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李不同调 中共进入文革2.0?

0
40
id13807952 website 600x400
id13807952 website 600x400

北戴河会议中共各派战况如何?习连任有无变数?习李会后各自南北,唱双簧还是唱反调?(《菁英论坛》提供)

8月30日,新华社正式公布中共二十大将于10月16日举行,10月9日将首先召开中共第19届七中全会。

二十大会期的落锤,是否意味着中共内部已经就最高权力安排达成一致?有人说习近平在二十大连任已经铁板钉钉;有人说各派已经达成妥协,二十大上将出现李上习不下的新格局;还有人说,习近平连任的努力已经失败,二十大的权力构造将是习下李上。那么,在二十大上,中共最高权力重组将上演一出什么样的戏码呢?

二十大会期已定 习李二人谁上谁下

8月31日,专门爆料中南海内幕的自媒体人老灯在YouTube节目中爆料说,二十大的格局将是习下李上。老灯说,根据自己的爆料人提供的内部消息,在8月30日刚刚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是众叛亲离,没有谁支持他连任。老灯透露,二十大政治报告的起草是李克强和王沪宁负责,根本不是习近平在负责。

老灯还以8月29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放管服改革的电视电话会议为例,证明习下李上的格局。老灯说,这次会议省市县都设置了分会场,省市县领导都出席了这次会议,有评论说这次会议是又一次十万人大会。老灯引述爆料人的消息声称,李克强召开这次会议就是督促地方政府站队,让地方官员认识清楚习下李上。

老灯还指出,这次放管服会议,有两个不相关的人出席了,一个外交部长王毅,一个是国防部长魏凤和。老灯称,国务院的放管服改革主要是针对企业的,这两人的出现显得比较突兀,只能说是前段时间《纽约时报》报导的,王毅反对习近平联俄抗美的外交政策,这是十分确切的,王毅用出席李克强这次十万人大会的方式表达了对习下李上的支持,而魏凤和代表军方出现这次新的十万人大会,说明了军方的态度,军方支持习下李上。

老灯的这些内部消息代表了当前对中共政局的其中一种看法,但是与此相反的看法似乎占据了媒体的主流,那就是认为根本不存在习下李上,而是习近平取得了三连任的支持,将继续掌控中共的党政军三权。

路透社的报导说,现年69岁的习近平拥有三个重要头衔: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预计他将在二十大上保留前两个头衔,并在2023年3月的全国人大会后继续担任国家主席。报导说,习近平将其决策权、政治权力都集中在这三位一体的头衔上,巩固了他被称为党的“核心”的地位,如果他失去其中任何一个头衔,都会是地震性的新闻。

中国问题专家、时事评论员章天亮先生8月30日在其YouTube频道上发表评论说,二十大按时召开,就显示了人事布局大局已定,也更加坚定了我对习近平会继续连任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这三个职务的判断,因为现在军队和公安部都在习近平的手上,没有人手里再有翻天印了,没有办法再去挑战习近平这三个职位了。

章天亮说,习下李上这样的事情不会出现,因为中共搞的是逆向淘汰机制,你只要有一点点良心,在这个体制内根本就无法生存,中共维系统治的方式就是以败坏民众的道德为代价,那些关键部位的人,掌握着笔杆子、枪杆子、刀把子的人就更是如此。所以,不能够对中共内部会出现什么健康势力、改良势力、开放势力抱有任何幻想,即使是习下李上这样的事情,它也不会出现。

针对现在一些分析认为,李克强可能不会裸退,可能会担任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章天亮指出,李克强裸退的可能性大于60%,原因在于习近平是一个非常强势的领导人,一直和李克强合不来,现在又在疯传习下李上,那么习近平绝对不会容忍李克强继续留任中共常委,李克强也就不会再有转任人大委员长的希望。

章天亮先生表示,当李克强跟习近平关系不太好的时候,他现在最好的自保方式就是裸退,以自己的裸退为代价安插一个人去接续自己的政策,并且对自己提供保护,章天亮先生认为,李克强下去后,胡春华接替总理职务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习李不同调 北戴河会议习派受挫?

8月中旬,在北戴河秘密会议刚刚结束之际,中共一二号人物习近平和李克强都公开露面,但是两个人的方向正好相反。8月16日习近平到了中国北边的辽宁,在锦州参观了辽沈战役纪念馆,强调绝不允许红色江山变颜色,以及要保持红色基因;同一天,李克强则去了最南边的深圳,给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的塑像献花,并表示改革开放绝不会变,就像长江、黄河不会倒流。习李二人的不同调引发外界的巨大关注,一时间各类流言风传。

中国民主党海外分部负责人、哥伦比亚大学的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先生在新唐人《菁英论坛》节目中表示,在二十大之前的时候,我觉得李克强这边也意识到了,这就是他的最后关头了,如果要是他们再不努力的话,习近平按照他的想法开了二十大,那就一切都成定局,邓小平就彻底被颠覆了。

中国著名的民主运动活动家魏京生先生对《菁英论坛》节目表示,李克强一反他这好几年以来的那个好像挺窝囊的形象,这次很高调地在深圳说,我要改革开放,而且豪言壮语都出来了,什么长江、黄河不会倒流,这有点针对性的,就是说现在经济不好,是有点倒行逆施。

魏京生先生说,北戴河会议结束后,习近平就跑到辽沈战役纪念馆那个地方,这个有点儿象征意义,好像是宣布你看我军权在握,这是我的强项,这么多年来,我几次搞军改,军队已经掌握在我手里了。魏京生先生指出,北戴河会议肯定是发生了很激烈的争斗,可以说双方斗争变得更加激烈了,李克强这个派别在北戴河会议上得到了比较多的支持,而习近平现在不是那么强硬了,显然是他的气焰没那么嚣张了,被打压了,所以他现在要靠军队来给他撑腰了。

中共党史学者在8月30日自由亚洲电台播出的采访中预估,习近平或许破例赢得连任,但是会失去像十九大之后那般对政治路线的绝对主导权。高文谦说:“第一,习是不是三个职务全面连任,现在还不是百分之百;第二是政治局常委的安排,习派的安排,也不会有十九大那么大的优势。今年遭遇他执政以来最大的挫败,先是新冠疫情、经济崩盘、到俄乌战争,所有东西都犯了重大错误,搞得天怒人怨,习必须要跟党内的反对派进行谈判,也必须做出让步,这对中共政治人物来说会是一个致命的软肋。”

极端防疫+经济失败 中国进入文革2.0?

今年以来,习近平搞动态清零,将中国经济最发达的上海封锁了两个月,这种极端的封城防疫措施此后成为一项政治任务,在中国各地不时上演,导致中国经济陷入衰退,企业倒闭,外资撤走,失业率飙升,社会各界怨声载道。

2022年上半年,中国GDP增长2.5%,尚未从疫情中恢复,处于过去三十年以来的最低点。7月份中国的失业率是5.4%,虽然稍有降低,但16—24岁人口失业率高达19.9%,也就是说,在16—24岁的年轻人里面,每五个人就有一个既没上学、也没工作。在1至7月份,全国房地产的开发投资同比下降了6.4%,大批房地产企业爆雷烂尾,有三百多个楼盘业主宣布集体停止缴纳房贷。

8月16日,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深圳召开了经济大省工作会议,召集了广东、浙江、江苏、山东、四川和河南的主要官员,敦促他们采取措施增加消费,多买车,多买楼,同时用足地方专项债增加投资。这六个省占中国经济四成,上缴中央的财政占了六成。但是这六个省今年的地方财政全部都入不敷出,六省上半年的财政赤字达到了一万五千八百亿人民币。

2022年,一方面中国经济面临巨大压力,另一方,封城清零引发的混乱和人道危机,也让人们不禁想起了半个多世纪前的文革,很多人已经开始用“疫情文革”或者“文革2.0”“内乱2.0”来描述这场正在上演的政治运动。

大纪元中文网全球总编辑、香港大纪元社长郭君女士在《菁英论坛》中表示,习近平的整个做法就是收权,他要靠什么收权,就是制造恐惧,就是清零,所以上海这一次行动,很多人说那个是压力测试,就说它这个下面走下去就是收权,那当然用的是国进民退的这个方式,所以上海这一次它是用的这种压力测试,其它地区他还要弄的。

郭君女士说,邓小平原来的整个改革是放权,他讲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他讲的是那个白猫、黑猫,抓到老鼠都是好猫,摸着石头过河。但是习近平都不是,习近平用的是制度自信,他是顶层设计,他的整个思路是反的,就是他要收权。那个经济呢,李克强他们做的是希望能够保企业放权,所以他们之间这个冲突其实是相当大的。

中国民主党海外分部负责人、哥伦比亚大学的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先生在《菁英论坛》中表示,习近平和邓小平的一个大分歧就是,邓小平说经济要让企业家去做,那个生产让企业家去做,让他们决定生产什么、怎么生产,就是权力下放,而习近平呢,是要由党领导一切,党委要进驻所有的企业。

针对当前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形势,王军涛先生说,这种情况让我们想起毛泽东当年要搞三面红旗、大跃进,1959年到1962年,中国遭受了大的灾难,六二年毛泽东做了检查,把权力交给刘少奇,但是毛泽东把权力交给刘少奇的同时,他又发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这个指示。然后到六二年至六五年这三年,刘少奇、邓小平苦斗,好不容易让中国人又刚刚停止了饿死人的趋势,老毛又出来发动文化大革命了。王军涛说,其实我觉得习近平现在也是这样,他退一步,先做个妥协,我把二十大开完,我把人事把这儿都控制之后,然后我再秋后算账。就像毛泽东似的,我六二年让你们一步,六五年我再用更大规模的政治清洗来跟你们算账。

大纪元资深编辑和主笔石山先生在本期《菁英论坛》中表示,谈到这个文革啊,文革的后期,中国大陆的经济其实已经停滞了、崩溃了,官方档里面说面临崩溃的边缘,毛泽东的文革其实起因也是经济失败,就是五十年代末这个大跃进的一个失败,那现在在中国大陆其实也面临了很大的经济困境,情况也非常非常不乐观。

习谋划终身制 从十八大修改党章开始

习近平谋划终身制,最早在2017年十九大期间已经显露端倪。在2017年10月底公布的中共党章修正案中,除了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党的指导思想写入党章之外,还把坚定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写入党章。

自由亚洲电台在2017年10月30日的一篇报导中评论说,“习思想”进党章已经不足为怪,“习核心”的表述进党章才是关键的关键,邓小平理论进党章的时候他本人已死,江、胡二人的思想或者观点进党章的时候意味着对他们两人政治生命的“盖棺论定”。现如今,习近平要求把“坚定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这句话明白写入党章,很明显的用意是籍此向全党、全国乃至全世界宣示他习近平已经绝没有可能像他的前任江泽民和胡锦涛一样接受十年换代的“陈规”制约,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和习近平的“特色思想”一样,都必须长期坚持不断发展!

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说,文革中的毛泽东在林彪死后要求在党章中只出现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思想,不再要求把他毛泽东的最高领导人身份用写入党章的形式“法定”下来,而如今的习近平已经比当年的毛泽东更过分。该评论指出,事实上,一旦把某个人的“核心地位”在党章中“法定”下来,那就意味着他已经没有任期的限制了。

2018年,中国全国人大修改了《宪法》,其中包括删除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连任限制,为习近平的第三个任期进一步铺平了导路。

王军涛先生在《菁英论坛》中表示,这十年大家也都既目睹了改革开放的前三十年的成就,就是共产党说的成就,也经历了习近平十年这样来搞得国内、国际关系的这种紧张和恶化,所以他们在内心中实际上对习近平不满意,如果习近平现在下来肯定不行,所以习近平现在这个生死关头他是绝对不会下来的。他后来之所以把军队抓在手里,把刀把子抓在手里头,那么下力气在整公安系统、纪检系统,他就是要把这个刀把子攥在手里之后,不行那就摊牌。

王军涛先生说,习近平自从他上台之后,特别十九大以后,他做出要连任的这个姿态,就是废除了干部任期制之后,他就一直在强调底线思维、强调要准备迎接最坏的情况,其实都是在为今天这个情况做铺垫。

—-《菁英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