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闻自由指数」再创新低 北京效应使港媒沦为官方喉舌

0
11
e0343c87 8724 43ba b467 a7ee2a7c1bdf
e0343c87 8724 43ba b467 a7ee2a7c1bdf

香港记者协会最新公布的「新闻自由指数」显示,新闻界对香港新闻自由状况的评分,只有26.2分,是自2013年开始建立「新闻自由指数」以来,最低的评分。 路透社资料图片

香港记者协会最新的「新闻自由指数」,评分降至只有26.2分,创有调查以来的最低纪录,问卷回应率也创新低,记协引述有新闻工作者担忧遭报复而不参与调查。有香港记者直言,担心自身安危,不敢报道有可能触犯《国安法》的题材;有媒体管理层表示,官方和媒体高层一齐施压,使香港新闻从业员自我审查,被迫变成官方喉舌。评论指,中国效应使香港媒体变质。

香港记者协会多年来都对香港新闻自由的状况进行研究,最新公布的「新闻自由指数」显示,新闻界对香港新闻自由状况的评分,只有26.2分,是自2013年开始建立「新闻自由指数」以来最低的评分。

香港记协以往都开记者会,公布调查结果,今年只通过发新闻稿发布结果,指过去一年,香港采访环境持续恶化,《苹果日报》及《立场新闻》倒闭,以及有新闻工作者被控犯《国安法》后,香港多家新闻机构也相继倒闭,引发新闻业界恐慌,新闻界因为顾忌批评北京或港府,自我审查的情况越见严重,使新闻资讯单一化,严重危害新闻自由。

记协也表示,今年新闻界对调查的回应率,比去年大幅减少,有新闻工作者坦言,因为记协被查,担心参与记协的调查会被报复。记协指,该情况也值得公众关注。

前线记者:《国安法》下人人自危 不敢报道或触碰红线的题材

有10年采访经验的香港记者张山形容,香港新闻界现时的环境,是他当记者以来最差。他表示,经历《苹果日报》和《立场新闻》等编采人员被拘捕的事件后,留下来的新闻工作者,都会有心理阴影,担心步其后尘,他自己也是其中一人,在选择报道题材时,不会再以新闻价值判断优先,而会先考虑风险。

张山说:自己先过滤一些,有机会被怀疑犯《国安法》的议题,害怕我提到这个议题,可能已经有危险。我以前遇到想报道的题材不能做时,一定会向上级争取,我现在已不会这样做了,因为都知道大家都顾虑,不可能要求别人冒生命危险,帮你把想做的故事报道出去。

港媒老板以《国安法》为由 施压编采人员只报道港府声音

《国安法》的红线也影响媒体管理层对新闻的取向。在新闻机构做管理层的炎先生表示,媒体老板常以《国安法》为借口,阻止编辑和记者跟进港府不想看到的议题,不仅是政治题材,影响市民日常生活的题材,在高层施压下也无法报道。

炎先生说:《国安法》的红线,是现在媒体最怕的,媒体老板也说怕犯《国安法》为理由,向编辑和记者施压,所以有关海外流亡人士的消息,我们不能报。但好像防疫的议题,政府说要清零,一些专家的意见和政府不一样, 也不让说。不过,当政府批评他们,我们便能报道,使一些受众朋友也会形容,香港很多媒体好像都变成官方媒体一样。

香港媒体管理层承认 港媒报道方向深受北京干预

炎先生相信,北京和香港政府有向媒体高层施压,直接干预报道的内容和取向,使香港媒体报道走向单一化,甚至变成官方的喉舌。

炎先生说:从最上面压下来,可能是从北京压下来。例如有关习近平和中国成就等,你会发现所有媒体都会一起直播。比如说佩洛西到台湾,佩洛西是甚么人不能提,蔡英文是总统不能提,我们只能写佩洛西到台湾和蔡英文见面,你会发现看见香港大部分媒体都是这样处理,他们是甚么身份都被压下去,你就能知道是后面有人给他们(高层)指令,我们也常常说:他们是不是又有任务了。

炎先生忧虑,这种环境下培训的新记者,失去了新闻人监督政府和追求真相的能力,只懂报道官方提供的资料,严重危害公众的知情权。

评论:香港新闻自由下滑 警示中国威权主义的危险

台湾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助理教授黄兆年也关注香港新闻自由的状况,他表示,香港新闻自由状况变差,不仅影响香港本身的政治发展和经济地位,同时也反映,中国威权主义对自由世界构成的危机。

黄兆年说:香港是一个非常显著的例子,在过去享受高度的新闻自由,在没几年之间,新闻自由一直下滑,最根本的因素就是中国因素,是中国威权主义外溢的效果,北京透过各种不同管道,尝试影响和操纵境外媒体,香港只是中国因素负面影响的第一站。

他表示,中国因素对台湾和「一带一路」国家的新闻自由,也构成很大的影响,自由世界应该参考香港新闻自由恶化的个案,防范中国因素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记者:陈子非 责编:李世民 网编:江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