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国全:教牧流失加速小堂会衰亡? !

0
7
book2
book2

牧职流动是指堂会的教牧同工因各种不同原因而转动,分类包括退休、离世、调职、离职(移民或其他原因)。诚然,教牧离职后的动向,大多是转换堂会,也有到机构;受退休潮影响,更有教牧移民,与及提早退下来再思方向,探索成为slash牧者。至于毕业神学生会否因为教会发展停滞和动荡,情愿不进入牧职而另有想法?近日似乎多听到这方面的讲法,实际情况或需再作探讨。

根据2021年的跟进研究,受薪教牧同工合共4,157人,至今出现的流动率之高,笔者亦于早前的〈逆流下牧职冲击〉分享过种种情况,2024年的教会普查将反映更严峻的情况;因此,不同宗派/堂会已急谋对策,培育人才,填补空缺。

小堂会首当其冲

根据2019年的教会普查,在1,305间堂会中,50人以内占191间(14.6%),小堂会有30年堂龄以上的堂会数目合共92间(48%),所谓成熟后期的阶段,不少发展动力开始下降。近一年多,笔者从不同渠道听到有堂会因教牧及信徒移民影响甚大,特别是50人以内的小堂会,一旦「出前一丁」的堂主任离职(指只有一位教牧),再聘任则十分困难,加上信徒移民导致人数骤降和经济等,剩下不到一半信徒,面临结束的危机。

就笔者观察所知,有小堂会要被结束,教牧要再调派,信徒由宗派协调到其他堂会聚会/合并;亦有堂会坚持继续等候聘任新教牧到任,却是遥遥无期。此外,有独立老龄小堂会,没有年轻人,之前牧师退休,到任不足两年的堂主任又走了,已有一段颇长时间没有堂主任,只能透过相熟牧师帮忙,寻求与其他堂会合并的可能,当中涉及的沟通与协调十分艰难。

诚然,教牧流失是否会加速小堂会衰亡?这是很现实的问题,小堂会尤其是大约50人的堂会,若然面对生命周期的老化,连唯一的教牧又有转变时,寻求可能的转变与变革是极不容易。笔者没有答案,堂会结束不是以往未曾发生过,倘若我是这间堂会的一员,我会有何反应?这当然不容易。然而,试想像一下,我们能为着堂会过去的努力一同欢庆感恩吗?我们仍能为到堂会面临结束,完成「历史任务」仍祷告寻求上主带领吗?

难聘堂主任传承

其实,以目前情况来看,不论是小堂或是大堂,向外招聘堂主任,就算不是缘木求鱼,也不能有过高的期望。笔者亲身与一些长执交流过,他们的危机意识确实不足,未能掌握目前聘任为何如此困难,没有考虑空降堂主任带来的适应,无奈是没有大家认为的适合人选「上位」,当然第二梯队领袖未必肯做,甚至因不同原因早已谢绝。这样,堂会只能让长执或退休牧师继续担任堂主任,情况愈来愈难以解决,俗语说:「企咗喺度」。

无疑,未来一段日子,香港教会仍要面对教牧流失带来的影响,包括怎样满足牧养需要及思考发展对策等等。因此,我们要重新评估堂会实况及与不同因素的互动,不是要再次大手发展教会,乃是重新想像,重寻异象,重新出发,这是迫在眉睫!

结语:《重塑教会》(Reimagining Church)提醒我们,教会是有机体,我们不是要让她成为大企业的机构,乃是基督的身体,一同在大时代中见证基督。 「能够活泼的见证她的新郎,耶稣基督的诸般荣耀,她长大成熟后,不会成为像是通用汽车或微软一般的机构。」(页50)

「他必兴旺,我必衰微。」(约三30)

作者为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转载自该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