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孤:大疫三年,百姓苦不堪言,它们却逐渐疯狂!

0
47

Original 林孤 林孤小姐 2022-09-26 16:16 Posted on 安徽

【一朝出了午门口,一个名字两只手,却看见,那厮竟是混元霹雳手。】

1

8月10日,上海。

赵某某(男,56岁)、陈某某(男,43岁)在核酸筛查中被发现呈阳性。

在接受流调过程中,两人均刻意隐瞒去过徐汇区卫强足浴店的行程轨迹和所接触人员,对疫情流调排查造成严重影响。

闵行警方,对该2人刑事立案侦查。

8月18日,云南昆明。

居住在五华区的杨某珍(女,46岁,核酸检测为阳性,已对外公布)、周某文(男,47岁)夫妇二人,在接受疫情流行病学调查过程中,刻意隐瞒不报行程轨迹、接触人员等旅居史、接触史信息。

导致相关人员、场所未被及时纳入管控,造成疫情传播风险。

机关对杨、周夫妻二人受案调查,将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9月20日,浙江义乌。

为充分调动全社会力量参与疫情防控,严控疫情传播,现就核酸阳性感染者接触人员主动报告有关事项通告如下:

主动报告密接信息,经确认属实且当事人被判定为密接的,给予5000元人民币奖励。

其他人员举报供上述密接人员信息线索经查证属实的,同样给予5000元人民币奖励。

核酸阳性,隐瞒行程,轻则治安管理处罚法,重则直接刑拘。

 

密接阳性人员,故意隐瞒不报、迟报的,违规犯法,主动揭露举报的,现金奖励5000元。

都是为了防疫大局。

以上的奖惩措施,都是执着于“核酸阳性”事件中,“人”的问题。

可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假如“人”没有问题,没有隐瞒行程,没有知情不报,而是“核酸”出了问题呢?

2
2022年1月12日,河南许昌市。

经公安机关调查,郑州金域临床检验中心有限公司区域负责人张某东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引起疫情传播的严重危险行为。

对张某东以涉嫌刑事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2022年4月22日,安徽合肥市。

合肥两家医学检验实验室在蜀山区区域核酸检测中,超能力承揽检测业务、严重超过承诺时间出具检测报告,影响合肥市对疫情形势及时研判,更为严重的是,此前已多次发生类似情况,有的还几次出具“假阳性”报告,严重干扰了合肥疫情防控大局。

经研究,决定对上述两家实验室给予警告,立即暂停两家实验室在合肥市范围内的合作业务。

2022年5月12日,上海。

某小区一天检测出13个“阳性”案例,但转移到方舱后13例阳性病例的检测结果竟全为“阴性”。

与此同时,该事件中出具“假阳性”的中科润达检测实验室,被曝曾靠第三方检测业务狂揽3.5亿。

此为,上海中科润达“假阳性”事件。

2022年5月21日,北京同样出现“朴石医学检验实验室”问题。

根据相关消息,该医学检验实验室的原始数据明显少于样本检测数量。

目前,公安机关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立案侦查,对实验室实际控制人、法定代表人等6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嘴上都是主义,心里全是生意。

Image
核酸检测的背后,更是某些人眼里的“大生意”。

3

朴石医学检验实验室,成立于2020年11月,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

检测样本数据减少,这属于“偷工减料”,也就是说,你送去了了1万个样本,他可能只检测了5000个。

剩下的那5000个,没有真的检测,也就有“阳性”风险没有被排查。

直到造假到了北京,才真正地迎来了痛击:对6名实际控制人和法人,刑事拘留立案侦查。

而多次延迟报告、甚至出现“假阳性”核酸报告,严重影响合肥防疫大局的两家实验室,其中有一家,名字叫和合医学检验实验室。

记住这个名字,圈起来,后面要重点考。

超能力承揽检测业务、严重超过承诺时间出具检测报告、出具“假阳性”报告,并且多次发生此类情况。

这样的“和合医学检验实验室”,在合肥,得到的惩罚,是“给予警告、暂停业务”。

在合肥暂停业务3个月后。

2022年7月,辽宁沈阳。

辽宁卫健委针对此前开展的410家核酸检测机构的专项排查整顿情况,做出通报:

23家机构责令整改,17家机构暂停服务。

而在这责令整改的23家机构里,就有“沈阳和合医学检验实验室”。

Image
警告、暂停业务、责令整改。

有个屁用!!!

和合医学,持续在疯狂检测捞金的路上,一路狂奔。

2022年9月24日,河北石家庄市。

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鉴于裕华区近期连续发生疫情且源头不明,石家庄市卫健委、市公安局等部门抽调相关专业专家对全市核酸检测机构进行督查检查。

在检查中发现,“石家庄和合医学检验实验室”2022年9月14日对裕华区阳光361小区核酸检测出的一管20:1混管阳性样本未上报,导致相关人员未得到及时管控,造成9月21日出现社区传播。

该实验室涉嫌违法犯罪,石家庄警方已对其立案侦查。

从合肥到沈阳,一直作妖蹦跶到了河北石家庄,和合医学实验室,才终于栽了跟头被查了。

和合医学在石家庄,是怎么栽的?

是因为石家庄连续疫情且源头不明,卫健委和公安局觉得“不对劲”,然后对全市核酸检测机构进行检查。

这才发现了和合医学实验室,“检测出阳性不上报”。

大疫三年,黎民百姓苦不堪言,奸臣走狗们却赚得盆满钵满。

且,为了赚更多的钱,它们已经疯狂了!

Image
4
个人拒绝做核酸、隐瞒行程,罚款拘留,甚至有地方“扬言”影响三代人…

 

这是为了抗疫,为了大家都能遵守防疫规定。

然后呢?

核酸检测公司为了搞钱,超额揽业务、超时推送检测报告、造假数据,甚至于到了今天的河北石家庄,检测出来阳性,它们都敢隐瞒不报了。

然后等着这个阳性,去“人传人”,去造成更多的“阳性”,最后,他们就能承接更多的检测业务。

我倒是想问一句,是一个拒绝做核酸的人“危害”大,还是一家“阴阳”假报告隐瞒事实的检测机构“危害”更大?

罚款、拘留、纳入征信体系、影响三代,“严苛惩处”。

给予警告、暂停合作业务、责令整改,这是“宽大处理”?

我支持全民抗疫,也接受5-7天或是2-3天的核酸常态化,我反感的、不信任的,是它们那一副,只剩下捞钱的嘴脸!

我们做了核酸,数据有没有被拿去检测;检测的数据是不是真实可靠的;会不会有阳性被隐瞒了。

这些,都是民众对于“核酸检测”的担忧。

而实际上,这些担忧不是“造谣信谣传谣”,而是它们真的就这么干了!

Image

说实话,哪怕今天是彻底干死了“和合医学”,我一样会怀疑,还有下一个“和合医学”出现,甚至于是换个马甲,这群“法人、实际控制人”,照样可以卷土重来。

和合医学在合肥出事以后,新华社下场点评:

编造“假阳性”暴露医检外包监管短板。

一句话,简明扼要地说出了当下社会里,两个致命顽疾:

 

外包、监管。

正是因为有外包,所以才会“奸商贪官”沆瀣一气。

正是因为公平正义寄希望于监管,所以才会失去更多的有效监督保障。

监管有短板、监管有缺位、监管有“监守自盗”。

与其拿5000元去奖励举报密接人员,倒不如拿5万块,去发动“朝阳群众”,监督核酸检测机构。

大疫三年,谁在水深火热之中,谁在逍遥法外,谁在紧衣缩食,谁在纸醉金迷。

只要不是瞎子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怕就怕,有人故意装瞎装傻。

 

《周礼·秋官·大司寇》:“刑乱国用重典。”郑玄 注:“’用重典’者,以其化恶伐灭之。”

整体上,”乱世用重典”用于社会上的定义为,通过严苛的法律效果惩罚犯罪,来达到治理社会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