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C
Los Angeles
星期二, 12月 6, 2022

章小舟 : 加速倒车若不制止,惨烈人祸有增无已

0
10

一、夜半翻车是惨烈人祸,但作为政治隐喻,犹有不及

妖氛氤氲的午夜,一辆幽灵般的大巴,在崎岖险峻中曲折而行。车内,连同司机在内,俱是身着白衣的人,满目惊惧、一动不动,似皆被一双硕大无朋的无形魔爪攫住了心魂,氛围颇为诡异。他们疲渴难耐,但惊惧之下反而弱化了疲渴之感,而身心的苦痛,也在无边的忍耐中被钝化成一种麻木。包括司机在内,他们均不太清楚车子驶向何方,但是不得不听从指令,因为抗拒指令会被置于人间地狱。为了免入人间地狱,他们宁愿冒险进入恐怖之境,甚至是涉入死亡之旅……

这,是惨烈现实,也可作为政治隐喻,但犹有不及。

虽然,我未曾亲见,也无心追问那死亡之车内是否留下摄像。只因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除了那些早被专制权力异化、退化并狂开倒车的两脚恶兽,稍有同理之心的国人,皆不难感应那些亡者的最后境遇,无法不因同胞所历之痛而痛。

在“清零”恶政犹如魔咒一般死死缠住亿万同胞时,2022年9月18日午夜,发生于贵州黔南州三都至荔波高速三都段贵阳往荔波方向的满载“被隔离”的大巴翻覆事故,死27人,伤20人,顿时激起无边舆论怒潮和万千泣血哀呼。虽然习共疯狂删贴禁言,但也无法灭了普天之下的良知、公愤,无法掩盖不胫而走的事实、真相。所谓车祸,不过是习共当局避重就轻的说辞。真正原因是,人治之下的地方官衙为获取政绩、献媚上级、讨好习皇,变本加厉、层层加码,以“宁可错杀千人、不使一人漏网”的严酷手段将阳性感染者的检测无虞、长久居家的周边大量居民驱赶至行政辖域之外的僻陋之所,从而在本辖域内实现所谓的“社会面清零”、“动态清零”。因任务重、时间紧,司机夙夜劳顿、疲惫不堪,加上被防护服和不能喝水、不能开空调之类的非科学规定、变态要求折磨得渴热难耐,极度疲劳驾驶,酿成大祸!所谓车祸,实为人祸,又一次“清零宗”“亲自指挥、亲自布署”下的惨烈人祸!

如今,世卫组织称新冠疫情结束“在望”,拜登总统则称新冠疫情大流行已经结束。万千权威医学科学家对此早有共识:新冠病毒无法被彻底消灭,人类只能与之共存。而习皇帝为一己脸面与权欲,不惜将全民作为牺牲品、将全党当成折磨对象,以“清零”作为维护脸面的方式、保持政绩的路径、增加大众奴性的手段、瓦解群体抗争的工具、检测官员忠心的标尺、获得连任宝座的保障,从而酿下无数次生灾害和人祸惨剧,居然还厚颜无耻地宣称“人民至上、生命至上”!若真如其言,可为之事又岂仅限于“清零”!?对比新冠死亡率,中国大陆车祸死亡率同样很高、甚至更高,何不禁了所有汽车!?中国大陆抽烟死亡率同样很高、甚至更高,何不取消党国的滚滚暴利的烟草专卖!?

荒诞如此,暴虐如此,事惨如此,简直是变相草菅人命,虽“忍民”也已忍无可忍,虽“粉红”也已无红可粉。即便在墙内被严控的关于此事的微博评论区,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排山倒海般的讨伐之声,矛头直指元凶祸首,数千人点赞“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他?”,还有一条在此次车祸遇难者家属之一(网名为“武庚202107”)的微博发言下的留言“中国人不能太老实了,总有一天会爆发”,点赞更是过万。虽然此类评论被“动态清零”,然而,随着更多相关事实真相的飞速流传,墙内外的民愤更是如烛天烈焰,熊熊燃烧,让“九一八”纪念日平添了太多的悲怒与哀愤。

九一八,九一八,昔有倭寇犯国家,今遭习共祸华夏!有论者以为,“贵州翻车”事发9月18日,实则比“九一八”事变更堪称“国耻”,所言极是!因为“九一八”事变是日寇侵华所致,要说“耻辱”,也是日寇之耻辱,与中国何干!“九一八”事变对中国而言,是灾难,是国难,而非什么“国耻”。但“贵州翻车”事件,分明是所谓的“仆人”虐害“主人”、官衙折腾百姓、苛政导致人祸,这才是党国之耻、红朝之耻!

“贵州翻车”人祸,不仅加深了“九一八”纪念日的固有悲情,还定将与“九一八”纪念日一同嵌入中国的历史。那辆满载同胞冤魂、溅流同胞鲜血的变形的惨不忍睹的大巴,必然如钉子一般深深刺入民族记忆的深处,永远记录习共暴政对中国人民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若在民主制度下,所犯罪恶罄竹难书的中共早该下台、被永久取缔了。但在专制体制下,独裁者及各级贪官视辖域为囊中之物、以百姓为俎上鱼肉,即便犯下滔天大罪,自违其法,自悖其律,往往也是道歉了事。即便以习共律条衡量,贵州昏官恶官也难逭其罪:“长途客运车辆在凌晨2点到5点禁止在高速上行驶”,导致“重大事故”之首恶元凶当处刑3-7年。但是,9月18日,贵阳官衙召开所谓新闻发布会,以道歉之名行媚上之实,贵州昏官恶官居然被冠以救灾有功之誉,如此亵渎亡者、漠视民意,连“罚酒三杯”都称不上了!

人民心头泣血,万众悲愤填膺。再经此痛,很多国人对习共当局已然彻底绝望,“润”声再度鼎沸,但也仍有一些民众对习共当局尚怀有一丝期望,苦苦哀求习共当局从此次事件中汲取教训,拿出应对举措,以杜绝类似悲剧。然而,反观习共各级官衙,面对此次事件及巨大民愤,除了“一键清零”、删贴禁言、打压异议,就是变本加厉、更为顽固、更为险诈地推行“转运隔离”等“清零”恶政。在题为“贵州通报27死车祸情况 向全社会道歉”的新闻下,一条ip地址为四川的网友留言,再度将习共官衙面对此次巨大人祸却不仅毫无改弦易辙之意和反思补过之心、反而愈发冷血更为阴狠更加狡诈的真面目曝光于天下: “这事之后,我们这隔离的要求全部签免责声明,如果转运途中发生事故,不负责任。真的无语了。”此留言有大量点赞和转发,墙内被删之际,早已飞传墙外,又一次揭出习共当局将人民当作牛羊驱使和奴役、全然不顾人民死活的极端冷酷!

但,仅是这些,还远未逞其所欲!

二、“加速”倒车成功,大概率是长痛

面对习皇帝变本加厉的各种倒行逆施,有些观点总认为:“加速”是好事,对其“加速”不妨听之任之,甚至乐见其连任,并称之为“加速师”。对此实在无法苟同。此类观点不论主观动机如何,客观上都有利于习渡过连任危机和此后进一步的加速倒车、长期独裁。

今日情形的恶劣,已超越了“贵州大巴车”的政治隐喻、象征范畴。“大巴车”至少是前行的,或者至多是模糊了方向,而习皇帝分明在加速倒车。谁能保证他加速倒车一定会换来车辆的解体和人质的获救?这是理想主义式的粗线条判断,不仅缺少逻辑支持和理论基石,也没有充分的事实依据;虽然不是没有可能,但概率很低。从历史角度看,能碰到秦、隋这样的短命暴政王朝,就是“以短痛换长痛”的超级好运了。

加速倒车,有一定的概率是车毁人亡式的、一定范围内的同归于尽,但最大的可能是将中国大陆拉回到一个西朝鲜式、毛式独裁、高压严控、互联网防火墙(东方柏林墙)更高、以言治罪更为频发、(部分)恢复计划经济、(一定程度上)重演阶级斗争、(相当程度上)闭关锁国、内循环为主的境地,而后车子动力无几、不进不退或有退无进,停滞几十年乃至更久。这样的概率太高了。

中国几千年来,不是一直“进三尺、退一米”地进行专制循环吗?中国大陆的民主共和时期不是只有短短几十年吗?中国历史上的开明专制时期有没有十分之一?相对开明的专制时期不是很长,但平庸专制、暴虐专制的时期却不短。就同一朝而言,大多也是如此。中共夺取大陆后不也是在进进退退中延续专制独裁统治吗?如果说毛时代相对于民国统治大陆时代是退,那么,邓江胡时代是进,如今轮到习开启一个退的时代,也不算奇事。

再看其他国家,如朝鲜。朝鲜金家建政后也不是一直如此不堪,在历史上确实有过也算辉煌的时期,由于金日成在建政初期就除去了主要政治对手,加上他不像毛泽东那样热衷内斗,比较重视经济建设,又能在敌对的苏共与中共之间左右逢源,使自身利益最大化,故而,朝鲜的供电网在1970年覆盖了农村家庭,当时韩国尚未做到。在1971年,人均能量消耗为1326千瓦,远超韩国人均能耗的521千瓦。朝鲜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也长期领先韩国,类似情况到1988年后才有明显变化。1980年代以前,有不少中国朝鲜族人,因不堪忍受中国大陆的各种人祸,逃往朝鲜;文化大革命期间,朝鲜更成为接纳中国难民的一方,与邓江胡时期大量朝鲜难民逃向中国的情况恰恰相反。朝鲜的相对辉煌期大约延续到1980年代,在1990年代中期跌入谷底,进入世界末流国家之列,从此再也不复此前辉煌。朝鲜的例子说明了,不论中外,在同一个专制政权统治时期,有起有落、有进有退才是常态,将来未必强于过去,发展进步若干年后,一退几十年、徘徊不前或有退无进、退无可退的情况,同样符合中国的“历史周期律”。

再如,如今高度专制、政教合一、打压女权的伊朗,在1979年之前却并非如此。1960年代至1970年代中后期,也就是巴列维国王统治的中后期,伊朗在世俗化、现代化的改革之路上取得了巨大成就,成为世界第九大工业国,人均GDP长居中东之首,文明发达程度之高领先西亚,一些方面足以媲美当时的欧美发达国家。然而,由于巴列维改革不彻底,为霍梅尼上台提供了机会。霍梅尼上台后,疯狂打压女权、提升教权,取缔了大量卓有成效的世俗化、现代化改革方案,伊朗曾经的开明专制光彩不复存在,国势愈衰,一退就是几十年,如今常与朝鲜相提并论,只是仗着石油资源丰富比朝鲜经济好一些,仅此而已。

阿根廷,其百年倒退更是令人不胜唏嘘。如今阿根廷的自由民主发达程度与社会和谐程度远超中国大陆,不过还不算是发达国家。然而,早在一百年多前,当时完成统一只有五十年左右时间的阿根廷就已跻身于发达国家之列。1908年,阿根廷人均收入就超越了德国、加拿大和荷兰,全球排名第七,进入世界出口五强之列;识字率65%,比大多数拉美国家五十年后的水平还高。布宜诺斯艾利斯也从“大农村”华丽转身成为国际化的“南美巴黎”。但是,好景不长,由于政治民主不充分、贫富分化不断扩大、出口依赖性较大、工业化进度不足等因素的影响,阿根廷很快衰退,百年之中再也不能恢复往日辉煌。

就世界现状而言,新冠流行为一些国家的独裁者和野心家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扩权集权、实现或加强专制独裁统治的机会。IDEA研究报告曾多次指出这一问题,并认为,近五年来,民主国家数量从104个减至98个,将缅甸由民主国家降为专制政权,将阿富汗和马里由混合政权降为专制政权。不过,从权力分配、权力根基和制度变迁历史来看,1962年之后的缅甸很难说曾经切实实现了民主。缅甸1945年独立以来实行民主政治,从1962年进入军政府独裁专制时期,这种倒退持续时长达半个世纪,即便在恢复选举的近几年间,也是由军方掌控实权与要津,假民主之表行专制之实,因此军方才如此轻而易举地获得政变成功。至于阿富汗,自1919年独立到2001年美军进占,一直在战争和政变中延续专制独裁统治。在美军成为阿富汗中流砥柱期间,确实是混合政权,但其中四分五裂的专制政权的势力太庞大了,专制力量比例太高了,民主政治不仅范围有限、且在主要城市也无法有效运作,以致于美军撤出不久就重回暗无天日的塔利班专制统治下。马里的情况与阿富汗相似,从1960年独立到1991年,一直处于独裁统治下。从1991年到2012年,马里在主要城市和地区实现了民主政治,但革新力度有限。2012年,分裂势力的武装叛乱导致政变,统治力量衰弱,图阿雷格分裂势力和伊斯兰激进势力联手起兵夺权。2013年,在曾经的宗主国法国出兵协助下,马里政府暂时在主要地区站稳脚跟。但是,2020年,马里再度发生军事政变。2021年又发生政变。民主化革新不彻底,分裂势力、伊斯兰极端势力过大,加上军方之中的野心家,让马里成为民主政治生存的盐碱地,法国的外力支援也难解国内积患,因此从2012年开始其政治就有退无进。

综上,就世界范围而言,一国的倒退,进入“短痛”的概率很小,成为“长痛”的概率很大。就中国范围而言,更是如此。

三、我们都在车上,我们何去何从?

苛政无休,暴政无止。能润则润,但十几亿人,润不出去的是绝大多数。联想到贵州翻车事件的舆论浪潮中的一句名言“我们都在车上”,倏然,电光石火般,鲁迅先生的一句话跳出:“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两语相去近百年,但何其相似!今昔之悲的相通,先贤之哀的可感,只在瞬间。貌似平淡中,究竟蕴着多少无奈、悲苦?非亲历者不能察,非同胞心不可知。

“我们都在车上”,“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既然润不出,难道一直等下去,等着子孙后代牺牲自己、给我们送上自由民主吗?难道一直忍下去,忍到满头白发、在步覆蹒跚、更无抗争之力的晚年被清零、被强拆、被天价医疗、被专制暴政轻松困束、随便给一个死法?如此一生,岂不枉为人也?

生于斯,长于斯。童年如诗,乡音如歌;无语言之障碍,有文化之濡养。这是我们的故土,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不爱,谁来爱?我们不救,谁来救?我们总应该做点什么,也能够做点什么。即便在微博上每天一言,若是几亿人一起这样做,也能够汇成民意巨流,有望酿成改变历史的契机,有效制止独夫民贼的倒行逆施,为自由民主的到来播下无数种子。

野心家、独裁者尚未得逞时,未来一切皆有可能。但若是人人听任“加速”、对其“加速”盲目乐观,他真有可能实现连任野心,并且不断加速倒车,把“短痛”变成“长痛”。若是人人都以力所能及的方式阻遏其加速倒车,合力会极为庞大,即便他连任成功,也未必能长期加速倒车,很有可能成为袁氏第二,倒车也自然戛然而止、掉转车头,步入正轨,驶向通途。

我们都在车上,但,我们可以改变车的方向!自救救人的机会,就在你我他的身上;争取自由的希望,就在每个中国人的手中;获得民主的路径,更在每个中国人的脚下!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