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国安会发言人接受VOA专访:中俄靠近更似“权宜的伙伴关系”;俄乌战争何时及如何谈判由泽连斯基决定

0
10060000 0aff 0242 5b31 08da55a61bff w1023 r1 s
10060000 0aff 0242 5b31 08da55a61bff w1023 r1 s

资料照片: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沟通主任约翰·科比于2022年6月23日在白宫举行的简报会上发表讲话。

2022年9月17日 10:38  阿妮塔·鲍威尔

白宫 —

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传播主任约翰·科比(John Kirby)周五(9月16日)接受美国之音(VOA)驻白宫记者专访。接下来的一周将有一些全球瞩目的外交大事,比如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葬礼以及世界领袖云集的外交峰会联合国大会。

科比在采访中谈到了联合国大会、乌克兰战争以及中俄两国领导人日益密切的关系。习近平与普京本周举行了面对面会晤。科比说,拜登政府的看法是,中俄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更是一种权宜的伙伴关系”,而不是战略结盟。针对鉴于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的暴行应将俄罗斯定义为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的呼声,科比也作出了回应。

他还讨论了美国对乌克兰最新6亿美元军事援助计划,并表示尽管乌克兰似乎在取得军事成果,但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尚未准备好坐在谈判桌前,而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也没有准备好这样做。

这次采访在白宫大院内的战争部长套房举行,为了保持文字简洁和清晰,采访记录做过编辑。以下是采访的中文翻译:

VOA:下周联合国大会即将开幕。在进一步孤立俄罗斯方面,拜登总统对联合国大会的期待是什么?

科比:我认为你将看到的是,总统的重点是展示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领导地位在多大程度上得到了恢复和振兴。他将有机会在上午向联大全体大会发表讲话。他将会谈到全球粮食安全问题,……乌克兰战争显然加剧了粮食安全问题。他将有机会谈论“全球防御投资倡议”(the Global Defense Investment Initiative),以及美国正在帮助领导的一些国际努力,为那些试图改善本国基础设施或本国医疗保健的国家,特别是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提供替代投资资金的来源。 并帮助提升它们。

VOA: 能否请你谈谈美国将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出的能源安全目标?

科比:我认为总统自上任以来,……一直非常关注能源安全。如你所知,普京在乌克兰的所作所为,也使能源安全受到威胁,实际上是将能源武器化。 总统在今年早些时候成立了一个工作组,试图寻找改善欧洲天然气储存的方法,将更多的液化天然气输送到欧洲大陆,我们已经做到了。仅仅是美国,就把他在3月份做出的承诺翻了一番。我们正在与该行业的其它盟友和伙伴合作,看看随着冬天的到来,还能做些什么工作。

在乌克兰的冲突

VOA:关于在乌克兰的冲突,正如我们最近几天所看到的那样,拜登政府是否认为俄罗斯已经改变了有关攻击平民或民用基础设施的策略?如果是这样的话,美国是否计划做出回应,让俄罗斯承担责任?

科比:可悲的是,我们几乎从这场战争开始就看到了,……俄罗斯人、俄罗斯士兵以及俄罗斯领导人,不仅赞同而且参与了对乌克兰平民的暴行。从对医院的空袭,到针对乌克兰男女民众及其子女的战争罪行。

美国与国际社会一道,确保这些事件被记录在案,并确保国际调查人员能够了解到这些事件,以便追究俄罗斯的责任。……

但是,普京对乌克兰和乌克兰人的残暴行为,几乎从一开始就存在。我想你指的是他最近在民用基础设施方面进行的一些空袭,这是他全然无视平民伤亡的一部分,也是他对乌克兰文化本身的蔑视。现在,普京正在打击这些基础设施目标。我们认为,因为他是对乌克兰人一直在进行的反攻,特别是在北部地区的反攻发泄愤怒,他基本上是因为乌克兰的士兵在战场上行动而去惩罚乌克兰的人民。

俄乌谈判问题

VOA:我们再来谈谈这场冲突的最初目标。我想应该是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说的,最初目标是为了加强乌克兰在谈判桌上的影响力,因为最近取得的这些胜利,可以说实现了这一目标。那么,拜登政府是否认为,现在是时候向泽连斯基总统施压,要求他坐到谈判桌前?你认为他准备好谈判了吗?

科比:我们认为,应该由泽连斯基总统本人来决定他是否以及何时准备坐在谈判桌旁。他自己也说过,他现在无法推动谈判。我们尊重这一点。……我还要指出,普京先生也非常明确地表示,他对停止战斗不感兴趣。……显然,我们希望看到这场战争结束。显然,外交解决方案将是一个可取的选项,但更为可取的选项是普京先生今天就停止战争。他今天可以在没有谈判的情况下据结束这场战争,只需撤出他的部队并停止对乌克兰人民的暴力,这一点我们不能忘记。

因此,正如拜登总统所说,我们将继续支持泽连斯基总统,不管这需要多久。而且我们将确保,……如果并开始谈判的话,他不仅可以在谈判桌上取得成功,而且他也可以在今天的战场上取得成功。因为弗拉基米尔·普京今天仍在继续从事这场针对乌克兰的战争。

是否应将俄罗斯指定为“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

VOA:我想谈一谈关于把俄罗斯指定为“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SST)的辩论。 早些时候,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Ned Price)表示,“虽然政府决定不这样做,但仍将实施类似于针对‘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的制裁和方法。” …… 除了现有的制裁和出口管制,我们还有什么手段?

科比:我们在这里谈论的是试图寻找,以及与国会合作寻找额外的措施,来让俄罗斯和普京先生对他们在乌克兰所做的事情承担责任。 仅美国就已经对普京先生实施了非常有效、非常严格的制裁和出口管制,更不用说我们的欧洲同事了。 我们将继续寻找其他方法来追究他的责任,并增加这场战争的成本和后果。

我们不认为指定俄罗斯为‘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是做到这一点的最有效方式……我们与人道主义组织进行了商讨,并且……他们表示担心,有了这样的指定,他们可能很难与乌克兰境内的供应商合作,很难为那里迫切需要人道主义援助的男女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粮食安全协议也可能面临风险,……由于有这项让谷物离开黑海的粮食安全协议,我们目前已经让超过250万公吨的谷物离开了乌克兰。……如果我们将俄罗斯指定为‘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那么这项谷物协议可能会受到威胁。……

最后,……说到谈判桌,我们要确保泽连斯基先生有足够的灵活性,不仅仅是作为筹码,而且在他坐在谈判桌旁时的灵活性,事实上,这种指定可能会减少他提出谈判解决方案的灵活性。

最新对乌军援

VOA: 我想请你给我们准确描述一下昨晚批准的新援助计划。

科比:我想你会看到,……它与俄罗斯方面把重点放在乌克兰顿巴斯和南部地区以来的多数援助计划非常一致。因此,你会看到更多用于先进的“海马斯”(HIMARS)高先进火箭系统的弹药,你胡看到更多的炮弹,你会看到更多的小型武器和弹药,以及我们知道乌克兰人每天都在使用的其他物品,……我们想确保他们能得到更多的上述物品。

普习会与俄中关系

VOA:让我们继续聊聊昨天的中俄两国元首会晤。……您认为这种新的结盟或更紧密的结盟是战术性的还是战略性的?我们还听到普京说,中国表达了对乌克兰冲突的关切和疑问。

科比:嗯,我认为普京总统和习主席建立更密切的关系已经不是秘密了。 这并不新鲜。 这并不令人吃惊,因为这两个国家的领导人都表达了他们对美国在世界各地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中的领导地位的不满和不快,但这一国际秩序是美国和世界各地许多其他国家都拥护并在努力改善的。

不过,我认为值得注意的是,……普京先生公开承认中国表达了关切。

我们……不相信对任何人来说,如今在俄罗斯还是一切照常的时候。 如今肯定不是以如此高昂的价格购买他们的石油的时候。如今肯定不是违反制裁的时候。 而且我们还没有看到中国人为乌克兰战争向普京先生提供任何实质支持。 而且我们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们违反了制裁。

所以,值得注意的是,普京先生提到中国有一些关切。中国必须做出选择。 正如我们之前多次说过的那样,我们显然更希望他们做出的选择是谴责普京先生在乌克兰所做的事情,……并明确表示他们显然对他在那里的所作所为感到关切。

VOA:这两个大国之间存在分歧,你将如何利用这一点?美国将如何以外交方式应对?你会使用什么手段?

科比:我们将继续做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来支持乌克兰并追究普京先生的责任。 我们将继续保持与北京沟通渠道的开通,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 显然,美国和中国之间存在分歧问题,但也有我们曾经说过的可以并且应该合作的领域。 比如气候变化,比如阿片类药物危机,比如反恐。 令人遗憾的是,中国人已经关闭了我们的一些讨论途径,特别是关于阿片类药物、芬太尼,当然还有气候变化。……我们寻找方法来继续确保我们可以保持这些沟通渠道的开通。

我认为同样重要的是要注意这两个国家不是最好的朋友。 我的意思是他们显然有关系,但这并不是建立在大量相互信任和信心的基础上的。 它实际上更是一种权宜的伙伴关系,而不是类似于美国在世界各地的那种联盟和伙伴关系。

伊朗核协议

VOA:关于“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也就是伊朗核协议,……政府对达成协议的乐观程度如何?您对此有任何时间线或任何预测吗?

科比:我无法给你一个预测。 我不会对此去做猜测。

我只想告诉你几点,总统一直非常明确,我们不会让伊朗获得核武器能力,因为他知道如果伊朗有了核武器,中东的任何问题都会变得更难以解决。

总统还表示,他认为实现这一结果的最佳方式是通过外交程序,我们已经参与了16个月的来来回回的谈判,试图重新实施“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让每个人都重新加入这项2015年的协议。……正如你听到布林肯国务卿所说,我们现在的分歧实际上比当年更大了,……甚至比几周前都更大了。正如国务卿所说,我们不太可能……很快就让我们重新回到协议中。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放弃了努力,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放弃了一切。

阿妮塔·鲍威尔

  • 美国之音驻白宫记者,曾任驻约翰内斯堡的南部非洲事务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