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娜:昨夜,她的笑容,让全网心疼…

0

Original 刘娜 闲时花开 2022-09-22 11:18 Posted on 天津

Image
如果,要评选2022年最美笑容,我一定要投她一票。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她姓陈,是个单亲妈妈,也是安徽安庆的一名外卖骑手。

她今年21岁,有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笑起来右侧脸颊有个深深的酒窝,一脸稚气未脱的笑容,犹如二月的春风吹过梅花灼灼的山林般,沁人心脾。

如果你耐心读完她的故事,你就会想起那句古老的诗句: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这“寒彻骨”有多寒呢?

故事需要从头讲起——

01

我不愿用“不幸”,来形容她那稚嫩肩膀上,扛起的沉实重量。

因为“不幸”在她的面前,显得过于沉重且苦涩。

而她,明明是一个含泪带笑的柔韧女子啊。

她出生于2001年,初中毕业后早早就辍了学。

2018年,她17岁,就在媒婆和父母的张罗下,嫁给了同样年少的丈夫。

“在农村,只要不读书,就会有人不断跟你相亲。”

Image

图片@小元来了噢

她说这话时,忽闪着明亮的大眼睛,语气波澜不惊。

有着说一种事实的笃定,也有着讲一种宿命的接纳。

她和丈夫有没有过静默欢喜的爱情呢?在那花骨朵一般的年纪。

我们不知道。

我们知道的是,她婚后没多久就当上了妈妈,生下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儿。

但,2019年,她刚满18岁,她女儿才五六个月,她丈夫就被一场车祸夺走了性命。

她成了寡妇。

她女儿成了没有父亲的孩子。

更残忍的是,当肇事者把赔偿款送到婆家后,她和女儿就被公婆赶出了家门。

她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赔偿。

Image
图片@小元来了噢

回忆起这段往事时,她眼圈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她强忍着没有让它们掉下来。

就仿佛只要泪没掉,只要还能笑,余生就不会太糟糕。

她背着五六个月的大女儿,开始了单亲妈妈的谋生路。

为什么不和公婆争夺赔偿款呢?她和孩子明明都有份儿!

如今,仿佛已与往事和解的她,是这样解释的:

“她(婆婆)也失去了一个儿子,她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儿子要养,算了,我靠自己也能把我的女儿养大。”

更残忍的真相是:

她生的是女儿,公公婆婆重男轻女,认为孙女不值钱,是迟早要泼出去的水,是不配在他们失去大儿子后,再耗时耗钱养育赔钱货。

偏见如此根深蒂固。

人性犹如刺骨寒风。

但别忘了,她是梅花啊,凌寒独自开的那种。

 

02

她背着女儿回到娘家,也得到了冷遇。

她这样解释:

并不是娘家父母不爱她,而是父母不愿她非要带着女儿回来。

父母心疼她的不幸,又生气她如此倔强执拗地不要一分钱回来,还要用一生的操劳去抚养襁褓里没有父亲的孩子。

“我妈妈心疼她的女儿,但我也心疼我的女儿啊。”

她哽咽着说。

Image图片@小元来了噢

没有抱怨,没有指责,没有控诉。

有的只是将心比心的换位思考,还有三代女性的悲欢交错。

这样的见识,似乎超出了一个早早辍学又被生活蹂躏的弱女子的认知。

其实,学校并不是唯一增长见识的所在。

坎坷的经历和社会的世相,才是苦命人最好的老师。

被婆家驱逐出门,又和娘家意见不和后,她远离故乡的是是非非,来到了安徽安庆。

孩子太小,还在哺乳期,小小的一只幼兽,一分钟也离不开妈妈的怀抱。

何况她那个被称为妈妈的女子,也不过是个18岁的孩子。

她抱着女儿,在城市繁华区,摆小摊卖气球。

用五彩斑斓的颜色,装点着她和女儿颠沛流离的异乡生活。

生意时好时坏,经济捉襟见肘,她必须另谋出路。

车流人流中疾驰而过的骑手,给了她灵机一动的启发:

“为什么不送外卖呢?还能把孩子带在身边!”

就这样,她成了一名骑手,背着孩子送外卖的女骑手。

安庆不少人,在街头遇见过她,看她穿着外卖的工装,背着小小的婴儿,步履不息地奔赴在很多商务楼和住宅楼,被她明亮的眼睛和灿烂的笑容,温柔过。

Image
网友拍的送外卖的单亲妈妈小陈

因为送外卖,她和很多餐馆的工作人员熟悉。

很多人愿意在她忙得无法分身时,当起她免费的“保育员”,帮她带女儿。

她幼小的女儿,其实是在众人之爱中,长大的:“好人非常多,很多人帮过我。”

风里来雨里去,她女儿也从软糯的小婴儿,成长为懂事的小棉袄。

老一辈人常说,小孩子,就像地里的农作物,见风就会长的。

今天,我们都懂了,这风,其实是妈妈无处不在的磁场和味道。

这些年,她背着女儿一层楼一层楼地爬,一家外卖一家外卖地送,赚来的每分钱都是靠自己。

“生养,生养,你生下来,就要对她(指女儿)负责啊。有她在,我才能安心啊。”

她从不用华丽深奥的辞藻,但每句话都像白开水一样,通俗易懂,抚慰人心。

我想,这是因为她在真诚地活着。

真诚活着的人,说出的话,都来自自己的心灵地图,没有粉饰,却分外温柔。

温柔并不是一件容易习得的特质,它需要一个人对生活全盘的接纳后,再给予善意的馈赠。

它是一个人骨子的善良,还有这种善良柔化诸多恶意后,修来的慈悲。

就像一树梅花,反哺给寒冷的冬天,一捧又一捧的清香。

丧夫,幼子,背井离乡,四处飘零,还不是这个叫小陈的单亲妈妈,给我带来的最大震撼——

03

我最大的震撼是,作为一个被生活如此暴击的女子,她全然没有被苦难腌渍后的拧巴和苦涩。

跟拍她的自媒体博主,曾问她:

碰到没有电梯、需要爬楼梯的单子怎么办?

她又笑了,犹如春阳和秋霞般的笑:“年轻人不爬楼谁爬楼啊?”

Image
图片@小元来了噢

采访她的人感叹“真不容易啊。”

她再次笑起来:

“这有什么不容易的,现在不吃苦,什么时候吃苦啊,对不对?才21岁,正是吃苦的时候。”

我想很多人看着她的笑容,都有种自惭形秽的感动:

她就像一块土地,不管被人撒下什么种子,都拼尽全力吸收阳光雨露,结出最饱满的果实。

相比之前,我们很多人无名的哀伤和消极,就显得多余且矫情。

我这么说,没有任何歌颂苦难的意思。

只是说,在如此动荡的人世间,在越来越难的日子里,这个叫小陈的女子,用大地一样的安然,去接纳命运颁发的任何一张牌的平和,着实让人动容。

年纪轻轻又读书不多的她,能有这样的心性,或许因为她的希望大于失望,她的梦想大于创伤。

她的梦想是什么呢?

其实也很寻常。

就是买个小小的房子,够她和女儿住就很好。

然后,她要努力把孩子养大,让女儿去读大学,去见更大的世界。

Image图片@小元来了噢

不必像她那样早早结婚,早早扛起生活的重负。

有个属于自己的家。

让孩子挣脱偏见和束缚,变成幸运的女子。

看到她坦坦荡荡说出这充满烟火气的梦想,我仿佛明白了社科院女研究生怀孕休学引发热议(点击查看)的另一个原因:

同样是20出头的女孩子,和单亲妈妈小陈相比,那个叫南依的姑娘,虽然也出身贫寒,但占尽天时地利。
南依休学生子无可厚非。

只是,她今日拥有一切,包括学历、流量和身价,是多少底层女孩需要几代人才能攀登完的阶梯。

但,单亲妈妈小陈知道,她这样的底层女性,要想登上山顶,就必须一级一级的亲自攀登,没有人能够替她,也没有捷径可循。

她和女儿都要靠自己的勤劳、善良、真诚、汗水,去走完命运垂下来的那个阶梯。

所以,当采访她的博主,给她红包时,她拒绝了:

“这是个人的底线,你不能触碰我的底线,这我真的不能要。”

Image图片@小元来了噢

在明星权贵的底线,犹如皮带脱落的裤子,一寸寸从腰间褪到脚踝处时,一个带娃送外卖的21岁女子,依然把底线定位于不受无功之禄。

就像《隐如尘烟》的马有铁,把自己的血无偿献出后,依然坚持“一码归一码”的纯良。

Image
卑微和高贵,如此集中于这群底层人身上。

我们大多数人,当为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而骄傲:

底线,并不是自我的标榜,而是一个人内心不可撼动的骄傲。

04

这两天,因为笑容和坚韧,送外卖的单亲妈妈小陈,温暖了这个秋风乍起的初秋。

在很多人陷入集体迷茫的时代,她就像深夜的一束光,凌晨的一颗星,让赶路的人得到陪伴和治愈。
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我们都需要一剂药。

关于眼泪和笑容,关于悲伤和站起,关于绝望和希冀,关于破碎和重建,关于活着和梦想。

Image
图片@小元来了噢

火起来后,小陈所在的外卖平台,还有当地妇联,都关注了她。

甚至有热血汉子,扬言要对她们母女负责。

不出意外,在接下来几天里,她会得到雪花般的关爱。

而后,生活恢复平静。

她继续送她的外卖,我们继续我们的人生。

不管怎样,这个9月,这个叫小陈的女子,以如此真实可亲的故事,温暖过我们。

犹如另一个版本的《活着》:

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我们只能选择接受,而后局限求生。

面对不可更改的往事,我们的理解,比往事本身更重要。

面对沉重繁琐的母职,我们要开启一段崭新的旅程,把孩子当成上苍的馈赠,尽力给予善待和柔情。

这世上有很多针对女性的傲慢和偏见,我们用生命书写出另一种可能,就是最有力的复仇和抗争。

感谢平凡的小陈,给予我们这样珍贵的馈赠。

昨天,上了热搜的小陈,昨天发了一条微博。

她这样写道:

“我只有初中文化程度,我只知道出什么事情不逃避不放弃,我很爱我的孩子,也不会放弃我的孩子。”

Image

图片@欣朦2019

微博的下面,她贴了自己和女儿的照片。

小小的女孩,穿着波点的花裙子,羞涩地站在妈妈的身后,绽放出太阳花般的笑容,嘟着樱桃般的小嘴。

犹如一个戴着隐形翅膀的天使。

Image小陈和女儿

她们母女相互偎依,就是温暖的人间。

我端详着小陈和女儿的照片,心头的信念逐渐清晰:

再冷也挡不住梅花开。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都会好起来的。

— E N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