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一分钟”吹捧习近平 齐家贞:傅华把老百姓当劳改犯

0
27
09d40000 0a00 0242 f5cc 08da90edac18 w1023 r1 s
09d40000 0a00 0242 f5cc 08da90edac18 w1023 r1 s

路人从习近平的宣传看板前骑车驶过。

2022年9月8日 06:32 黄丽玲

台北 —

中共二十大召开在即,官媒新华社社长傅华发表署名文章,吹捧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但他的“三个一分钟”口号却引发中国网民嘲讽。曾在中国身陷10年牢狱的作家齐家贞告诉美国之音,傅华的论述让她想起了劳改营的规矩,彷佛傅华把自己和全中国的老百姓都当成了劳改犯,不准逾越习近平的规矩。她说,傅华的文章也预告了,中国未来五年的舆论空间将更加紧缩。

新华社社长傅华9月2日在《中国网信》杂志署名发表长达3,000字的专文,除推崇习近平的强国思想外,还表明新华社将“让党的主张成为时代最强音”,并要求做到“三个一分钟”,也就是: 一分钟都不站在党的队伍外,一分钟都不偏离习近平指引的方向,一分钟都不离开习近平和党中央的视野。

虽然傅华的文章未在中国境内获得太多关注,但却引发海外华人圈热议,并透过推特(Twitter) 频频对他的“三个一分钟”口号极尽嘲讽之事。

“三个一分钟”引发网友嘲讽

中国推友吴文行笑问:“习近平是指南针还是手表针?三个一分钟,估计这社长(傅华)是不是钟表店出身吧?也就剩三分钟了?”

现居美国的谢万军自诩为中国民主党主席,他也在推特发文称:“这是习总书记的最后三分钟吗?如果是,这是不祥之兆!”

蔡霞接受美国之音专访

蔡霞接受美国之音专访

同样也旅居美国的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更推文形容,这是“比拍马”文字竞赛。

她写道:“这些当官的真是官迷心窍了。‘三个一分钟’在墙内评论大翻车。这帮抛弃任何底线拼命往上爬的家伙,自己要当奴才,还要新华社全体人员给他当垫脚石。中共党里现在这帮家伙让人们大开眼界,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傅华吹捧文,内宣效果也“翻车”

在中国境内,傅华的文章透过微博被转发的次数并不多,且多数留言区的反馈也几乎挂零,或因遭屏避而无法显现。

其中一则文章转发虽获得了20多则留言,但批评者为数不少。

一位名为“午夜星空”的云南网民贴文回应说:“国内绝对一流,国际?洗洗睡吧。”
另一名署名“当当当当”的山东网民则批评:“国际撒谎吹牛逼一流。”

还有一名来自北京的网民也调侃傅华说:“咱别搞笑了行吗?”

继傅华的文章后,中共浙江宣传部于9月5日也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浙江宣传”发布文章《“低级红”“高级黑”的六种形式》,检讨中国境内当前舆论的“低级红”和“高级黑”现象。文章指出,所谓“低级红”,“是指有意无意把党的政策简单化、庸俗化,用看似夸张甚至极端的态度来表达‘政治正确’”。而“高级黑”则是“明褒实贬、或指桑骂槐、或指东打西,以精心策划但又不易察觉的方式进行攻击抹黑。”

该文坦承,这两类文体对中共和中国政府的形象皆造成伤害。

不过,浙江宣传部的文章一出,被部分观察人士视为,疑似有影射傅华的文章为低级红的意味。

全中国老百姓被当劳改犯?

对此,曾遭劳改10年、现旅居澳大利亚的作家齐家贞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傅华的论述让她联想到劳改队里的规矩。她说,傅华把自己和全中国的老百姓都打成了劳改犯,只准听习近平和共产党的话,不准乱说乱动。

旅居澳大利亚的作家、前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齐家贞。(照片提供: 齐家贞)

旅居澳大利亚的作家、前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齐家贞。(照片提供: 齐家贞)

齐家贞:“他(傅华)是习近平、党中央的犯人,只准规规矩矩,不准乱说乱动。但是他这篇署名文章发表出来,他是想要全中国的老百姓都做到三个一分钟,全中国的老百姓都当犯人,只准规规矩矩,不准乱说乱动,而且他在意识型态上把事情说得那么极端,又使我想起了文革当中的对毛主席的‘三忠于、四无限’。一个东西到了无限的程度了,把它提高到了这样的极点,那就是办不到的事了!”

身为前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的齐家贞说,文革时代,多数对毛泽东无限表忠的人根本做不到那样的极致,因此,她推断,傅华无法做到自己的“三个一分钟”口号,多数人也不可能。她说,傅华位居国家宣传机器的最高地位,竟做出这样的表率,“是很丢脸的。”

齐家贞还说,傅华的文章也预告了,中国未来五年的舆论空间将更紧缩。

齐家贞说:“习近平当了10年的中国最高统帅之后,他现在要再延任,另外的五年,他要在舆论空间、言论自由方面,更加地紧缩。这篇文章就预告了,这个舆论自由的空间会更加地缩小,缩小到犯人那样还要厉害的程度。”

不过,她说,傅华对多数境内中国人的洗脑还是有效,虽然少部分人正在觉醒,透过网络翻墙,了解关于中共透过枪杆子暴力统治和笔杆子洗脑的固权真相。但随着国际局势的改变,新华社和中共那一套大外宣的说词,已经越来越在国际上行不通。

骗术天才戈培尔的悲惨下场

齐家贞还将傅华之辈的中国高官比拟为现代版的戈培尔(Paul Joseph Goebbels)。
她引述作家孙盛起的文章称,戈培尔是纳粹头子希特勒的宣传部部长,被誉为“宣传的天才”,并曾留下诸多名言,包括“如果撒谎,就撒弥天大谎,因为弥天大谎往往具有某种可信的力量”,以及“谎言重复一千遍,也不会成为真理,但谎言如果重复一千遍而又不许别人戳穿,许多人就会把它当成真理。”

不过,她提醒傅华应谨记,擅长骗术的戈培尔最后遭枪杀的悲惨下场,并引以为鉴。
齐家贞现已年逾80,著有《毛主席的父女囚犯》等书。

她说,她在10岁时被威逼,写信检举父亲遭构陷的贪污罪行,害父亲锒铛入狱。她自己则在20岁时,被构陷组织反革命集团,也入狱10年。30岁出狱时,她自承已被洗脑洗得很干净,但后来经过十多年的努力,直到47岁才逃出中国的专制体制,并在澳大利亚定居入籍后,才享受到民主宪政体制下的自由氛围,她笑称,自己应该算是中国“润(run)”风潮的带头人。

傅华求官记恐遭专业新闻人“吐口水”

对于傅华透过发文拥护习近平,位于台北的资深媒体人、采访中国党政和社会新闻长达30年的朱建陵分析,这应是傅华求官的个人行为,他和讲出“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的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一样,都在向习近平表忠,以求未来的高升。

位于台北的资深新闻工作者朱建陵。(照片提供:朱建陵)

位于台北的资深新闻工作者朱建陵。(照片提供:朱建陵)

朱建陵说,中共已经宣布10月16日召开二十大,就代表习近平已经摆平所有人事和党政问题的纠葛,而且他的权力已经稳固到不需要动用宣传机器来拥护他或营造连任的氛围。

他还说,全中国的媒体都是党的喉舌,因此,傅华宣誓效忠的言论在中国习以为常,但在专业的国际媒体人面前,一定“会被骂死,一堆人会对他吐口水。”

朱建陵说,在习近平的一人专政和网路严格控管下,中国已经没有言论和新闻自由的空间。

朱建陵告诉美国之音:“像微博那反应非常快,一下子就删(文)。你看,现在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根本没有发话,因为他发话,除了被删以外,他还会被追究。很多媒体,台湾的媒体也好,香港媒体也好,海外媒体在中国越来越难采访,你没有办法找到了一些人愿意讲话、敢于讲话,而不会有事,已经没有这样的人。”

中国新闻人“躺平”

一位在中国境内、因议题敏感而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新闻系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周遭的新闻专业人士都没有把傅华当成同行,因为新闻报道的最基本原则是事实,而不是他所谓的“三个一分钟”。

这位教授说,傅华的政治表态毫无遮掩,伤害了第一线的新闻工作者和新闻专业。但他也感叹,中国媒体现在除了为党国宣传外,已经没有做真正新闻的空间,而习近平政府这些年对言论的打压,也让所有新闻人都“躺平”,即便对公共事务心有不满,也不敢发声。

他还说,现行的言论环境除打击专业人士的士气外,更影响到学术界的教学方式,因为中共在校园有指定的马克思主义教材、也对教师下达禁言令,让不少像他一样对新闻曾怀抱理想的学界人士丧失热情,只能退而求其次,将教职当成饭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