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报道:专访高文谦:习近平即使连任其权势将缩水

0
35
b998c52e 41c2 4468 9d9a 37201f49b8ab w1023 r1 s
b998c52e 41c2 4468 9d9a 37201f49b8ab w1023 r1 s

资料照: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他的班子成员。

与一些认为习近平寻求破例连任已无悬念的评论人士看法不同,中共党史专家、《晚年周恩来》作者高文谦,虽也认为习近平连任是“大概率事件”、“已成定局”,但他认为仍有悬念。

“如果在去年十九届六中全会前,我的看法非常简单,而且相当肯定,习近平连任没有悬念。” 高文谦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但是今年,不一样了。”他补充。

去年11月前,中共尚沉浸在大规模百年党庆和清零政策使中国成为全球抗疫模范的豪情之中。但六中全会通过的《历史决议》检验了习近平权力的含金量。

“他想通过《历史决议》来批江(泽民)否邓(小平),来颠覆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来的既定国策,但他踢到铁板上。”高文谦说。“你可以看到,党内实际上是能够迫使他不得不作出让步的,他最后承认,第二个《历史决议》的基本结论至今仍然适用。”

第二个《历史决议》指1981年由邓小平、胡耀邦主导、在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上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该《决议》否定毛领导的文革,反对个人崇拜、反对个人独断专行。

曾担任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的高文谦(本人提供)

曾担任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的高文谦(本人提供)

但高文谦说,今年以来的情况完全不同了。俄乌战争前中俄结盟上不封顶、绝不同快速传播的奥密克容病毒共存、坚持动态清零哪怕经济陷困境、在台海打破现状升高军事紧张。高文谦称,这些都是习近平“亲自领导、亲自部署”的“昏招”。而这一切均跟他寻求破例连任不无关系。

“习近平即使连任,他的权势也将比十九大时缩水,”高文谦断言。因为“习遭遇了他执政十年来的最大挫败”;他的“声望可以说降到他执政十年来的谷底,” 他补充。

因此高文谦认为,习近平在10月16日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不可能获得“大胜”,比较可能的情况是“中胜”,即,“分权制衡,不得不让出党政军最高职务中的一个;或虽保住三个最高职务,但在常委和政治局中没有占到稳定多数,从而失去了像十九大那样对政治路线的绝对主导权。”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坛的各派势力大体保持平衡,是一种斗而不破的局面。” 高文谦说。“他不得不作出让步,肯定党内多数人要求坚持改革开放,转而把自己打扮成改革开放的继承者,设法把自己那套‘梁家河治国理念’,就是政治挂帅、打压民营企业,共同富裕,跟改革开放对接起来。”

高文谦认为,拿毛和习相比,虽然他们都为搞政治运动不惜牺牲中国百姓的生命,但毛尚知道“敬畏历史”,“过犹不及”,而习更像百姓口中的“混不吝”。

高文谦指出,习近平即使连任,也将是一场独裁者的噩梦。“他将始终被恐惧和孤独缠绕,又面临着危机四伏的局面,身边无可用之才,也没有可用之人;他最缺少的就是人心,这是他的致命伤。”

以下是美国之音记者对中共党史专家高文谦的专访实录

记者:中共二十大将于10月16号召开,不少观察家认为日期的宣布意味着寻求破例连任的总书记习近平,已经就未来人事安排、政治路线在高层达成了共识。你认为如果二十大如期举行,习近平及其最高层人事布局及其政治路线会是怎样的结果?

高文谦:我总的看法是习近平连任是个大概率事件,已成定局,但他将在某种程度上失去对政治路线的主导权,至少要做出妥协。而且目前,常委和政治局里面习派人马能否占多数仍是未定之天。所以,可以说习近平即使连任,他的权势也将比十九大缩水。

如何评价习近平连任后中国政局的走向,由于现在还有些不确定的地方,这取决于习近平(在二十大上的斩获),我想把它分成三种可能性,就是取决于习近平在中共二十大究竟是大胜、中胜,还是小胜?衡量的标准的包括:第一,习的连任是否继续担任党政军三个最高职务?还是要让出其中一个?其次,习派人马在常委和政治局占的比例?这直接关系今后掌握政治路线的制定和实施的主导权。

我认为,所谓“大胜”是说习不仅拿到三位一体的连任,而且(他的亲信)在常委和政治局中也占有稳定的多数。其中有两个关键看点,一是总理人选,是否为习派人马出任?第二点,习是否指定了自己的人作为未来的接班人进入常委?

如果习“大胜”的话,这个结果将使习近平放手大干,加速贯彻实施他的强化党的领导、共同富裕、“战狼外交”,挑战国际秩序这一类所谓“梁家河治国理念”,那么实际上就在开历史倒车的末路狂奔。

“梁家河治国理念” 跟改革开放对接

所谓“中胜”,是指习近平虽获连任,但被分权制衡,不得不让出党政军最高职务中的一个;或虽保住三个最高职务,但在常委和政治局中没有占到稳定多数,从而失去了像十九大那样对政治路线的绝对主导权。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作出让步,表面上肯定党内多数人要求坚持改革开放,转而把自己打扮成改革开放的继承者,同时设法把自己那套“梁家河治国理念”,具体讲就是政治挂帅呀、打压民营企业,或者是共同富裕,跟改革开放对接起来,但在实际上继续推行他那套做法,就如同当年邓小平否定文革、把毛高高挂起,但还要高举毛的伟大旗帜,而实际上还是搞改革开放的做法一样。

实际上,在9月9号政治局会议公报中已经出现这种苗头。最近(《人民日报》)的重磅文章《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就说明了这一点。

那么所谓“小胜”则是指习不仅让出三个最高职务中的一个,而且在常委和政治局中也失去多数地位。因此,这种情况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失去对制定实施政治路线的主导权。也可以说这种“小胜”也是一种惨胜。

我认为,以习近平的个性,(如果“小胜”)为了避免清算他势必全力反扑,动用自己掌握的各种权力,比如枪杆子、笔杆子、刀把子,杀回马枪。我认为,那时中国政局将进入一个血雨腥风的大动荡。

在这三种可能性中,我认为,习获得“中胜”的可能性最大。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坛的各派势力大体保持平衡,是一种斗而不破的局面。但中国政局依旧糜烂,内外交困,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只是把一切矛盾往后推,直到总爆发的那一天。

习近平会不会继续守“七上八下”的潜规则?

记者:你讲“中胜”,是不是指习近平仍会按照现在“七上八下”的潜规则,换句话讲到年龄的常委走人,再补上这些空缺?也就是除了他自己,大家都还按照这个规则执行?

高文谦:中共高层的运作从来是黑箱作业,而这次尤其密不透风。在这个情况下,究竟“七上八下”的潜规则还起不起作用?究竟中组部关于党的领导人最多担任两届,这些东西还起不起约束作用?或者习近平为了连任怎么样来绕过这些规矩,还是把整个规矩都推翻?因为都推翻的话,有都推翻的好处,这样习近平自然而然就可以无障碍连任了,但你要一碗水端平,你推翻了,那别人呢?栗战书是不是要下呢?韩正是不是要下呢?这个东西是很难摆得平的,所以目前来看,我还真无法把这个问题回答得非常之准确。

但至少现在并没有说这些规则不作数,他真是不作数的话,事后要有个说法,就是在开会之后,至少在党内高层,要有个交代。要不然的话,你这就等于是你习近平口口声声要守党的政治规矩,但是,这些规矩都摆在那儿,没有作废,对吧?你可以说国家主席修宪,我给改了,但是党内的规矩没改,那么这时候你是不是要有个交代呢?咱们就且听下回分解吧,看看他怎么样把这个东西端出来吧。

记者:很多评论者对二十大习近平破例连任得出了跟你差不多的结论,但是后面会加一句,“除非发生意外”。现在开会日期宣布了,有观察者认为习将顺利连任。你认为还会有意外吗?如果有,可能是什么?

四件大事、四大昏招

高文谦:我是这么看的,如果在去年十九届六中全会前,我的看法非常简单,而且是相当之肯定,习近平连任没有悬念。但是今年,不一样了。通过去年底的十九届六中全会,他想通过历史决议来批江(泽民)否邓(小平),来颠覆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来的既定国策,但他踢到铁板上。所以那个时候你可以看到,党内实际上是能够迫使他不得不作出让步的,他最后承认,第二个历史决议的基本结论至今仍然适用。那么今年的情况不同了。今年中国处在多事之秋,习近平实际上也遭遇了执政十年来最大的挫败。

这个最大的挫败,我觉得,现在有四件大事,四件他最头疼的事情,摆在面前。第一,就是中俄结盟。中俄合作不封顶,刚跟普京讲完这个话,普京随后就入侵乌克兰;再有一个“动态清零”;以及之后的经济崩盘,李克强他们不得不挽救经济;再有就是,佩洛西访台后的台海危机。这四件大事,是四个昏招,都是习近平最终拍板的,他所谓的“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这些一连串的昏招搞得天怒人怨、民不聊生,整个国家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

发生突发事件的两大热点

我认为二十大前最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有两个热点,一个就是国际上的这个中俄结盟;再一个,在国内,习为了连任会采取非常手段,排除一切阻力,完全是高压态势,就是要确保万无一失,但这种情况也没法说百分之百能控制住局面。

就在前几天,(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访俄语出惊人,表示中国理解和充分支持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这件事情中文媒体没有报道,那是俄罗斯媒体给曝光了,引起舆论哗然。当然这番话是给新近大败的俄罗斯撑腰。但是,这就撕下了中国从俄乌战争开始以来保持中立的假面具。公开与作为侵略者的俄国结盟、挑战国际秩序、对抗以美国为首的国际民主阵营,这种做法势必严重恶化中国的国际环境,中国将为此付出巨大代价。而(中共)党内本来就质疑习近平的这种亲俄抗美路线,现在我觉得还会引起更大的反弹。这是国际方面。

对国内来说,习近平这个连任现在是重中之重、压倒一切的。对习来说连任就像一个魔咒一样在那儿缠绕着他,他实际上执政这十年,把国家治理得一塌糊涂,人们可以想一想十年前他接手的时候是个什么样的局面,现在又是个什么样的局面。但是,他到站不下车,厚着脸皮就是赖着不下来。

我记得五年前,在参加美国之音《焦点对话》、评述十九大时,我就提出习近平如果赖着不下来,中国的这种政治制度有没有办法约束他。现在看来确实没有办法。

但是,习近平为什么这么做?主要就是独裁者的一种宿命,也是一种不得已的选择。它主要是为了避免清算,因为他已经没有退路,所以他宁愿担这个千古骂名也要往这个连任的火坑里面跳,因为这关系到他的身家性命。因此对党内外任何阻挡他的突发事件他都会痛下杀手。可以预见,习近平即使连任,也将是一场独裁者的噩梦。他将始终被恐惧和孤独缠绕,又面临着危机四伏的局面,身边无可用之才,也没有可用之人;他最缺少的就是人心,这是他的致命伤。

记者:讲到国际环境,习近平最近出访中亚国家、会见普京、参加上合组织峰会。有主流媒体认为这有可能会增加他的外交得分,有利于他在二十大获第三连期。你的看法?

习栗在俄乌战争问题上唱双簧戏

高文谦:我注意到习近平的讲话和栗战书讲话的调子是不一样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差别?我认为,这实际上是在唱一出双簧戏。很明显,普京在中国需要他支持时,飞到北京参加北京冬奥会。当然随后就回去部署入侵乌克兰了。但至少他支持了中国,而且他们签署了联合声明,而且是中俄关系上不封顶、只有加油站没有终点站,这是表面话。私下里有什么桌面下的交易,我们不知道。俄乌战争爆发后,美国警告中国,如果你胆敢在军事上支持俄罗斯,你也会像俄罗斯那样受到严厉制裁。因此,用一句中国话讲,叫做中国对俄罗斯的支持,是口惠而实不至,并没有真正敢在很多重要的问题援俄。当然也通过一些经贸的边边角角,但不敢直接踩西方为他画的红线。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因为俄罗斯在乌克兰新近大败。俄罗斯非常孤立,弹药也打光了,不得不去向北朝鲜寻求弹药。因此,他当然更需要中国的支持。那么栗战书大概是讲出这个话来。我相信栗战书出访前,也是由中央常委给他的稿子,他是照本宣科。但俄罗斯杜马领导人很不以为然,不相信的眼神可以看出来。而这回习近平,反过来,连这个话都不讲,都是一套官话大话空话。所以,现在反过来看习近平,等于是比栗战书又往回退了。西方媒体认为他这些大话空话增加了他的力量,而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习近平恰恰是跟栗战书唱了一个红脸儿一个白脸儿,目的是中国还是想尽量在俄国和美国及西方国家之间,保持一个大体的、从一开始的平衡。这是我的看法。

记者:专家一般认为历史上中共党代会宣布召开,实际上已经是把所有悬而未决的问题都解决了,党代会不过是走个形式。你的看法?

中共历史上高层达成共识后出现变数不少见

高文谦:这种说法一般是对的,因为中共高层的运作一向是黑箱作业和密室文化,党代会都是先在党内高层进行博弈、勾兑,达成妥协后才会召开。不是有句话,叫做“大事开小会小事开大会”,说的就是这种运作模式。另一方面,党代会虽然是一个橡皮图章,但是按照党章规定却是一个必经的程序,就是必须要走这个过场。因此,在最后揭锅前,仍然可能出现变数。这个可以说是惊险的一跳,就像市场经济中交易双方切割的那一瞬间。据当年林彪观察,他说毛泽东最大的忧虑就是在投票时能否占多数。他对这个事情也心中没谱,也担忧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毛尚且如此,更不用说习了。

至于这个党内高层达成协议后又出现意外情况并不少见。文革结束以后至少就有几个很著名的这种偶然事件发生之后,改变了整个历史方向。比如,陈云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前的那个中央工作会议的小组会上,他发难,提出彭德怀问题,提出康生问题,事情传到全会各组后,最后整个翻车,改变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原定的议事日程,导致华国锋后来靠边站,最后成了一个在中共历史上可以和遵义会议相比的一个转折点。

第二个例子是1986年的十二届六中全会,讨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当时胡耀邦是总书记,他主持的会议本来基本快散会了,结果陆定一发言,提出不同意再提资产阶级自由化。这一下子炸了锅了,当场会议形成了两派。最后,邓小平出来讲一篇话,他说反对自由化是他提的,现在不仅要提,还要提20年,一直要提下去。这就导致整个局势逆转。胡耀邦也在第二年初下台。

所以我认为,二十大当然习近平是严防死守,绝不让它出现任何意外。但是我认为,天下苦习久矣,如果真出现意外,我相信将举国欢腾,而习近平将陷入生死之战。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尽快弭平,如果演变成萧墙之乱,那么以习的为人他很可能霸王硬上弓,不惜动用武力,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几年前就有例子,习在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人代会上,他就在投票前史无前例地派军队踢正步进入会场震慑代表。

这种意外会不会发生我们不知道。但是谁也不能说百分之百不发生,这就是我的看法。

习近平会通过修改党章设党主席吗?

记者:9月9日中共政治局又开了一次会,新闻报道说会议研究了修改党章的问题,有观察者认为,习近平可能通过修改党章再设中共党主席。你认为是否会发生?

高文谦:主要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海外某些亲习的大外宣,故意给习造势来带风向。实际上,早在5年前中共十九大前就有海外中文媒体放过这种风。另一种是真实的担忧,有它的逻辑和道理。虽然不能完全排除,但是我认为目前这种可能性不大。

我的理由是什么呢?首先,政治局9月9日的公报语焉不详,没有任何进一步的暗示透露。如果确有此事,党内反对势力一定会大做文章。这是最好的能够激起民愤的事情。但现在党内反对势力,他们在海外也有些媒体,并没有曝出来。

其次,从中共历史来看,每一次党代会实际上都在修改党章。当然有的大修大改,有的小打小闹,已成惯例,不值得过分解读,特别是习派媒体也没有再称他“人民领袖”,而这个“人民领袖”跟这个党主席是对接的。

更重要的是,从实际情况判断,就是习的连任,已经破坏了党内政治规矩,舆论汹汹,网上对这个事情没有人叫好,弄得习本身已经是灰头土脸、疲于招架。而设立党主席比连任的难度更大。如果说习近平想改变中组部关于领导人不能连任两届的党内规定和七上八下的潜规则都办不到,又怎么会舍易就难、自找麻烦呢?

再有,我认为设立党主席是一个很大的动作。这个只有在习“大胜”的情况下才可能达成。而习从去年十九届六中全会之后,他的权势实际上就在开始一路下跌。今年更是遭遇了执政以来最大的挫败。他的声望可以说降到他执政十年来的谷底。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性不大,这是我的一个判断。当然,凡事都有例外。咱们再继续观察吧。

记者:那他修改党章的主要目是什么?现在还有一种分析,认为可能他要把现在习近平思想前面的冗长修饰语去掉,变成“习近平思想”,让它更接近于毛的地位。你的看法?

去掉修饰语直奔“习近平思想”?

高文谦:这个确实有这种可能。这跟当党主席一步到位还不一样,但是一种铺垫。这个是有可能。当然了,他这样做本身还要看他究竟在党内有多大的号召力,但所有人都明白,他迈出这一步,下一步他当主席就更加顺理成章了。

你现在不讲远的,不讲那些习家军肉麻吹捧,就以政治局会议公报,最新的话,还是把习放在毛邓江胡习,还是这么一个排列,这个事情是去年六中全会时,习那时就想把它变成毛邓习,想把江和胡给拿下,最后就没弄成。最近,大概8月30号吧,我记得政治局会议中专门讲到毛思想、邓理论、江代表、胡发展,然后是习新时代,这就是十几天前的事儿。所以,他这一步能不能够一下到位、把它前面那么长的定语都给摘下来,还有待观察。

记者:二十大前还会有个全会吧?它的看点在哪里?

高文谦:有啊,十九届七中全会。七中全会的看点,首先它是二十大的预备会议。10月9号召开,政治局会议已经宣布了,大概是一个礼拜后,然后一周后开二十大。它的看点在于主席团的构成,主席团的排名,习家军的人马能占多少位置?再一个是看排序上有什么名堂?除此之外,即使等二十大开完都还没解决这个问题,还要再等二十大一中全会,最后才正式公布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员名单。

记者:最近《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对毛和习进行对比,毛先后发动了大跃进和文革,根本不在乎百姓被饿死,也不在乎国家在这两场灾难性运动当中陷入混乱。而习近平似乎也是这样,因为现在这个清零运动在中国已经搞得天怒人怨,已经极具破坏性。我的问题是毛文革最后导致他死后众叛亲离,而习近平狂妄偏执的性格会把中国带到哪里去?他自己最后又会是怎样的结局呢?你的观察?

习的连任是独裁者的噩梦更是中国民众的噩梦

高文谦:我觉得毛跟习来比有同也有异。虽说毛不在乎死人,但他却很在乎历史的评价。这与中国传统文化有关,和毛深浸中国传统文化,这两者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中国传统文化没有西方意义上的宗教,宗教审判功能被历史评价所取代,所以中国的政治文化中素来对历史心存敬畏。

毛发动大跃进,造成大饥荒,饿死3000万人,发生了人吃人的事情。刘少奇说“人吃人是要上史书的”,当面跟毛讲这句话,深深刺激了毛。所以毛后来决心先发制人,发动文革。防止自己被刘少奇这个所谓的中国赫鲁晓夫鞭尸精算。

毛是一代枭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斗了一辈子,但最后却是个失败者。必须要讲他是个失败者,他不是胜利者,而且输得很惨。不但晚年发动的文革灰飞烟灭,而且连自己的亲人都保不住,尸骨未寒,自己的老婆江青、侄子毛远新啷当入狱。

下面我再说一下习。说句实在话,跟毛比,习那真是不学无术。别说跟毛比,大概他也就比栗战书稍强点儿。他内心虽以毛为精神教父,但却只学了皮毛,画虎不成反类犬。毛尚且知道敬畏历史,懂得过犹不及。习是狂妄颟顸,不知敬畏,用老百姓话讲整个一个混不吝。

毛晚年在坚持文革的同时,尚且知道提出“以安定团结为好,把国民经济搞上去”。这是“三项指示”中的后两项;相比之下,习明知清零防疫把整个经济搞得奄奄一息,老百姓很多情况是生不如死,造成大规模的人道灾难,但是他仍然要为连任一意孤行,把病毒防疫变成政治防疫,坚持动态清零不动摇,强调要算政治账,而且明明经济已经崩盘了,他还讲要算政治账,根本不管老百姓的死活。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习的祸国殃民和毛有一比,但是它比毛更甚的是他不知进退、一条道走到黑。

所以,我认为他的结局只会比毛更惨。而习的连任是他作为独裁者的噩梦,但习的连任更是中国民众的噩梦。中国将由此进入一个至暗时刻,因为习绑架了整个国家,让无辜老百姓为他陪葬,用文革流行的话讲,叫做老百姓又“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在习现在的治理下,中国老百姓的苦才刚刚开始。最后是我的一句感叹,中国何其不幸啊!

记者:谢谢高文谦先生。

美国之音进行一系列采访,反映有关美国政策的负责任的讨论和观点。被采访人所发表的评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