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远镜:核酸检测累了,换一种方法不行吗?

0
45

Original 望远镜 民国地平线 2022-09-24 05:33 Posted on 湖南

近两年来,核酸检测已经走进了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以至“习惯成自然”,有些人两天不做核酸检测心里就会自我怀疑:我是健康的吗?黄码还是绿码?

Image

然而,也有一些人心里却在思考:这种大规模集中式核酸检测方法是唯一的选择吗?为什么会形成“一刀切”局面?有没有“性价比”更高的替代办法?

有比较才有鉴别。首先可以肯定,“中国式核酸检测”现在只有中国人在搞,外国人基本上都是搞居家自我检测,有的称“快筛”“自检”,正式名称是“快速抗原检测”。他们用一个小试盒(类似孕检盒)测试唾液,自己在家里就可以操作,几分钟出结果。

科普一下,核酸检测抗原检测,是两种不同原理的病毒检测方法。其中,核酸检测方法是针对病毒基因检测,而抗原检测方法则是针对病毒蛋白检测。

Image

然后,比较两种检测方式的优劣——

核酸检测原本是医学实验室采用的技术方法,其主要优势是精准性比较高,理论上灵敏度高达99.9%,因此是检测新冠病毒的金标准。然而完成核酸检测需要相关专业人员操作(含采样、测试、分析、记录),其过程需要8-12个小时,要完成大规模的集体检测就要行政力量给予组织上的支持和公众的主动配合。

抗原检测是一种初步检测方法,通常被用于医学诊断之前的普遍筛查,非专业人员均可按说明书的提示,在家里、在车上、在路上均可自行操作,完成一次单人检测需要时间极短,约5分钟到15分钟。但其结果的精准性没有核酸检测那么高,大多数抗原检测的灵敏度在50-90%之间。

Image

上述二种病毒检测办法,都是技术解决方案(路径),属于医学工具,无关政治。但在社会实践过程中,它们会显示出一些变形的特点,产生医学意义以外的表现——

大规模、集体式的核酸检测会出现一些“漏洞”:一是居民住宅区的楼道、电梯间等密闭空间,容易产生病毒传播机会;二是人群聚集、甚至二人擦肩而过时容易产生交叉传染;三是长时间排队等候,以及不良天气(太热或太冷)因素会令人产生对核酸检测的疲倦感、厌恶感;四是核酸检测本身所需时间较长,过程中间存在着“时间差”问题(例如某个病毒携带者在等待检测结果的8-12个小时里,可能已经发生了人际传染)。

Image

核酸检测原来的主要优势是精确性,但是为了满足大规模人群核酸筛查工作,我国已经从原先的1人单检,发展至后来的“51”“101”,再到今年新出台的“201”检测方法,虽然成本更低效率更高,但在多人样品“混检”中查到了病毒之后,还需要多次复查才能找到“阳性”目标。这个过程中存在着一些工作差错机会,稍不注意就会出现“张冠李戴”等问题。

Image

英国从中国进口的新冠试剂盒(图源:Orient Gene)

大家看到,国内疫情反反复复、此起彼落,这种情况还将持续下去。因此有公卫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在防疫情况复杂的形势下,中国可以考虑分层检测:重点人群沿用核酸检测,而非密接群众可以先用抗原检测进行快速筛查,两种方法同步进行,扬长避短。当一个地区核酸检测能力不能立即跟上,但又需要快速出结果时,抗原检测作为辅助手段是可以考虑的。另外,医疗急诊、交通窗口等处,应该以人为本,采用快速简便的抗原检测,避免产生各种“次生灾难”。

有人会问,这么简单的一个方法问题,为什么会被长期忽视呢?只是因为要满足“统一指挥、统一行动”的全国大一统要求,即使各地情况不同(甚至差别很大)也不能灵活变通,大家反映最主要的矛盾在于防控指南上没有相关规定,现在只有核酸检测。别无选择。

Image

于是,我们看到各地频繁出现一些怪事:无疫情地区也大搞核酸检测,几天不检测就无法出门,否则可能被拘留关押、强制隔离;许多人乘坐高铁之前未做核酸检测,结果被阻拦,耽误行程,横生冲突。诸如此类的突发事件时常成为社会新闻,但人们似乎已经麻木了,习以为常了,很少有人会问一声:简单又方便的自我抗原检测,为什么不能灵活运用?“一刀切”的防疫模式是正常的吗?

Image

年初某日,美国斯坦福市,政府工作人员在向开车驶过的人们分发免费的病毒测试盒(图片来源:John Moore/Getty Images)

据说,谈事不谈钱,基本是空谈。新冠病毒快检(抗原检测)试剂盒的成本单价是1-3元,这与10人混检的核酸检测直接成本大致相当。但是核酸检测要算上人工采集、检测、记录等环节,其综合成本就比抗原检测高很多倍。算经济账,我们是舍低而求高,考虑到疫情还有一个漫长的收尾过程,核酸检测的单位成本就会越来越高。

Image

Image

当下中国,核酸检测已经形成一个庞大的利益链、产业链,堪称盛世奇观。有人说,只要有利益存在,疫情就无法结束,此话不知是谁最先说出来的,至今没有遇到有力的反驳。相反的例证是,随着北京市卫健委主任于鲁明的落马,以及房山区3名卫健干部被查,朴石、金准、蓝博等多家核酸公司被抄家,北京的疫情很快就得到了控制,没几天就实现了社会面清零。

Image

抗原检测的试剂盒 Made in China

同时,还有一个奇妙的现实情况:世界各国所普遍使用的抗原检测试剂盒,大多数是由中国生产制造。包括欧美各国、日本、印度、以色列等等,都在使用中国产品。例如,中国企业九安医疗年初收到来自美国的新冠家用自测OTC试剂盒订单总额超21亿元;英国大多数家用抗原检测包源自两个从中国进口的品牌——Orient Gene(生厂商:东方基因)和FlowFlex(生产商:艾康生物);澳大利亚的抗原检测试剂盒70%以上源自中国;9月8日,美国政府宣布已经用“有限的资金”购买了1亿组家庭新冠肺炎快筛盒作为国家战略储备

中国制造,在国际上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中流砥柱作用,而中国自己很大度,省己待客。原因无他,我们是全国一盘棋,全心全意搞核酸检测。唉唉,这这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作者自知此文已经明显侵犯到了核酸产业的核心利益,恐怕不会存活很久的。抛开利益讲情怀的话,国内各地的防疫措施或方案,理应按照实事求是的思想,灵活制定,变通执行,认真区分运动式防疫和科学防疫,回归常识,回归理性,至少应该明确防疫工作的目标是控制疫情而不是消灭病毒,专业的问题多听专家意见……难道不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