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尔巴乔夫逝世:他终结了苏联,但“乌托邦”梦魇仍在继续

0
6
ge1
ge1

据塔斯社报道,莫斯科时间8月30日晚,戈尔巴乔夫在俄罗斯中央临床医院去世,终年91岁。戈尔巴乔夫将被安葬在莫斯科西南部的新圣女公墓,紧邻其妻子所下葬的墓地。

说起戈尔巴乔夫,很多年轻人估计没多大印象,知道他名字的,也是因为他是苏联最后一任领导人,并因为他的“无能”,导致苏联解体。

可当我们了解了苏联历史,或者读懂了戈尔巴乔夫,就会发现,他并非传说的那么“无能”。要知道,当时苏联,不可谓不强大;社会控制,不可谓不严密……只要戈尔巴乔夫狠下心,那么苏联或许依然存在。

但他还是选择了以和平的方式解决矛盾。ge2

或许在有些人眼中,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叛徒”。在前苏联国内,被称为改革派、自由派的很多人却鄙视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扰乱了前苏联原有的主流意识形态,在此理论指导下,提出的急于求成的改革,最终导致了前苏联的解体。

但同样有人并不这么认为。戈氏被称为红色帝国的终结者,主动拥抱了市场经济、法治和民主自由。同时代的老布什、科尔、撒切尔夫人对其都有很高评价,毫不吝啬地将之称为世纪伟人。

戈尔巴乔夫尽管并未打算要摧毁苏联和苏共,但是他的政策和力量导致了这个结果,他终结了苏联,改变了世界。

ge3

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塑造了戈尔巴乔夫,让他成为改变苏联的关键人物?

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戈尔巴乔夫,1931年3月2日出生于苏联南部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普利里沃利诺耶村,那是一个没有电的村庄……

他的祖父和外祖父都不经审判,要么被流放、要么遭逮捕,他爷爷的5个孩子只活了他爸爸和一个叔叔。

斯大林时代的种种灾难,在戈尔巴乔夫幼小的心中烙下了强烈的印记,他通过亲身经历认识到集体制度是多么不公正;

有幸入读莫斯科大学后,在如饥似渴吸收知识的同时,他也发出“教育体制似乎千方百计地防止我们学会批判思考”的哀叹,当老师在课上朗读斯大林著作原文的时候,他跟老师指出“机械朗读是对学生的侮辱”…..

可以说,他从年轻时期就立志改变苏联。

戈尔巴乔夫如何爬到苏联官僚机器的顶峰,又一脚踹开这个机器?

1952年,戈尔巴乔夫加入苏联共产党;1955年,毕业于莫斯科大学法律系;1980年10月,升为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在勃列日涅夫时期,政治地位迅速崛起的戈尔巴乔夫越来越感觉到人民已经忍无可忍,仅占苏联人口1.5%的特权阶层,却几乎垄断了国家的所有权力与财富。

在三位苏联领袖——勃列日涅夫、 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在五年时间之内相继去世后,1985年,苏共迎来了史上最年轻的第一书记。54岁的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成为苏联最有权势的男人——并迅速开始与过去决裂。

改革对于戈尔巴乔夫来说“不是一句口号,而是这场改革的精髓”

按当时戈尔巴乔夫的原话来说:“这一切颇具象征意义,那个体制本身濒临死亡,那个凝滞的老人血液,已经不再具有生命力,我了解赋予我的是什么样的责任重担,这对我乃是最大的精神负担,实际上在我被推举到苏共中央总书记的位置上时,就已经注定我别无选择,因为整个国家正期待改革的到来。”

简而言之,他在任职不长的总统任期内做了这些事情:精简党委退出经济,平反政治犯放开言论管制,让立法机关自由选举,放开私有经济,停止军备竞赛,从阿富汗撤军,并且在柏林墙倒塌之际,一反“老大哥”的做派,说:德国是德国人的德国……

摇摇欲坠的苏联经济因戈尔巴乔夫所引入的新的改革政策而有所缓解。然而民主改革的动荡与种族与地区冲突危机日益严重,严重侵蚀着戈尔巴乔夫政治经济改革的基础。很快,爱沙尼亚、立陶宛与拉脱维亚都单方面宣布独立。帝国的大厦摇摇欲坠。

回望历史,不禁要问:戈尔巴乔夫是如何回望自己的一生?

1991年12月25日,随着十一个加盟共和国宣布独立,苏联退出历史舞台,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联总统一职。他是苏联最后一任总书记、苏联第一任也是最后一任总统。

米哈尔·戈尔巴乔夫,这位在世界政治舞台中指导了最为戏剧性大戏的设计师,开始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观看世界的潮起潮落。

所谓经历造人,知人论世,戈尔巴乔夫在人生中为什么做出这种选择,而不是那种选择?作为苏联解体最重要的当事人戈尔巴乔夫,关于他的中文版图书非常少,先知书店隆重推荐戈尔巴乔夫执笔亲撰的回忆录:《苏联的命运:戈尔巴乔夫回忆录》《孤独相伴:戈尔巴乔夫回忆录》。

在书中,戈尔巴乔夫说:我决定继续与读者交谈,谈谈苏联的命运和自离开总统职位后我是怎么度过那些岁月的。

虽然他长期被误认为是苏联解体的罪人,许多人认为他大力倡导的“新思维”和“公开性”改革导致了苏联解体。但历史的真相并非如此单一。透过他的回忆录,我们可以思索一段历史的命运走向,从当时领导者的视角,看他如何回忆、如何评价、如何反思。

他曾为国家带来的自由希望,终结了苏联。然而俄罗斯“乌托邦”的梦魇仍在继续,他在有生之年怀着希望,又亲眼看着希望的破灭,如今他已离世,让人不胜唏嘘。

文章来源:CN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