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歪嘴:责任全在护目镜上

0
67
download
download

王歪嘴:责任全在护目镜上

2022年9月18日凌晨两点四十分左右,一辆满载47名乘客的大巴车从高速公路桥上翻滚而下。十余名幸存者从横陈的尸堆里爬出,一边搜寻幸存者一边不断打电话报告事故,六个小时后,救援车辆终于来了。也许出门救援也要先做核酸检测拿到阴性报告才能出门吧。只不过此时那辆扭曲变形的大巴车里再也没有了呻吟声、哀嚎声与呼救声。

27个贵阳市云岩区居民没能走到当地官员为他们精心准备在偏远山村里的隔离点,生命走到了终点。其余20个幸存者也没能抵达隔离点,惊魂未定的残躯上不同程度的留下了永久的伤残。

我不敢想象罹难者家属们的听闻噩耗的心情,因为车里都是以家庭为单位被强制转运隔离的居民,绝大多数罹难者的死亡证明,注销的是一个户口本。

贵州转运9

刚刚朋友发来一段视频,一个逃离贵阳在上海国际学校读书的孩子听闻父母噩耗跪在学校门口歇斯底里,有人说他特别不幸,一夜之间失去双亲成为孤儿,悲剧人生从此再无容易二字。更多人觉得他特别幸运,如果他不是远在大城市读书而是在贵阳的家里,他就会与父母一样,下午接到强制转运隔离的通知:

为响应省委19号必须实现社会面清零的号召,本小区所有居民将被转运到某某县城的方舱进行强制隔离……市防控办要求,务必在18日晚零点前完成转运工作….

仓促地收拾好行李,跟父母一起在小区门口的路边排队等候,看见最后一户居民终于在零点到来之前装进了这台大巴车上,忙碌了一整天的各级领导大小官吏们都长舒了一口气,终于没负所托高标准严要求地按时完成了省市领导交代的任务。

车窗外,凌晨一点的贵州漆黑一团,车厢里,被折腾得精疲力竭的邻居们都昏沉沉地靠在座椅上休息。驾驶员穿着高规格连体防护服,带着3M口罩和遮盖住整个面部的护目镜,在每一次呼吸都会让护目镜蒙上一层水蒸气,即使努力转头也无法恢复两侧视线的情况下,驾驶着这辆大巴车在山区高速路的盘山道上辗转盘旋。

到此时,别说什么安全隐患,什么客运守则,都不重要了,甚至连凌晨两点到五点不允许大客车行驶的交通法规,也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按时完成市委领导交代的任务,响应省级领导的号召,紧跟…

凌晨两点多,困意袭来,每次打哈欠,都会让护目镜上蒙上一层厚厚的水雾,一个转弯,一个哈欠,待到水雾散去,车身已经翻滚而下……27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成了贵州防控大局的代价。

贵州转运7

同一个小区里的其他人都在庆幸,庆幸自己没有被分配到最后这辆大巴车上;庆幸自己这台车的司机没有那么疲惫;更庆幸自己这台车的司机没有蠢到穿着防护服带着护目镜迎着眼前的迷雾在山区的高速公路上疾驰。

同一个国度里的更多人也在庆幸,庆幸自己不是住在贵阳,庆幸自己没有生在贵州,更庆幸自己的省委没有发出什么时候清零的号召,自己的市委没有步步紧跟坚决贯彻。

我觉得这才是最大的不幸,让我们这个民族万劫不复的不幸!

这起事故的全部责任,都在那个该死的护目镜上。

文/王歪嘴

2022/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