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思达:封城与少子化背后,中国房地产崩溃的本质原因

0
6

高思达 / 思想坦克 2022 年 9 月 29 日

目前中国政府面临大部分非特大城市的房地产崩盘风险,其根本原因除了北上广深核心区域外,大部分房地产的使用价值(提供相对高收入者居住)在经济发展放缓后,被发现超过了其由当时发展预期决定的售价。

中国政府在舆论导向上,用近期但不长久严重影响经济的封城;以及未来影响严重但现在刚开始的少子化,掩盖了本身对各个区域统治失败所造成的房地产危机。

图片来源:美联社/达志影像

与大部分现代独裁国家不同的是,中国是一个大国。因此有了比其他独裁国家更严重的居住地收益不平等,这与现代资本主义经济人口至少在国内自由流动相违背,但也不像常见的独裁小国,主要地域矛盾为国内不同族裔之间冲突。倘若在人类历史进行比较,中国情况更接近英法等殖民帝国的宗主国/殖民地体系。

中国房地产发展模式来自最初的不平等。 1950年代后期至1990年左右,中国政府为了控制经济,以户籍隔离取代了户籍登记制度。中国公民不能在国内自由定居,其享有的少量社会福利大部分仅限于其出生地。这一时期中国政府优先扶植发展统治核心区或战备后方的工业,特别是军工相关的重工业。因此农村经济遭到掠夺,失去了原始积累发展自身工业的可能。

虽然此时中国处于计划经济,并没有房地产市场。但在其他的现在价值表象,例如婚姻选择方面。各省市的核心城市,或接近城市的农村,较之农村的居住收益和地位高出很多。这一时期的价值观延续到了2020年左右,成为中国房地产大发展阶段的主流价值,即大量通过工作创造实际价值的农民工进城,被各省市政府和相关房地产商,银行等联合剥削。

而造成其崩溃的原因是之后出现的第二个不平等,89民运之后,中国政府为了避免出现通常有民主自治需求的城市市民阶层,排斥大部分人定居到核心城市。同时为了加强对全国的控制,扶植北上广深吸引全国高阶人才,在这些特大城市发展了能控制全国的金融和高科技产业。

同时期全球化造成了各国沿海特大城市自然优势,加剧了特大城市和其他区域不平等。随着经济发展内陆工业城市逐渐没落,最明显的现象发生在中国东北,其没落速度与美国底特律相当。而中国政府的户籍隔离也从城乡变成了特大城市和其他省市地区(包括其他省市的核心首府)。但这些内陆省份城乡隔离逐步开放之时,中国人尚未明白这种趋势,因此大量农民进入小县城买房造成了房地产黄金时期。

但房地产的本质价值是当地的经济发展,而中国的第二个不平等造成了内陆发展缓慢甚至倒退。在2000年之后中国政府为了在内陆维持统治,豢养相对收入过于庞大的公务员体系,不得不用全国的税收支付工资。这些内陆县市没有任何经济产出能力,其主要经济活动来源于对「公务员打手」的服务,根本来源是中国政府的税收转移支付。大部分地方政府想到的另一个财源是房地产开发为主的卖地,这本质上是利用中国内陆农民对经济发展阶段的认知落后,高价出售没什么实际价值的内陆城市房地产。

近期中国政府在疫情期间的封城,加速了经济的崩溃,也终于让大部分中国人认识了房地产价值的本质,因此在短期内出现了不买房的大趋势,导致内陆开始的房地产崩盘。

而与其他省市不同,北京房价在此时上涨。大部分中国人已经明白中国政府的不公平本质,而首都的财富会因不敢降低公务员待遇而集中。但投机者不认为中国政府会垮台,因此北京房地产有相对炒作价值。于此相同的是大量缺乏资本的年轻人考取公务员或教师,或者考入研究所以为进入公职体系进行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