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之聲】「中共二十大」考(二)

0
52
毛泽东 习近平
愈來愈毛澤東化的習近平,不只摧毀中國30年來改革開放的成果,還變本加厲要把中國變成「習天下」,他掌控無限大的權力早已超過當年的「毛主席」。圖:北京商店販售的毛、習的紀念磁盤/取自微博

雨果說,普遍的道德是社會基礎,普遍的良心是法律基礎,沿著這一思路,瑞士的威爾森有了進一步的闡釋,除非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由共同道德精神相締結,否則任何國家都是建立在沙灘上…。

本文紀錄整理了「閒話三人行」的精采對話內容,三位與談人分別為(左起)廖天琪、萬潤南、田牧/歐洲之聲提供

廖天琪:中國是擁有14億人口的大國,政局撲朔迷離,人民沒有參與權,也沒有知情權,只能猜謎一般面對未來的國運、甚至個人命運前途。

而中共宣傳機器大肆渲染「西方民主制度弊病多,中國式社會主義比較優越。」而且近年來中共一廂情願地鼓吹「東升西降」大趨勢。我們如何來分析與判斷「中共二十大」將出現的「新常態」?

蘇共「二十大」堪稱歷史的進步 中共「二十大」卻是歷史大倒退

萬潤南:「蘇共二十大」是我們考察「中共二十大」現成的參照物,「蘇共二十大」是一個歷史轉折的大會,會上赫魯雪夫作「秘密報告」譴責史達林的個人崇拜和獨裁統治,並且提出「三和策略」即和平共處、和平競賽與和平過渡,這政策是針對美歐西方資本主義而言。

現在看來,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交界之際,戈爾巴喬夫主動與美歐和解,結束冷戰、化解衝突,這種子赫魯雪夫早就埋下了,戈爾巴喬夫只是蘇共既定政策的執行者。

「蘇共二十大」使蘇聯從史達林的專制集權、個人崇拜,轉為政治上比較開明,赫魯雪夫是一個改革者,他批判史達林主義、揭露了史達林的真相;「蘇共二十大」之後,蘇共的生命還延續很長一段時間,最終終結了極權專制體制,化解與美歐的敵對矛盾,結束世紀冷戰。

「中共二十大」也將是一個轉折點,但它把鄧小平改革開放之後的開明共產黨,又轉變回毛式獨裁共產黨,是歷史的逆向行駛;如果說「蘇共二十大」是一次歷史進步,那麽「中共二十大」則完全是一次歷史倒退。為什麽說是歷史倒退?

赫魯雪夫在「蘇共二十大」會議中讉責史達林的個人崇拜和獨裁統治,播下蘇聯改革的種子,最終結束了世紀冷戰。圖/歐洲之聲提供

廖天琪:當年中國人吃夠了毛澤東「權力無限」的苦,今次「中共二十大」又將捧出一個「無限權力」的習近平,問題出在哪裏?我想,問題在於毛澤東死後,華國鋒過渡,到了鄧小平,他只看到中國人物質上窮瘋了,所以提出「白貓黑貓」理論,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全民向「錢」看,這雖然很聰明,但是這些開國元老畢竟是缺乏文化和知識素養的粗人,他們不明白人文精神的重要性。

很多人說上世紀八十年代,由於鄧的改革開放,中國社會進入「小陽春」的有限度自由環境,但僅僅開一條門縫的「小陽春」是遠遠不夠的,中共1949至1979這30年來對中國故有文化、思想、禮教、儀典的瘋狂破壞,也不是一筆就能帶過的。

納粹1933年上台,1945戰敗,清除納粹的思想和犯罪的遺毒持續了70年,直到今天德國人還在懺悔、檢討、認罪、賠償;而毛澤東時代犯下的罪行,中國社會不但沒有反思,反而由著罪魁禍首繼續掌權,由著這些「罪犯」繼續荼毒中華文化和泯滅人性中善良淳厚的一面。

所謂的平反冤假錯案,只是讓受冤屈的人得到公正,但這不是深刻的反思,沒有對罪惡的根源進行追查,不去分析人性的複雜性,沒有明晰善與惡、對與錯、罪與罰之間的關係,特別是對始作俑者沒有清查、問責;只要中共繼續掌權,那麼中國會一直浸淫在這種毒素之中,不可能自拔;老毛死了,必然後繼有人,習掛了,極權接班人會立刻繼承他的衣缽。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確立「三段論」習近平成為開創新時代的第三位黨魁,「二十大」則將進一步讓毛式專制死灰復燃,相對於「蘇共二十大」走向進步改革,「中共二十大」卻是一次歷史大倒退的會議,圖/美國之音中文網

萬潤南:有個名詞「全面西化」,這是中國「和平演變」理論家的提出的說法;鄧小平的改革側重於經濟方面,很少沾政治改革,唯一改變的是任期制,憲法規定「任期不能超過兩屆」,黨章裏也有規定,而且黨的內部法裏頭也規定了,你在同一個崗位不能超過兩屆任職。

中國在這40年裏,做領導工作的,超過兩屆要交換,李鵬做了兩屆總理,他可以再做委員長,但是不能繼續做總理,總書記也同樣;而習卻把這僅有的一點點政治改革成果,完全否定了,這不是個「新常態」,完全不是,這是毛式專制的死灰復燃,是「毛常態」不是「新常態」。

說實在的,老毛那個時代,比方說「文革」他還得與那些老軍頭親自述說嘛,所謂「二月兵變」老毛還要領著老軍頭一起唱「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的歌,總而言之,毛對權力的集中,還沒有到習的這個程度。

習近平現在對權力的集中與控制,超過了毛,關鍵的四樣東西:軍隊的槍桿子,宣傳的筆桿子,公安政法的刀把子,還有金融財政的錢袋子,他是「四子登科」呀,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特別是眼下,中共整個宣傳的調子,8月22號王滬寧的文章,核心內容就是:堅持「四個意識」與「四個自信」,及「兩個維護」不動搖。

「四四二」是當前中共政治宣傳主調,也就是王滬寧說的: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以及做到「兩個維護」,目的在穩固習的無限權力。圖:2018/12/27人民日報以頭版刊登習近平「四四二」談話內容/翻拍自人民網

萬潤南:「四個意識」即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四個自信」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兩個維護」不動搖,即習的核心地位不能動搖,確立習思想的指導地位不能動搖;按照王滬寧的解說與輔導,從理論到實踐的角度來看「四個意識」、「四個自信」、「兩個維護」都是相輔相成的整體。

我知道,好多善良的人,當然我也希望這樣,希望「中共二十大」後中國會變好,譬如「清零」就不清了,或者給經濟復甦提供空間與環境,權力呢,要均衡一下,但是我的判斷是,這樣的善良願望都會落空。

習的集權只會變本加厲,因為權力這東西是惡魔,有人說北戴河會議上習受到挑戰,最後作了妥協,表面上是妥協了,實際上權力的本質不會改變,習反而會更加集權。

有史為證,當年毛搞大躍進、搞人民公社,餓死了3000萬人,在民困國貧、人禍橫行的情況下,中共召開了7000人大會,讓大家提意見、出氣,毛還做了檢討,結果怎麽樣呢?毛根本不服氣嘛,最後就逼出了個「文化大革命」。

也就是說這種極權制度,統治者的權利受到挑戰後,他決不會與大家分享權利,所以這個問題問得很好「問題出在哪裏?」

廖天琪:「八九民運」後我也參與了中國民運工作,我們的初衷很簡單,就是要改變中國政治體制,結束皇權的「家天下」以及一脈相承的「黨天下」,從極權獨裁的人治,到建立民主法治制度,但30餘年來,人治依然不受限制、制衡,反而回到毛式專制獨裁體制。

我上面已經說得夠清楚的,共產黨必須下台,整個社會,每個人要從思想上、精神上進行反思,認識到罪惡的淵藪,否則所有可怕的錯誤都會重複上演,野心家上來,利用民族主義和小恩小惠,一呼百應,這個國家擺脫不了獨裁統治的夢靨。

萬潤南:習的那個無限權力比毛還要無限,問題還是出在制度上;當年美國先賢在立國、制憲會議時,他們的核心指導思想,就是權利要有制衡,任何一種權利,都要想方設法找到知衡它的辦法,這個是整個美國制度的核心思想,因為絕對的權力產生絕對的腐敗,權力對人來說,有太大的誘惑力。

西方為什麼要兩黨輪流執政,要定期選舉,要有自由的輿論監督,要三權分立?小布希說:「要把權力關進籠子裏。」這籠子裏頭有四個大欄柵:民選、權力制衡、媒體監督、言論自由。

美國前總統小布希說:「要把權力關進籠子裏。」這籠子代表民選、權力制衡、媒體監督與言論自由,然而中國的「人治」政治,完全沒有制衡「權力」的「籠子」,以致於養出一隻隻的權力怪獸,圖/百度百科

萬潤南:權力這個東西是一個怪獸,王滬寧說的「習的核心地位不能動搖,確立習思想的指導地位不能動搖」按這樣說法,中國就成了「習天下」,習近平就是這個巨大的怪獸。

田牧:在西方社會生活久了,大家都心平氣和,一個健康的政權,它必須接受社會、反對派的批評和監督,這就是制衡與制約。

萬潤南:一定要有制衡制約,沒有制衡的制度,早晚要出問題。所以說30年的改革開放成果可以說是毀於一旦,僅有的一點點政治改革,對於任期限制,一個人不能搞終身制,不能夠在一個崗位上連續呆兩屆以上,這一點點政治改革的微小成果,都讓習近平一掃而空,國法黨章他任意踐踏,對中國與共產黨來講,是很糟糕很糟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