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质疑「疫情管控」措施侵犯公民权利 清华教授劳东燕微博全部清空

0
53
25412e62 7f39 4e6b 83e2 a5700f075c8e
25412e62 7f39 4e6b 83e2 a5700f075c8e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东燕曾多次发微博分析中国疫情管控措施侵犯公民隐私权其他权利等,其微博周四(15日)全部清空,怀疑遭当局噤声。 微博截图

清华法学教授劳东燕多次发微博质疑疫情管控侵犯公民权利,不久前还声援因穿和服被指涉「寻衅滋事」的苏州女孩。本月初,她更犀利指出中国未宣布紧急状态下地方疫情管控手段违宪。疑因挑战「动态清零」政策劳东燕的微博,周四(15日)全部清空。

北京时间周四上午,拥有逾两千五百万粉丝的「Vista看天下」发出微博,表示刚刚发现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东燕的微博(@劳东燕2004)已全部清空。

最先发现劳东燕微博清空的北京媒体「Vista看天下」此条消息也遭删除。(微博截图)

最先发现劳东燕微博清空的北京媒体「Vista看天下」此条消息也遭删除。(微博截图)

大批网友在评论区留言,其中一位网友透露,劳东燕本人曾说过不会主动放弃表达,因此很多网友认为劳东燕是因说真话而被禁言。

网友「法律狂徒」发表评论:劳东燕教授最后几次的微博均是涉及社会地方政府疫情期间肆意泛滥的行政权力,行政处罚于法无据,质疑地方无权宣布「紧急状态」,违宪等。合理,合情,合法,合乎实际的理性言论不能够被尊重,不被允许存在。深刻明白了甚么是「政法」。

今年5月23日劳东燕在微博上发表长文,质疑北京的高科技防疫措施,会令公民个人信息被公权力或不法份子滥用。她还在长文结尾表示:人的生存,不只是为了活著,还应该有起码的尊严。

该微博文章不出意料的被删除。但劳东燕拒绝噤声,于5月25日再发微博,并直接向最高司法部门喊话,指出大数据监控侵权,要求中共当局立法予以限制。

8月18日、8月19日,劳东燕还就苏州穿和服女子涉「寻衅滋事」事件连发两篇长文,指出「寻衅滋事」即使是个大口袋,警察如此执法,不止是对女孩的无端羞辱,更是对法律本身的羞辱。

本月初,江苏南通警方对一名连续五次未做全员核酸检测的公民立案调查。劳东燕发微博质疑,她表示:迄今为止,全国人大常委会与国务院并未出台有关新冠疫情构成紧急状态的决定,地方这种执法于法无依。

中国人权律师隋牧青向本台表示,作为体制内学者,劳东燕未直接抗议「动态清零」政策,而是以法律化应对政治化,就公权力侵犯公民权利的事实做出法律分析,这就是她被迫清空微博的原因。

隋牧青说:劳东燕被清空的原因很明显,她最近对于「动态清零」的政策,对于目前核酸检测方面的做法并没有提出政治上的质疑,但是她从法律上讲因为这些东西而抓人、处罚都是没有法律根据的。她作为中国最知名高校的一个教授,发出这样的文章,影响力非常大,那么当然就要把她清空。中国跟朝鲜比较像了,对说真话的人各种发声渠道都要尽可能堵死。

隋牧青透露,他所在的广东上月推出健康码的变种「粤居码」;他认为在「动态清零」政策下,每个中国公民都已被戴上「电子镣铐」。劳东燕等发声者的意义就在于,让公众慢慢明白,政府正在藉疫情完成社会管控。

隋牧青说:大家都很清楚,这个就是一个「电子镣铐」。河南村镇银行抗议的时候,那些储户都被赋予红码,其实那个跟防疫都是没有关系的。因为一场疫情让当局看到了一个新的管控方式,这是疫情管控一直不肯消退的原因。

北京「八九艺术家」季风近期也因为推特上发布贵州「花果园」被封控居民忍饥挨饿的内容遭国保威胁,他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认为,劳东燕的微博应该是「被清空」。

他表示清华大学几位有良知的学者,包括许章润、郭于华、劳东燕等或被构陷、或被噤言,料20大之前,一些敢于质疑中共防疫政策的声音会被牢牢封死。

季风说:劳东燕完全站在民间的立场上,为那些人呼吁。那么写肯定是被盯死了,就是网监删除的。我们现在就是直接感觉到「就是文革回来了」,完全控制言论。尤其是它这次疫情利用健康码、行程码,你完全没有人身自由。许章润、郭于华、劳东燕他们秉承知识分子良知,一直呼吁社会公平正义,但是他们最后肯定是被当局逼得走投无路,再想发声,这个破会(20大)之前是不可能了。

目前「Vista看天下」发布的「劳东燕微博清空」的内容也已消失不见,本台未能直接联络到劳东燕,清华大学法学院未回覆本台置评邮件。

本台仍未能直接与劳东燕教授联络。(东南大学官网)

本台仍未能直接与劳东燕教授联络。(东南大学官网)

劳东燕为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专研刑法。2016年获得第二届首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称号。

2020年7月,因多次发文批评中国政府和习近平的许章润遭当局构陷、拘留。劳东燕曾声援许章润。

今年1月20月,她在微信公众号发表长文《直面真实的世界》,文中写道:在一个到处充斥正能量话语的社会,不安感却像潮水一样,迅速地在全社会蔓延。文章仅存活2小时即被全网删除。

记者:吴亦桐/程文 责编:方德豪 网编:刘定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