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报道:仨老党员实名反对个人崇拜 质疑“党领导一切”违宪

0
19
9de204c8 19be 4159 9cdc 9a4cc9a36163 w1023 r1 s
9de204c8 19be 4159 9cdc 9a4cc9a36163 w1023 r1 s

一名戴着口罩的妇女从武汉街头一幅宣传习近平湖北讲话的大标语前骑车而过。(2020年3月10日)

2022年8月28日 14:34  叶兵

华盛顿 —

备受瞩目的中共20大临近之际,三名中共基层老党员联名发表建议书,建议20大上修改党章,指 “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这种毛式文革语句违宪,应该删除,并强调党章明确反对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建议增加严肃查处党内搞个人崇拜者的条文。

联署人之一、独立作家田奇庄今年4月曾向中纪委举报中共广西党委负责人吹捧习近平,指出个人崇拜是“比贪污腐败严重一万倍的政治腐败”。他日前发微信表示,又遭当地国保威胁骚扰。

另外两位联署人都已76岁,分别是退休工程师、民企业者董洪义和原国企基层党委书记马贵全。美国之音电话采访了董洪义先生,了解他们向中共20大建言献策的缘由等相关情况。

董洪义先生 (董洪义微信图片)

董洪义先生 (董洪义微信图片)

董洪义(以下简称董)中国共产党第20大会要召开嘛。我们作为曾经参加过中国共产党这个组织,我是1983年参加的,马桂全先生是1984年参加,田奇庄先生1990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们作为过去的老的党员,一直对这个党的成长,对党的进步,是非常的关心的。所以,我们看到20大要召开,觉得这个党章应该修改,建言献策。

第一个问题,就是“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这个党章里加入这句话,我们认为是否定的。因为党它领导不了一切,它也不能领导一切。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给予党的规定,它是社会主义建设的领导者,它不能够领导一切。因为下边还有各种行政部门进行领导。党政要分开,你党管党的事情,行政管行政的事情,你要党领导一切的话,那你要行政部门做什么呢?行政部门只能是躺平,你说一说,转一转。拨一拨,动一动。这些个行政部门的积极性就取消了。

我们认为,”党领导一切“这句话不应该在党章,应该取消。再一个,这个语境,是毛泽东在中国制造的文化大革命,领导的文化大革命过程中,各个群众团体互相打斗,互相攻击,造成了全国大乱。国家属于一个无政府的状态。而且呢,造成了2000万人的死亡。他提出来,他说“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就说这些群众组织,你们不要打斗啊,你们要团结起来。在那个特殊的语境情况下,说了这么一句语录。那么你现在中共党章还拿来过去的语境的语录来加入党章,就是非常糟的。我们认为这是刻舟求剑,所以要把这个地方要取消。

还有一个问题,党章里规定了中国共产党反对一切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所以我们这个要强调一下,坚持要反对个人崇拜。这个人崇拜的浪潮不断涌现出来,特别是换届领导的时候,新换了一个领导,比如说习主席换上去以后,或者谁换上去以后,就搞一些个人崇拜。这个人崇拜就是下面溜须拍马,特别是在广西自治区党委开会的时候,那个刘宁提出来:我们要紧跟领袖,追随领袖,捍卫领袖。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就是个人崇拜。

中国独立作家田奇庄先生 (AP图片)

中国独立作家田奇庄先生 (AP图片)

田奇庄先生前一段儿已经发表了一篇文章,就是直接举报广西党委刘宁搞个人崇拜。他举报到赵乐际那儿去,有这么一个文章。所以我们这次修改党章的时候,我们要强调,坚决反对各种形式各种人的个人崇拜,就是组织策化个人崇拜的人,要进行严肃的处理,开除党籍,另外还要开除公职。我们的提法,就是为了中国共产党能够进步,能够健康发展,能够领导全国人民走向小康、富裕和幸福。我们的心意是好的,但是现在我们提出这个东西以后,田奇庄先生受到了国保的威胁。

记者:(这封公开信)对你们个人,对家庭会带来一些不利影响,或者压力,有没想到?

董:我们觉得,我们作为过去的老的共产党员,我们爱护这个党,我们有建言献策的权利和义务。我们没有想到他们会对我们个人能有什么样的影响、迫害或者是为难。我们觉得,“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弃之。”所以我们没有想到这个,我们不把自己的安危,作为我们的这这篇文章的一个考虑,另外,我们觉得给党提意见,建言献策,这是非常正常的。作为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度,每个公民和每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义务和责任。我们是对这个党关心和爱护,我们希望这个党能够健康成长进步。但是现在,就是田奇庄先生遭到了国保的要挟。

记者:受到了什么样的要胁压力呢?

董:前一段儿时候,田奇庄先生以一个共产党员的身份实名举报了广西省自治区党委(书记)刘宁鼓吹组织煽动对领袖个人崇拜。邯郸市国保对他进行了训诫,而且要准备给他刑事立案,遭到了田奇庄先生的严辞拒绝,严辞驳斥。他们把田奇庄先生的电脑和手机都收走了,滞迟了一个月才还回来。而且他们有十个人全副武装去到他家进行训诫,而且把他搞到了磁县公安局国保,搞了24小时。田奇庄先生表现得非常英勇,对他们进行了严辞驳斥:我是反对个人崇拜嘛,是吧,党章上明文规定,中国共产党反对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广西自治区党委刘宁反其道而行之,搞个人崇拜。我揭发检举他,这是我的正义之举,这是对中国共产党的爱护。最近邯郸国保又对他进行了要挟。他进行了严辞拒绝。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来骚扰我。

记者:您现在是退休状态吗?

董:我现在已经退休了17年了,今年76岁。

记者:退休之前做什么工作呢?

董:邯郸钢铁公司,做冶金工程师。后来下海经商了。目前国保部门还没有来找我。以前曾经多次的来找过我。

记者:因为什么找你呢?

董:我就是网上发布了一些个批评政府的工作,批评党的工作,批评了某些领导人的工作,认为他们的工作有失误,有错误,对他们进行了批评。在网上就是发布一些个言论。他们曾经找过我几次。

记者:发公开信或者是批评政府的工作、官员的工作,这些属不属于所谓的妄议中央或者妄议大政方针之类的?你同不同意妄议中央、妄议大政这个说法?

董:我不同意妄议中央大政方针啊,我不认为我们的行动,我们的言论,我们的文章属于妄议中央大政方针,不是。我们就是建言。对这个政府,对党,我们提出了善意的批评和建议,绝对不是属于妄议中央。这是我们的权利和义务,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

记者:对妄议中央的这个提法儿,这个说法儿,甚至是一种罪名,这个你怎么看?

董:妄议中央这个说法儿,我完全反对,完全不赞成,这个也不能作为一个罪名。什么叫妄议中央大众方针呢?那你中央大众方针里头,你100%正确了,你完全是伟大光荣正确吗?是不是啊?过去毛泽东时候,犯了那么大的错误,造成中国两千万人死亡,文化大革命。我们提出这个问题来,怎么叫妄议中央呢?我们任何人都有缺点和错误,任何政党也有缺点错误,那么指出你的缺点和错误不足,这个不能作为妄议中央啊。也不能作为什么煽动颠覆这类的这个帽子。这和文革有什么区别呢?是不是啊?现在你要还是认为是妄议中央,那不是文革再现吗?所以我们认为我们的言论和我们的文章不是属于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记者:张志新当时是共产党员吧?她提出来对文革的质疑和对刘少奇遭受迫害表示反对,结果后来还是平反了嘛。

董:后来是平反了,但是经过了很严酷的迫害致死了。这个是一个悲剧,这个悲剧就是言论不自由造成的。所以说,我们现在要坚决反对,某一个普通的公民或一个普通的党员,给党中央或者政府,或者是某个领导人提出了意见和建议,就是属于妄议大政方针。这个完全是扣大帽子,和过去的文革没有什么区别。

记者:马贵全老师是怎么个情况?

董:马贵全老师和我是同事,都是河北河钢集团邯郸钢铁公司的职工。他是运输部的党委书记,跟我同岁,也是76岁了。但我们就是三观相同,所以在网上认识了。以前在单位的时候互不认识。有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讨论讨论国际国内的形势,现在的经济、政治方面这个状况。也是忧国忧民的一个很好的同志。

记者:线上和线下都有一些联系,讨论这些敏感的政治问题,有没有顾虑,就是说会把你们打成一个什么集团之类的?

董:我本人没有这个顾虑,人生活在这个社会里头,各种社会现象,政府的各种作为,这肯定都有自己的看法,自己的想法儿,自己的切身的感受和体验啊,也有亲朋好友切身的感受和体验,那我们自然。就会有一些个议论,我觉得这是非常正常的,一个人民的自由的言论,开放的社会应该是个非常的正常的情况,但是目前来讲,我们现在的这个社会环境和这个语境环境呢,完全不是这样啊,也经常受到这个警察呀,国保啊,骚扰告诫。但是,我们觉得告诫告诫吧,我们也没有什么活儿,还不是要堵住我们嘴嘛,是不是啊?

另外这个对于这个微信的删帖封号儿,我们也能意见非常大啊,我们有时候发表一些,比如说对市政府某些工作一些批评意见,只要在邯郸市政府这个文字呢,马上就封,就发不出去。而且把你这个微信就封了。

记者:这个文章或者公开信是通过什么形式发表出来的呢?

董:我是通过这个微信群发布出去的。不知道怎么迅速地到您那儿去了(笑)。本来呢,我是想把这个信用邮寄的方式寄给中共中央办公厅或者办公室。但是我打电话以后,中共中央办公厅办公室没有电话,地址也没有,找不到,所以也没法儿邮寄。我准备一两天找到邮局看看,在网上搜一搜,怎么给他们寄过去。田先生已经把这个信交给他们村的支部书记,支部书记答应了,给他一级一级往上反映。反映完了之后,国保们就找他训话。

记者:你在发出微信以后,有没有人对你进行反驳或者抨击的,有没有?

董:没有。都是来电话来微信点赞,表示非常敬佩。我们当初的这个建言献策的意见,大部分都是这样啊,没有反驳,没有抨击的。有一个说,小心你这个建言献策,被美帝利用啊。只有这么一个。其他的都是点赞,支持,感同身受,完全支持我们的意见。

记者:欢不欢迎在公开平台上,与不同意见进行争论、讨论?

董:我不忌讳在平台上我们讨论。我觉得,一个社会的进步,一个思想的正确,一个事实的真相,还有一些科学技术,都是在争论中慢慢儿地就得到升华,得到了真相,得到真理。只有辩论,才能出真理。不辩论,一言堂。一槌定音,定为一尊,不得妄议,这个阻碍社会的发展,非常的庸俗可笑。

什么叫一槌定音呢?什么叫定为一尊呢?什么叫不得妄议啊?什么四个意识,什么几个自信?应该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啊。你这样(封杀言论)的话,你就等于堵塞言路,只能是溜须拍马之徒趁虚而入,光跟你说好听话。自吹自擂、自我标榜、自我表彰,给自己加了很多桂冠。应该是老百姓感同身受的,就拥戴你,那才是真正的。你自己加上去的,在文章里头,在党章里头,自己加这个,都是很糟糕的。

这个党章,前边一条就是说中国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也是14亿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那是得14亿人衷心拥戴的时候才行的。自己给自己套上这个桂冠,我觉得不妥当,不合适。

(根据访谈录音整理,受访者观点不代表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