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届中纪委第一副书记和中央政法委书记的预备人选知多少?

0
20
14347b56 99e8 4a36 97bb bdfa45ac49d4
14347b56 99e8 4a36 97bb bdfa45ac49d4

中共中纪委大楼 维基百科截图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最高检察长张军能否在二十大上更上一层楼?》中,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按“七上八下”标准仍属“适龄”的现任最高检察长张军,曾为习近平登基之初的“打虎立威”立下过汗马功劳。他除担任过五年时间的中纪委副书记外,更有此前数年时间的一级大法官和此后五年时间的首席大检察官的资历,期间还有数年时间的两进两出司法部,分别担任副部长和部长的经历,决定了他应该是下届中纪委第一副书记或中央政法委书记这两项关键职务的主要竞争者之一。

最近一段时间,外界对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新任公安部长王小洪通过各种形式向习近平表忠献媚的表现已经多有关注和评论,但却没有特别关注到张军对习近平的“劝进”更为露骨。

今年7月27日,最高检党组由张军围绕“学思践悟‘从政治上看’”,讲授《走好第一方阵我为二十大作贡献》专题党课。其中的一段内容是:“从‘从政治上看’……,处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刻,更需要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绝对领导,更需要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掌舵领航,更需要把‘讲政治’、‘从政治上看’落到实处。“

这等于是在公开宣示,所谓“我为二十大作贡献”的“走好第一方阵”,就是对习近平进行“劝进”,因为这一“……关键时刻”,比以往“更需要”,所以习近平必然是、必需是下一届党总书记。

君不见,经由张军这么一表达,连任第三届,甚至是第四届……党的总书记,并非习近平的个人意愿,而是习近平的党性决定了他必须遵从党的事业的需要、民族复兴的需要。

笔者相信,张军的这种类表达,即将就会出现在二十大修改后的“新党章”序言里,或者是二十届一中全会的公报内容里。

不过,下个月里如果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那就是张军虽然在中共二十大上被宣布连任中央委员,但并未在随即召开的二十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那么他的政治未来大概率是,或者在明年三月的中共十四届人大上被宣布“当选”全国人大副委员会长,或者在十四届全国政协会议上被宣布“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或者被宣布接替周强的最高法院院长,小概率是连任一届最高检察长。

接下来要分析的就是,无论二十届一中全会上张军是否“入局”,如今被赶在中共二十大召开前夜临时安排为最高检察院(排名第一的)副检察长和党组副书记的应勇,在是次会议上如果未能“入局”,那么无论未来张军有哪一种的副国级职务加身,明年3月都没有可能连任一届最高检察长。下届最高检察长的宝座,只会落在应勇的屁股下面。

在今年上半年已经抛弃了应勇的习近平,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又决定让他安排应勇重新出山,现如今临时安排他应勇为最高检察院的正部长级(第一)副检察长,直接目的是为了让他在二十大上顺利连任中央委员,并不意味着等到明年三月接任最高检察长是他唯一的出路。笔者甚至认为,除非他应勇在二十大中央委员的“选举”过程中遭到了众多党代表们的非议甚至用选票抵制,否则他在顺利连任中央委员之后随即进入中央政治局的可能性,和他只是被安排连任中央委员之后等待明年三月接掌最高检察长的可能性一样大。

如果应勇能够在二十届一中上“入局”的话,要么会同时进入中央书记处和中纪委接替杨晓渡,要么就是也同时进入中央书记处,同时被宣布为郭声琨的接班人。

笔者比较相信,张军和应勇两人在下月的二十大上都能顺利连任中央委员。在二十大闭幕式的当天,也就是二十届一中全会召开的前一天,张军和应勇之间的任何一个能否成为杨晓渡的接班人,或者说都没有可能成为杨晓渡的接班人,就会有答案了。因为杨晓渡的接班人会同时“当选”为中央委员和中纪委委员。

笔者在分析未来二十大上产生的中纪委第一副书记接班人选和中央政法委书记接班人选 时,把张军和应勇放在习近平的其他政法口亲信王小洪、陈一新,以及唐一军之前,是因为无论是张军还是应勇的政治资历都是明显优越于其他几个。

另外,张军和应勇都具备的另外一个政治优势就是“横跨法、纪”,两人都是政法口出身,但在几十年的从政生涯中,又都有在省一级或者中央一级纪检口担任要职的履历。

所以,笔者从本专栏的前一篇文章开始分析和介绍的,如今在中央政法口“分兵把口”的习近平几大政治亲信中,也唯有张军和应勇,以及下面会进一步介绍的陈文清,具备了即有可能成为下届中央政法委书记的人选,也有可能成为下届中纪委第一副书记人选的资格和资历。

应勇在今年三月底突然被宣布“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湖北省委书记”之前,笔者一直都是将他分析为下届中央政法委书记的最可能接班人选,可能性大于王小洪和陈一新。

今年四月,应勇又被安排为全国人大的专门委员会副主任二线职务后,笔者便一度把下届政法委书记的可能人选放在了王小洪和陈一新身上。但现在看来,既然应勇已经被起死回生,那么相对于应勇,严格说比应勇还年长几个月,但政治资历过于单一,在正省部级岗位上的任职时间也比应勇短的王小洪,在政法委接班人的“比选”过程中虽然可能胜过目前还只是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的陈一新,但败在应勇手里是较有可能的。除非习近平让应勇起死回生的目的,只是单纯“给他一个副国级”的政治犒赏动机,而不是为了进一步重用。更何况,在政法委书记接班人的“比选”过程中,能够被搬得上台面的,除了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中重点介绍的张军,更还有现任国家安全部长,也是十九届中央委员的陈文清。

和张军、应勇一样,同样也是政法口出身的陈文清,日后的政坛经历也是“横跨法、纪”,分别任职过地方省一级和中央一级的纪检委及政法口。

1960年出生的陈文清,当年42岁上即被晋升到了副省部级的四川省高检院长,继而就是“跨省交流”至福建省任职省政法委和省委专职副书记;在习近平2012年登基的同时调进中央,被与张军一同安排为中纪委副书记。再往后,陈文清因为是国家安全部长和直接服务于习近平本人的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特殊的工作单位和特别的工作任务决定了他是所有现任中央政法委委员中,最不被外界关注的一个。但事实上,基于习近平对他的信任和重视程度,这个陈文清也应该会是前面并列分析的张军和应勇的“入局”竞争者之一,或者说是中纪委第一副书记及中央政法委书记这两项职务的接班人的被“比选”对象之一。

退一步分析,即使没有在二十届一中全会上被安排“入局”,那么他陈文清也有较大概率会在明年三月的全国人大会议上,被宣布出任最高法院院长或者最高检察长等副国级职务。

如此说来,习近平目前在中央政法口的几大政治亲信里居然有三人,即张军、应勇以及陈文清,都有成为下届中纪委第一副书记人选的可能,也都有成为下届中央政法委一把手的可能。

而在中央政法委书记接班人“比选”的过程中,未来成为副国级已经是百分之百的王小洪无论是败给了应勇,还是其他什么人 — 比如陈文清,再比如陈一新,那就只剩明年三月晋升国务委员,并以国务院委员身份继续担任公安部长一种前途了。而且现在看来,这后一种可能性似乎比较大了。

分析完张军、应勇以及陈文清,下一个就应该是现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的未来走向到底是哪一种可能更大一些了。

笔者去年曾在本专栏的《国安部长陈文清比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更有晋升前途》一文中分析说:现如今的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上进入中央委员会的可能性是百分之百,进而以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身份在二十大上直接跳升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可能性有多大值得怀疑。不是因为他不被习近平所信赖,而是因为被习近平政治上高度信赖,有资格、有可能成为政法委书记的待定入选者太多。“比选”的结果是比陈一新更有政治优势者,台面上已经有好几个,比如陈文清……。

但是,这篇文章发表后即有曾在浙江省委与陈一新有过共事经历者向笔者介绍了习近平在浙江担任省委书记期间对陈一新是如何的器重;并表示,他相信陈一新在二十大上会进入政治局和书记处,然后出任下届中央政法委一把手,接替郭声琨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大。

为此,笔者又于今年1月底在本专栏为文《陈一新“二十大”上入局的可能性有多大?》,介绍了如上内容。同时,笔者也在这篇文章里也分析了为什么陈一新在中共政坛上一路走下来,虽然职务多变,但晋级的速度并未跟上,十九大上只被习近平安排了一个中央候补委员。

如此说来,相比于比自己还年轻的陈文清,陈一新可以说没有明面上的优势;相比于1957年出生的应勇和王小洪,陈一新的年龄优势也并不明显,只有两岁。总体来说,都属于同一个“年龄段”的。

毫无疑问,5年前的十九上只被安排一届中央候补委员,确实委屈了他陈一新。因为他在被安排为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的五个月后,即奉调从湖北省委副书记兼武汉市委书记位置上进京,晋升为中央政法委秘书长。按照正常的组织运作规律,他陈一新在2018年3月的全国人大会议和全国政协会议结束后,立即被宣布接替的中央政法委秘书长职务的前任汪永清,升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决定应该是在2017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之前,即已经被计划好了的。而当时没有安排陈一新进入中央委员序列,是否证明当时的习近平还没有把他陈一新做为中央政法委秘书长接班人选的考虑对象?

不过无论如何,二十大上陈一新顺利“当选”为中央委员是百分之百。但笔者推测,他以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身份在二十大上“入局”的可能性,或许没有张军、应勇和陈文清的可能性大。在他们几个人之间比来比去,直到二十大前夜才定于一尊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分析至此,笔者认为下届中纪委第一副书记,也就是杨晓渡的接班人选,可能是张军、应勇以及张文清三人之间的任何一个,也可能会是某个现任或者退位不久的省委书记。至于下届中纪委第一副书记直接从现任中纪委副书记中产生的可能性,笔者在下篇文章里还会有所涉及。

至于下届中央政法委书记人选,除了如上三人,也不排除王小洪和陈一新,甚至不被认为是习近平亲信的现任最高法院院长周强。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直接把一个现任省级党委一把手安排成新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比如基于向美国和西方国家示威的考虑,按照习近平“被敌人反对的是好事而不是坏事”的毛式逻辑,把曾因涉及新疆人权迫害,四度遭西方国家点名制裁的时任新疆兵团老大,现任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王君正安排进入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替习近平掌管“刀把子”。接下来的分析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