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力场:温教授「过剩」

0
11
 数字力场 数字力场 2022-09-29 20:13 Posted on 北京

Image

他是个老司机,可车上的档位只有R档。

撰文 | 佘宗明

01  

曾写出《知识分子论》的著名知识分子萨义德曾说过:「知识分子的公共角色,是局外人、业余者、搅扰现状的人」。

这里的局外人,指的是要跳出利益捆绑;业余者,说的是要避免两耳不闻窗外事、陷入专业化迷途;搅扰现状,意指要敢于针砭时弊。

在他看来,「知识分子既不是调解者,也不是建立共识者,而是这样一个人:他或她全身投注于批评意识,不愿接受简单的处方、现成的陈腔滥调,或迎合讨好、与人方便地肯定权势者或传统者的说法或做法。」

看上去,任泽平所鞭挞的「温某某」教授,也符合局外人、业余者、搅扰现状之人的描述。

Image

▲任泽平痛批「温某某」教授。

只不过,他的局外通向的并非旁观者清,业余指向的是知识体系「民科化」,搅扰现状是指误导性。

眼下,曾凭着《八次危机》收获不少拥趸的温教授,就正遭遇0.5次危机:

他遭到了向松祚、任泽平、马光远等经济学家的围剿,众人的矛头所指,是他抛出的所谓「人民经济」一说。

「人民经济」若只是「发展是为了人民的经济」的笼统说法,那充其量是给经济裹上了些许政治化意味——本质上,市场经济也属于「人民经济」。

怕就怕,所谓的「人民经济」跟市场经济处在左右两个象限内,不是包含关系,而是对立关系。

这不是杞人之忧。在舆论场内,早已出现「市场经济追求资本利润最大化,人民经济追求人民幸福最大化」的对立性说法。这无异于对当下经济体制的歪曲。

02  

「人民」很正向,「经济」很重要,但「人民经济」合在一起,却别有意味。

按照温教授的说法,「人民经济」有四个特征:自主性;在地性;综合性;人民性。

他还为其披上了「××主义性质的经济体」的软猬甲,成功阻击了很多人的置喙冲动。

平心而论,自主性、在地性、综合性、人民性,这些词都挺好。

但如果这是给反经济发展规律的做法套上光鲜名义,那确实值得商榷。

著名经济学者向松祚就直指这是「信口开河」「完全不顾基本常识和逻辑」,将「四性」分别跟排斥外资、自给自足、大包大揽、一大二公对应。

任泽平也称这是否定市场经济,鼓吹回到计划经济和封闭状态,批其「不学无术,不尊重常识」。

马光远也借用罗素名言「这个世界的问题不在于聪明人充满疑惑,而是傻子们坚信不疑」内涵温教授,还表示改革开放才是真正的为人民的经济。

Image

▲经济学家马光远就此发表观点。

单看这些经济学家的批评,似乎有些反应过度。可如果细读过温教授批进出口贸易「妨碍国家的底线」「背后是个利益集团」、批国企改革「国有资产是无数先烈用命换来的,你要私有化先把命还回来」等观点,你就会知道:他们没有误解温教授。

某种程度上,动辄将问题归咎于资本的温教授,骨子里住了一个宋鸿兵(《货币战争》作者)+键政分子。

你跟他谈产权,他跟你将经济问题道德化。你跟他说改革开放是国策,他举起了「自主」的大旗。

你最后只能感慨:他是个老司机,可车上的档位只有R档。

而在全球化遇挫、卡脖子问题凸显了「科技自主」重要性的背景下,他的这番结论,还挺有市场。

03  

值得注意的是,温教授最醒目的头衔不是经济学家,而是三农专家——尽管他挺喜欢将政治经济三农国际问题「混杂」着谈,一手概念穿插混用闪了很多人的腰。

身为三农专家的温教授曾说过:「我们自己是身处于百姓之中,因此就有作为百姓的那个不忍百姓为刍狗的心态。」

而他强调农民三次拯救了中国的现代化、强调农村生态环境的重要性等,也为他在特定受众群内赢得了「敢说」「良心」的赞许。

在以往城乡二元结构下的异质性效用函数助推了城市现代化,如今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已提上日程的背景下,重申三农的历史贡献与现实价值挺有必要。

可他没意识到,他自己经常是左右手互搏。

他一边说农民群体的贡献不可磨灭,一边认为剪刀差是应该的、高征购是合理的。

就在前不久,他还说要让乡村振兴成为中国经济的第三资产池;可他又强烈反对农民有产权,这跟他在国企改革上的态度如出一辙。

可不知道他想过没有:没有产权,土地流转也就成了无本之木,农民怎么去积淀资产,「金融过剩之水」又怎么引向乡村?靠他的「用爱发电」吗?

尤其耐人寻味的,是温教授在抛出「乡村资产池」论调前,还曾提出「我们眼下最大的矛盾是资本过剩」的说法。

Image

▲温教授此前曾抛出「资本过剩」一说。

他在演讲中说:

我们都知道,在县一级的银行普遍存在投存过剩,严重的存差。有的地方存差相当高,有钱用不出去,地方干部到处招商引资。我到哪都说,只要你做好自己的制度设计,不用出去招商引资,你们自己的存款足够用于你们的产业改造。

资本还能「过剩」,张五常教授看了也得抹一把泪——他曾将中国经济崛起秘密归为「县域竞争」,而县域竞争的活力最终就体现在了招商引资上。

按照温教授的说法,招商引资特别是吸引外资,以后还有必要吗?

温本人对此倒是不乏解释:他所说的资本过剩主要是钱(金融资本)的过剩。

但钱要是能自动转化为资本,那再怎么发展产业,都不如印钞机开足马力。

不得不说,他将这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用在经济问题分析上,牛顿的地心引力都有点拽不住。

04  

说这些,不是说学界不容纳多元、不允许争鸣。

谬种流传,然后有灼见对冲,是正常的舆论气候。

但捍卫温教授表达的权利,不等于就必须接受他所说的。

他可以怀念他吃大锅饭的岁月,别人也可以对他打着「人民」的名义将人们拽回老路上的观点说不。

事实上,我国经济几十年来的发展成就,就是对某些谬论的驳斥。

「坚定不移全面扩大开放」的顶层表态,也言犹在耳。

现实一再表明:

不是资本过剩,而是温教授们「过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