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秋雨圣约教会会友舒琼一家被逼迫面临搬家

0
11
1 (1)
1 (1)

成都秋雨圣约教会会友舒琼(照片来自网络)

(中国成都-10/01/2022)2022年9月30日下午,成都秋雨圣约教会基督徒舒琼的丈夫收到社区工作人员电话,要求他们一家尽快搬走。当晚,舒琼本人也收到所租房屋房东的留言,称房子无法继续出租,要求她提前搬走,并说会把违约金和房费退给舒琼。当舒琼问及提前退租的原因时,房东含糊其辞地表示临时出了些状况,房子另有他用。舒琼问他是否受到了威胁,房东矢口否认。

舒琼表示在合同到期前不会搬走,因为自己既没违约,也没有违法,唯一原因是自己是政府公开逼迫的基督徒。舒琼告诉房东是政府在违法逼迫信仰。舒琼承认自己和丈夫都是公开的基督徒,如果自己违法了就请社区和公安直接来抓,不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她请房东转告逼迫房东的警察直接找她本人,她不想要房东来承担违约金,因为这不是房东的问题。她说找房并不难,但是如果让房东来承担了这个违约责任,一会让她良心不安,二会把责任的代价转移到房东身上,这是作恶。如果自己妥协,等于是配合作恶,不讨上帝喜悦。

舒琼对房东说:

“你在这件事情上也受到压力,对此我非常抱歉。唯有求上帝记念你的委屈。我能理解你的压力。如果我拿着你的违约金可以再去找个房子,然后再签个高额的违约金,好像对我来说不仅没有损失,反而轻松就能够赚取一些钱财,确实是挺诱惑人的。不过我是个基督徒,虽然我很穷,穷到需要租房子被赶来赶去,但是我依然知道这样贪爱不义之财是上帝不喜悦的。”

舒琼向房东讲福音,并表示基于两个原因不会答应房东的要求,一就是面对邪恶的人或事,自己不怕也不躲,不是因为自己多勇敢,而是因为自己所信的上帝比一切都伟大。上帝憎恨邪恶,自己也应憎恨邪恶。这是自己不搬家的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就是即便房东不信,他也是上帝所造的,上帝也将良心放在他心里。虽然她不知道房东经历了怎样的压力,或是房东去权衡后决定承担这个违约损失,舒琼表示都不愿接受。不是因为自己不爱钱财,而是因为上帝是公义的,祂必要审判不义的人。舒琼表示不愿看到房东这件恶事上有份。为了大家的良心都平安,自己也不怕麻烦,可以走司法程序,这对房东的良心也是一种保护。

舒琼原本是秋雨教会的慕道友,2018年底“12.9”教案发生后,她因计划在攀枝花接待秋雨教会的几位丈夫在监狱的妻子而被国保威胁,并强行关掉她的超市。之后她搬家到成都,受洗并委身秋雨教会,成为教会热心会友。她坚持拒绝让孩子上公立学校,顶着威胁让孩子在秋雨圣约学堂接受基督教教育。2021年1月14日她和同小区的另外两位秋雨会友的家被警察秘密查抄,警察拿走他们的笔记本电脑、灵修笔记和大量基督教书籍。为此,舒琼于1月16日给成都市长王凤朝发出一封公开信,陈述自己和教会基督徒两年多来所遭受的非法待遇,请求他制止成都市警方对基督徒的非法迫害。自此,舒琼多次被警察刁难、传唤、殴打。

2022年9月18日,舒琼的父亲在成都去世,秋雨圣约教会为她父亲举办的追思礼受到成都警方的干扰,教会很多基督徒的家门被提前看守,不允许他们出门参加舒琼父亲的葬礼。警方甚至动用了防疫电磁报警器,只要开门,报警器就开始鸣叫报警。舒琼父亲去世前都在住院治疗,身体极度虚弱。那期间成都进入防疫防控模式,成都市政府采取近乎变态的管控方式,防疫人员每天上门对包括婴儿在内的家人数次做核酸测试。一周前,舒琼的父亲进入弥留之际,随时可能去世,但成都的防疫规定却不允许舒琼的家人到医院探访,跟他父亲做最后告别。为此,舒琼在朋友圈发布视频,批评政府僵硬的防控措施。舒琼为此被所在小区微信群网络霸凌,一批有组织的街道人员对舒琼轮番进行讽刺、谩骂和威胁,污言秽语,不堪入目,最后还把舒琼踢出社区群。舒琼在朋友圈说:

“爸爸的一场葬礼,被成都警方如此关注,感谢主,在人看来是不好的,但是上帝是美善的,使用爸爸的葬礼来向那些不信的警察国保和世人传讲一个他们无法阻拦的天国降临的好消息,感恩赞美主!”

( 对华援助网特约记者玉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