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从卖5斤芹菜被罚6.6万谈中共末路狂奔

0
10

近年来,中共的监管部门藉罚款搞创收,倍受舆论诟病。(视频截图)

8月27日,话题“商贩卖芹菜收入20元被罚6万6”登上微博热搜。大陆民众直指地方政府穷疯了。甚至央视都来批评。不过,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很深。

中共法律:表面冠冕堂皇,“魔鬼在细节中”

去年10月,陕西榆林一家个体户购进7斤芹菜,被当地市场监管部门提取2斤进行抽样检查,5斤卖出。一个月后,市场监管部门称“这批芹菜检验不合格”。而该店家不能提供供货方许可证明及票据,不能如实说明进货来源,未履行进货查验义务,被处罚6.6万元。

几乎没有人不认为这起行政处罚案件不荒唐。店家说:自己也肯定有点错误,我也接受(处罚),但是不要一下子把人罚死,你说我得卖多少吨芹菜,才能挣回来那六万几。连国务院督察组也质问地方当局:你说这几十块钱的一个案值,罚他几万块钱,过罚相当不相当?

但更荒唐的是,如此处罚竟然于法“有据”。店家“涉嫌经营超过食品安全标准限量食品”,按现行《食品安全法》,“不合格”可能是农药残留或者重金属超标,相应的罚则是“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货值金额不足1万元的,并处5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罚款”。

固然,中共《行政处罚法》也规定,“设定和实施行政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但在现实中,中共采取的却是所谓“重典治乱”。拨开中共法律冠冕堂皇的外衣,一个个魔鬼狰狞出世。

中共自己也说其搞的是“法制”,不同于西方的“法治”。“法治”是在普世价值的指导下,追求正义(西方有悠久的自然法理念,“恶法非法”),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中共的“法制”却以维护中共既得利益为宗旨,任意立法,“法”对自己可以不适用,对老百姓必须严格,由于“法”的弹性很大,“选择性执法”、“钓鱼执法”等就是常态了。

央视引风向:“中央是好的,都是地方惹的祸”

“二十大”召开在即,中共严控舆论,但在这节骨眼上,央视也来报道乱象,方式却是“坏事当好事”处理:国务院督查组接到群众反映一家个体户卖5斤芹菜被罚6.6万,对此展开调查走访,问责地方政府。由此试图树立中央的“青天”形象,潜台词是“经都是下面唱坏的”。

这种处理方式,反映了中共舆情应对的精致化,也切合当前政局。如果形势一片大好,还需要习近平三连任?就是在形势严峻而又不至于崩盘的情形下,才需要习来力挽狂澜。有节奏、有目的的报道一些乱象,对习当局是有益的。

并且,中共在8月下旬组织国务院第九次大督查,还提前于7月30日发布征集问题线索的公告;8月17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行政裁量权基准制定和管理工作的意见》,提出“一个坚决、两个严格”(即各级政府及其部门要坚决避免乱罚款,严格禁止以罚款进行创收,严格禁止以罚款数额进行排名或者作为绩效考核的指标)。

这些都在试图昭示中央的公正严明、纠偏治乱。但是,谁都知道“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垮下来”。中共自己也爱说:“表现在下面,根子在上面。”对待老百姓,中央地方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只是表行形式或有不同。这里举两个事例来证明。

第一,打压上访。老百姓被损害、被摧残,要申冤,却告状无门。这是老问题了,中央为什么不解决?快开“二十大”,目前多地访民在北京遭遣返或被威胁逮捕。中央不是主持正义,而是对地方施压,“守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的人”。

第二,“中(共)国在控制其14亿人口上的花费比在国防上的花费更多”。日媒NikkeiAsia8月29日报道,中共2020年以公共安全支出为名的维稳经费达2100亿美元,不但10年内成长逾1倍,且高出同年军费的7%。而今年来种种作法显示,官方对社会的控制不减反增。这表明中央对老百姓比对敌人还狠。

地方当局抢劫:中共体制全面腐烂

卖5斤芹菜被罚6.6万事件并非个案。国务院督查组查阅榆林市市场监管局2021年以来食品类行政处罚台账发现,针对小微市场主体的五十多起处罚中,罚款超过五万元的就有二十一起,而这些事件的案值只有几十或几百元。

这也并非只发生在榆林,全国各地比比皆是(今年8月,郑州市交警公布在20天内开出的74万张《机动车违章停车提示单》)。去年河北霸州67天突击罚款6,700万元,全国震惊,市委书记、市长被处分。可为什么各地不引以为戒,反而群起效尤?

这背后就是体制性因素了。中共的中央地方体制里,财权上移、事权下移,导致地方财政收支缺口很大,今年尤甚(上半年中国31省份一般公共预算收支差均为负)。中共的地方尤其是县级财政,又被称为“吃饭财政”,就是一级政府的财政收入仅够或不够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的公务人员的工资、一般性办公费用等方面的支出。多年来,中央转移支付,搞“三保”——支持基层政府保基本民生、保工资、保运转。但是,转移支付也不够花怎么办?地方政府就大抢劫了。

据陆媒《南方周末》的统计,在公布数据的111个地级市中,2021年有80个城市罚没收入呈上升态势,占比超过72%。其中,有15个城市罚没收入同比增长超过100%。2021年,青岛市罚没收入为43.77亿元,位于111个统计城市之首。与2020年相比,青岛市罚没收入增幅为127%。

这也是中共政权流氓性质的体现。按上世纪90年代当过乡党委书记的李昌平的说法,“基层权力为了搞钱,无所不用其极,导致社会上的混混跟基层政府学,跟基层政府合作,社会怎么可能有底线呢!?”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地方财政收支缺口为什么会很大?这并不是因为民生花钱太多(恰恰相反,财政在民生方面的投入是偏低的),而是因为财政供养的人口太多了(养了太多闲人,官民比到了临界点),腐败太猖獗了(2021年官方数字,十八大以来查处408.9万人,374.2万人受到党纪政务处分),政府太挥霍了(“三公经费”惊人,县政府大楼的壮观远超白宫),投资项目交太多“学费”了。

结语

当前,关于《地方财政,正在疯狂自救!》之类文章都在热传。8月5日,贵州省榕江县把县殡仪馆20年特许经营权都拍卖了。不过,这类做法效果有限。

既然地方财政收支缺口太大,正常途径下增收的可能性不大,那可不可以在缩减支出方面想想办法呢?这是正常人的思维,借此搞“财政合理化运动”。可对中共来说,绝不会干。因为这等于压缩中共及其官员的既得利益。中共常说一句话:“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更难。”什么意思呢?中共宁可不断更换旗帜、口号,也绝不放弃权力、利益。现在的中共已经溃烂到无可救药的地步,让它割一点肉来救自己的命的灵活性都丧死了,它的矛头只会指向人民、压榨人民,它只会抢劫,正事都不会干了。这是中国人民的悲哀。

但是,中国人民悲哀也可以自救啊!怎么自救?解体中共。已经有四亿多人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了,如果更多人汇入这个洪流,中国就会更快新生。还等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