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之聲】「中共二十大」考(一)

0
43
习近平相
「二十大」是中共自殘自戕的時刻,它正在埋葬中國40年的改革開放,而習近平正是掘墓人。圖:中共建政70周年閱兵式上習近平的畫像/VOA中文網

前言:文章題目可以使用「調查」與「觀察」,為什麼我們卻用了「考」?從「考」的文字溯源與釋意,對於這一百年的老黨,對於從「家天下」變異為「黨天下」,數千年不變的專制政體,研究這具頑固不化的沒落僵屍,使用「考」字,豈不恰如其分?!

本文紀錄整理了「閒話三人行」的精采對話內容,三位與談人分別為(左起)廖天琪、萬潤南、田牧/歐洲之聲提供

首先中國共產黨算是百年老黨,但與美國的共和黨、民主黨、及英國的保守黨比較,也算不得什麽「老」了。曾幾何時,一個國家的「黨代會」,竟然成為世界關注熱點,豈不怪哉?此乃一考。

其次,拜登總統說,美中競爭是「21世紀民主與專制的較量」,中共是繼承了「家天下」變異為「黨天下」,換句話說,是現代文明與封建獨裁專制的世紀之爭、世紀之鬥,此乃二考。

最後,美歐自由世界當前遭遇的最大挑戰,是自由人權的價值之爭,面對俄烏戰爭,面對美中競爭,中俄已成為世界民主聯盟的共同敵人,中共也成為藏維蒙臺港與中國人民的首惡,此乃三考。

中共「二十大」一鳴驚世說

廖天琪:今年10月16日,中共將舉行第20屆黨員代表大會。原本由鄧小平定下的國家領導人不得超過兩屆任期的規定,現在被習近平打破了,習勢力修改了黨章和國家憲法,執意超常規連任,許多跡象顯示中共黨內鬥爭不斷,不過即便有異議和不滿,習近平續任應無懸念,這是否是中共治下的政治「新常態」?

萬潤南:中共「二十大」將在10月16日召開,為什麽選這個日期?有一種說法是,1964年10月16日是中國爆炸第一顆原子彈,毛澤東當時說了這麽一段話:「先不要公布,先把這個消息告訴日本。」毛認為,弱國無外交,一個國家不強盛就會受欺負,中共老毛那一代以「兩彈一星」作為劃時代的開啟。

那麽,習近平這一代是否也將以「中共二十大」作為新時代的啟動?換句話表述,這次「二十大」也將會發生大事件,或者說是有重大成果,作為一個新時代的開啟。

中國第一顆原子彈在1964年10月16日引爆,「中共二十大」選在同一天召開,是否意味將有「大事」發生?圖:錢學森(左)與毛澤東/歐洲之聲提供

廖天琪:美國的國際關係和政治經濟學專家羅伯特( RobertGilpin)著有《世界政治中的戰爭與變革》一書,他認為,國際關係的本質數千年未曾改變,經濟或軍事力量平衡的變換,削弱了現存體系的基礎,其行為是通過領土的、政治的,或經濟的擴張來變革體系,直到維持變革的邊際成本大於邊際收益;這就是他對戰爭與變革的解讀。

中共的宣傳機器和禦用話筒,如金燦榮、張維為之流,在他們眼裏俄烏戰爭是「世界秩序的重要分水嶺」。我的問題是,俄烏戰爭帶給中共的戰略機遇,還是國際困局與難關?對中共「二十大」是否有影響?

田牧:媒體普遍議論,俄烏戰爭的輸家是烏克蘭、俄羅斯、德國與歐盟一些國家,美國是最大贏家;高價油氣取代了俄羅斯油氣能源供應,美聯儲大幅加息,推動美元指數上行,全球資金回流美國金融市場,進而將通脹壓力轉嫁給歐洲國家與日本等,同時加強了北約的領導力,鞏固了世界霸主地位。

其實俄烏戰爭中,中國印度也是得利的國家,印度這裏就不說了。

人們時常提及中共的「韜光養晦」政策,我覺得本身還有時局與環境因素,比如美國反恐戰略旗下的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等,都為中國提供了安全與發展環境,也為「韜光養晦」政策提供了可能與便利。

天下人迄今都領教了中共的「戰狼外交」,然而這次俄烏戰爭中,中國並無作為,卻還是得到了機遇與機會。盡管中俄自詡,中俄關系「上不封頂,沒有終點站,只有加油站」但美國要求中國不要支持俄羅斯,中國也確實未越雷池一步,否則澤連斯基早就開罵了。

中國藉俄烏戰爭加速人民幣國際化進展

田牧:我要說的是,無論是「韜光養晦」還是「戰狼外交」,機遇與環境,都為中國提供了滿滿的好處益處,我們來掐指算算:

一是中國贏得了周邊外交改善:中國與印度、越南、中亞的五個斯坦國家(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土庫曼斯坦、塔吉克斯坦、吉爾斯斯坦)、北朝鮮、蒙古國等國的關係改善,原本這些都是俄羅斯的勢力範圍。

中吉烏鐵路、中蒙鐵路等項目,擱置了20多年,中國的「一帶一路」,就是闖不過俄羅斯的勢力範圍,現在被擱置的「一帶一路」項目,一一起死回生。今年7月22日有媒體報導,美航母「里根」號戰鬥群欲訪問越南峴港,越南方面最終拒絕「里根」號航母停靠,中印邊境軍事摩擦也得到了減緩。

二是中國的經濟與製造業環境得到改善:全球經濟遲滯下滑,中國也一樣,但是「矮子裏拔長子」,今年上半年,韓國貿易逆差103億美元,同一時期,日本的貿易赤字達7.9萬億日元,創歷史新高。

俄烏戰爭動員了美歐的巨大資源,結果卻是為中共「作嫁」,提供中國擴張外交經濟、加速人民幣國際化的機會。圖/取自微博

田牧:德國聯邦統計局當地時間12日公布最新對外貿易數據,今年上半年德國的貿易雖然順差343億歐元,但比去年同期減少了622億歐元。

而中國國際收支口徑的貨物貿易順差達3207億美元,成長了36%,有兩個主要原因:其一是俄烏戰爭後,對俄經濟政策性制裁造成了國際生產鏈、貿易鏈秩序的破壞;其二是能源危機為國際生產鏈銜接造成嚴重後果,而德韓日等世界著名工業國的製造企業造成大面積的停產、倒閉現象。

三是加速與拓寬了人民幣國際化進展:今年二月底,美歐「動用」SWIFT制裁俄羅斯,並限制俄羅斯使用美元、歐元等貨幣進行貿易結算等。而中俄在上合組織中建立「去美元化」自主結算機制,為人民幣的國際化進展拓寬了渠道,並動搖美元貨幣主導的秩序。

在實行與推動本世紀核心任務、打垮打倒中俄專制反動勢力中,俄烏戰爭動員與調動了美歐的巨大資源與力量,我們生活在德國法國都體會深刻,但是達到的實際效果與結果呢?

諸如前述,反而都為中共發展經濟、拓寬外交等作了「嫁衣」,所以自美國的反恐戰爭以來,俄烏戰爭無疑是為中共再一次提供了機遇機會。

習近平是中共黨的掃帚星、14億中國人民的大災星

廖天琪:媒體傳說,習近平將在「中共二十大」上被加冕為又一個「大救星」,新華社社長傅華居然提出所謂的「三個一分鐘」即「一分鐘都不站在黨的隊伍之外,一分鐘都不偏離習近平總書記指引的方向,一分鐘都不離開習近平總書記和黨中央的視野。」如此的奴才侫臣,實令人作嘔。

有人概括中國人奴性的三個特徵:缺乏獨立思想、缺乏平等精神、對權力頂禮膜拜;說白了就是中國近代一下從皇權變為民權,帝國躍到民國,但是思想上沒有經過現代化的啟蒙,單憑「五四運動」在菁英群體裡那樣敲打一下是完全不夠的;奴隸賤民、三呼萬歲慣了的中國人,頂不住來自上頭的千鈞壓力就要下跪了。老萬怎麽看?

新華社社長傅華提出所謂的「三個一分鐘」諂媚討好習近平,如此的奴才侫臣,實令人作嘔。圖/取自twitter

萬潤南:天琪提出的問題說,將在「二十大」上加冕習近平又是「一個大救星」?這個問號使用得很對很好,習在國內頌聖隊伍裏,不是大救星,毛是大救星,習是大福星,毛澤東是把中國人民救出來了,習近平給中國人民造福了,所以那批拍馬屁的、頌聖的採用了「大福星」名詞。

我這麽說是有根據的,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看到最近有一個視頻,河南電視臺在排練一個合唱節目,唱習主席我們天天天天想念你,歌詞非常猛啊!歌頌得肉麻極了,有人分析,這個詞,是一組精心措詞,以前想念毛主席是日日夜夜,現在想念習主席是「天天天天想念」,說你不能晚上想他,如果你想他,那彭麻麻怎麽辦?總的來說,這種頌聖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中國最近盛傳一首贊頌習近平的新歌:「中國又出一個大救星」,事實上習是中共黨的掃帚星,中國人民的大災星,更是中國40年改革開放的掘墓人。圖:《習近平谈治國理政》第四卷在「中共二十大」召開前夕出版/取自微博

萬潤南:所以我認為習不是什麽大福星、大救星,而是中國人民的大災星。對於中共來講,也不是好兆頭,他是中共黨的掃帚星;「二十大」可以說是中共歷史上的自殘自戕時刻,它正在埋葬中國的改革開放,是中國40年改革開放的掘墓人。

為什麽這麽講?你知道經濟改革現在是全面倒退,對於民營企業的打壓,主要由國有企業來控制,這就是倒退嘛。中國的經濟改革關鍵就是市場化,現在又完全回到計劃經濟、國有經濟這樣的主航道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