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6 F
Washington
星期一, 9月 26, 2022
思想 热门文章•404 404档案馆:我们的命运也会像那辆大巴,驾向坠落的黑夜——贵州隔离大巴翻车悲剧引发的舆论风暴

404档案馆:我们的命运也会像那辆大巴,驾向坠落的黑夜——贵州隔离大巴翻车悲剧引发的舆论风暴

0

中国数字时代·09/20/2022

 

9月18日凌晨,贵州黔南州三荔高速三都县段K31处,发生了一起客车侧翻事故。事发时,车上载有47人。事故造成27人遇难,20人受伤正在救治。事后,根据贵阳日报的报道,这一辆客车是隔离转运车辆。

该事件迅速在中文互联网上引发舆论关注。

本期节目,我们一起回顾这一事件引发的舆论情绪和官方回应民众愤怒的方式。

一、遮遮掩掩的通报和迅速撤销的热搜

2022年9月18日上午,贵州居民中流传一辆运送隔离人员的转运大巴出车祸,造成人员伤亡的消息,但官方没有证实。

直到当地时间18日下午,贵州三都县公安局终于发布通报。称9月18日凌晨,贵州黔南州三荔波高速(贵阳往荔波方向)发生一起客车侧翻事故。通报写道:

事发时,车上载有47人。截至今日12时,事故造成27人遇难,20人受伤正在救治。

通报一出,舆论哗然,多位当地网友的评论在网络上流传,质疑事发车辆为转运涉疫人员前往异地集中隔离的大巴。

有网友指出,首先,贵阳市仍采取着严格的防疫措施,“已经封了十几天了。”,出城高速处于交通管制状态,当地居民被禁止驾驶私家车或者乘坐大巴车通过高速公路离开贵阳市。其次,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凌晨2时至5时,长途大巴禁止在高速行驶。

对于出事大巴用途的猜测开始在更大范围内流传,然而官方仍然没有对此进行回应。反而在第一份通报发出后,当局审查部门对于相关质疑的评论进行了删除。相关话题在冲上热搜第一之后迅速被撤下。

官方第一份通报发出后的数小时后,《财新》发布报道,称经三都县应急管理局确认,事故车辆乘客为贵阳至荔波的疫情转运人员。

但面对包括德国之声和端传媒等在内的媒体的询问,当地宣传部和防疫办的人员也只是模糊的表示:“请关注官方报道”“不清楚大巴上有什么人”

当天傍晚,网络上质疑和愤怒的声浪已经铺天盖地之时,贵州官方终于“委婉”地承认了车上人员确实是被转移的隔离人员,在《贵州日报》发布的消息中,省委书记谌贻琴、省长李炳军的部署中提到:“要深刻汲取事故教训,检视涉疫人员隔离转运和交通安全隐患”

二、愤怒的民意:没有回答的质疑和官方的舆论控制

官方通报的遮遮掩掩并没有阻止民众对于这次人祸的怒火。

自媒体“聂日明的百家号”质疑:
凌晨时段是红眼时段,驾驶员的精力很难胜任安全驾驶的义务,2018年修订通过的《道路旅客运输企业安全管理规范》第三十八条规定,长途客运车辆凌晨2时至5时停止运行或实行接驳运输。

除此之外,贵州本身山多、路险,深夜大巴行驶的危险系数更高。然而,贵阳政府为了完成所谓“社会面清零”的目标,不顾法律规定和司机乘客安危,依然半夜要求民众强制转移。

在相关新闻下,热度最高的一条评论质疑,“大半夜转移,就不能等天亮吗?差这几个小时吗?”

而一张流传的这辆大巴事发前的电子眼拍摄的照片,进一步引爆了舆论。照片里,大巴司机身穿全套防护服,在深夜的公路上驾驶。

image

公众号“费里尼码子了”评论道:

一个身着厚厚防护服、防护镜、手套,精神状态不知,身体状况可疑的驾驶员,在一个深秋的凌晨把他掌控的路上移动器开翻下了高架路。

有网友愤怒质问:在贵州夜间多山的地形上行驶,这样的装束是否会影响视线?

但这样的追问得不到回答。

官方对于事故的处理并没有平息大众的愤怒,反而让民众更加愤怒。一张网络流传的事发后照片中,身穿全套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正在给车祸后打捞上来的大巴喷洒消毒液。

image

这一行为激起了大量网民的怒火。有网民讽刺道:“防疫大过天”

在如潮的愤怒中,官方一方面表示道歉,称“无比沉痛、无比自责”,对3名干部停职调查,另一方面仍然宣称实现了“连续3天社会面感染者为零”。

对于舆论的质疑,官方依然采取了封号禁言的方式。一张流传的QQ群聊天截图显示,群主要求:全体职工不得转发近日有关车祸的新闻消息。 并要求相互转达,及时回复。而对于本次事件的大量文章、微博、评论迅速被删除。

《财新》常务副主编高昱在朋友圈愤怒发声:

现在,贵阳没有因为奥密克戎死一个人,却因为害怕奥密克戎流行让600万人静默,将3万人强制集中隔离,将近万人疏散到其他城市。现在,又有27个人仅仅因为同楼可能有感染者而死于连夜转运的车祸!坚决反对全民核酸!坚决反对清零防疫!坚决反对闭关锁国!

结果他的朋友圈被封锁。

但在这样的严厉封杀下,依然有媒体试图还原更多真相。微信公众号“请以通报为准”采访了事件中部分逝者的家人朋友,让大众看到了因为这场悲剧而破碎的家庭,但这篇报道不久后就被删除。

媒体《财新》则调查到乘客多为贵阳老城区向阳大院居民,也提供了事件中的一些细节,比如整栋楼的人都被拉去隔离、司机不告知目的地、大巴车上不开窗、不通风等等。

三、国耻日:你凭什么认为你不会在那辆凌晨的大巴上?

通过大巴转运实现所谓“社会面清零”的目标并不是贵阳政府的独创。“社会面清零”这一术语最早出现于2021年底的西安,指主城区除已有病例以外,不再出现新增病例。而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也可以是把阳性、密接、乃至只是和密接住同一小区的居民集体送到临近县市集中隔离。在全国各地,这种操作屡见不鲜。贵阳也不是第一次发生。

贵州隔离转运大巴翻车事件引发的愤怒,并不仅仅停留在这一个案上。大量网民表达了对于中国现行清零政策的不满,甚至还有网民表达了对于中国整个政治状况的愤怒。

微博用户@芮芮兜说道:

你凭什么认为你不会在那辆凌晨的大巴上?

该留言在被删除前得到了数万转发和数千条评论。大巴也迅速成为该事件后网民对于中国防疫政策的隐喻。

微博用户@车田纪子回顾了李文亮和2011年温州动车事件,总结道:

我们的命运也会像那辆大巴,驾向坠落的黑夜。

还有网民留言说道:“大家都被一种低压的情绪笼罩着,无法冲出,又无法蜷缩。”

该事件发生的日期:9月18日,也是1931年日本入侵东北的日期,官方近年来都会高调纪念这一天,称之为“国耻日”。

在贵州隔离转运大巴翻车事件引发舆论关注后,一篇名为《9月18日是国耻日》的文章被传播,这篇文章批评官方在对“九·一八日本入侵东北”的高调宣传与对贵州翻车事件的审查封杀中展现出的双重标准。

《环球时报》前主编胡锡进在微博上发表对于贵州大巴侧翻事件的评论,他说:“它首先是交通本身的悲剧,是生产安全事故,与客车所执行的任务不应该有直接关系。这是事情的本应有的逻辑。”后来又补充道:“中国没一些人说得那么好,但肯定也没一些人说得那么差。我们这辈子投胎在了中国,既来之则安之,绝大多数人没地方去,只有汇入中国时代变迁的潮流,与这个国家共命运,也与它共荣辱。”

而另一位网民@行星旷野的微博则构成了对于胡锡进的回应,ta写道:

我不仅在贵州的大巴上

我还在馒头掉地上捡起来继续吃的西藏方舱
在封了九个月只剩几万人的广西东兴
在蔬菜腐烂入户消杀干部免职又复用的上海
在孕妇坐在椅子上流产的西安医院门口
在河南村镇银行不让取钱的病危母亲床前
在几天没吃饭外出买菜结果被刑拘的警车上
在买不到卫生巾的高铁上
在女孩被保安扒掉衣服的地铁上
在徐州丰县的铁链里
在拒绝性骚扰后被群殴的烧烤店里
在省吃俭用还贷款却最终烂尾的楼房下
最后在当前无法查看的微博中

这世间没道理的苦难像雪一样落下,这世间所有呜咽也像雪一样无声。一键精选以后,又是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