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子姐:举报大舅,比病毒都可怕!

0
29

Original 梳子姐 燕梳时评 2022-09-12 19:44 Posted on 江苏

Image

作者 | 梳子姐

揭伤疤,是世上最疼痛的事。

对个体的人来说,不能揭身上的伤疤。

对一个民族来说,不能揭历史的伤疤。

今天是中秋假日的最后一天,我们不作长篇大论,轻轻松松地聊聊人间奇谈。

总体来看,这波疫情中表现尚好的城市是成都,2000多万人口静默,没有发生挨饿问题,没有出现违背人道的极端事件,着实不容易。

这里面有政府的科学组织管理,没有搞过度的一刀切和层层加码,也与川人的性格特质有一定关系,中秋狂欢夜足以说明一切。

怕他个仙人板板,病毒真没那么可怕,可怕的只是人性的幽暗。

当然,人过千万,林林总总,没有点故事发生也是不现实的。

这次成都疫情中最让人心悸的故事是外甥举报舅舅,一张聊天截图显示,外甥把自己的大舅给举报了,原因是大舅没有做核酸。

Image
这位外甥把自己的举报发到小区群里,获得了群里邻居的支持,外甥也感到很开心,甚至还有些炫耀的味道。

但是稍微有点文化或者记忆的人,看到这样的事都会不由自主地作过多联想,联想到那个夫妻异心、父子反目、母子结仇的时代。

小时候听母亲讲,村里闹革命,有个年轻人就把自己当书记的舅舅抓起来批斗,那种批斗可不是讲道理,而是直接打耳光,用鞋底往脸上抽,肉体上的痛苦倒在次要,重在进行人格羞辱。

当然,这种对至亲之人用狠的手段也能让自己迅速赢得政治资本。

那个反复挨自己外甥批斗的书记最终不堪受辱,用一根麻绳把自己吊死在树上。

虽然不正常的运动过去了许多年,可是提起逼死舅舅的那个人,村民无不是鄙夷和愤恨,纵使他的舅舅有罪也不应如此狠毒,更何况根本就没罪。

当时的年代,类似事情毫不稀奇,人性的沦丧,道德的溃烂,举目皆是。

张红兵是北京博圣律师事务所律师,他心头有一块永远搬不走的巨石。

1970年,他母亲在家发表一番言论后,根正苗红的张红兵认为是大逆不道的反革命言论,遂与父亲一起将母亲举报。

两个月后,母亲因此被枪决。

1980年,张红兵的母亲平反昭雪,而他则永远不能饶恕自己。

2001年,有人在公开场合当面向他提及此事,张红兵愤怒地说那是个人隐私,一句都不想讲。

隐私也好,伤疤也罢,泯灭人伦的事比病毒、核弹都可怕。

上高中时,一位80多岁的退休教师独自居住,很多人好奇为何不陪自己的老伴,毕竟他们一起生养了五个孩子。

只要有人提起妻子,老教师就怒不可遏,因为那个年代妻子竟然悄悄举报他在家里发的牢骚,这让他吃尽苦头,差点丢了性命。

若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子女都不可信任,若自己的枕边人都不敢相信,当着他们的面说句话还要保持政治正确,家庭还是家庭,夫妻还是夫妻,父子还是父子吗?

人不只是一坨肉体,而是有情感、有灵魂的。

任何宗教、任何学说都允许人保持适当的自私,这是对人性的起码尊重。

人性丢了,就是兽性,而且是最野蛮的兽性。

谁愿意与禽兽为伍,谁敢相信禽兽?

历史上,也有大义灭亲的例子,前提是“大义”,而不是为不义之事灭亲。

写到这里,懂的都懂,不懂的也没必要作过多阐释。

原因只有一条,唯有与人方可谈人性。

不是人的东西,多讲一句道理都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