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上八下”的年龄规则在二十大上是否会有变数?

0
58
9ff37929 dce1 4012 8bd5 edeef7f5df74
9ff37929 dce1 4012 8bd5 edeef7f5df74

2017年也就是当时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一中全会闭幕的次日,新华社奉命播发了《领航新时代的坚强领导集体——党的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产生纪实》一文。 网络截图

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换届的年龄限制,即所谓“七上八下”,是江泽民向胡锦涛交班时的“既定方针”,曾经在十六、十七和十八大产生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委会过程中被严格执行。但从五年前习近平主导的十九大开始,已经有了变数。比如,王歧山十九大后换条“跑道”继续留在前台,以及十九大召开时尚未满67岁的李源潮被迫退休。

离中共二十大召开的预定时间已经不足二十天了。而将在这次大会闭幕当天召开的二十届一中全会上,“选举产生”的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委会,以及新一届中央书记、中央纪检委和中央军委的组成人员名单,再加上明年三月召开的新一届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一次会议上“选举产生”的新一届国家机构组成人员名单,都将会在今明两天,或者是已经在近一两日内刚刚开过的十九届七中全会之前的最后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最终敲定。这一切,都应该是沿袭5年前筹备十九大人事换届过程的套路。

五年前的2017年10月26日,也就是当时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一中全会闭幕的次日,新华社奉命播发了《领航新时代的坚强领导集体——党的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产生纪实》一文。文中披露说,2017年从年初开始,习近平总书记就如何酝酿产生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人选问题,认真听取中央政治局常委同志的意见。大家一致赞成,在总结党的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有关做法的基础上,借鉴十九届“两委”人选和省级党委换届考察工作的做法和经验,采取谈话调研的方式,就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书记处组成人选,中央军委组成人选以及需要统筹考虑的国务院领导成员人选和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党内新提拔人选等,在一定范围内面对面听取推荐意见和建议。

也就是说,所谓“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的组成人员名单的酝酿和讨论,是从产生这“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的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召开的当年初,开始进行的。

如上新华社报道文章中还透露:2017年4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进行专门研究,讨论通过了《关于十九届中央领导机构人选酝酿工作谈话调研安排方案》。谈话调研和人选酝酿工作,在习近平总书记直接领导下进行。

新华社这篇报道中还披露了如下几个细节:2017年5月下旬,一位省部级领导干部接到通知,来京参加组织谈话,谈话地点安排在中南海。一到候谈室,3份材料已经摆在桌上——《谈话调研有关安排》、《现任党和国家领导人党员同志名册》、《正省部级党员领导干部名册》。按照谈话调研工作程序,给参加谈话干部安排充分时间阅读材料,独立认真思考准备。

在此基础上,中央领导同志以面对面谈话的方式,听取了这位干部关于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人选的推荐意见。从2017年4月下旬至6月,习近平总书记专门安排时间,分别与现任党和国家领导同志、中央军委委员、党内老同志谈话,充分听取意见,前后谈了57人。

根据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安排,中央相关领导同志分别听取了正省部级、军队正战区职党员主要负责同志和其他十八届中央委员共258人的意见。中央军委负责同志分别听取了现任正战区职领导同志和军委机关战区级部门主要负责同志共32人的意见。

如此说来,直到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4个月左右,也就是是次大会召开的当年年中,“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的产生过程还只才进行到“听取意见”阶段。

5年前的中共十九大召开后的5个月,2018年3月19日,随着“两会”的结束,新华社又刊登了《奋力开启新时代伟大征程——新一届国家机构和全国政协领导人员产生纪实》一文。文中披露:“党中央早在研究党的十九大人事安排时,就对做好今年全国两会换届人事安排工作做了通盘考虑……。2017年4月下旬至6月,他和中央有关领导同志分别听取了共315人的意见建议。2017年9月,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在提出十九届中央领导机构组成人选方案时,一并对国家主席、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国家军委主席、副主席、委员,全国政协主席等人选,进行了统筹研究并提出了安排建议。”

新华社的《领航新时代的坚强领导集体——党的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产生纪实》一文中还具体披露说:2017年9月25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提出了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的组成人选方案。新一届中央纪委领导成员人选建议方案,由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有关方面经过酝酿讨论,向中央提出。新一届中央军委组成人选建议方案,由中央军委经过集体讨论,向中央提出。(2017年)9月29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了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人选建议名单,决定提请党的十九届一中全会和中央纪委一次全会分别进行选举、通过、决定。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5年前的中共十八届最后一次中央全会,也就是十八届七中全会召开的时间是2017年10月11日,而此前的当年9月29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是这个十八届七中全会召开前的最后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

那么依此类推,如上介绍的于2017年10月11日召开的十八届七中全会的五年后的十九届七中全会的召开时间是10月9日。那么,如今的这个十九届七中全会之前的最后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也许就在本文刊登和播发的今明两天召开,也许是近几天内刚刚开过。总之是将于2022年10月中旬于二十大闭幕当天立刻召开的中共二十届一中全会闭幕后,才会对外公布的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委会,还有中央书记、中纪委和中央军委的组成人员名单,以及明年3月才会在新一届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上见光的新一届国家领导人名单 — 包括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及副总理再加国务委员,全国人大委员长及全国政协主席及他们两人手下的党内副职,最高法院院长及最高检察长等等具体职务的人选名单,都已经最终定盘了。而且这份名单中,包括习近平在内的所有人日后会在二十届一中全会和十四届全国人大,及十四届全国政协一次会议上全部“当选”,几乎是可以肯定的。历史上曾经有过的该名单中的某一个或者某几个,在中央委员选举过程中即被淘汰的“党内民主事故”,在如今的习近平统治下几乎没有可能再次发生。

本文如上引述的新华社5年前的文章中也还特别强调了,“参照往届做法,根据党和国家事业发展需要和中央领导机构建设的实际,中央还对推荐人选的范围、年龄和结构提出明确要求”。“在谈话推荐工作中,中央明确了推荐人选的条件,坚持以马克思主义政治家集团标准选人,注重知行合一;坚持事业为上、任人唯贤,注重工作能力与实践经验;坚持严把人选廉洁关和作风关,注重形象口碑。”

报道中还特别强调说:“党和国家领导职务也不是‘铁椅子’‘铁帽子’,符合年龄的也不一定当然继续提名,主要根据人选政治表现、廉洁情况和事业需要,能留能转、能上能下。”

这两段描述说明,5年前围绕十九大人事换届的“明确要求”中,肯定是有年龄上限的。所谓“符合年龄的也不一定当然继续提名”,反过来证明了“不符合年龄的”就不能被提名了。

这里虽然说的是5年前的事情,但有理由相信,5年后的今年应该会是大体上遵循既有的年龄“规范”,但也不排除因为“事业需要”而令“上”者“破八”,令“下”或“转”者“破七”,而不是回到江泽民向胡锦涛交班时的“一刀切”和“齐步走”方式。

这里所说的“破八”和“破七”,就是指所谓“七上八下”潜规则中的“七”和“八”,即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召开的当年,是年满或者年轻于67岁,还是年满或者年过68岁。意思是,每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召开的当年,年满67岁者仍可继任或新任;年满68岁者即告老还乡。而外界较少提及的,其实还有一个始于“七上八下”之前的所谓“70岁封顶”。

话说江泽民于20年前的2002年召开党的十六大之前,在自己下决心向胡锦涛交班的同时,也希望把整个中共领导层的“集体交接班”程序化、制度化、规范化:主要内容就是五年一届,十年一代。十年一代的意思就是,包括党的最高领导人在内的所有党内职务都只能连任两届;以及最高任职年龄限制等。

而在此之前的1997年筹备中共十五大高层人事时,江泽民提出副国级以上职务的新任和连任年龄限制是70岁封顶,但他江泽民本人例外。所以,出生于1926年的江泽民本人在1997年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上,连任总书记时已经七十有一;同时连任政治局常委的李鹏和朱镕基,以及同时连任政治局委员的钱其琛则都是69岁。而当时已经担任了一届国务委员的陈俊生则因为出生于1927年,召开十五大时刚好年满70岁,而被排除了连任的可能。

而从70岁封顶进一步年轻化到了“七上八下”的潜规则出台之后,出生于1932年的李岚清在2002年的十六大召开的当年已满70岁,于是江泽民只有忍痛割爱,让李岚清和时年74岁的朱镕基一同退位。

关于江泽民时代制定的正、副国级领导人“七上八下”,以及正省、部级领导人“三上四下”的全国党代会的人事换届年龄限制潜规则(内部称“原则上执行”)的对外披露,最早见于笔者1998年出版的《江泽民的权力之路》。有兴趣验证是否真有其事的读者和听众可以核对一下,从2002年召开的中共十六大至今,确实没有一个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被安排新任或者连任的那一年是年满68岁的。

比如,2002年胡锦涛在十六大上接班的同时,退位的上届政治局常委中,最年轻者为时年68岁、出生于1934年的李瑞环;而新任政治局常委中最年长者、被胡锦涛特别介绍为“老大哥”的罗干,生于1935年,时年67岁。

再比如,2007年召开的十七大上产生的新一届中央政治局中,最年长者为连任政治局常委的贾庆林,出生于1940年,时年67岁;而出生于1939年的曾庆红因为时年68岁而“到点下车”,未能连任政治局常委。

而从习近平登基开始,2012年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新任政治局委员和新任政治局常委中,最年长者是刘延东和俞正声,都是出生于1945年,时年67岁;而与胡锦涛等一同退位的十六届政治局常委中的最年轻者,为出生于1944年的李长春,时年68岁。

2017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1948年出生的王歧山因为年已六十有九而未能连任政治局常委;新任政治局常委中,年龄最长者为1950年出生的栗战书,时年67岁。

但是,十九大召开时的王歧山虽然因为已经“年龄原因”而未能被提名留任政治局常委,但日后被安排为国家副主席,仍然还是以正国级领导人身份留在前台,是为“破八”。而在十九大上,时年67岁的栗战书被从政治局委员晋升政治局常委的同时,比他栗战书还要年轻几个月的李源潮却被迫告老还乡,是为“破七”。 严格算起来,十九大召开时的李源潮尚还未满67岁。

那么如今已经制定出来的二十大“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成员名单中,是否会有人因“事业需要”而与习近平一同“破八”(即所谓不搞“一刀切”),以及“符合年龄者”中,也就是今年才67或者不到67岁的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它的常委会委员中,有哪几位可能会被“下”或者被“转”,都是我们下篇文章所要介绍和分析的内容。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