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记忆没有那么容易被抹杀

0
6
评论 | 王丹:记忆没有那么容易被抹杀

9月28日,六四纪念馆筹备小组在纽约召开新闻发布会 六四纪念馆筹备小组提供

自从今年1月份,我们50多名一九八九年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和支持者共同倡议发起在纽约建立“六四”纪念馆至今,始终得到外界很大的关注和支持。前不久,我们已经正式向外界宣布:

第一,自今年1月我们发起倡议之后,陆陆续续收到外界大量的捐款支持。前不久,一位匿名人士通过相应管道捐款12万美元,目前款项已经到帐。截至8月底,筹备委员会已经收到捐款近52万美元,提前17个月完成第二阶段的筹款目标。

第二,按照倡议书的约定,我们将立即启动寻找馆址,内部装修,文物徵集以及布置展览内容等工作。我们在纽约的“六四”纪念馆,将尽力争取在明年的6月4日提前开幕,以不辜负大家对我们的支持和鼓励。

第三,根据倡议书中三阶段的规划,顺利达成第一阶段在华盛顿举办“六四”特展,第二阶段完成50万美元筹款目标之后,为了让“六四”纪念馆能够找到一个可以永久保留的地方,我们呼吁大家继续支持,向筹款150万美元的第三阶段目标迈进;一旦达到目标,我们将购置房屋场地,让“六四”纪念馆成为海外华人社区永久的地标,彰显我们“永不忘记,永不放弃”的八九精神。

“六四纪念馆”筹款获得如此踊跃的支持,以及筹款的进度,都超出了我原来的预料之外。这不仅令我们这些筹建者受到极大的鼓舞,而且也以铁一般的事实证明:三十多年来,中共当局以举国之力,试图掩盖“六四”屠杀的历史和真相,试图用拖延时间的方式, 让“六四”这个历史创伤被人民淡忘,但是,这些努力显然已经失败了。“六四纪念馆”在短短的八个月内,筹集到建馆第一阶段所需的50万美元,就证明了这一点。

事实证明,尽管中共掌握着庞大的国家机器,尽管“六四”已经过去了33年,但历史记忆,其实是没有那么容易被抹杀的。这里有两个主要原因:

首先,不管当局如何努力,但对于当事人来说,那场屠杀是人生中最为震撼的经历,他们嘴上不说,但心中的记忆太深刻,根本就不可能忘记。这次筹款活动中我们收到很多捐款,包括最大的一笔12万美元的捐款,都是来自于当年曾经在天安门广场绝食的学生。当局或许可以让现在20岁左右的年轻世代不了解当年发生的事情,但对于八九一代来说,这样刻骨铭心的记忆,不管身处怎样的社会环境之中,都是不可能完全忘记的。

其次,所谓历史记忆,必须成为历史,才有可能逐渐成为被人民慢慢淡忘的记忆;但当局几十年来这种不余遗力的掩盖历史的举动,恰恰使得八九民运始终不完全是历史,而是当今中国现实政治中的一部分,而且是最为敏感的一部分。对于年轻世代来说,所有的政治敏感事件,所有的历史禁忌,都会触发他们的好奇心。我们在华盛顿举办的“六四特展”,义工中绝大部分是90后中国留学生群体,就说明了当局的企图,其实使得事情正好适得其反,掩盖的举动反倒激发外界更多的关注。这说明,只要当局继续让“六四”成为政治禁忌,“六四”记忆就没有那么容易被抹杀,中共掩盖历史真相的行为违背客观规律,因此是根本不可能成功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