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C
Los Angeles
星期二, 12月 6, 2022

罗祖田:再谈点俄乌战争

0
21
习近平称普京为“知心朋友”

拙文主要从文明质量上与国家战略上看今日的俄乌战争。笔者以为,普京当局从动手侵乌起便注定了失败,投入越多,时间越久,失败越惨。有几个问题值得说道。

一、俄国人整体上思维思想的陈旧、落后。

俄国拥有当今世界最大的领土主权面积,即使世界仍普遍处于陆权时代,它原本也犯不着再孜孜以求于扩充土地,而应把主要精力用于消化上面。消化不了,吞食得越多,越是个负担,实在是个浅显不过的道理。这道理到了今天,一流文明可谓皆心领神会,身体力行,奉发掘内力潜能以及和平过日子为正道。但自彼得大帝直到今天,克宫的主子皆严重忽视此道理,多数俄国人更无视此道理,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克宫的主子,包括列宁和斯大林,不可能不懂得上述道理。之所以反其道而行之,肯定原因多多,主要原因除去帝王野心应与国情密切相关。例如,西伯利亚这块地盘够大了吧,但拿西伯利亚去换德国的鲁尔区,德国人会干吗?此事反映了俄国文明质量上的严重先天不足。它要成为让全世界战慄的强权,只能靠体量优势来抵消素质劣势。固然,这不失为自知之明。

撇开道义因素不谈,这样的自知之明无疑应受到理解,但一时的自知之明不是长时期的审时度势,几个人的自知之明不等于朝野共识与长期国策。俄罗斯帝国的形成、扩张,靠的是对松散游牧部落的无情兼并与屠杀。它用国家权力成功地压制了大量地方农奴主的自治权力,但是国家权力体现的是新的更大的农奴主利益。这样的时代特色决定了俄国统治者不能也不敢忽视镇压功能。可是文明只张不驰是不行的,必须要有一个能为臣民从被动接受到逐渐认可的文化观念来配套。此为东正教得势的时代背景。

可是代议制前任何一种能为社会生活认可的文化,其核心当然是反映权贵利益的价值观,于统治集团从来都是柄双刃剑,区别在于是否利大于弊和统治集团能否很好地利用。无论如何,你过着高高在上的骄奢淫欲生活,仍自诩为人民服务,只能让人口服不可能让人心服。在那样的时代,不妨说中国的统治者属于佼佼者。突出如文官制度尤其隋唐开启的科举考试,极大地化解了精英层对家天下专制的反感,有了精英层对现状的支持,愚昧草民的从众心理与跟风行为便自然而然。六四后红朝统治的持续,一个极重要原因便是对精英层的招安与收买。当然,中国国情与俄国国情很大不同。所以,如果文化于统治者的根本利益属于利害参半,为了维护合法性和扩大威信,那么对内加强镇压对外主动显示武功便是必然。

俄罗斯帝国走的就是这条路。这条路上,帝国有两大天赐。1、松散、弱小的草原游牧部落只能臣服于中央政权,它帮助了帝国如狮子滚雪球般壮大,从此形成了规模优势。2、欧洲的内斗不休时常给了俄帝国可乘之机。因为当一方处于劣势,争取外援乃是本能,哪怕这个外援国过去为它不屑。此举当然帮助了俄帝国的做大。
但是此两大天赐也给俄帝国乃至东正教文化带来了骄傲、自信、骄横直至世界野心,自觉不自觉地成了路径依赖。理解这个“战斗民族”的性格,需要了解它的历史脉络。

似可以说,如果世界文明停留在十八世纪以前,俄帝国进一步做大完全可能。事实上,苏联就是俄帝国的回光返照般做大。所谓的意识形态,属于政治语言,不是历史和哲学语言。因为这样的前提下,规模优势属于硬道理,一切理念在它面前都苍白无力。

俄帝国的不幸在于十九世纪到来,海权兴起,好运便不再了。因为它的先天不足的弊端从此一步步显现。最大的病灶乃是文化的基础功能陈腐。此病灶不容易被发觉,因为或发酵或腐朽都是一个相当长的过程。却也一旦或发酵或腐朽,便都阻拦不住。

这也是中国宋、明以后的情况。文化无活力,文明便无创意。纵然作为直观国力的经济,军事一时间仍如庞然大物,终究持久不了。空间终不敌时间。可悲的是,时至今日,几个俄国人和几个中国人重视这一点呢?

实际,从千年的角度看,所谓马列社会主义在俄国的最先成大气候,今日特色社会主义仍在中国招摇过市,文化上无非是个复古行为罢了,皆源自人的惰性,再被反动政治利用、左右。它们的宣传、说教,半个世纪前便成了笑料。三个世纪来,西北欧一直不看重俄罗斯,共产学说鼻祖卡尔•马克思就不屑斯拉夫人,岂只是偏见与偶然。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出席上海合作组织首脑会议期间交谈。(2022年9月16日)

二、就见解而言,普京乃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从彼得大帝到斯大林,无不迷信和奉行陆权沙文主义。但不能不说,作为时代产物,他们这样做自有充分依据。除了需要适应国情以外,时代局限也是重要原因。事实上截止于二战爆发,海权理念在世界上并不占上风。海权优于陆权,或者说海权从此铸就了一流文明,陆权退化成了二流三流文明,此新纪元虽由大英帝国开启,却也须待美国崛起,并在二战期间领导同盟国战胜了轴心国,方始成为文明主流。期间,有过马汉的海权理论,但理论只有成为现实,才能让多数人折服。因此,海权优于陆权的理念从此不倒,实由美国人完成。战后近八十年美国的超强实力,特别打造此实力的环境与内功,已不容大多数国家不买账。争相移民去美国留学,实在是不争的事实。

时代既已大变,统治者的见解自然应跟上去。这不是什么媚外或向强权投降的问题,那类政治正确或政治煽情,浅薄至极,别有用心,尤其显而易见。二战结束已近八十年,普京的见解居然还停留在二战前,令人有点看不懂。纵观俄乌开战以来他关于俄罗斯历史和国运的讲话,特别关于国土受到北约威胁的绝对安全观,全是二战前的强盗语言。并且,就对二战前历史纵深的理解而言,他也远不及八十年前希特勒的观念深刻,看看开战前希特勒对将领们关于生存空间的训示吧,不妨说,希特勒毕竟传承了黑格尔、叔本华、尼采的部分认知,普京骨子里黯熟的那一套治国手腕跳不出克格勃的课程。不是说今天的假博士和前特工就不可能有旷世之才,但时代变化对大国统治者的要求高了亦成了常识。无论如何,互联网时代已容不得骗子吹牛,空权接受不了野心放肆,因此,今天的刻意打造强人形象实非大国之福。当然,他比另一个大国的加速师脑瓜里货多些。

三、所以,普京自发动侵乌战争,他就别想见了情妇仍有好心情。

即使红场阅兵日之前俄军占领了基辅,普京仍是失败者。因为他承受不起后续影响。此后续影响显而易见:1、多数乌克兰人只要可以选择,便心向西而不是东,当然不希望国家这块眼下不可少的平台被肢解被武力吞并,从而失去靠拢西方的机会。这事决定了反抗之火不会熄灭。2、美欧对一个核大国的为所欲为行为已不能再只动嘴皮子,因为这已不是政客们和大财团的可以再玩一次绥靖的问题,而是美欧需要设想交出自由和安全的问题。似可以说,如果俄国是个不拥核的中小国家,美欧的朝野这次不会如此敏感。这情况就如同一个社区的生活,大多数居民可以容忍几个混混恶作剧,但不能接受习惯于打家劫舍的恶霸今天又大打出手一样。他们不再忍,当然与拥有制服恶霸的实力密切相关。这点极重要。至于美帝被视为邪恶方,这话太正常。

普京和多数俄国人既然认识不到或藐视上述问题,那么从指导思想上或国家战略上,俄国自开战便注定了失败。

需要强调一点:二战前的国与国战争,于它国民意并不会有很大触动,只要没有打到自己头上来。无须把人类的正义感抬得很高。况且谁胜谁败,说白了就是个统治者半斤配八两的关系。今天不同了,它已不是同处陆权时代换个统治者的问题,而是已久享一流文明自由生活的美西人如果不抗争,就会沦落为二三流文明过恐惧日子的问题。这问题利害关系之大,是二三流文明的顺民奴民体验不到的。俄国的权贵乃至俄国知识界需要认识到,从莫斯科大公国基础上扩张的俄罗斯帝国,几百年间便把陆权的野蛮推向了新的顶峰。它同化了数不清的草原游牧部落,却无不是通过血与火的无情手段,鲜见道义的感召作用和经济的吸引作用。十九世纪它曾有过灿烂的文学光荣,思想与创意和这块广袤土地从来就是极不相称。二十世纪它主导的社会主义试验,只能是它的永久耻辱。因此,它既不如中国宋朝前的历史曾对农耕文明作出了独一无二的杰出贡献,更不如欧风美雨推动了人类文明更上一层楼。中国的百年浩劫,固然主要原因在自身,它确也脱不了干系。中亚诸国乃至东欧的长期落后,一样如此。血与火的兼并之路走到了山顶,它对人类文明仍鲜少贡献,理当改弦更张了。就今天和今后而言,理论上美西是任何国家都可以超越的,也应该超越,唯如此人类文明才能再上一层楼。但前提是需要用更优质的文明内涵去超越美西,使用过时的历史旧套路,在空权即技术权能需要人权配套才不会失序失控的时代行不通了,否则谁也好过不了。进一步说,野蛮战胜文明,劣币驱逐良币,史上屡见不鲜,但基本上是同处陆权时代的事儿。道理深刻又浅显,不复自由、民主、人权的陆权国家,基本上上层无思想,中层缺创意,下层浑浑噩噩。强弱皆体现在量上,不在质上。今天和今后的时代,不信邪的二流三流文明,只能是个阴惨现实。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参加东正教复活节仪式。(2022年4月24日)

四、只单纯谈有形国力,此次发动侵乌战争,普京也是个半疯子的行为。

我个人并不认为现今俄国的经济规模只相当于中国的广东省。一是中国的GDP少说也有30%水分,二是俄国有些经济数据如地产住房和福利并没有体现在GDP上。但即使俄国的经济力相当于中国的三个广东省,它也没有力量叫板美欧。如果说开战初只限于“特别军事行动”,实质乃是避免刺激美欧,宣传上不失为明智。那么战争打到七个月后的今天,已明摆着成了胜利无望仍挑战美欧乃至世界的底线,还不赶快撤军,更待何时?

这只能是独裁者的通病,不肯认错,不能认错。独裁的可怕、可恶,从来如此。当年吞并克里米亚,居然不曾招来报应,国内民意支持率高达80%以上,这个精明的前特工怎不踌躇满志。几年来,面对另一个大国大量脑残对他的崇拜,另一个加速师对他的心许,他不想再干上漂亮的一票都由不得他了。据说,他曾放过大话:“给他二十年,他还一个强大的俄罗斯。”不论此话是否属实,他已被自个打造的强人形象绑架,加上知识实际欠缺,既不明世界发展趋势,又不去正视俄国文化内生的创造力到底如何,他若“出师未捷身先死,”也是自讨。

固然,今天更重要的乃是俄乌战争如何影响世界格局。

打常规战争,俄国面对美西方和北约,只会越来越丢人现眼,今天的明眼人可谓一看便知。它即使与另一大国加上伊朗和北韩再建轴心联盟,也无非是延长战争时间,无从从根本上扭转形势。打核战争,不能说绝无可能性,但几率极小,主要是讹诈。毕竟,今天是俄军进犯放弃了核军备的乌克兰,不是拥有核武的乌克兰伙同北约进犯俄罗斯。这个基本事实,普京糊弄不了世界,也糊弄不了俄国人。

之所以今天多数俄国人仍支持普京,不外乎两点:情感上不希望大俄罗斯从此被边缘化,他们中多数人实为前苏俄遗民,利害上尚未尝到美西制裁的苦果,俄国仰仗资源出口暂时支撑了民生。但只要战局持续恶化下去,俄国人尤其新生代心态一定会变。他们真会拥护独裁者打核战?

那么,俄国权贵有没有人不惜打核战呢?

我个人愚见,任何二三流文明国家都会有这号疯子,但能够付诸行动的人数极少,得逞的概率也极小。历史镜鉴不远,当年迎来了绝境,希特勒曾动过不惜让德国彻底毁灭的念头,日本军部发出过“一亿玉碎”的豪语,结果是两国绝大多数人选择了投降。毕竟,亡国不是灭种。今天的情况下,普京既无胆量对美、英、法按核按钮,也没有把握保证那些个层层操控人员会执行命令。

核讹诈既失灵,立马认错领罪又做不到,当然只能玩扩军与公投再发核战威胁的拙劣套路,然而这只能顾全一时的面子。当拙劣的套路又失灵,俄军全面撤兵,让公投四州乃至克里米亚听天由命,便是大概率。如果政变、兵变或普京气血攻心而爆亡,这一天马上出现一样是大概率。

但这不等于俄国可以逃避战争责任。例如,交出战犯,国际监督下销毁核武,大部分军工企业转为民用,赔偿受害国损失。

这就意味着作为政治、军事大国的俄罗斯,将不复存在。当然,它仍然可望成为领土和人口大国,成为文化和经济大国,但后者的实现乐观地估计也得半个世纪的时间。

此为所谓战斗民族选择强人领袖的报应。有可能,报应还会猛烈。便是俄罗斯分解为若干国家,中亚国家进一步各行其事,或要么美欧化,要么伊斯兰化。就现存世界格局看,美欧化的概率远大于伊斯兰化。很简单,除非美帝也走俄国之路,真主就斗不过互联网。经济发展,人权保障,今天已是硬道理,未来更是硬道理。

若果如此,不排除又有一连串国家告别陆权时代,类似于又一轮苏东波。会有人黯然神伤,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