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国诚:贵阳27命 中国人为何不反抗

0
49

貴陽防疫大巴車禍,27人遇難。在這些死難者中,沒有人確診,沒有核酸陽性,只是所謂「密切接觸者」,但就在「清零」的奪命符咒之下冤死路上。(圖片合成,摘自網路)贵阳防疫大巴车祸,27人遇难。在这些死难者中,没有人确诊,没有核酸阳性,只是所谓「密切接触者」,但就在「清零」的夺命符咒之下冤死路上。 (图片合成,摘自网路)

2022年9月18日,在习近平的暴力清零与极端封控之下,一辆从贵阳出发载满47人的防疫大巴,于深夜2时40分,在前往荔波县的途中坠落山崖,27人遇难。在这些死难者中,没有人确诊,没有核酸阳性,只是所谓「密切接触者」,但就在「清零」的夺命符咒之下冤死路上。这种并非死于病毒而是死于防疫政策的悲剧,三年来,层出不穷、难以估计。

事件发生之后,中国社交媒体微信上发布一条流行评论:「我们都在车上」,意指无论生者或死者,都处在这个清零暴政的「厄运共同体」之内。然而,令我疑惑的是,对于习近平这种肝人之肉、暴戾恣睢的冷血政策,三年来,如果中国人已濒临人神共愤、天理难容的地步,为何不反抗?为何总是默默忍受?为何总是等待苦难自然消去而非抵抗苦难的发生?这个大哉之问,可能不是一个简明的问答,必须从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寻找终究难以解释的原因。

裸命哲学

中国自古以农立国,实际上是「以穷立国」。在这个千年以来已把「饥饿」两字刻在民族基因的国度里,解决饥饿是中国人最高的生命戒律。在几分田地、众人分食的小农经济模式之下,「有饭可吃」是一切生存的最高命题。换言之,只要有饭吃,中国人就不会起来造反,等到有一天面临「官逼民反」之时,已经没有了造反的力气。这就是中国人千年以来忍受横征暴敛以求苟全性命、漠视权力滥用以求自我安慰的「裸命哲学」。正是这种「饥饿轮回」的反覆重演,中国人早已失去抵抗的斗志,丧失改变命运的勇气。换言之,一种在温饱边缘挣扎求生的认命与隐忍,纵容了暴政一再发生与重复,让独裁者误信万民归顺、天下承平。

中国是一个全球规模最大、范围最广、层面最深的「监控国家」(surveillance state)。 (美联社)

在习近平的暴力清零之下,即使关闭在家达数月之久,即使忍受粮食短缺与饥饿难熬,即使面临强制核酸检测和暴力隔离,多数中国人依然以「等待结束」的宿命观,忍受这一切「非人待遇」的摧残。即使在生死边缘上,也以劫难、命苦、顺从等等宿命论,一种「好死不如歹活」的奴隶观,来合理化暴力独裁者的权力肆虐。

贱命主义

「韭菜」是一个生物隐喻,以其满地丛生、取用不尽,乃至取其任人宰割、甘于牺牲的特质来比喻当前中国的庶民人生。中国人繁殖力超强,自古传承「无后为大」,乃至人口超生,数量太多,自然造成一种「不以稀为贵」的认知惯性,重视「量产」而非「质高」的人口价值观,一种只重「温饱生存」而非「生活尊严」的生命观。

既然以韭菜自命,又何必计较独裁暴政?贵阳27命,岂不少得可怜?这种人命薄如纸的思想是一种「贱命主义」-把自己和他人的生命价值看成无足轻重、低廉不值的态度,也就是义大利哲学家阿冈本(Giorgio Agamben)笔下的「牲人」(homo sacer),一种把自身视为不洁、不值的低贱者,一句话:中国人的命值几个钱?面对贵阳27命,人们普遍抱持事不关己的「看客心态」,以及一种坏事不会降临我头上的侥幸心理。

文革时期的「三年大饥荒」,中国人死于饥饿的人数在千万以上。 「千万」是什么概念,在当时6亿人口的对比之下,不过60分之1,在庞大的人口基数之下,何足珍惜? 1950年毛泽东发动韩战,采用的就是「人海战术」,在毛泽东眼里,即使死了1亿,中国还有好几个亿!前线战死的赶不上后面超生的!在中国独裁者眼里,人口只是一种「战争数字」,一具具战死的遗体,也不过是一堆冰冷的数字。既然到处都是引颈就戮的韭菜,独裁者又怎会人命关天、爱民如己?

听命哲学

至今还有众多的中国人相信习近平「清零」政策的目的,是在保护全国人民的生命安全,乃至把非人道灾难视为意外事件或个人的倒楣,这是一种不假思辩、盲目听从的「听命哲学」,一种「领导说了算」的奴婢思想,也是独裁者得以谎言治国的原因。习近平宣称,「中国式清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无数的「次生性灾害」和暴力防疫却只字不提;习近平以大量数字歌颂政府脱贫成功,但对于高达6亿人民(占总人口40%)的月收入不足1千元的事实,以及中国依据远低于联合国公布「绝对贫困线」以下的标准来划分中国贫困人口的事实,避而不谈。实际上,中国是世界上不平等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中国收入最高的10%人口控制了中国68%的财富,而底层50%的人口财富只占了6%。然而,无论中国政府如何编造数字、虚假宣传、睁眼说谎,就是有人相信!为假言唱歌,为欺骗起舞!

神人崇拜

在中国农村,至今仍有家庭把毛泽东的画像供奉在神坛之上,一问得知,中国人认为毛泽东具有趋邪避害、庇佑众生的神力;在城市的计程车上,还有驾驶将毛泽东的符牌挂在车上,一探得知,司机认为毛泽东具有保平安、除车祸的超能力。如今,毛泽东的画像换成了习近平。

一种不假思辩、盲目听从的「听命哲学」,一种「领导说了算」的奴婢思想,也是独裁者得以谎言治国的原因。 (美联社)

「天子论」,一向是中国人信守不变的统治真理。千年以来,中国人就是生活在这种虚拟的「超验世界」中,并且把「敬神」的虔诚之心移情至国家领导人并予以「神格化」,将「敬天」之心转化为对国家领导人的效命与服从。这是一种「奉天承运」的「神人一体论」,将两个杀人魔王当成中国人敬仰膜拜的神灵,其与真实世界的巨大反差,诚然是中国文化深层结构中难以解释的病态扭曲。

全景监控

中国是一个全球规模最大、范围最广、层面最深的「监控国家」(surveillance state),其所采用的手法就是先进科技与政治监察的结合,以达到一种全景式、无缝式、预警式的监视系统,以维持其专制权力与高压统治。

保守估计,中国有4亿个监控摄像头、10亿部智慧手机,以及为数在300万以上的网路监管人员。其中许多摄像头具有人脸辨识与DNA分析的能力,手机的后门程式可以记录和窃听人们的通话内容,它们可以追踪个人行迹、识别可疑份子,网路监管人员则有权截取反对言论,编织文字狱;如有必要,还可以随意按上一个罪名,肆意逮捕和关押。

在这种全景监视之下,中国已经退化成「寒蝉社会」,每个人都主动产生一种避免危及身家性命的「自我审查」效应,并以一种假性服从和肉麻拥护,来回避党国的权力侵扰。这是中国人民为何不反抗的主要原因,理由是避免惹祸上身,也因为缺乏对党国权力的约束机制,只好采取一种与中国共产党冷漠疏离和退避三舍的自保策略,以维持一种「皮影生涯」与「无梦人生」。

专制不除,中国人永无幸福

无论是基于文化奴性而甘愿臣服,或是远离鬼神以求自保,都是一种没有声音的恐怖统治,没有活力的僵尸政体,没有希望的末日社会。中国人民在受尽千年封建余毒之后,今日依然屈膝于科技极权与独裁神人的统治之下。一句话,只要专制不除、暴王不诛,贵阳27命就会一再重演,中国人将永无幸福可言。

※本文作者为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政治与文化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