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C
Los Angeles
星期四, 12月 8, 2022

张3丰:不要恐惧

0
7
城市的地得|09/08/2022

这两天最让我困惑的,不是成都新的封控,而是小区里的气氛。

imgv

imgv

这两个截图都广为流传。据说警方已经找那位血狼谈过话,对他进行普法教育。

仅仅是教育当然有点轻了。想一想,热带雨林的言论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就被以寻衅滋事的名义拘留15天,这位狼的言论,很明显对邻居们造成了恐惧。

我和朋友们一样,对这两位威胁使用暴力的人感到愤怒。但是今天思考了一下,有了一些不同的看法。

很明显,这位血狼(建议他以后改一下网名)并没有他所宣称的那样强悍。尽管警方没有公布更详细的信息,但是想想他每天下楼都拿着刀(这难道不是逗留吗),也觉得是一种夸张。

他的头像和言论显示出他有暴力倾向,但是如果他在现实中亮相,大家或许会大吃一惊。现实中这样的人,可能会非常懦弱非常怂,想一想一个连“阳性”都害怕的人,即便拿刀,也是在掩饰他的恐惧。

另一位的发言,其实更值得警惕。他透露了更多信息,号称想穿着志愿者的衣服去捅人,这可能是更让人担心的。但是他也解释了动机,自己生意即将破产,这样封下去,肯定会崩溃——这是提前预警的“报复社会”。

这两个截图引起了成都市民一定程度的恐慌。它们当然都是“例外”,是极端情况,但是却也准确地反映出了这两天成都市民中流行的气氛:有些人正在迁怒和恨自己的邻居,恨还在小区嬉戏的小孩。

我小区里也有一位,在业主群里发出一些仇恨儿童的言论,还说这都是美国搞的鬼,大家都不怕病毒,“是美国BBC散布的谣言”。我实在忍不住,提醒他BBC是英国的,他说,都是一回事,英国也是美国的傀儡。

一直到昨天,我都恨“他们的恨”。但是今天的看法却发生了改变。他们也是封控的受害者,而且可能是最先承受不住当下生活的人。

他们的“表达”,不管是举报遛狗的邻居和嬉戏的儿童,还是发出砍人的威胁,其实只是表明他们内心正处在极大的危机之中——正常社会,他们需要进行心理干预或者辅导了,但是在当下,他们只能忍受。

尽管可以这样说服自己,不再在乎他们的言论,但是就整个成都范围来说,绝大数业主群都在上演这种“业主内战”的戏码,仍然是让人失望、担心的。坦白说,我从来没有像这两天这样失望过。

想一下2008年,那时人们面临的是何等危险和悲伤的局面,但是那种团结,给人以很大希望,也帮助很多人从困境中走出来。现在业主群里的“战争”,说明这种灾难之后形成的“团结”,很可能是一种幻象,不管“业主”还是“市民”,都不是稳定的共同体。

“物业”和“业委会”的角色,也耐人寻味。我昨天到大门口取外卖的时候,有一位大姐在和物业的人聊天,她怪有人在小区逗留(她自己认识不到自己是典型的逗留),希望物业给予严厉制止。物业人员说:“我们不好说的,但是你们可以说。”

这回答看似得体,其实也在变相鼓励业主之间的战争。物业人员可能不是有意的,但是也形成了“恐怖链条”的一环。分裂和恐怖,是封控的必然后果。在上海,我们已经见证了这样的裂痕,看过不少冲突的视频,那种状态我所认知的上海大相径庭。

这就是最让人担心的。比疾病更可怕的,是封控造成的人与人之间的裂痕和攻击,是一种不断激化的气氛——这是真正的社会创伤,也是全社会共同承担的“后遗症”。

我羡慕那些老小区的朋友。他们甚至没有完善的物业,看门大叔也陪伴了小区十几二十年,认识里面的大部分孩子。居民之间也相对熟悉,看到有孩子玩耍,不会感到恐怖,因为知道那是谁家的孩子,也被喊过叔叔阿姨——这是经过长时间互动建立起来的安全感,大部分新楼盘,都还没经历这个过程。

我也很羡慕那些有说服力的朋友,在业主群里展开耐心的讨论,以谋求达成共识。还有一些人在行动起来,为可能到来的“更严封控”做准备。比如,一个业主被拉走隔离,还在楼栋的邻居,如何照顾他的宠物?

或许我们都需要寻找一些支撑。和朋友多联系,多传递积极的信息。我们终将解封,回到“烟火世界”,关键是看我们付出怎样的代价,带着怎样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