得的信息。吴志远表示同意这种说法:即中国的人工智能技术很多都以某种方式与国内安全联系在一起。

吴志远说:“我认为人工智能既可以让军队受益,也可以让执法部门、准军事部门和国内安全部门受益,给这两个部门解决现代世界中的问题。”

斯坦福大学2020年11月的一份报告指出:“审查、信息控制和大规模监视一起使中国政府能够对中国公民的生活施加巨大的权力和影响,威胁到网上和网下的人类自由、安全和自我管理。”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今年7月的研究报告指出,中国越来越多地利用人工智能技术监视自己的公民,压制异议人士,践踏人权。这份报告显示:

• 2018年中国购买人脸识别的采购合同相当于2014年的2.5倍以上;采购的监视摄像机的数量相当于2014年的三倍。

• 2018年政府采购人工智能技术产品的采购合同中,大约40%来自安全部门。

• 从2013年到2018年,在政府的人工智能技术产品采购合同中,来自安全部门的合同占40%-55%。

这份研究报告还发现,每当什么地方发生群体事件以后,当地购买人工智能技术产品的数量就会增加。在发生群体事件的那个季度之后,公安系统的人工智能技术产品采购就会增加。

报告指出,就中国而言,似乎人工智能正在增强这个政权监视国家的能力,这可能会产生严重的人权影响。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科学家、中国数字时代总编辑萧强说:“中国正在通过大规模的监控系统给整个中国的人口建立一个360度的图像”。

正如有关人士所说,中国正在建立一个“人工智能极权王国”。

当然,中国对人工智能技术的热情和应用不止是在国内维稳方面。美国乔治敦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研究员费瑞安(Ryan Fedasiuk)的研究表明,中国解放军在人工智能上的投资和美国国防部的投资相当。费瑞安的报告表示,中国军方2020年在人工智能上大约花费了8亿至13亿美元,另外还有17亿至35亿美元用于无人自动驾驶系统。

费瑞安说:“我们研究了美国和中国的军事人工智能采购,我们认为他们每年花费大约相同数量、不到五十亿美元来购买各种人工智能相关系统和设备,我们还发现他们都在投资类似的应用,比如自动驾驶汽车、用于目标识别的情报和监视系统、以及其他类似应用。”

费瑞安说,人工智能对中国军队来说意义更大。中国军队发出的购买合同有大约2%与人工智能有关,听起来好像并不高,但是这个比例实际上是非常高,这表明中国军方订购了大量人工智能系统设备。相比较而言,美国国防预算中购买人工智能设备的比例要低得多。

美中之间在人工智能技术方面的合作相当密切。美国政府和一些人认为需要限制这种合作。

费瑞安指出,美国现在有普遍共识,认为要限制同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合作和交流。美国也的确采取了更严格的出口管制。还在考虑如何筛查美国在外国的投资者,包括在中国的投资。美国已经限制与已知隶属于军方的中国大学的某些合作。也在为美国的研究人员(例如能源部实验室的科学家)制定保护措施和程序。

包括人权组织和人权活动人士在内的人们呼吁,要避免中国利用美国的人工智能技术压制中国的人权。

费瑞安说:“我认为这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最终归结为个人的道德义务以及你如何看待世界。但我要说的是,除了新疆、西藏、还有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之外,美国肯定有人担心中国的总体人权状况。有几家中国人工智能公司和人脸识别公司因为支持侵犯人权行为而被制裁或列入黑名单,因此这并不是针对中国某个地区的,我认为重点关注能够在全国范围内进行镇压的技术是美国采取的一种很好的政策方法,并且可能会继续加大力度。”

2021年9月13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发布的报告《数码时代的隐私权》警告说,人工智能可能对人权构成威胁。巴切莱特承认人工智能“可以成为一种向善的力量,帮助社会克服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些重大挑战”,但她表示,人工智能可能带来的危害大于积极意义。她警告说,“国家和私人行为者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前所未有的监视”,这与人权“不相容”。她甚至呼吁联合国成员国暂停销售和使用人工智能系统,直到它们带来的“负面甚至灾难性”风险得到解决为止。当然,她的这种呼吁不太可能得到各国的响应。

然而,面对中国已经将人工智能技术大规模应用于对人权的压制和对自己公民的压制,美国在如何应对的问题上似乎处于一种尴尬的地位。我们将在下一篇报道中介绍这个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