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砸下数十亿美元,北京在国际舆论战场上为何收效有限?

0
70071a2b 85ce 42b1 8592 8878be736864 w1023 r1 s
70071a2b 85ce 42b1 8592 8878be736864 w1023 r1 s

2021年8月12日,中共中央宣传部主办的《中国日报》在推特上发布一幅漫画,试图将艾滋病生化武器阴谋论与新冠病毒可能从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泄露的假说等同起来。

2022年9月9日 05:17  斯洋

华盛顿 —

在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要求下,中共加强和扩大了对外宣传的攻势。美国致力于民主自由和人权的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对2019年初到2021年底中共外宣攻势研究的最新报告说,虽然中国每年砸下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进行“大外宣”,手段也越来越隐蔽和复杂,但是收效有限,特别是在西方民主国家。究其原因,报告的作者说,“中共自己的行为常常破坏了它试图推进的叙事”。

这份题为《2022北京的全球媒体影响力:威权扩充和民主的复原力量》报告对中国在亚太、非洲、欧洲、拉美、中东和北非等30个国家的媒体影响力努力进行的调查。报告发现,在其中16个国家,中国都进行了“非常强大”和“强大”的外宣努力。报告同时发现,在中共外宣努力最强大的美国、台湾和英国和澳大利亚,中共遭遇的反弹和回击也特别有力。报告发现,在30个国家中,有23个国家对中国和中国政府的看法越来越不友好

中共大外宣手段越来越隐蔽、复杂、并更具威胁性

报告说,在过去的至少30年间,中共一直试图在海外扩展其强大的宣传和审查机制,而过去三年来,中国更是积极扩展其对全球媒体的影响力。

报告的主要作者、“自由之家”中国、香港和台湾问题研究主任、《中国媒体快报》主编莎拉·库克(Sarah Cook)星期四(9月8日)在报告的发布会上说:“中国共产党无疑在全球加速宣传攻势,投入数十亿美元,以塑造公众舆论,对内确保中共继续掌权,对外确保自己的政策重点。中国外交官和官方媒体正在努力抵消它自己的政策对中共国际声誉带来的损害。 这些损害来自于中共在新疆、香港和南中国海等地区的政策,以及最初对新冠病毒的掩盖-19 和武汉疫情的掩盖。”

因为北京近三年的上述种种政策,北京与习近平在尤其是民主国家中的国际声誉明显下降。事实上,中国的外交官,国家媒体机构和其代理人在民主国家展开活动时都会遇到严重的障碍。

根据报告,中共及其代理人的媒体攻势在最近的三年更具技巧和隐蔽性。2019年起,中共采用的策略为:通过主流媒体大规模散播北京支持的内容、骚扰和恐吓发布不利中国政府新闻或意见的机构、以及使用进行网络欺凌、虚假社交媒体账户和有目的性的虚假信息活动。

例如,中国驻印度领事馆在印度英文报纸《印度教徒报》(The Hindu)刊登社论式广告,而该报每日能接触六百万名读者。2020年以前,英文的中共官媒《中国日报》(China Daily)以插页形式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等海外主流媒体上做广告。这些广告被冠以《中国观察》的名称,里面的内容看起来更像是记者的新闻报道,用以宣传中国政府的政策以及美化中国和中共形象。不过,《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以及伦敦的《每日电讯》后来都终止了与《中国日报》的合作。根据报告,自2019年,30个国家中有16个国家与中国签定或更新相关的协议。

2019年以来,中国还针对个别记者和针对对其不利新闻机构进行网络攻击。30个调查国家中有24个国家受到不同形式的攻击。在一半的调查国家中,中国外交官或其他政府代表就针对记者、编辑或评论员的报道进行恐吓、骚扰或施压等行为,有时还会要求他们撒回或删除不利的内容。如果媒体机构、记者或评论员不遵从,中方就会直接或间接以损害双边关系、撤销广告、诽谤诉讼或其他法律后果等作为威胁,来达到要求。

2021年8月,中国驻科威特大使馆成功迫使《阿拉伯时报》在刊登与台湾外长的访问后,从其网页删除相关内容。相关的内容被切换成大使馆本身的声明。报告说,不仅是中国政府,香港当局和中国的一些公司,比如华为也加入中国官员和外交大员,在英国和法国等地方要求审查或进行法律骚扰。在以色列,香港当局要求一家网站托管公司关闭一个支持民主的网站,并警告若拒绝要求,该公司的员工或会因香港的《国家安全法》而被罚款或监禁。

中共在全球社交媒体平台上的秘密行动和操纵行为也是一个新的趋势。Facebook(脸书)和Twitter(推特)已经成为中国外交官和国家媒体机构就散播内容的一个越趋重要和明确的渠道。在调查的30个国家中,报告发现了28个由外交人员或官方媒体管理的特定账号。报告发现,即使有些中国官员或媒体机构账号多被忽视或嘲弄,但是一些中国官媒的账户,比如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与当地用户沟通的外交官员的账号似乎比较具吸引力。这些混杂的结果可能会导致涉及隐蔽式操纵的新策略,如购买虚假的支持账号。报告发现,在调查的一半国家中,出现了大批散布外交官帖子的虚假账户大军。

另外,报告还发现,中共还在不透露与中共的关系的情况下,支付或培训独立的社交媒体网红及其追随者推广亲北京的内容,这样的情况在台湾、美国和英国出现。报告发现,中共至少针对九个国家发动过具针对性的虚假活动,利用虚假账号于网上散布虚假信息或制造混乱。这些同类型的活动不仅反映出试图操控有关中国侵犯人权或北京外交政策优先事项的新闻和信息,更反映出令人不安的干预目标国家内政的趋势。

报告指出,中共在台湾的媒体攻势最为严重。报告说,虽然中国官员在台湾没有代表,台湾社会也有强烈反对中共宣传的声音,但北京仍可通过看似像新闻报道的宣传内容,举办论坛和提供补贴等方式,影响媒体内容。同时,报告还发现,北京会以警告和鼓励媒体审查,减少媒体发表对中国不利的报道。在疫情和台湾选举期间,中国会直接在不同的社交平台,例如脸书、推特或YouTube等,制造新闻来源,让媒体跟进和报道,推动大外宣。

中共的努力在民主国家遭遇回击

报告说,面对中共的影响力工程,民主国家并非是束手无策。报告发现,在研究的30个国家中,许多国家的记者、学者和民间团体均以增加透明度、确保多样化报道以及增加当地对中国的专业知识来应付北京的影响力工程。另外,很多民主国家都有保障信息自由和媒体持有权的法律,这些法律有助于确保透明度和使媒体生态免受中共的影响。

报告说,许多当地记者对与中国有关的项目或在他们国家的投资进行调查报道,揭发贪污、侵犯劳工权利、环境破坏或其他危害。报告说,在30个国家中,有21个国家的当地记者专门报道中共的政治和媒体影响。例如,以色列的一项媒体调查发现,中国国家资助与以色列公共广播公司的联合制作。一个马来西亚新闻机构将有关香港示威者的错误信息引入当地的中文媒体中。此外,一家意大利媒体发现,与中国国家电视台有内容合作关系的地方电视台对中国的新冠疫情援助进行了不合比例的报道。

报告说,即使有27个国家的新闻机构继续发布中国的官方内容,但他们同时亦出版更多关于中国国内或有关国家政策的判评或不利消息,为读者提供相对平衡和多样化的总体报道。

报告说,这些报道往往提高了当地的公众意识并触发一些反对中国隐藏的或腐败的影响的行动。到目前为止,至少有10个国家的新闻机构终止了与中国国家媒体的内容共享或其他合作。

报告说,尽管中共对海外华人媒体有很大的影响力,但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巴西、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等国家的其他信息来源在提供网上独立新闻和分析的途径的同时,亦获得华语受众的支持。

北京的媒体攻势影响力有限

因为上述的原因,报告说,虽然北京每年砸下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的投资,但中国的叙事及中国所支持的内容并没有支配大部分国家对中国的报道。报告说,“事实上,世界各地的媒体每天持续报道一些中共希望平息的新闻及明显让民主国家的大众高度质疑中共政治宣传(的内容)。”

自由之家的库克说,在某种程度上,是中共自己的行为破坏了他们自己叙事。她说: “我认为在菲律宾或印度等国家的真正结果是适得其反。所以你知道,他们可以说出他们想说的一切,这就是我们的领土。但菲律宾的国家媒体谈论渔民如何受到负面影响,这些是真正激发民众行动和形成公众舆论的(事情)。所以,他们自己在这些领土争端中的一些行为最终破坏了他们关于双赢之类的叙事。”

不过,《自由之家》的报告也指出,不同国家对北京媒体影响力的反击是不平衡的。北京在一些国家也取得了一些有限的结果。

报告说,在一些国家,北京媒体影响力项目的确减少了对中国的争议性报道及批评,也支配许多国家的中文媒体,并对一些国家的媒体基础设施产生影响。

报告说,在30个国家中,有16个国家工作的记者及评论员在面对来自中国的各种威胁,包括明确地或是不明确的广告削减、减少与中国或中国外交官接触、危害在中国居住的亲友安全或破坏双边关系,都有过自我审查或就害怕触怒中国政府而相对小心地报道相关题目的经历。

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J. Nathan)也认为中国的巨额投资并没有产生相应的回报,他在报告的发布会上说:“北京的努力当然在某些地方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但总的来说,巨额投资并没有得到回报。北京的软实力在世界各地的确不同。但是,它确实在下降,特别是在欧洲、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台湾。在这些重要市场,北京的软实力是在下降而不是在上升。”

黎安友说,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似乎并不相信这一点。他相信,中国政府还会对“大外宣”持续投入巨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