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霞揭中共权斗秘辛:王岐山抱怨君臣关系

0
7
china politics
china politics

图为习近平和王岐山资料图。(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中共二十大前,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连任问题持续受关注。前中共党校教授蔡霞在海外发文认为,习近平很可能获第三个任期,但不满情绪加剧,战争风险和社会动荡也会增加。而习一旦对台湾开战必败,将为中共垮台铺平道路。文章也有不少涉及高层权力斗争的鲜为人知细节。

美国著名期刊“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9月6日刊登前中共党校教授蔡霞长文(附有超过一万二千字的中文版本),题为“习近平的弱点──狂妄与偏执如何威胁中国的未来”。蔡霞说习近平无疑预计将获得第三个五年任期,但在幕后,“他的权力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党内的不满情绪正在上升。“党内各派系之间的竞争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激烈、更复杂和残酷。”

目前流亡美国的蔡霞2020年8月被中共中央党校宣布开除党籍并取消退休待遇,官方理由是她发表有“严重政治问题和损害国家声誉”的言论。

蔡霞说自己在中央党校任教15年的经历,“曾有机会长期近距离观察中共的宫廷内斗”。目前她仍与中国的许多关系保持着联系。文章也数度引用内部人士的爆料。

中共“黑手党”的权力规则轮回

蔡霞称中共为黑手党。文章称,讲究人脉和靠山的中共,更像是黑手党组织而不是现代政党,而习近平就是依靠其父亲的影响力登上中共权力顶峰。

她在文章揭示了中共顶层的政治局的黑手党式权力运作:

“党的最高领袖是黑帮老大,下面坐着黑帮兄弟,即所谓常务委员会,常委们依惯例分割权力,每个人负责各自的领地——外交政策、经济、人事、反腐败等等。他们还应当作为黑帮老大的咨议员服务于老大,就他们各自负责的领域向老大献计献策。

“常委之外还有其他18名政治局委员,他们可以被看作黑帮头目,负责执行习近平的指令,消除种种威胁隐患,以图博得老大的青睐。他们的地位意味着特权,亦即在他们认为合适的时候自肥,没收财产、吞并企业,而不必受惩罚。

“和黑手党一样,中共惯于使用不客气的直接手段来得到它想要的东西:贿赂、勒索,甚至暴力。”

文章也谈及中共建政以来权力统治规则变化。从1960年代中期开始,毛泽东对一切事务拥有了绝对的控制权和最终决定权,而当邓小平在1978年掌实权后,他削除了毛泽东的个人终身独裁制,限定了中国国家主席两个五年的任期制,并建立了集体领导模式。1982年,中共领导层甚至在党章中写入禁止搞个人崇拜的条款。

但邓小平分权的意愿仅仅到此为止,当胡耀邦、赵紫阳被认为在政治上过于自由化时,邓先后将他们赶下台。

文章写到,经历江、胡之后,当习近平上台时,西方许多人称赞他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但结果证明这是幻想。恰恰相反,习近平着手建立自己的绝对权力。“现在,就像在毛泽东时代,中国再次上演独角戏。”

2018年,中共人大修改了宪法,取消了国家主席任期制,为习近平继续执政铺平道路。

习近平受到党内左、中、右三派日益增多的反对

文章说,“中共领导层从来不是铁板一块。正如毛泽东所说,‘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向来如此。’”习近平寻求在二十大进入第三任期,但他正面临来自党内“左、中、右”三个派别日益增多的反对。

其中,左派在邓时代以前占主导地位,主张继续进行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包括以毛泽东命名的诸多子派系等。

中间派以邓小平的政治后裔为主,是主导中共官僚体系的派系。包括现任中共总理李克强所属的团派。中间派支持全面的经济改革和有限的政治改革,但都是为了保住中共的统治。

最后是右派。右派在中国语境中指主张市场经济和温和权威主义(乃至主张宪政民主)的自由主义者。右派囊括胡耀邦和赵紫阳的追随者,或许还包括前中共总理温家宝。蔡霞说自己属于这个阵营。

文章说,左派虽然最初支持习的政策,但现在认为他在重振毛泽东的政策方面做得不够。中间派不满于习近平对开经济改革开倒车。长期以来,李克强一直在悄悄抵制习近平的清零政策,强调需要企业重新开工和保护经济发展。右派则完全被噤声。

但蔡霞文章也指出:“心怀不满是一回事,诉诸行动是另一回事”。因为中共高层人士如果与习近平作对,会被指控腐败,加上高科技监控,人们不敢在官方活动之外相互交流。公众则保持沉默。

蔡霞提到,从一位党内知情人士那里得知,2014年左右,习的手下登门拜访一位公开批评过习的高官,警告说,如果不停止就要对他进行腐败调查。(他闭嘴了。)

王岐山的抱怨和刘亚洲写信风波

文章说,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的运作方式被改变,习要求每个政治局委员甚至常委,都必须通过定期向他提交报告,并且由他亲自点评他们的工作表现。北京的一位前官员告诉蔡霞,当时作为七常委之一、作为习的长期盟友的王岐山,曾向朋友抱怨,习和其他常委的关系已是“君臣关系”。

蔡霞写到,2017年左右,中共将领、前国家主席的女婿刘亚洲写信给习近平,建议调整新疆政策,但他被警告不要再妄议。去年12月,她从中国的几位联系人那里得知,刘亚洲与他的弟弟同时“失联”,他弟弟也是将军,兄弟俩的房子都被搜查。

文章说,刘亚洲兄弟俩被拘留事件,向太子党及军队高层发出了警告。但蔡霞认为,从军队将领的言论看,在对习近平个人忠诚和对党的中央军委这个机构忠诚之间,他们摇摆不定。

另外,退休的中共元老也遭警告。今年1月,当局宣布政府将通过对各地工作“倒查20年”, 5月,再收紧了对离退休干部的指导原则,警告他们“不得公开妄议党中央的大政方针,不得散布负面政治言论。”

二十大前暗斗更激烈

蔡霞说,目前反对者专注于使习出局的合法途径,就是在即将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拒绝他连任第三个任期。最重要的投票者是他的常委同僚。而习很可能已尽最大努力确保常委会成员的支持,从承诺他们继续掌权到不对他们的家人进行调查等。

蔡霞认为,在中共二十大召开前中共内部的暗斗可能会愈演愈烈。更多高级官员可能被逮捕、被审判,而批评者也会泄露更多信息、散布更多谣言。

文章说,今年秋天最可能的结果是,习得以连任国家和军队的领导人。而透过加强社会控制,中国越来越像朝鲜。战争风险、社会动荡和经济危机会增加。

蔡霞认为,如果习攻击台湾,战争可能不会按计划进行,“而台湾在美国的帮助下,将能够抵抗入侵、并对中国大陆造成严重破坏”。

她说,对于中共,“最可怕也是最致命的,即是在战争中屈辱地失败”。“这不仅为习个人垮台铺平了道路,甚至也可能为中共垮台铺平了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