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获 2022 年安娜.达尔贝克奖,被限制出境出席颁奖典礼

0
19

(中国北京-2022 年 9 月13 日)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获 2022 年安娜.达尔贝克奖,余文生律师及妻子由于被中国政府限制出境,无法亲自出席 9 月 9 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现场举行的颁奖典礼,只能指定人士代领。

该基金会将奖项的奖金授予本着“Anna Dahlbäck ”精神为人权做出努力,并因此“表现出重大承诺和公民勇气”的人。余文生在很大程度上符合这样的标准。

余文生原来是成功的商业律师,十年來,余文生代理了多起备受瞩目的人权案件。

在 2014 年代理一名因支持香港民主“雨伞运动”被捕的当事人时,监狱官员拒绝让他会见他的当事人。他大胆的进行一次了公开抗议活动。2014 年 10 月他被当局抓捕,羁押 99 天。期间,他被关进死刑犯监牢 61 天,被提讯近 200 次,不能会见律师,遭当局谩骂酷刑,承受 17 小时审讯和身体虐待,导致小肠疝气。他在过程中,被迫签下“不要律师辩护”等等声明,但拒绝屈服警方强逼他“栽赃出卖”他人的事情。

2015 年 7 月 9 日,中国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针对律师和权利人士实施一场统一的雷霆打压行动,导致数百计的人权律师及权利运动斗士们被秘密监禁,当局释放了绝大部分的人,但仍然秘密羁押其中几位人权律师。余文生致力帮助在这场打压事件中遭到羁押的律师,例如王全璋等人,尽管有风险但余文生还是接手这些案子。

他不仅接手这些合法的案子,他还在 2018 年 1月 19 日,在中共十九大党代表会议期间发表修改中国宪法的建议书,废除死刑并提出实施多党制。次日,他就被当局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家属委任律师要会见,都遭当局拒绝。他先被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形式秘密拘押,长达 2 年 8 个月,后被囚禁在南京监狱受到骚扰、遭受酷刑和被剥夺医疗服务。

余文生获得安娜.达尔贝克奖后,发表了获奖感言,他感谢安娜·达尔贝克基金会( Stiftelsen Anna Dahlbäcks Minnesfond)给予他的荣誉。他说:“这份荣誉是我的荣誉,也是所有人权捍卫者的荣誉。”

他说:“面对中国近 10 年的人权法治倒退,自由民主遥遥无期,为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而努力奋斗的很多中国人权律师、人权捍卫者面对的是失去律师执业、被抓捕酷刑牢狱折磨。我本人因为代理人权法律案件,行驶宪法权利,倡导和践行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先后 3 次被抓捕,前后 4 年多失去自由,经历限制出境、强迫失踪、酷刑、饥饿、对妻子和孩子的人身威胁等等折磨。”

余文生说:“我们付出,我们努力,只为一个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世界,希望能建立建设一个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中国。”

作为中国最杰出最勇敢的人权律师之一,余文生还曾获得马丁·恩纳尔斯奖、法德人权法治奖,还有一项是以监狱为代价的余文生称此为殊荣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得者”。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