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潭李白:违反防疫“连坐三代”,是闹剧,也要警惕

0
5
 桃花潭李白 桃花潭李白 2022-08-31 15:07 Posted on 浙江

Image

一、

设想一下:有一天,有关部门找你做流调,申报日常行程时,你有意或无意,没有如实申报,或者拒绝做流调,那么你将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追究刑事责任,你的配偶、子女、父母、兄弟姊妹,因你一人犯事,统统要受牵连。你整个家族,三代内旁系亲属,都不得从军、报考公务员、入党。

你第一反应是什么?感觉自己穿越了,对不对?但河北承德高新区,本来想这么操作。

8月30日,河北承德高新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了一则公告。这则公告里提到:

对故意隐瞒行程、拒不配合流调的,一经查实救治费用自理、列入失信人员名单,造成严重后果的追究刑事责任。

其中:涉疫人员是党员、领导干部亲属的,一同追究党员、领导干部管理不好亲属的政治责任。涉疫人员是企业家的,列入银行黑名单,不得申请各类贷款。涉疫人员是个人的,列入高新区个人失信记录黑名单(三代以内旁系亲属不得参军、不得入党、不得报考公务员及事业单位等);三年后,如个人无不良记录,方可恢复个人正常信用。

Image

这是一个很有“创新”意味的地方防疫政策。

一般来说,隐瞒行程,或拒不配合流调,全国各地在这三年里,都不同程度的发生过。有被训诫的,有被立案调查的,也有被处以行政拘留的。但都是以法治的名义,在法理的范围内实施。但承德高新区,成功引入了“政审”、“个人征信”、“银行贷款”等手段,将党纪、政纪、法治混搭使用。让人耳目一惊。

这个政策有很多值得玩味的点。首先,它把人群划分为三个类型:从政、从商、普通群众。三类对象,根据其自身的阶级属性和薄弱之处,设置了不同的加码处罚措施。

比如针对党员或领导干部,他们个人的亲属要是不配合流调,就要追究政治责任。对于从商的企业家、经营户,他们若违规,就是纳入失信,影响银行贷款。而普通群众要是违规,就拉入失信黑名单,家族三代旁系亲属,不得考公务员,不得入党,不得参军。总之,每一条惩罚措施,都打在特定群体的“软肋”上,你怕啥,我捏啥。

其次,这是第一次将防疫配合度作为一种“政审”。亲属连带领导的政治责任,普通群众犯个错要株连三代,这里有党纪、政纪与法制,混搭在一起的威力。见过各种行业内卷、教育内卷,但将“政审”和“个人征信”混搭,来个花式内卷,是第一次见。

再次,这是大疫三年来,我见到的最“发动群众管理群众”的政策,也是对社会人群最“一视同仁”的政策。从政的担政治责任,从商的担经济责任,普通群众担政审责任。这中间,谁的责任最大,谁最受伤,谁最怕?不是普通群众,是我们的领导干部。某领导的大姨子隐瞒去某会所的行踪,某书记的弟弟因怕后院起火拒不配合流调,都要被问责。但领导更忌讳的,是亲属关系网,袒露于社会。

亲属犯错,你也有污点。这样的惩罚制度之下,谁都可能因为防疫,留下政审缺陷。

二、

这种闹剧政策,注定是活不长的。

公告出来后,全国人民送它上了热搜。很多网友调侃说,这是逼人成为最后一代啊。而那些领导干部、党员同志,想必也是暗搓搓生闷气的。每天防疫的工作已经干到精疲力尽了,谁还有精力去给亲属做思想教育。

果不其然,公告出来十几小时后,承德高新区发布新通报。说前面这则公告,是承德高新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擅自发布的涉疫政策,没经过研究审核。法律政策依据不足,予以撤销。对此造成的影响,向社会公开致歉。

Image

不得不说,承德高新区的反应很快,态度也很好。但这件事,恐怕不能以一句“没有经过研究审核,擅自发布”轻飘带过。

这是一个群众和干部都极度反感的愚蠢政策。是一个闹剧。

首先,真要这么搞,最先寒的,是广大奋战在抗疫一线的领导干部的心。防疫形势下,对党员干部及其直系亲属提出高要求,这能理解。但你不能要求人家白天忙防疫,晚上还要点灯熬油的,给亲属上思想教育课。大家都是成年人,我们生活在现代文明社会,现代法制的理念,最基本的一点,就是罪责己身,不株连无辜。你高要求可以,但你不能超越法度啊。

其次,这种政策,就是逮着普通群众使劲欺负。一没权二没钱的老百姓,人违法违规,你按律惩治就好。我们目前的惩治,已经是高规格了。全世界也就中国百姓,这么配合。普通人上失信黑名单,已经是彻底社死了。如今,你不但把黑名单拿出来了,还逮着人祖孙三代、旁系亲属不放,拿考公从军入党说事,这是得有多欺负人。

这样的政策,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行政许可的范围。是行政违法。

这样的政策,不会让抗疫工作更顺利。只会搞得人人自危。

三、

最后想说,发公告道歉,要尊重群众智商。

谁都知道,政府公文的审批流程,有多复杂,要经过多少双眼睛,签多少个名字,盖多少个章,才能行一纸公文。而公文中,最严谨加严谨,小心加小心的,就是关于新冠疫情政策相关的文件。一个县市区的疫情防控指挥部,是一个临时机构(虽然已经临时了三年),这个机构的一把手,是县市区的一把手主抓。发这样一个公告,至少要走四五道签发流程。而最后那个签字审核同意的,就是这个区的主要领导。

没有一个区的疫情指挥部办公室能未经研究审核,擅自发布政策信息。

疫情已经第三年了,国家三令五申,疫情防控不能层层加码。既要抗疫有成效,也要经济有发展。但是一些地方政府,老要忘记这两句紧箍咒。一会儿“核酸大比武”,再一会儿“全域静默演练”,一有阳性病例,就着急忙慌擅自加码,甚至不惜僭越法度,公开违背国家要求。

殊不知,有加码,就有变形,有变形,就有不必要的代价。

承德高新区的闹剧,要好好追查,以一儆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