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公安厅原副厅长被实名举报:名下房产十二套,卖官安排20余人进公安等!疑涉及現兩任省委書記!

0
photo 2022 09 22 09 29 05
图片来自林生亮脸书

甘肃公安厅原副厅长被实名举报:名下房产十二套,卖官安排20余人进公安等!疑涉及現兩任省委書記!

2022-09-20 北京

举报内容全文如下:

中纪委 公安部纪检组 甘肃省纪委关于甘肃省公安厅原常务副厅长姚远及其妻子林明宇腐败问题的实名举报

我叫蔡云峰

身份证号码:###123196908257212.
电话号码:###932067##.

我与姚远夫妻相识二三十年,过从较密。特反映其腐败情况如下:

第一部分:姚远家的房产 财产(我所知道的只是一部分)

我知道的有十二套。嘉峪关两套,北京一套,上海一套,海南一套,兰州五套,黄山两套。嘉峪关的两套,一套是酒钢给老领导建的,姚远的父亲姚济曾经是酒钢的副经理,这套房子是姚远以他父亲的名义内部价买的,位置在爱民街,面积大概240平。另一套是林明宇继母的老房子拆迁换的,林明宇的继母是个孤老太太,姚远林明宇动用关系和手段,把那套房子登记在了林明宇名下。兰州的五套房子,武都路贡元巷公安厅家属院那套是姚远刚到兰州当副厅长时以内部价买的。一套在国芳百盛后面平凉路 是老房子(现在可能已拆迁),是消防上一个叫张军的给他买的{张军的事后面再说}。第三套在鸿运润园,是07年嘉峪关一个叫张开然(13909471266以前的电话)搞建筑的老板给了林明宇五十万,林明宇又添了一些买的,我记得总款好像是五十八万。但林明宇没给姚远说张开然给了五十万,购房款装修款都是跟姚远要的,登记在他们的女儿姚宇航名下,装修也是张开然给装的。大概07年秋天,房子装修好后,我们一起去看房,有姚远林明宇两口子,我们两口子和张开然(张开然也在那儿买了房,和林明宇一起买的,两套是对门)。张开然当时跟姚远说,武威监狱要盖楼,造价大概一千多万,让姚远给监狱管理局局长打个电话,如果能把工程接下来,他给姚远五个点(也就是五十万)。姚远后来把事给他办成了,但林明宇并没有告诉姚远张开然已经把这五十万给她买房了。第四套在市公安局对面移通家园,房子很大,有二三百平,是移动的,用管学清的名额买的。第五套是公安厅集资房,也很大,姚远死的时候还没建好,后来听说被林明宇给卖了。

黄山的别墅张开然也出了五十万,(这套是鸿运润园那套的后续)。08年元月,姚远的女儿姚宇航去黄山结婚,送亲的有林明宇 姚远的妹妹姚群 我们两口子,姚远让张开然也去,张开然不知姚远的用意还很高兴。办完婚礼后,林明宇就领着张开然去看房,那套别墅当时大概一百多万,说先交五十万,林明宇让张开然从公司给汇来,张开然这才明白让他来黄山的目的。第二天去交钱签合同前,张开然和林明宇玩起了捉迷藏,东躲西藏 林明宇追着张开然四处找。张开然想打车去黄山景区,可那天正是08年南方大雪的第一天,景区封路没去成。回宾馆在大门口旁边下车,林明宇正好出门去找他,碰个正着。张开然只好让公司汇过来五十万。当天晚上一向对林明宇唯唯诺诺的张开然竟然对林明宇发飙了。另一套是个小复式,是2010年五一期间姚远去黄山时买的,钱是他亲家给垫的。

北京的房子在朝阳区华腾园,是姚宇航结婚时男方出首付按揭买的,过了一两年男方家把尾款全付了。后来大概一四 一五年离婚的时候判给了姚宇航,林明宇姚宇航付给对方一半儿房款(因为对方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上海和海南的房子都是全款买的,在姚宇航离婚的时候,她婆婆向公安厅举报过,据说公安厅还派人去查过,后来就没有了下文。

林明宇这些年购买收受了大量的珠宝 玉器 蜜蜡 古董,她自己说还有青铜器。当时铁路局有个叫张兰生(13919489288以前的电话)的帮她鉴定参谋。那些年黄庙卖珠宝玉器的都认识她。08年元月她女儿结婚,我们去黄山,她还求黄山一个军队书法家 姓邵,写了一幅字“环球珠宝”,准备刻成牌匾。她说准备在姚远退休后,她就开个珠宝店,要开成兰州最好的。可见她家里有多少珠宝玉器。林明宇还在兰州银行吃空饷,此事到兰州银行一问便知。他家还有几百块现大洋,五十年以上的茅台,我所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2000年姚远在我那儿拿钱的时候跟我说过他有八万定期存款,还存了2000美元。当时他刚弄完他嘉峪关那个大房子。后来到了兰州又弄了公安厅那套房子,所以手头一直没什么钱,最后一次还我钱是06年春节。07年大规模调整干部后,他一下子就富起来了,不但四处买房,还让我帮他放贷。但我刚到兰州,认识人有限,没找到可靠的人,就没办成。后来不知道别人给他办没办。还有一个事,2014年姚远死后,林明宇有个远房表妹 姓李,小名叫小强(音,具体哪个字不知道),住七里河。小强的老公偷配了林明宇家的钥匙,趁她去北京的时候,把她家的东西都搬走了,后来怎么处理的就不清楚了。另外,姚远有手枪,死后不知道交回去没,如果没交,应该查一查这把枪的去处。

第二部分 我和姚远林明宇的一些事情

我和姚远两口子是九几年认识的,我在嘉峪关开酒店,姚远是嘉峪关市的公安局长,一来二去走的比较近。2000年姚远想升公安厅副厅长,分三次从我这儿拿走了二十万(其中十万他说送给了时任公安厅长)去打点。到06年初陆续还了我十万。

06年兰州一个叫范德胜的家俱公司老板找我帮他联系家俱业务。第一笔是电信上一个叫万维的公司,先给姚远拿了五万现金,姚远让市局通信处长 姓雷,把万维的老总李忠约出来我们吃了一顿饭,后来就谈成了。当时觉得姚远很厉害,后来又听说新华社甘肃分社 兰州市中级法院也要配家俱,就又送给他十万(我名字的存折),也是送到办公室。还有个插曲,当时他很高兴,我走的时候给我拿了四条软中华,结果回去和范德胜打开一抽,发现是假的。这两个事后来都没办成,存折也没退给我,最后都算在了我的头上。第二年春天他给了我一张二十万的欠条(是嘉峪关一个叫王春燕的女人打的)。让我去要账,说要回来就归我了。这笔钱是06年姚远帮王春燕在404揽了一单热水器的生意(姚远跟我吹,他去的时候404还戒严了),王春燕给了他一个二十万的存折,结果 姚远去取钱的时候,发现存折里的钱已经被取走了。后来他找到王春燕,王春燕给他打了个欠条(名字竟然是张开然)。可我只要回来七万五,剩下的钱王春燕一直拖着不给,官司也没法打。2013年他死前最后一次去黄山,让林明宇拿我那个存折去取钱,林明宇说跟王春燕一样,取不出来(她肯定是故意的,其实不能一次取十万,要分两次以上)。姚远就生气了,给我老婆打电话说给他拿七万五(不敢直接跟我说)。当时他要治病,话说出来了又不能不拿,正好是他去黄山走的那天早上,去他家想把事情说清楚。这是算借还是换?如果是借,十万百万都没问题。如果是换,你给我二十万欠条,算我无能 只要回来七万五,没要回来的我认了,但最起码要把我那个存折还给我。但他家人很多,我刚开口,他就说等我回来再说,结果他一去没回。姚远死后曾经找林明宇要过这个存折,她竟然说找不到了,等找到了就给你们。(因为我们找她去要存折,她就在背后四处骂我们,我们的关系也因此破裂)再后来连她人都找不到,今天北京明天上海后天海南,偶尔回一次兰州也不让我们知道,电话也不接,到现在也没给。

姚远这个人不管是谁,关系有多好,不见兔子不撒鹰,都是先收钱后办事。我的几个事情,武威消防支队指挥中心,一百来万的工程造价,给了他五万,他打个招呼就办成了;嘉峪关消防支队指挥中心大屏幕四十多万,给了他两万也办成了;庆阳消防支队指挥中心大屏幕八十来万,给他四万也办成了;平凉消防支队没先给他钱就没办成,他在生意上并没有给我帮多大忙。这几年陪着他打双扣都得输个几十万,他打牌太赖了,不过这都无所谓,愿赌服输。我们常在一起打牌的有市局的王文辉 张晓安(13399310175),省厅的林伟,现任省政法委副书记徐永胜(13909406655以前的电话),其他人也偶尔参与,包括现任庆阳市副市长公安局长毛万东(13399310928以前的电话)。

第三部分 姚远买官行贿问题

我知道的有三件事。

第一件事我前面已经说过,2000年姚远为了升副厅长,在我那儿分三次拿了二十万。他说十万块钱给了时任厅长蔚振忠,另外十万怎么打点的他没细说,然后2001年升了副厅长。
第二件事 是升正厅的时候,他跟我说送给时任省委书记陆昊现金三十万和一件古董,这件事秘书武文刚(13993100961 13399310181)司机范保中(13893651133以前的电话)都知道,后来武文刚还和我又说过这件事,当时林伟也在场。

第三件事 是为了给他女婿程华安排工作,去找时任北京市公安局长傅政华。程华当时是北京二炮的一个连职干部,因没什么能力,在部队晋升无望,姚远就找到傅政华,把程华安排在北京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姚远跟我吹,他见傅政华的时候,傅政华对他很热情。说起了九九年甘肃国税局局长刘思义等四人被枪杀案,傅政华说那个案子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原来当时傅政华是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带队来甘肃破这个大案,没想到勘察完现场,晚上去吃饭的时候,东西在宾馆都被偷了,导致这个案子一直没破。后来碰巧,姚远到兰州市局任局长时间不长,离市局不远的长青公司董事长刘恩谦被枪杀,枪手因为失误被堵在了那栋楼里,姚远在对面的楼上和枪手通话(姚远带我去那儿看过,两栋楼距离很近)。枪手说他以前是陇南武都县检察院干部,叫杜尧峰,刘思义的案子也是他干的,然后开枪自杀了。就这样误打误撞,刘思义的案子也破了。对于程华工作的事情傅政华说:咱自己家的孩子,没问题。具体拿多少钱姚远没说,但林明宇说了一件事,说为了程华的事情,请傅政华吃饭。席间傅政华的老婆夸她的镯子好看,她就去洗手间把镯子都撸下来送给了人家。她很心疼,说额外又搭了三个镯子,然后就是骂程华。林明宇常带三个镯子,一个大纯金的 一个高级和田玉的 一个高级翡翠的,据我所知就这三个镯子就价值不菲。傅政华现在在牢里,找他调查这个事应该不难。

还有一件事,姚远的女儿姚宇航

(13716442689 01087930753办公室)零五年从西北师大毕业,被一个姓周的老板(我没见过,姚远的司机王建新见过)帮忙安排在文化部中国艺术科技研究所工作。当时姚远还跟我说,等他调整完干部,就到公安部警卫局当局长,周总已经帮他运作好了,后来没了下文。零九年,姚宇航的婚姻介绍人江开宝(当时的电话是13366277611,之前他是这个周总公司的员工,当时已经辞职了)跟我说,姓周的是个大骗子,让我告诉姚远他被姓周的骗了,具体多少钱不知道,肯定不少。江开宝给我讲了姓周的底细,说他九几年租了中组部招待所的一些房间开公司。由此认识了一些中组部的中下层官员,不知道通过什么人认识了时任河南省省长宋照肃。九九年宋照肃被准备任命为甘肃省委书记,这个周总通过中组部的下级官员得到了这个消息,得到消息后他马上就给宋照肃打电话祝贺。宋照肃就以为这个人神通广大,以后到甘肃当书记,对这个周总也就尽量照应,甘肃的很多官员由此就认识了这个周总,包括姚远。姚远被骗了多少钱不知道,零八年以后他不再提这个周总了,哑巴吃黄连,被骗了也不敢说。但他们在北京有个住处,应该是这个周总给提供的。姚宇航没结婚前一直住在那儿,姚远和林明宇去北京也住在那儿,听说是在院里。

姚远还跟我说过一件事,大概08年以前。他说在北京,他陪兰州军区一个正军级干部去郭伯雄家(此人为了升副大区)。打开汽车后备箱一看,全是钱,姚远感叹部队的干部是真有钱。具体那个人是谁他没说,但我听他说过和兰州军区联勤部长关系不错,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人。然后姚远跟我说当时部队买官的价码:正团升副师80万,正师升副军200万,正军升副大区500万,副大区升正大区2000万。

第四部分 私生活

一 姚远的血型是B型,林明宇的血型是O型,而他们的女儿姚宇航的血型却是AB型,稍微懂点儿医学常识的都应该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姚远跟我说过他和林明宇结婚后一直要不上孩子,那时他在刑警队,每年都把他评为计划生育先进分子,把他气的够呛。后来他和林明宇闹离婚,林明宇就突然怀孕了,婚也就离不成了。他还说了一件事林明宇的表弟李钟铭(音,是不是这俩字不知道)其实是林明宇的亲弟弟。林明宇的舅舅有智力缺陷。林明宇的妈妈(当时是酒钢招待所所长,那个年代算是有实权的)从农村给弟弟找了个老婆,然后让林明宇的爸爸入洞房,后来就有了李钟铭。有一次林明宇去北京姚远喝醉了,我照顾他,他哭着跟我说,他这辈子一无所有。我说你现在都厅长了,你要是都一无所有,别人还活不活了。我这么劝他 他还骂我,非得让我顺着他说。说啥都不是他的,说就当养了一个小老婆。还骂林明宇,说林明宇拿这事儿威胁他,要不早就和她离婚了,还说要拿枪毙了她们娘俩,等等。

二 姚远的生活作风问题。

林明宇说在嘉峪关时,公安局稍有姿色的女民警都和姚远有关系,应该没那么夸张,但也不少(这事姚远当时的秘书刘建林13399316031知道的最多)。其实姚远在这方面有他自己的所谓原则,用王文辉的话说,体制外的女人绝对不能沾,一沾就会被讹上。只有一个例外,以前他们家的小保姆,好像姓杨(后来姚远把她安排在酒钢工作)。2000年秋天在嘉峪关,一个星期天早上,姚远给我打电话说咱俩开车出去转一转,我开上车去他家,然后他开(那时他刚学会开车)。他开着车到了新城乡一个村,把车停在一户人家门口(后来我才知道是那个保姆家)。保姆的父母迎出来,看着和姚远挺亲,我们坐在院子里聊天,那个保姆的弟弟(在嘉峪关公安局上班,临时工)从房里出来,竟然没理姚远就出去了。他父母和姚远聊的倒是很融洽,走的时候还抓了两只小鸡让我们带走,回到我们酒店姚远自己下厨做了一道爆炒童子鸡。后来2001年春天姚远确定去公安厅后跟我说,他要和林明宇离婚,以后林明宇打着他的旗号从我这拿钱千万不要给她,给了他也不认。但后来林明宇在当年姚宇航高考结束后,马上就到兰州找姚远,反正姚远没甩掉她,据她说,她有姚远很大的把柄,敢离婚就抖出去。我估计姚远当时想和林明宇离婚娶那个保姆,所以他领着我去那个保姆家,认认门儿,以后有什么事他不在我可以帮他办,但他没有和我明说。后来大概一一年冬天一个傍晚,我正在阳光酒店吃饭,刚坐下菜还没上,姚远的秘书武文刚给我打电话说:“蔡哥,厅长家以前的保姆来了,住在交警大厦,厅长让晚上安排吃个饭,然后送到酒钢号上,我们现在在交警大厦,你能不能过来”。阳光酒店离交警大厦不远,我很快就过去了,结果那个保姆说她不吃饭,就我们三个(还有司机范保中)简单吃了点儿,然后把那个保姆送到火车上。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让我过去,是姚远的意思还是武文刚自己的意思。

到兰州后,林明宇说过一件事。说兰州市局有个叫周琼的女民警,和姚远发生关系后说自己怀孕了,姚远给拿了五万块钱,然后就再不来往了,应该是姚远不相信周琼怀的孩子是他的。这件事姚远自己没跟我说过(可能是觉得这个事有点儿丢脸),只是07年春天,兰州市局开了个运动会,最后发奖总结大会时(在市局大礼堂),姚远特意安排我们去看,其中有周琼上台发言。中午吃饭的时候姚远问我那个周琼漂亮不,以后再没提过。听说周琼后来调到了兰州市体育局。

张锐,据说是转业干部,07年调整干部时姚远把她提到了市局装财处当科长(她老公是现役军官)。姚远跟我讲过张锐的事,姚远说别的女人一沾上他就让他办这事儿办那事儿,还总向他要东西,姚远很抠门,他最烦别人向他要东西,所以他和那些女人都不长远,只有张锐时间最长,一直到姚远死前他们还保持着关系。姚远跟我说,他这些年只给张锐办过两件事,一件是张锐的老公在七里河开车和别的车发生了事故(应该是他的责任大),对方是姚远以前的老领导原厅长蔚振忠的亲戚,不依不饶。姚远就给蔚振忠打了电话,蔚振忠把他的亲戚骂了一顿,这个事儿就摆平了。第二件是张锐有个表弟(也可能是堂弟),部队转业,想进兰州市局,姚远也给办了。张锐和王文辉关系也很好,后来她和姚远见面一般都是王文辉安排,或者他们一起,具体的关系我现在也没搞懂。张军在国芳百盛后面给姚远买的那个小房子,就是他们的一个点儿,他们常在那儿约会打牌,还有当时的司机王建新,08年姚远回到省厅就少了。张锐还有件事闹的挺大,是林明宇和张晓安跟我说的。张锐刚和姚远好上的时候,有一次去领服装。张锐那个时候可能挺狂,不知道因为啥就跟发放服装的干部吵了起来。张晓安说张锐骂了对方,还很难听,对方就打了她一个耳光。这还了得,姚远就把那个干部发配去看大门了,说是几年后那个干部抑郁而死。

三 林明宇(13399318168)的一些事。

她一米六左右,体重却有一百六七十斤,不爱洗澡,一个月也不会洗一次澡,全靠香水掩盖身上的味儿。她特别喜欢听别的女人给她讲夫妻床上的事儿。她还有一个爱好,看到一个男人就会猜测这个男人阴茎的大小,然后和那些女人们去讲,乐此不疲。她常去北京,说她在北京认识一些富太太,说那些富太太都到会所去找鸭子,至于她去没去,她没说。但有一件事,有一次她从北京回来,我们一起吃饭,她讲了一件事。说有天早上,她从一个高级宾馆出来,下楼的时候在电梯里碰到了郭兰英。她跟郭兰英说最喜欢她,老艺术家有功底,现在的那些明星她看不顺眼,如何如何。然后说郭兰英就特别高兴,问她吃早饭没,一起去吃早饭吧。我当时就想,她在北京有住所,为什么要在宾馆过夜?还有一件事我印象很深,她说姚远的父亲和姚远的兄弟媳妇于大川早就有一腿,还说06年姚远的父亲中风,就是因为和于大川干那种事,搂抱抠摸(用林明宇的话说叫抠屎挖尿),于大川推了老头儿一把,结果就中风了,幸亏及时送到医院。还有一件事,大概是一二年秋天,姚远从黄山回兰州。我们去接他,一起坐在公安厅那辆中巴上。当时的办公室主任冯毅(现在是副厅长)跟姚远说,有一个网名叫花总丢了金箍棒的大V,发了一个批评或抹黑王三运扶贫的一个什么帖子。姚远还没说话,林明宇就尖着嗓子喊起来:臭老百姓有什么资格议论当官的?姚远连忙用眼睛瞪她。她平时看古装剧,说她家在现代也应该是贵族。前几天我把这件事发到微博上,有人说肯定是假的。现在网上火了的那个江西炫富的周劼,大家都不理解:怎么会有这样的傻逼?其实林明宇比那个周劼厉害多了,她特别喜欢八卦,如果她知道一件事情,不说出去她会茶饭不思(她表弟也是如此)。姚远天天为她的嘴操心,她不会上网,没有微博,当时她也不会用微信。如果她会用微博微信,她和姚远早就闻名全国了。冯毅现在应该还会记着这件事,不过他可能不会说出来。林明宇还对我说过,她手里有冯延(现公安部政治部主任)的把柄。

第五部分 姚远林明宇敛财的一些手段及和他们有关联的人员的一些事例

住院也是姚远两口子敛财手段之一,他们两口子隔一段时间就会住一次院,每次至少十几天,看望他们的人络绎不绝。每天病房门口都有很多人在等待,一般一个人进去只能呆一两分钟。据我所知,每个去看望他的人至少拿两千,每次生病看望他的人肯定过千。每天晚上林明宇都把钱装在一个大提包里被护送回家。07年夏天市局大规模调整干部前,姚远因痔疮在七里河中医院住院,时间点儿卡的刚好。09年林明宇因脖子长个东西在七里河肿瘤医院住院。2011年以后姚远基本上每年都住院,在七里河陆军总院和兰大一院来回倒(我总觉得过度医疗也是姚远的死因之一)。他们的女儿姚宇航08年元月结婚,表面上他们只摆了五桌,其实当时所有知道的都把礼金送到了。每天都有人请他吃饭,每次都当作是他女儿结婚的酒席,他自己亲口跟我说过,当时还洋洋自得,吹他会办事。

再一个就是介绍生意。张开然的事前面已经说过,我自己的事也说过了。我知道的还有一个市局的王文辉,他跟姚远的关系很好(后面还要重点说)。他和一个女人姓韩,合伙做家具生意,我知道的姚远给他介绍过移动和省建行,后来我也陪省建行的行长艾尔肯(新疆人)打过几次双扣 喝过几次酒。记得有一次,09年春节前,姚远的女儿女婿回兰州过年,当天晚上我们在艾佳伊品吃饭,有姚远两口子 我们两口子 林伟胡中梅两口子 姚远的秘书武文刚(13993100961 13399310181) 便衣支队副支队长刘建林(13399316031)和王文辉。酒喝的差不多的时候,王文辉凑到姚远身边悄悄的说着什么,姚远当时已经喝多了,突然大声说了一句:“那你去告我去呗”,王文辉张口结舌。第二天我请吃饭,武文刚跟我说叫谁不叫谁你要问下厅长,我明白武文刚说的是王文辉。我给姚远打电话说晚上吃饭,姚远问都有谁,我说了一下,其中也说了王文辉,姚远没说啥,我就给王文辉也打了电话,王文辉说;“谢谢谢谢,我还以为再也不会理我了”,我没接这个话茬。过年的时候王文辉去我家还拿了两瓶好酒两条好烟。

还有卖O牌。忘了是2010年还是2011年开始,甘O车牌必须由姚远签字才能批,各单位的车都想挂甘O车牌,姚远是拿钱才给批,批一个大概三万。河西武威嘉峪关大多是张开然办的。查一查那些年姚远批了多少个O牌,就大概能算出卖了多少钱。还有一件事,大概是08年姚远和我说了一件事:07年姚远组织市局抓了一个银行行长,好像是七里河的。那个行长家属托人打问,给五千万能不能把人放了。可能是因为没见到钱,姚远的答复也比较含糊,也不知道中间人是怎么说的,对方就没有再找姚远,而是到北京找到了周永康的儿子周滨,结果那个行长就给放了。姚远跟我说这件事的时候,看得出来,真的很心疼很痛惜那五千万没拿到手。跟我说的意思可能是告诉我,下次再遇到这种事,如果有人找到我,一定要先答应下来。

再就是卖官,下面把我知道的和经历的事情一一列出来。

一 柳国柱(18893138777) 我和柳国柱是一一年认识的,当时他是庆阳消防支队政委 党委书记(消防上支队长和政委谁是书记谁是一把手)。他们支队要做指挥中心大屏幕,我给姚远拿了四万,姚远给柳国柱打了个招呼,我去庆阳给柳国柱拿了一个笔记本电脑两万现金。生意做成了,我和柳国柱也就熟了。大概一二年春天,我记得天还有点儿冷,柳国柱给我打电话,说他来兰州了,这次是为了提副师,让我安排地方请姚远见面吃饭(姚远是08年分管消防的)。我安排在了我和姚远常去打牌的庆阳路上一个叫红玉俏江南的酒店。姚远当天拉肚子,我给他说柳国柱找他干啥,他很痛快就去了。当天参加的只有我们四个人,柳国柱叫了消防总队一个姓龚的副总队长。先打了一会儿双扣,因为姚远拉肚子,吃饭的时候没怎么喝酒。吃完饭天还没全黑,我和柳国柱陪着姚远走回他家(武都路贡元巷),柳国柱背了一个棕黑色的长方形的大皮箱,看着挺重,在院里把箱子交给了姚远。柳国柱和我往外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这些钱够了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 一二年柳国柱和张栓宝都没提上,那年被提成副师的是白银支队的赵青。张栓宝因为年龄原因没机会了,柳国柱还有希望,后来给我打了好多次电话,让我催着点儿姚远。我给姚远说了几次,有一次姚远跟我说,张栓宝花了一百四十万都没弄成,意思是柳国柱花少了。但我还是一有机会就给姚远说这事儿,有一次说完从他家出来,风大 关门的声音有点儿大,姚远后来说我摔他家门。后来到一三年春天,姚远跟我说:柳国柱的事弄成了,总队政治部主任。说实话,我为柳国柱的事真是尽心尽力了,如果不是我死盯着,柳国柱的钱就打了水漂,只能转业回家了。他也不敢告,如果举报会把自己也搭进去。姚远就因为看准了这一点,才敢如此。柳国柱大概是一三年七八月份来兰州上任的,刚来的时候,我们在一起吃了顿饭。是兰州支队后勤处长常瑞安排的,参加的有柳国柱 常瑞 兰州支队后勤处财务科长姓白(13919967111),还有从庆阳调到总队防火部的蒙天南(13909319190)。之后有些人就知道我和柳国柱的关系了,有个朋友(这个朋友对我很够意思,恕我有点小自私,就不提他的名字了)找到我,拿了十万块钱,想把他亲戚一个年轻的消防军官叫王显从平凉调到兰州,当时他们听说要从地州市调八个年轻干部到兰州。大概九 十月份,我到柳国柱的办公室,把十万块钱给他放下,把意思给他说了。柳国柱说这次不行,这次这八个是总队党委会定下的,都是消防正团级以上干部(有现任的也有退了的)的子女,是为了照顾内部老干部。然后他说他想想办法,看过段时间能不能把王显调到兰州新区。后来大概一三年底或一四年初,事情办成了。王显现在应该还在,这件事不难查清。一四年我的身体出了问题,烟酒全戒了,屏绝了所有社会往来,和柳国柱也没有再来往。到了去年三月份,我的身体好了一些,老婆却告诉我家里经济出了问题,当时真是晴天霹雳,想着找几个亲戚朋友借点儿钱先渡过难关。也想到了柳国柱,因为当年他当上政治部主任后,表现的对我特别感激,说我有难处尽管找他,只要他能办到绝无二话,话说的非常仗义。但因为六七年没联系了,冷丁打电话说这个事儿不好,也怕因精神恍惚电话说不清楚造成误会,就给他写了信,向他求助。有天晚上他把电话打过来,我是低声下气,他说啥我都顺着他说(求人的滋味不好受),没想到他竟然说和我不熟,既然不熟那就算了呗。后来过了一段时间,我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不会再向他借钱了。这次他也不说不熟的话了,又约我喝茶,表现的非常热情,积极帮我想办法,鼓励我,判若两人。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说我是对的,我是为虎作伥,也是罪人。我只是想说,这些看着一本正经满嘴仁义道德的官员,翻脸比翻书还快,用着人朝前用不着人朝后,被他们演绎的淋漓尽致,丝毫不加掩饰。

二 张栓宝(13893702588) 他当时是嘉峪关消防支队支队长,2010年他们支队指挥中心做大屏幕,总价四十多万。我给姚远两万,姚远给张栓宝打了个招呼,生意做成后张栓宝来兰州,我请他和姚远一起吃了个饭,给他一个笔记本电脑。一二年他也谋副师,他是通过林明宇给姚远送的钱。前面说过,姚远说张栓宝花了一百四十万都没弄成。其实不止140万,林明宇回嘉峪关还逼着张栓宝把她家大房子的家俱都换了,原来的家俱给了她表弟。后来张栓宝把当时的嘉峪关市委书记郑亚军的门路走通了,转业到地方 郑亚军把他安排到嘉峪关市公安局任常务副局长。

三 常瑞(18298309888 18193796336 13893789177) 他原来是嘉峪关消防支队后勤处长,2010年给他们支队做大屏幕的时候认识的,后来他跟我走的比较近。一一年消防提一批正团,他也求我给他盯着点儿。他跟我说他先是给林明宇送了十万,后来又给姚远送了十万,一共二十万。我跟他说你给林明宇的钱可不保险,你要给姚远说。后来运作成了,兰州支队后勤处升格,他被提为兰州支队正团级后勤处长。消息刚出来,他就给我打电话,说能不能给姚远说说,让他去酒泉支队当支队长或政委。我让他先给姚远打个电话或发个短信,然后我再给他敲敲边鼓(当时是星期六早上,姚远已经和我约好在皇家国宴打牌)。常瑞的短信刚发过去,姚远就给我打电话,让我提前去。我到皇家国宴的时候,姚远已经到了,其他人还没到。一进屋他就让我看常瑞给他发的短信(他知道常瑞和我走的比较近),然后就说:你这个常瑞怎么回事,这次为了他费了多大劲,他各种条件都差的很远,我是硬把他提起来的,怎么还挑三拣四的,兰州支队后勤处长不是挺好的嘛,定下来的事情怎么能说改就改,你说说常瑞,等等 大致这些话。后来一三年,姚远死前还是把常瑞调到了酒泉支队任政委(酒泉支队是大支队),这期间我领着常瑞找过姚远好几次。

四 崔喜宾(13609399981) 大概是一二年(或一三年)被提为消防总队正团级机动大队大队长,此前他是兰州支队城关区消防科长。有一次和我喝完酒,走在路上,他跟我说他给姚远送了二十万,虽然被提成正团,但这个位置实在太差了。让我给姚远说说,给他换个位置,到哪个支队当支队长或政委。我也没给他说,后来过了两年,他调到了张掖支队任支队长。

五 王勇刚(13399310350) 06年我来兰州的时候他是兰州市交警支队七里河大队教导员,我们是通过林明宇认识的,在一起吃过几次饭去过几次歌厅。07年 姚远在兰州市公安局推行科级干部52岁一刀切,一下子空出来六百多个科级岗位。(岗位多,打招呼的更多,北京的省里的市里的,姚远跟我说过兰州市委有两个常委求他,他都没办,还是两个普通岗位)。王勇刚给林明宇送了十万,想当七里河大队大队长(我到他办公室他还跟我商量过,走的时候他还给我拿了两条兰州烟)。后来大队长没当成,他被调到城关大队当教导员(从此就不和我来往了)。不久后的一天晚上,林明宇跑到我家,说王勇刚给姚远写了一封信,说家里如何如何困难,向姚远借十万块钱。林明宇破口大骂王勇刚,骂的非常恶毒,当时我就明白了,林明宇没有把那十万块钱给姚远,收到信后姚远才知道是怎么回事,要找林明宇算账,所以林明宇才跑到我家,为了躲姚远。我记得很晚了我才把她送回去,那时姚远晚上一般不在家住。

六 高建武06年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好像在市局政治部,副科级 具体职务不知道。他和王勇刚关系很好,每次请我们吃饭唱歌都是他俩一起。07年调整干部的时候,他也找的林明宇,我听到他给林明宇说想当车管所长,车管所长什么价码大家都清楚,至少三十万。高建武家里比较有钱,黄河风情园就是他哥开的。他后来接了王勇刚的班,成了七里河交警大队教导员,他送给林明宇的钱,姚远应该顶多拿到十万,剩下的都被林明宇私吞了。高建武肯定也非常愤怒,后来我在姚远家见过他几次,脸色阴沉,应该是去找林明宇要钱的。林明宇一直跟他解释,说下次还有机会一类的话,钱还是不退。

七 何军锋(13399312685) 07年调整干部前,姚远在七里河中医院治疮住院,当时何军锋是七里河交警大队副大队长,他老婆是四川人,很会做菜。每天变着花样给姚远做饭,姚远很喜欢她做的菜,由此和林明宇搭上了关系。林明宇后来和我们讲,何军锋的老婆去家里给她送钱,还给她跪下了。何军锋后来被提为西固大队(我忘了是大队长还是教导员),不会少于十万。

八 贾队长(13399315121) 名字忘了,07年调整干部前是七里河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当时分局局长张江武要把他弄出经侦大队。这个贾和姚远的老部下时任嘉峪关刑侦支队支队长王宏林的关系好。王宏林特意来兰州,先找的我,然后请林明宇吃饭,(我记得姚远应该是没有参加,那段时间姚远对他嘉峪关的老部下防的很厉害,轻易不见面)。在酒桌上介绍了贾的老婆 姓田(贾说是女朋友,应该没办结婚手续)和林明宇认识。姚远直接给张江武打了电话,张江武只能把贾留在经侦大队,改任教导员。后来贾请我吃饭的时候说他女朋友给林明宇送了五万,我说如果送十万你就是大队长了,张江武现在还在狱中,这个事儿找他一问便知。

九 张军(15193135758) 姚远还在嘉峪关任公安局长的时候,他是嘉峪关消防支队防火处长(他和我的关系也比较好)。姚远刚到兰州市局,张军就在国芳百盛的后面给姚远买了一套小房子,04年或05年调到了兰州支队当防火处长,06年底或07年初,又提升为张掖消防支队支队长。后来因为和政委严重不和,又调回兰州任总队防火部副部长,大约一二年退的,这一切都是姚远给他运作的。

十 林伟(13399319777 13893612377) 他原来是嘉峪关市公安局的,后来调到了公安厅。我以前不认识他,姚远和他也不熟,我大概是07年认识他的,他当时是公安厅维护网络的一个科长(我一直记不住叫什么科长),后来和我走的比较近,08年姚远回公安厅任常务副厅长后也走的近了。我记得大概是2010年冬天,在车里,还有林伟的老婆胡中梅(当时是兰州交警支队的民警)。林伟和我商量怎么让姚远帮他升副处,我说姚远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我印象最深的是胡中梅说的一句话:“当然不会空手求人,哪有干指头蘸盐的”。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林伟给我打电话:“蔡哥,我刚从厅长家出来,给拿了十万,和厅长说的挺好”。大概就这个意思,我还特意问了他一句,林明宇在不在,他说也在。结果第二年夏天,公安厅提拔一批处级干部,没有林伟。我记得知道消息那天是星期六,早上姚远叫我去红玉俏江南打牌,还有林伟,另一个好像是徐永胜。我去的时候他们三个已经到了。我还没坐下就问林伟:“林伟怎么回事呀”?结果 林伟还没说话,姚远就笑嘻嘻对我说:“年轻呗”。我知道这是不想让我再说下去了,我就再没说。林伟的事情只有一种解释,就是钱给少了,那时公安上提个副处要三十万,林伟才给了十万。而我和林伟姚远之间的关系也比较微妙,林伟是我拉着走近姚远的,但林伟给姚远送完钱后就开始单独往姚远家里跑,姚远也有意把我和林伟切割。那天打牌时说的那句话意思就是在告诉我,林伟的事情跟你没关系,你就不要管了。所以我也没法儿再替林伟说话。林伟是公安厅的网络专家,公安厅招标网络工程或这方面的设备时,林伟一般都是评委。所以那些和公安厅做生意的网络公司,跟他的关系都很好,每个公司平时都会给他一些钱,应该不是很多,细水长流,久而久之数量也不少。

十一 胡中梅(13919411098) 她原来也是嘉峪关公安局的民警,林伟的老婆,后来姚远把她调到兰州交警支队。刘建林(姚远在嘉峪关当刑警队长时他是内勤,当局长时当过一段时间秘书,后来也调到兰州)说过胡中梅一件事,说胡中梅调兰州的时候,想让他领着去姚远办公室,刘建林说你就自己去,刘建林说这话时胡中梅就在场,然后刘建林说你看这不就办成了吗 说完很暧昧的笑。还有一件事,时间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姚远还在市局任局长。有一天晚上,林伟胡中梅请客吃饭,结束后胡中梅开车和林伟送我回家,当时林伟有些喝多了。在路上胡中梅就说交警支队那些女干部排挤她(其中有个叫李悦郡的我也认识)。林伟说了一句,你应该让她们知道你和姚厅长有那种关系。这句话让我很震惊(这也从侧面反应出来,基层干部如果没有靠山也不好混),这种事情老公不但支持,在外人面前谈论也毫不在乎。虽然喝多了酒,但胡中梅也并没有责骂林伟胡说八道,两人好像都不在意,不过姚远和绝大多数女人都是一次性买卖。(说些题外话,有些体制外的老百姓可能会认为,女干部只要和领导发生关系就算情妇了。其实领导们并不这么认为,绝大多数都是一次性买卖,献身的女干部太多,领导们也都不年轻了,身体能力有限。除了特殊的其他都是一次之后就不再来往了,最起码姚远是这样的。所以我一直不明白张锐为什么能和姚远一直保持关系,绝不仅仅像姚远所说,是因为张锐不向姚远要钱要东西,我觉得张锐和王文辉姚远之间一定有特殊的某种关系。) 胡中梅后来一直怪姚远07年调整干部时没提拔她。后来王三运来甘肃任省委书记,从安徽带来一个大秘书叫唐兴和。胡中梅老家是安徽的,通过老乡认识了唐兴和。然后和唐兴和发展成了情人关系,08年王幸到兰州市局任局长,唐兴和给王幸打了个招呼,王幸把胡中梅提成副科。再后来,唐兴和任省政策研究室主任,又把胡中梅调到省政策研究室。林伟也在唐兴和的关照下提成了副处,现在在交警总队。唐兴和现在在狱中,此事一问便知。

十二 姚群(13028705926) 她是姚远的亲妹妹。07年调整干部的时候,有一个城关分局某派出所副所长,平时他帮姚群炒股,很熟。他就托姚群给姚远送三万块钱,想提派出所长,姚远不在家,林明宇收的(至于那个副所长给了姚群多少钱就不知道了,三万好像少了点儿,按当时的行情,提派出所长怎么也得十万)。我知道的是当时的城关分局局长王小明对姚远是有抵触的,对这次调整干部很不配合,姚远为了推进这次干部调整,也就没有插手城关分局的事。但姚群的这个事他还是给王小明打了招呼,王小明把这个人安排到伏龙坪派出所当所长。在上报名单的那天中午(下午上报),姚远回家吃中午饭,市局人事科长张晓安去了。说因为王小明知道张晓安和姚远走的近,就把张晓安的老公梁小龙从张掖路派出所(全省第一所)所长的位置上拿下来改任教导员,公安上所长和教导员权力差的很大,教导员甚至不如副所长。事后林明宇跟我们说,张晓安哭的很厉害。姚远马上就给王小明打电话,说如果不给梁小龙安排好,城关分局下午名单报上来,他就改签。结果王小明做的更绝,直接把姚群帮着办的那个人拿下来换成梁小龙,梁小龙就成了伏龙坪派出所所长。事后还对那个副所长说,是姚远把你拿下来的。

十三 齐春兵(13919832282) 他是兰州铁路公安处的,当时是乘警队副队长,后来到通渭铁路派出所当所长。我和他也是通过林明宇认识的,后来他跟我走的比较近。2010年,他找我说有个叫杜万丽的(以前的电话是13909469379,她女儿是张艺谋的助理),铁路局批关系票的。那时候窗口买不着票,各关系单位都到杜万丽那里去拿票。杜万丽托齐春兵找姚远调个人,消防上的,想从福建南屏调到兰州。我虽然和姚远说了,却迟迟没办。后来齐春兵也明白怎么回事了,让杜万丽准备五万块钱。那时候已经是一年夏天了,我和齐春兵在铁路局杜万丽那里拿上钱,去姚远家。路上给姚远打电话,姚远说他出差已经走了,又给林明宇打电话,林明宇在家。快到的时候,齐春兵突然跟我说一件事,说他给人办事,给了林明宇五万块钱,事没办成 钱也没退。我也知道,钱给林明宇不靠谱,但我想林明宇不敢不跟姚远说(因为我总跟姚远在一起),就把钱交给了她。后来姚远确实把人给调过来了,但我总感觉林明宇没把钱全给姚远,不过已经不重要了 事儿办成就行。

十四 姚智(13993791666 18093778887) 他是嘉峪关公安局的,和我认识比较早关系也比较好(他和姚远没有任何亲戚关系)。大概一一年(当时他是嘉峪关交警支队事故大队大队长)他找我商量,想让姚远给时任嘉峪关市委书记郑亚军打个招呼,想当嘉峪关公安局治安支队支队长(副处)。我让他直接去办公室把钱送给姚远,然后我再跟姚远说。姚智自己没去,而是让他老婆马慧语(音,不知是不是这俩字)去姚远办公室把钱送给了姚远,五万块钱。马慧语是嘉峪关公安局看守所会计,也是姚远老部下。自从姚智告诉我钱送到后,我就总是在姚远面前说姚智,包括打牌的时候(张晓安和现任省政法委副书记徐永胜都知道)。后来姚远去嘉峪关视察的时候给郑亚军说了。郑亚军很痛快,很快就把事给办成了,姚智就成了嘉峪关公安局副处级治安支队支队长(这是个正处级岗位)。至于给郑亚军送多少姚智没跟我说过,郑亚军现在在牢里,一问便知。这个事儿这么顺利有三个原因:一 姚远知道姚智的事是我在策划,他如果不办我会一直盯着。二 他觉得反正只是打个招呼,办不办是郑亚军的事,打完招呼就跟他没关系了。三 郑亚军可能以为姚智是姚远的弟弟,所以格外重视。

十五 朱守科 他现在是公安部监所管理局局长,以前当过兰州红古分局局长 甘肃省公安厅治安总队总队长 兰州市公安局局长,六九年生和我同岁(林明宇说他年龄造假)。这个事儿是林明宇讲出来的,2010年秋天林明宇在七里河肿瘤医院脖子做手术。林明宇有个远房表妹叫杨蕾,是七里河省妇幼保健院的B超医生,当时已经四十来岁,长的像韩国跑男里的刘在石,突凸嘴,人很随便。林明宇做手术朱守科也去了(姚远说朱守科是看到领导困了马上就把枕头放好的那种干部),姚远因为有重要的工作反而没在场。林明宇被推进手术室,别人都被挡在外面,但杨蕾是医生和那些医生认识,嘀咕了几句就进去了,朱守科也跟进去了。原来手术室并不是只有一间房,分好几个房间。医生护士们进了手术间,杨蕾和朱守科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林明宇说这些都是杨蕾告诉她的),朱守科插上门,对杨蕾又搂又抱又抠又摸,林明宇用了她常说的一个词叫抠屎挖尿。杨蕾说:“你不怕我姚远哥呀”。朱守科说:“你姚远哥就不干这事儿了”。后面的事情就不用细说了。我听到这事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手术间里一群医生护士在做手术,手术室外一群人在等待,怎么会有这种欲望和胆量。不过仔细想想,像朱守科这级干部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他缺的不是女人 是刺激,在手术室里,对方又是女医生,场景角色都有了,他要的就是这种刺激。再说说杨蕾的一件事,有一次我和姚远在兰州饭店打牌,谁请客我忘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林明宇把杨蕾也叫去了,平时见到姚远大献殷勤狂表现的杨蕾竟然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无精打采。不是形容词,坐在椅子上真的是如坐针毡,坐不住,表情很痛苦。只呆了一会儿,凉菜还没上齐,她就悄悄和林明宇说了两句就走了。姚远的秘书武文刚坐我旁边,他趴在我耳边悄悄跟我说:“杨蕾和几个甘南来的藏族男人在宾馆玩儿了一天一夜,嫂子给她打电话 她才从宾馆出来”。(杨蕾下基层的时候在甘南呆了一段时间)

十六 姚俊源(13399310082) 现在是兰州新区公安分局局长。 他大概是07年初给姚远当秘书的,正值大规模调整干部前夕。前一个秘书叫李健(13399310121 13993191976),这个李健当秘书时间不长就被姚远开了。李健很喜欢喝酒,一喝就醉,但这不是开他的理由。姚远跟我说过原因:他当时想在局里办两件事,只是在他脑子里想然后记在了日记本上,跟谁都没说过。那个日记本放在办公桌的抽屉里,除了他自己只有李健有钥匙。但这两件事却在局里传开了,所以他把李健给开了,换上了姚俊源。姚远对姚俊源很满意,说他办事很有分寸。在07年大规模调整干部的时候,大多收受的事情都是姚俊源替他干的,比林明宇都多,所以姚俊源也掌握了市局很多干部的把柄(所以后来他的仕途很顺)。我记得临正式调整干部前,我和姚远在锦江阳光吃饭,当时在场有张晓安(她当时是人事科长,想在这次调整时转为干部科长),其他人忘了。喝酒的时候姚远说他已经把姚俊源弄成了干部科长。听完这句话张晓安就流泪了,但姚远装作没看见。事后张晓安跟我说,为什么不能让她当干部科长 让姚俊源当人事科长?张晓安认为她为姚远出了很多力,我说姚俊源出的力肯定更大,后来姚远在张晓安老公梁小龙的事情上也算尽力了。

十七 王建新(13399310290) 他是姚远当了兰州市局局长后从嘉峪关公安局调过来的司机,姚远离开市局后把他安排在车管所,还把市局分给姚远的集资房给了王建新。听林明宇说,王建新在替姚远收钱和女人方面出了很大力。还有一件事,当时姚远还想把王建新从工人转成正式干警,然后当派出所长,后来没弄成,王建新背后说是我给他搞的破坏,其实是林明宇。

十八 吴富荣(13399311283 13909310621) 07年调整干部前他是监管处行政科副科长,转业干部,和林明宇熟,我也是通过林明宇和他认识的。07年五一前,林明宇给吴富荣打电话,主要是倾诉。说姚远女人的问题,那个女人叫张锐,还说要去找张锐大闹。吴富荣马上就给姚远打电话汇报了,所以姚远的准亲家邀请我们五一去黄山时,姚远也让吴富荣一起去了。这时候吴富荣就有点儿飘了,跟我说他想当科所队长,科是财务科 所是张掖路派出所 队是东岗交警大队。让我也给他帮忙,说什么以后他给我办事也方便之类的话。当时我和他关系还不错,特意把他叫出来喝了点儿啤酒劝他低调点儿,但他好像也没听进去。几天后他竟然把林明宇和张锐的老公(现役军官)请到一起吃饭,这下姚远急了,把吴富荣叫到办公室大骂,甚至掏出手枪说要毙了他。后来调整干部时,把他从行政科副科长弄到只有四个人的深挖大队当副大队长(一个大队长一个教导员一个副大队长一个内勤)。结果出来那天晚上,吴富荣和他的好朋友陆军总院的科主任李江约我见面,当时我正在喝酒,但接到他的电话马上就过去了。我记得我跟他们说,这事儿我真帮不了,我以前跟你说的那些话你都没放在心上,现在说啥都晚了。如果姚远骂完你,你马上告诉我这事儿可能还有救,你为了面子瞒着我,现在生米都煮成熟饭了,你让我怎么办。后来他和我的来往渐渐的也就少了。

十九 王文辉(13399313027)现任兰州市局高新分局局长, 他的事情比较多,先写他单独的两件事。大概2010年,四月,姚远过生日,在皇家国宴。甘肃公安厅原副厅长王文辉不能喝酒,喝了几杯就醉了。那个大包厢里还有个小包厢,是我们平时总去打牌的地方。王文辉躺在小包厢的沙发上,拉住我说话(当时他刚提副处长,市局出入境管理处副处长)。说我们对不住他,他升副处这件事姚远没给他说话(又好像是说他没用姚远帮忙),他花了三十万在北京找的人,他还让我去叫姚远过来看看他。一三年,姚远已经癌症确诊了,朱守科刚到市局当局长。有一天,王文辉和武文刚 赵小春(原消防总队管理处长,当时刚提临夏支队政委)去姚远家说王文辉升正处的事。走后不久,武文刚给姚远打电话,可能说王文辉说了一些不满姚远的话,我听着姚远说:这他妈的是谁求谁办事啊。但后来姚远还是给朱守科和时任兰州市委书记虞海燕都打了电话,当年王文辉被提为反邪教支队政委。事后,武文刚跟我说,王文辉没少花钱。原话是:别看王文辉这样,人家的钱花的也多。

二十 赵小春(13919958728) 一二年以前他是消防总队管理处长,攀上姚远以后,姚远家里吃的用的 花费报销,包括后来住院送饭都是他。一二年消防总队提拔一批正团,按考试成绩算。赵小春没有入围(当时好像是前十名提拔,赵小春是第十一或十二名),但在姚远的运作下,还是被提拔为临夏支队政委。当时正团的价码是二十万,不给钱姚远是不会给办的,这个事情王文辉帮着找的姚远。

二十一 刘飞王妍 他俩是两口子,在酒泉路和庆阳路交叉路口百安大厦地下室开了个叫kaler的迪厅。他们和林明宇走的很近,大概是09年,他们要求林明宇把消防许可证给办下来。具体给了多少钱不知道,肯定不会少于十万,甚至更多,因为一旦有了消防许可证,那个迪厅就值钱了。但消防上有明确规定,地下室不能开迪厅歌舞厅,消防隐患太大,出事就是群死群伤。当时的兰州消防支队防火处长李锋不敢办(但消防上也不敢查,都知道和姚厅长家有关系)。林明宇就扬言要让姚远收拾李锋,果然李锋很快就退了(还不是转业,叫自主择业)。这可能是消防成立以来唯一一个兰州防火处长没升正团就被打发回家的。按我的了解,刘飞他们给的钱姚远应该是收到了,否则的话不会因为林明宇说 他就收拾李锋,但林明宇后来洋洋自得 四处吹嘘,意思是谁要是得罪她就没有好下场。

二十二 张钲 一二年一三年他好像是兰大一院副院长,那段时间,新疆公安厅要求甘肃公安厅抓捕张钲(或者是新疆警方来甘肃抓张钲),好像是医疗器材的什么事。张钲找到姚远,给了多少钱不知道,但姚远给公安厅具体负责此案的人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在他旁边。电话打的时间不短,对方好像有不同意见 很为难,一直跟姚远在争辩解释。姚远反复强调,张钲是咱们省著名专家,不能抓,其他也拿不出正当理由,到后来发火了,就是不能抓,最后说了一句:你还想不想干了。这个案子应该是有记录的,想查的话不难。

二十三 侯义(18919899166) 我和他是08年认识的,是一个姓洪的省政协委员特意把他介绍给我的,他当时是交警总队高速支队柳沟河(兰州的东大门)大队大队长,后来他和我走的比较近。一二年,高速支队一分为四,分为兰州第一支队 张掖第二支队 平凉第三支队 天水第四支队。侯义让我领着他去见姚远,拎了一个白色的袋子,具体里面多少钱他没说 我也没问。到姚远家钱放下聊了一会儿,侯义的意思是想当高速兰州支队副支队长。后来结果公布前,姚远给我打电话,说兰州支队不行,老厅长蔚振忠的女婿也在争这个岗位,蔚振忠也找到他,他没办法,只能让侯义去张掖支队当副支队长。我马上给侯义打电话,侯义一听就急了,让我赶紧给姚远说,副处他不要了,只要不让他离开柳沟河就行。我给姚远说了,最终侯义还是留在柳沟河大队当大队长。但一三年柳沟河高速出了一个天价拖车案,在全国引起很大的反响,还上了焦点访谈,侯义被撤职了,正好是姚远死的时候。

二十四 张晓安(13399310175) 06年我刚来兰州的时候,她是市公安局政治部人事科长,她老公梁小龙(13399317768)是城关分局张掖路派出所所长(这是甘肃省最有油水的派出所,兰州的红灯区,商业中心),他们俩都是二婚。她的事情前面说过的那些,这里就不重复了。张晓安和姚远走的很近,我们总在一起吃饭打牌,她算是姚远的耳目,下面有什么风吹草动,她都会给姚远打小报告。林明宇说张晓安也只和姚远发生过一次关系,说姚远嫌她老(她是六二年的),肉硬。(她还勾引我,细节在后面那份上) 我只找张晓安办过一件事,大概一0年或一一年,有个朋友(姓石)找到我,说七里河交警大队招辅警,要考试,他儿子学习又不好,让我给帮帮忙,拿过来两万块钱。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把钱交给了张晓安(在二热门口西面的一个茶楼),后来张晓安把事情给办成了。

以上所述句句属实,鉴于篇幅太长,现在发的这些不到三分之一,剩下的看情况再说(后面有更厉害的)。如果我突然死亡,也会有人发出来。我手里的这些证据(有一份是我拍的姚远的大笔记本 就是信纸本,记录的东西非常有价值,可惜看不清,用专业技术和设备,肯定没问题),如果纪委要,没问题,无偿提供。但如果媒体要(届时我可能不在人世了),希望能给提供人一定的报酬,毕竟提供人是要冒很大风险的。

补充林明宇一件事:林明宇的亲妹妹叫林明欣(音),早年移民去了加拿大。一四年姚远死后,林明宇在嘉峪关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张拴宝的帮助下,办理了去加拿大的护照,把她和林明欣的关系,由姐妹关系改成母女关系。准备把她和姚远的房产全部卖掉,去加拿大定居。后来为什么没去成不得而知,可能是因为被边控,也可能是因为房子不好卖。姚宇航和程华离婚的时候,程华的妈妈向甘肃公安厅实名举报过,但没有下文,所以我对向纪委正式举报,没有信心。所以在向纪委举报的同时也选择了在网上实名举报。我知道王文辉说的,在发到网上一定会被“寻衅滋事”是真的,九月三日晚上被焦家湾派出所带走强迫删帖就是证明。所以我只能选择用生命举报,希望用我的死换来纪委对此事的重视。

下面这段是姚远死后,姚远的二叔二婶写给林明宇她们的一封信。信中明确写道,姚远说自己有钱,九十几万对他来说不算啥:

二叔二婶写的一封信

关于爷爷、奶奶留下来的遗产分配情况说明和我们的意见

姚林明宇、姚群、姚忠:

你们的爷爷、奶奶留下来的北京的住房于2011年拆迁,国家给的补偿费按爷爷、奶奶的六个子女平均分配,各得93万元。2011年4月趁姚远出差北京的机会,二叔(姚卫华)、二婶(姚漆荣邦)、三叔(姚景平)、四叔(姚肇翔)、五叔(姚志明)、小姑(姚小美)、姑父(程伟中)与姚远聚会,商讨你们父亲姚继的这份钱如何给他的问题。

会上,姚远表示:“我爸对爷爷、奶奶的照顾较少,可以少分一点”, 叔姑们都表示:“这是父母的遗产,六个兄妹一律平分”。姚远说:“我爸的这笔钱不能直接给他,否则马上就会都没有了”,并讲了为什么这么说的一些理由。当时在场的人基本上接受了他的想法。姚远当即也表示:“我有钱,这点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保证一分钱也不会动用,保证全部用在我爸身上,请你们放心,欢迎大家监督”。当会上有人提出“这笔钱是大哥的,是否应该让他知道一下这事?”时,姚远说:“如果要告诉我爸,那你们就不用给我谈这事了,也不用叫我来了”。他明确表示:“这事不能让我爸知道,否则,这钱我爸享用不到”。大家都知道姚远在那之前对他爸很孝道,也曾付出过不少,因此相信姚远的承诺,一致同意把这笔钱由姚远来代领和保管,并嘱咐他要照顾好你爸,让他能生活得好一點。随即大家签字、按手印认领。见附件(你们的表弟程壮的户口一直在老住房,由于他的长期坚持努力,致使补偿费增加许多,会上大家一致同意各拿出贰万元给他)。

这笔钱是祖辈留下来的遗产,是分给你们爸的,为你們的爸所有。我们都是懂得法律的人,按理应交给他本人。是因为大家听信了姚远讲述你们家的特殊情况以及姚远的承诺,才采纳了姚远的意见。两年多来,姚远履行自己的诺言,是尽責尽心的。非常遗憾的是姚远突然英年早逝,据说对这笔钱的保管问题没有来得及作交代。你们也可能还不了解此事的来龙去脉,因此我们感到有必要把以上情况介绍给你们说明白。

我们认为:这笔钱是你们父亲的,只有你们的父亲才有使用权和支配权。如果有人违背姚远的承诺和我们当初处理这件事的初衷,我们感到我们及姚远在这件事上都做了错事,我们將有愧于大哥,姚远將愧对父亲,他在天之灵也不会得到安宁。为此我们建议:姚远走后,扣除2011年4月以后姚远给你们父亲的钱,余款由姚忠来保管,继续履行姚远的承诺,并由姚群和明宇(或宇航)对该款的使用进行监督。2011年4月份以前姚远曾给过他爸的钱应该是姚远孝敬他爸的,我们不要抹除了他的这片孝心,不应该扣除这些钱。姚远生病手术所花的钱也不应该从這里面扣除。

我們姚家在北京住了60年,你們的爷爷、奶奶寬厚大度、邻里和睦、行德施善、口碑很好。我們這次分配這筆遗产,兄妹间情同手足、和和睦睦,在邻里间传為佳話、备受赞羡。愿我們姚家的風尚能夠传承不息。我們一代一代人的一言一行,子女在看,周圍的人在看,還有天也在看。钱財乃身外之物,不要把它看得太重。希望大家都要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把“行善积德”当作为人之本。

你們的父亲还健在, 大家共同的愿望就是尽可能的让他能夠过得好一点。希望你们都能一如既往,恪守孝道,尽心照顾好你们的父亲。即使是以后你们的父亲不在了,仍然要情同手足、和睦相处。千辛万难修得这世成为一家人,大家都要珍惜这个缘分。

二叔、二婶2014.1.11.於北京

—林生亮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