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C
Los Angeles
星期三, 12月 7, 2022

张3丰:普通人的一天

0
8
城市的地得|10/01/2022

file

图片是一位朋友拍的,前两天在一苇书坊参加活动后,朋友们在马路边聊天。图片和本文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我喜欢这样的成都街头。从幸福梅林出来,沿着成龙大道朝进城方向走去,在卓锦曼购那个路口,看到一辆出租车,就招手拦了下来。

司机是一位大姐,穿着连衣裙。我问她走吗,她说当然。

上了车,她正在和家人通话,不断说:“吓死老子了,他扎了一刀,当时就流血了。”

我问她怎么回事。下面是第三人称转述:

在洪河地铁站出口,大姐拉了一个客人。这是她的第一位客人,她是晚上点出车,跑到第二天8点,开夜班,12个小时。

客人是一位50岁左右的男子。上车后,他问大姐最近生意怎么样,大姐回答,很难,尤其是这段时间,受疫情影响,客人很少。

男子说:我都不想活了,有好几次想死的心都有。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卓锦曼购那里,起步价,9元。男子说:“我没钱,真的没钱。”

大姐说,开单生意,9块钱都没有吗?这时候男子拿出一把匕首。他说:“真的没钱,要不我扎自己一刀吧。”

大姐还没有反应过来,男子就右手持刀,扎在了左臂上,血流了出来。大姐吓坏了,大喊;“你赶紧给我下去。”

我安慰她说,没事,慢慢开,放心吧,我有钱。

大姐开出租车5年了,这是她第一次见坐霸王车的。她说,如果实在没钱,上车就说明,也不是不可以。

有一次拉到一个女孩,很有礼貌,上车就说:“阿姨,我在郫县一个学校读书,钱包和手机都掉了。”大姐送她到郫县,一分钱都没有要。她说,想一想自己的孩子在外地,也有可能会遇到这种情况,能帮人就帮人吧。那次虽然白跑了好几十公里,但是很开心。

“如果真有坐霸王车不给钱的,我肯定报警,凭什么啊。”大姐又问我:“你说刚才那个人,真的会9块钱都拿不出来吗?他应该是从地铁站出来,没钱怎么坐地铁呢,肯定不能跟地铁站的人说自己没钱吧。”

我只有安慰她:也许他地铁卡里还有钱吧。或许能拿得出九块钱,但是手头也不宽裕,不然谁又愿意扎自己一刀呢。

大姐感叹:现在疫情真的要把很多人逼疯啦。你看抖音吗,上面有很多这样的视频。

我问她现在生意怎么样,话出口才意识到,刚才那位乘客也问了这个问题。

她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个重复,回答说:和以前比差太多啦。现在都是打网约车,本来生意就很差。今年到成都来玩的人,明显比往年少多了。外地人少了,打车的就更少了。

在三环路上走了一会儿,大姐又问了一下我的目的地,启动导航。她的车速很快,又不断说话,以至于拐往进城方向后,错过了一个路口,不得不开到前面掉头。她说,抱歉,多走了几百米。

我扫码支付,注意到收款人是“xx水果店”。我猜,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成都家庭。有一个小的水果店,但是不足以养活一家人,女主人还要去开夜班出租。但是,她的打扮挺讲究,穿着长的连衣裙,头发梳得一点都不乱,还戴着手套。

看得出来,她非常认真地对待着自己这份工作。

这就是疫情下普通人的一天。我们可能不会意识到,生活和周围的社会,已经在悄悄改变。晚饭后,一位外地过来的朋友问我:经历封控之后,成都有什么变化吗?

我支支吾吾。“没有太大变化”,但是没把握,又补充道:“也许,有的人的状态还是不同。比如,很多人在管控中发现了开心的一面,会喜欢这种管别人的感觉。”

这不全面。也许每个人都有不易觉察的变化。我不知道那个中年男乘客到底是什么状况,他是流氓无赖吗?还是真的艰难?从洪河地铁站到曼购,不到3公里的路,为什么不走路过去?

我不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一天。但是很明显,他不可能靠扎自己来解决生活中的难题,那一天需要多少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