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二十大」后中国走向显露端倪

0
4

習近平連任之後的中國,將以「偉大鬥爭」的名義,推動「文革」2.0版政治運動,政治上只會越來越緊,在可預見的未來不可能有寬鬆的可能性。(美聯社)习近平连任之后的中国,将以「伟大斗争」的名义,推动「文革」2.0版政治运动,政治上只会越来越紧,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可能有宽松的可能性。 (美联社)

还有不到20天的时间,中共就会召开世所瞩目的第二十次党代表大会。不出意外的话,习近平将会破格连任,延续他的所谓的「治国理念」。现在网路上热传中共各种高层人士变动,但在我看来,更重要的还并不是人事变动问题,而是「二十大」之后中国可能的走向。

 

现在,「二十大」的议程大局已定,如果仔细观察和分析中共官方媒体最近的一些论述,可以大致猜测出未来至少五年内,中国可能会出现的一些政治发展动态。这从两篇文章中可以看出:

第一篇是新华社9月18日发表的一篇社论,题目是《办好发展与安全两件大事》。这篇文章,显然是针对前不久贵州载运疑似染疫人员的大巴翻覆,导致网路上民情汹涌,党内对「动态清零」政策也多有微言而做出的回应,应当代表的就是习近平本人的意思。文章开宗明义就表态:「既要坚持动态清零,又要最大限度减少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等于宣示「动态清零」政策不会因为出现严重的人道危机而松动。文章的重点其实在这样一段话:「从国内看,我国经济发展环境的的复杂性,严峻性,不确定性上升,改革发展稳定任务艰巨繁重,我国发展进入各种风险挑战不断积累甚至集中显露的时期,面临的重大斗争不会少,各种斗争不是短期的而是长期的,至少要伴随我们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全过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必须勇于进行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

这段话可谓杀气腾腾,不仅再次强调未来的中国社会将要进行某种「伟大斗争」,而且模仿毛泽东「阶级斗争要讲一万年」的口吻,提出「重大斗争是长期的」,甚至要伴随第二个一百年。我们完全有理由预测,习近平连任之后的中国,将以「伟大斗争」的名义,推动「文革」2.0版政治运动,政治上只会越来越紧,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可能有宽松的可能性。

中国「动态清零」政策不会因为出现严重的人道危机而松动。 (美联社)

但问题来了:以今天中国的数字化极权统治模式,反对派根本没有立足之地,哪来的阶级斗争的对象?哪来的颜色革命的可能性呢?当然没有。但是中共,以及一切极权政权,为了维护统治,最主要的一个手段,就是制造敌人。现在习近平的基本思路,就是把美国和台湾列为主要的外部敌人,通过在台海问题上不断制造麻烦,来作为必须进行「伟大斗争」的根据。而按照毛泽东「文化大革命」的特点和中共历史上的传统,还要有内部敌人,因此,这样的伟大斗争很有可能首先从党内开始,从进一步清洗中共内部的不同路线的拥护者开始。这一点,从另一个最近发布的文件就可以看出。

9月19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的规定》,这个规定的颁布主要是为整顿党内政治秩序立规矩。按照这个规定,有十五种情况的干部,就要下台,或者被清洗。而这十五条标准,不仅没有出现「腐败」二字,而且前两条都是针对维护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权威而制定的:(一)政治能力不过硬,缺乏应有的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在不折不扣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结合实际推动落地见效上存在明显差距的;(二)理想信念动摇,在涉及党的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等重大原则问题上立场不坚定,态度暧昧,关键时刻经不住考验的。

显然,这是一个政治挂帅的文件,腐败,无能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是不是忠诚」。这个文件当然不是针对习近平的,而是针对针对习近平的人的。换句话说,这个规定的颁布,再加上最近对公安司法系统的残酷整肃,我们大致可以预测,习近平连任之后的中共,内部斗争会更加残酷。

当然,不管搞阶级斗争,社会革命,还是清肃内部,都是在自掘坟墓,历史倒退通常没有好下场。习近平号列车一定会跌下悬崖,问题是要有多少中国人为之殉葬。

※作者成长于80年代的北京,1987年考入北京大学后即从事学运,参与和组织了1989年民主运动,后为此两次坐牢达6年多时间。 1998年被流放到美国,得以进入哈佛大学10年,先后得到东亚系硕士和历史系博士学位。现在担任「对话中国」智库所长。政治上的温和坚定的反对派,思想上的理想主义者,生活中的资深阅读者。出版有政治评论和诗歌散文等书籍20余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