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纯钩:施永青也「恋殖」,凭什么教中共长治久安?

0
11

英女王辞世,香港人对前事头婆表达哀思,日前又有足球观众集体嘘国歌,这两件事从不同侧面表达了香港人的真情实感。前者是恋殖,后者是反共,恋殖即反共,反共即恋殖,一而二,二而一。

爱与恨都是极端的感情,喜欢去到极致便是爱,不喜欢去到极致变成恨。今日香港人对中共,不是不喜欢那么简单,从一到十,没去到十也去到八九了;至于对英女王,也不只是喜欢那么简单,从一到十,没去到十也有七八了。

有市民说:「冇比较冇伤害」,香港人对事头婆与对中共的爱与恨,也是比较出来的。谁对我们好,谁对我们不好,我们清楚得很,针拮到肉会痛,蜜喝进口会甜。从港英时代的自由法治,到中共的压迫与无法无天,此时彼时,现实的刺激,一经比较,爱恨自然生成。

爱与恨不是对不对的问题,是有没有的问题,一旦有了,不对也没办法,一旦没有,即使很对,无端也生不出来。所以恋殖不恋殖,是天公地道,天知地知。

朋友转施永青一篇文章给我,施永青谈恋殖,说香港人没有经过中共统治下几十年的苦难,与大陆人的命运有天渊之别,这是香港人恋殖的基本原因。他又说「去殖化」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治本方法是找出中国人过去苦命的原因,并建立长治久安,人民权利得以充份保障的宪政。他说:「能够在自己国土内找到幸福的人是不会恋殖的」。

最后这句话说得可圈可点,可惜施永青没有具体分析中国人过去苦命的原因,也没有教香港人如何在自己国土内找到幸福,对于如何充份保障人民权利更语焉不详。在中共语境内,谈论「宪政」属于政治不正确,施永青在政商圈内混迹多年,这一次把话说过头了。

你以为中共不懂得如何才是治本,如何只是治标?你以为中共不知道香港人与大陆人的命运有天渊之别?你以为长治久安是说几句话就能做到的吗?

时至今日,还把香港问题归结于某些政策,寄望某个人的「仁政」,那是昧于时势,也昧于历史。中共的问题,不是「如何」的问题,是「不得不如何」的问题,要害只是制度选择。中共选择了专制独裁制度,就不得不拼老命维护这个利度,大陆人的命运决定于此,香港人的命运也决定于此。

正因制度不得人心,只有先以谎言愚弄民众,谎言失效,就以高压管治,高压失效,就以暴力镇压。除非中共愿意放弃自家利益,否则,这是没有执政合法性的政权维持统治的不二法门。中共垮台才能治本,中共不垮台,万事都是治标,中共能让自己垮台吗?

香港人并非「先天」反共。改革开放以来,香港人义无反顾地支持中共,香港的资金与人才令深圳与珠江三角洲崛起,香港的经营管理理念推动大陆私营经济,大陆有什么天灾人祸,香港人无私捐助,香港生机勃勃的文化,席卷大江南北激发社会活力。连北方穷乡僻壤都在看周星驰的电影,听梅艳芳的歌,中国走到今日,一路都有香港人的身影。

香港人反共,是从中共的恩将仇报开始,是从中共多年的欺骗敲榨压迫和迫害开始。恋殖因不满中共而起,反共因切身伤痛而生,要香港人不反共,先要中共不压迫香港人,中共不压迫香港人,就会损害中共的执政地位。中共不得不压迫香港人,香港人也不得不恋殖。

施永青要为中共指一条长治久安之路,岂不是强中共之所难?给施永青做中共总书记,除了彻底放弃专制独裁,他又有什么妙策安香港﹑安天下?

要香港人不恋殖,最直接的办法是,让香港人保持资本主义生活方式不变,回归前已经那么好了,回归后应该更好,因为回归是回归到自己人手里。但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中共当年许下的诺言,中共已经做不到了。只管国防与外交,本来不是很简单吗?为何管来管去,就管到一本画给小朋友看的漫画去了,还要把人抓起来送监?

事头婆可亲,就是因为她什么都不管。要香港人不恋殖,不用比殖民统治者做得更好,只要维持以前种种「好」的程度就可以,但中共能做到吗?

今日香港的问题不是政策的问题,是制度的问题,不是局部的﹑短期的﹑浅层的问题,是全局性﹑永久性﹑深层次的问题,是中共死香港人生﹑中共生则香港人没有活路的问题。

施永青一篇短文尽数中共统治之恶,又把香港人的幸运归之于英国人管治,言下之意即是英国制度比中共制度好得多,如此看来,施永青的「恋殖」情意节也相当强烈。如此逻辑混乱,自掘陷阱,以后还是少放言高论,免得有关方面上门问罪。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