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方济各关于中国的高风险盘算

0
16
03190000 0aff 0242 90c2 08da343a8a81 w1023 r1 s
03190000 0aff 0242 90c2 08da343a8a81 w1023 r1 s

作者:瑞迪

26日出版的法国全国性大报头版主题各有侧重。《费加罗报》凸出能源危机以及通货膨胀背景下,法国民众对种种节能措施感到的忧虑;《解放报》聚焦伊朗国内连续数日的争取女性权益的抗议运动。头版的抗议集会画面特别配以意思为女性、生活、自由三个词语的阿拉伯文。《回声报》关注危机背景下法国政府财政预算面对的难题。乌克兰被俄军占领地区举行是否归属俄罗斯的所谓全民公投是《十字架报》在头版凸出的主题。《人道报》则重点报道越来越多的针对前法国电视一台著名记者Patrick Poivre d’Arvor的性侵指控。关于中国,《回声报》发表文章分析中国在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债务风险中的角色,也介绍中国新冠清零政策下法国在华企业低迷的经营信心。《费加罗报》观点版发表署名Jean-Marie Guenois 的分析文章,针对香港90高龄的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26日在香港出庭受审事件,分析梵蒂冈教廷谋求与中国改善关系的风险。

教皇方济各关于中国的高风险盘算

这篇文章认为,陈日君枢机本周在香港面对的司法审理将是天主教会在中国的现状的真实写照。因为曾在2002年至2009年间担任香港枢机主教的陈日君因支持民主与人权,尤其是信仰自由的抗争而全球闻名。文章作者认为,梵蒂冈教廷没有支持这位抗争者。而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信号。文章指出,这次司法审理对于北京来说并不重要,因为北京已经达到了想要达到的目的。逮捕这位90岁高龄的反抗共产党镇压的著名人物,意在向主权移交给北京的这个前英国殖民地发出警告。而且,司法审理迫使梵蒂冈不得不在陈日君与习近平之间做出选择。罗马教廷没有选择支持陈日君以及香港人权。在此之前,教皇最引人注目的表现是他的沉默。2020年6月30日,港版国安法正式公布实施的当天,教皇方济各原本应宣读一篇讲话,明确向港人表达支持,但令所有人意外的是,方济各没有这么做。 而这篇原本应当宣读的讲话稿在预定时间两小时前已经传发给媒体。文章列举了可以解读为教廷放弃对陈日君的支持的另外两个信号。一是陈日君被捕前曾前往罗马,但教皇没有接受与他见面。二是,今年9月15日,教皇自哈萨克斯坦返回罗马的途中向媒体表示,他不想用“反民主”来形容中国,因为这个国家很复杂。他强调教廷选择了与中国对话,强调不应当失去耐心。在被问及将在四天后面对审判的陈日君主教时,他表示,这是一位将面对审判的老人。他想什么就说什么,但这样做看来不是没有限制。

文章因此提问:方济各为何在世界各地维护人权,却在中国放弃这项努力呢?文章没有直接给出答案,而是紧接着提到梵蒂冈与北京就主教任命问题达成的临时秘密协议。这项协议应当在今年10月初再次续签。文章就此写道,陈日君一直在批评天主教会背叛了72年来在地下教会抵抗共产主义的信徒。来自耶稣会的方济各教皇则认为,与北京达成的这项协议虽然不理想,但长远看,可以让教会在中国扎根。作者总结写道:时间会证明这个赌注是赢还是严重失败。

中国因新兴经济体债务风险受到指责

中国对外贷款作为的不透明可能在一些新兴经济体及发展中国家引发新一波债务危机。《回声报》文章写道,二十国集团针对陷入债务困境国家推出“债务处理共同框架”两年之后,一些国家的债务危机风险并没有显著改善,而美国央行提高利率和美元升值可能进一步加剧一些国家的债务负担。美国财长耶伦的顾问Brent Neiman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一次讨论会上表示,中国是这种局面的主要责任方。作为贫穷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主要债权国,中国应当更积极行动,避免发生债务危机。文章指出,中国官方贷出的款项总额在5千亿到1万亿美元之间,涉及国家主要是低收入或中等收入国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名前首席经济师认为,近40个新兴经济体欠中国的款项占各自的国民生产总值8%。世界银行则认为,全球最贫穷国家今年应偿付的账款或贷款中,有40%来自中国。文章指出,今年8月,中国宣布取消17个非洲国家23项无息贷款,并将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100亿美元存款用于非洲国家。但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研究中心刚刚发表的一项研究认为,这项减免债务措施涉及款项只有大约4千5百 万到6亿1千万美元,大约是非洲大陆中国债务的1%。报告指出,由于缺少相关资讯,很难确定具体数字。这篇文章写道,更糟糕的是,中国贷款协议包含不寻常的保密条款,借贷人无法披露协议内容,甚至不能披露有债务存在。这些都使得可能的债务重组努力会非常困难。

新冠清零政策令法国在华企业信心低迷

法国驻华商会最新一项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在中国的法国企业分公司的利润因新冠清零政策而受到影响。《回声报》驻上海记者的报道指出,由于前景不明,不少企业暂停投资计划。43%的受访企业表示在未来三年没有在中国的发展的计划。文章引述驻华欧盟商会指出,这种情况并不只是法国企业如此。四分之三的在华欧洲企业都受到新冠清零政策的负面影响。23%的受访欧洲企业考虑在中国之外投资。这是最近十年来的最高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