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行云止:做人该做的事,就是生逢其时

0
云行云止 于华看社会 2022-09-21 23:02 Posted on 北京

Image

  所谓怀才不遇、生不逢时近乎是所有时代文人学人政客们的感叹。始自屈原,继以曹植、阮籍、嵇康等,更有李白、杜甫、白居易、刘禹锡,岳飞、辛弃疾、苏轼……,文臣武将贤能才子不胜枚举。虽说他们多有“天生我材”未必用,常使“金樽空对月”之憾,更多国破家亡、流离失所之痛,但毕竟“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方能为后人留下“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之慷慨悲歌,“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的千古绝唱。

Image

  纵观历史,无论盛世、乱世或末世,多是郁郁不得志者众,志得意满满者寡。鲜有觉得自己“威加海内兮归故乡”或“幸甚至哉,歌以咏志”的豪杰;即便如是,自诩生逢其时的恐怕也多是暴君枭雄吧?暂且不谈盛世或乱世对于大多数普通人而言,可能都难得圆满、快意;如果适逢荒诞时世,就更不知何以得其所哉,又会做何种感叹。

 

  其实,逢时不逢时,谁能说得清?就当代而论,对出生在40年代后期到50年代的人,谁能否认他们曾经历的苦难磨砺?他们自况为“生下来就挨饿,该上学就罢课;一毕业就下乡,正当年就下岗”,“是被抛弃的一代”;他们对自身生命历程紊乱与错位的概括是非亲历者能够感同身受的吗?6070年代出生的一代人身处变动频仍难以预期的时段,外人看来他们似是相对幸运的,但种种不确定性带来的焦虑惶惑只有他们自知其味吧。被前辈看作身在福中不知福的80后、90后乃至00后,作为新生代他们面临的困境和风险谁又能完全体味?说到底,没有人能够选择时代,只有时代选择我们。你生在哪个时代,你就得面对哪个时代,你就生逢其时,你能选择的只有如何与你所面临的时代和社会相处,如何作为一个人生存于其中。

Image

  就此而言,人们的幸与不幸与时代大背景有关,也和人的选择有关。以抗日战火中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为例,虽是临时组建而成、教学科研条件极为困难的战时大学,连著名教授都要靠制印补贴家用,大学校长也要帮太太卖糕点维持生活,还随时要跑警报、躲轰炸的情况下,却在八年多的时间里培养了一大批卓有成就的优秀人才,其毕业生共计3343人;参战从军的学生前后一共达到1100多人。而在1948年中央研究院首届院士评选中,全部81位院士,就有27人出自西南联大;后来更有174人当选为两院院士;而且在战乱环境下创造了理、工、文、社各学科研究的繁荣局面,成果斐然。对中国和世界文明的发展有着杰出贡献。而这一切与作为校训的“刚毅坚卓”的选择不无关系,谁又能否认西南联大在战争时代创造的辉煌。

  就此而言,无论生不逢时还是生逢其时,我们都应该做出并坚持自己的选择:你可以“隐入尘烟”(有时你只能隐入尘烟),也可以坠入红尘;可以佛,可以润,可以吃瓜,可以静观;躺平亦无不可,站立当然更佳。总之,做人应该做的事,坚守良知和底线,以善为人处事;不做人不应做的事——绝不做伤天害理、侵犯他人之事。对有心人而言,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就是生逢其时。
            2022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