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彦魁传道:进军牢狱的福音

0
36

photo 2022 08 31 16 34 19

图片-Jane Wang 脸书

不惑之年以来,好多位莫逆之交,此时住在了牢狱之中,这一点令我也感到惊讶!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分别被判

煽动颠覆与非法经营的王怡牧师和覃德富长老,以及近期来被冠以“诈骗罪”的张春雷长老。阅读本文的读者,难免对我的身份提起警觉,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毕竟在现实中,已有人在疏远我们。我完全可以理解,虽难免感到遗憾!

且容我描述一下,我和他们的关系。王怡是我的牧师,是我在神学院时期的导师。我从他所看、所学、及其生命中所受到的影响,自是毋庸赘言——至于这个影响如何解读?并且导致什么样的因果推论?也已从个别的见仁见智,被上纲上线地拔高,进入国家级的审判意义,附带着刑事结果的风险,并且没有任何法理申辩的空间——但那又如何?难道要我们挥刀自宫,切除上帝在我们生命中所赐的恩典和成长?难道上帝大能作为的浓浓一笔,却在我们的记念里被淡淡略过?或者轻轻抹掉?

就是在这样的执着里,覃德富长老被判处四年徒刑。这已经走到了第三个年头,监狱作为一个坚固营垒,已经被福音里的大能突击四分之三。我们满心期待看见基督里得胜的荣光,在覃长老回来的时候被多人看见。

刚认识覃德富长老——那时候他还不是长老,是一位精干简练、瘦小身躯的超级奶爸。腰里面系着腰凳,抱着他的儿子覃卓义。带着他的妻子肖红柳姊妹,并他的岳父岳母一起来查经。我们同在王怡牧师家中的小组,他和我分别任各一个小组的组长。但两年的时间下来,覃弟兄比我成长的更快更好,他的精明、果敢,及其明快的行动节奏,将他的恩赐和呼召显明出来。为此先被选立为教会的执事,后被选立为教会的长老。

令我羞愧的,不仅是教会对他的重用,而且是上帝对他的器重。他终于成为了一位信仰的勇士,而且是在牢狱的苦境里被练就铸造。就在他进去的前一阶段,他七十岁的父亲——这位自幼影响他生命成长的乡村传道人,在带领聚会之后回家的路上遭遇车祸,被主接走。当时候覃弟兄的女儿刚刚满月……他在短短时间里所经历的功课,可能是别人用十年也难以走完的路。如今回想起来,很后悔在当时候扭扭捏捏,不敢用力多抱他一抱!

提到张春雷长老,更多了一份知心的相交。在神学院同学期间,就从他感觉到特有的亲切,并那种无话不谈的默契。就在三个月前,他还打电话给我。当时我刚从拘留所出来,又正陪侍着病危的父亲,感觉内外交困身心俱疲。春雷长老的一番劝勉,却成为最贴切又给力的安慰。但几天后他也进去了,我有一种深深的感觉:他受的苦难是因为陪伴了我的苦难,好像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陪伴了我。但他的苦难比我更重,我仅仅十五天,他已经两月有余还在羁押之中。

去年9月,他专程来山西看我们,期间很用心的感受这片土地。一方面表达对这地历史人文的敬重;一方面更多追念百年前的宣教士,及其殉道之血的浸染。几天来的同行同在,我稀奇地发现,他身上出现我不曾注意到的儒雅气质,并一心跟随基督的忠贞与坚定!

photo 2022 08 31 16 34 17
图片-Jane Wang 脸书

而在我最穷困的时候,他的慷慨解囊,给我留下了最深的印象。如今春雷长老被“诈骗罪”,这叫我情何以堪?如果一位老师收到工资不叫诈骗,一位牧师、传道人或者一间教会,收取弟兄姊妹在敬拜上帝中良心自由的奉献,借以呈现出上帝在恩典中的悦纳,就怎么成了诈骗?正如使徒保罗对盘问者做出的反问,“难道我们没有权柄靠福音吃喝吗……有谁当兵自备粮饷呢?有谁栽葡萄园不吃园里的果子呢?有谁牧养牛羊不吃牛羊的奶呢?”(林前9:4-7)

这样的罪名若加在我身上,也许还说得过去,因我一直都很潦倒。但对于春雷长老,一位曾经在省市人大部门的官员,却撇下这一切甘心背起十字架跟随主。这样的见证,要么说明了有一位更尊贵的神子基督;要么就说明他们和我们疯了、病了、傻了……我们被关进监狱,也就是被关进疯人院的疯狂操作!

监狱,是一个关押了普通人的疯狂的地方,又是一个关押了疯狂人的普通地方。监狱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地狱的影子投射其上。但把一群将要进入天堂的人关进了监狱,这是一个惊天逆转的宣言。因为他们的主耶稣基督,正如此从天上降卑自己,并且“被钉在十字架上,受死、埋葬、降在阴间,第三天从死里复活。”(使徒信经)

在我被关的十五天里,听到那些被关的普通人,说了一句疯狂的话。他说作为一个男人(或许包括女人),一辈子没有坐过牢,他的人生中岂不缺少了些什么——这当然是他们的聊以自慰,在嘻哈当中进行。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这话有多疯狂。他们毕竟是个普通人,是堕落在罪中的凡俗的、败坏的普通人。这句话的疯狂操作,最多是叫他们更加的凡俗、更加的败坏,却从来不能够叫他们超凡脱俗。

但基督作为救恩的元帅,却带领着一批人,从神圣进入凡俗,从超凡脱俗进入那个疯狂的地方。这岂不是末后世代吹起的号角,集结军队用福音进取牢狱——好叫死而复活的大能,向死权的堡垒发起总攻。

牢狱中的需求,常常被人们忽略。我们假定的公式,就是以为外面比牢狱总要好,外面的人比牢狱里面的人总是更好。其实不一定!正是我们这种错误的假定,抛弃了里面的和我们一样的人,并且让我们惧怕里面的日子。

一旦牢狱不再成为地狱投射,牢狱就没有什么可怕的。这就是那些犯人们屡教不改的原因,这就是那些从监狱里出来犯罪的资本更多的原因。难道那些作恶的罪人,比我们这些行善的义人、上帝的儿女们更有勇气?

事实上,那些监狱里的犯人,有很多人真的想要脱离罪恶。他们被抓到监狱里,被带到审判台前,他们面对一个严肃的场合,被强制性地思考生命的意义,关于罪恶、死亡和救赎的复合型题目。那时候他们的心,是何等的渴慕听到福音!

当然这些人已经混得满身是油,满身是污泥,满身是脏兮兮的罪恶。他们也看透了这世界一切的道貌岸然,也受够了那些道德主义的说教。如此牢狱中正在呼召一批传道人,需要一群真正被锤炼过的生命。需要和他们一样,知道罪恶苦难和死亡的深度;却和他们不一样,经历过比这一切更高的恩典、赦免与爱的长阔高深。

这次送终了父亲,启程来太原的时候,所有关心我的亲人,都反复劝说甚至恳求,说千万不要让人家把你抓了……我非常谢谢,且从内心里感谢我亲人们的关切。我首先说,我很在乎你们的关心,而且收到的时候感到暖心,感觉眼角湿润。但我所爱的亲人们,我是被主呼召上帝的仆人,我的命是主耶稣基督所赐的生命。我需要随时听候顺服主的号角,并他那大有权能和威严荣耀的命令。我需要赶得上耶和华的军队,我需要赶得上天国里的呼召, 我需要赶得上十字架的徽号和勋章,我需要赶得上即将来到的厚重无比的基业和奖赏!

2021年5月17日

—Jane Wang 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