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七十有感 谈从心所欲为“祖国”贡献

0
223
9e79c1ba 9695 46b1 be4a c3c39de17ee3
9e79c1ba 9695 46b1 be4a c3c39de17ee3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 路透社图片

七零年代从台湾叛逃到北京的经济学者林毅夫,在生日前夕发表七十岁感言,自称幸运生活在中华民族复兴的时代。台湾学者分析,林毅夫当年叛逃对台湾军方的意志冲击很大,成为中共统战台湾样板,至今没有对当年因他受害的人道歉,林毅夫在中国不敢讲得罪共产党的真话,也没有为中国指出经济改革的解方。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上周在北大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发表“七十感言”文章,近日刊登在中国观察者网,题为《林毅夫:我幸运地生活在一个充满希望和机遇的民族复兴时代》。

林毅夫这篇七旬感言对当年叛逃台湾提出说法,称他1979年担任马山连连长驻守金门时游泳至厦门,“回归祖国恰逢其时,目睹也参与了这场人类历史上的经济增长奇迹”;他还说,未来将为“民族复兴大业”的最终完成继续竭尽所能。

林毅夫形容:“那时,每当于晨曦薄雾和落日余晖之时,隔着一弯浅浅的海峡眺望对岸宁静幽远有如宋人山水画的南太武美景,我的心潮总是如脚下岸边的潮水般来回激荡,我是应该留在台湾作为一名明星式的精英追求顺风顺水的个人仕途,还是应该听从内心的召唤,回到未曾踏足,仍处贫穷落后的祖国大陆为其发展添砖加瓦?从小对自己的期许,让我选择了后者。”

林毅夫认为,“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每当国家面临生死存亡之秋,总有志士仁人,不惜毁家纾国,牺牲自己挽救国家。”

林毅夫1971年考上台湾大学,参加保钓运动,当年10月,联合国以压倒多数的票数通过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席位,风雨飘摇之感弥漫台湾社会之际,他从台湾大学转学陆军官校,自许力挽狂澜尽一名青年应有的责任。

资料图片:林毅夫在北京举行的中国人大 会议期间的记者会上。(法新社)

资料图片:林毅夫在北京举行的中国人大 会议期间的记者会上。(法新社)

林毅夫自述,在陆军官校四年思考中华民族的未来。认识到民族不复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民族命运就不能改变。林毅夫自认:“中华民族的复兴只能有赖于10亿人口的祖国大陆的全面发展和强大,而且,大陆的发展不仅可以给台湾人民进一步的发展提供更为广阔的空间,也会让台湾终于可以摆脱百多年来作为低人一等的殖民地或作为棋子任列强摆布的命运。”

林毅夫1979年5月在金门游泳赴厦门投奔中共,经台湾国防部发布敌前叛逃永久通缉。林毅夫后在中国获得北大经济学硕士、美国芝加哥大学农业经济博士、耶鲁大学博士后研究,成为中国知名经济学家,曾担任世界银行副行长,并创办北大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现为院长。

解中国经济困境 “民国叛徒”林毅夫开对药方?

台湾韬略策进学会秘书长吴建忠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林毅夫认为中国共产党给他机会到国际舞台打拼,可是,他却没看到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发展是以“交往”的方式,让它能走进国际秩序。

吴建忠说,中国经济想超英赶美,林毅夫虽为御用学者,却不敢讲真话、也未能对中国经济困境提出解方。

吴建忠说:“他并没有找出真正中国经济发展的问题,一九七九改革开放之后要坚定走市场道路,可是又要具中国特色的经济,可以看到转折点,中国加入WTO进入国际贸易体系,并不是它的经济有多棒,是国际环境给中国平台。过去中共透过偷技术、抢人才,经中美科技战,全世界对智慧财产权和技术上的管理已提高、资安意识提高,中国还死鸭子嘴硬,面对国际围堵、疫情防控、经济下滑情况,不愿改弦易辙,林毅夫的短文正说明中共的心态。”

吴建忠说:“任何认同中华民国的人都无法原谅这种叛国、叛逃的行为,还想以自己经济上的成就,说服行动上的合理性,完全讲不过去的。”

中国民族主义受害者还是受益者?

台湾教授协会副会长陈俐甫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林毅夫是国民党虚假中国民族主义的受害者,以为是中华文化薰陶下的正统,曾为钓鱼台投笔从戎,从台大转陆军官校想保家卫国,更体认国民党不能捍卫国家主权,失意叛逃。

陈俐甫说:“他的行为害很多老师、长官、同事丧失美好前程,被记过、关起来,连坐,替他作保者的人生都化为乌有。他七十岁回顾过去,竟然没有感到抱歉、悔改,他在中国、世界经济学研究地位、践踏别人尸体伤口、眼泪爬上去,他欠那些在家乡替他做保、军中同僚长官部属的道歉,至今没有看到。”

陈俐甫提到,一九七九年一月,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叶剑英发表所谓《告台湾同胞书》,宣称和平解放台湾、放弃武力路线,对台湾人民示好,推销共产党和平方式,正好林毅夫在那一刻投奔中国,成为对台统战样板,借以宣传,而林毅夫得到统战红利。

陈俐甫:“让台湾人认为共产党不会对台发射大炮,还会送台湾人到北大、外国念书,怎么会欺负台湾人?当时他叛逃是重大军纪事件,连篮球都被列为管制品,怕成为泳渡对岸的工具,连运动领域都造成伤害,对台湾(社会)冲击很大,作战前线国军意志骚动不稳,幸好当时中共与美建交初期,保持蜜月期没有对台进攻。”

陈俐甫指出,邓小平在文革结束后,推动“四个现代化”,引进资本主义生产经济,林毅夫成为第一代“海归派”(从海外归国),二十世纪末中国进入国际经济体系,林毅夫攀到世界银行高位,又获中国经济成长红利。

对林毅夫称投奔中国是为贫穷落后的祖国大陆为其发展添砖加瓦?陈俐甫说,当时台湾在国民党威权统治、台湾人被歧视,台湾更需要林毅夫,林毅夫曾念台大,不管参加左派、右派,都是“有价值的砖”,当时他在宜兰看到的台湾,不会比中国沿岸富足太多,林毅夫则是共产党统战台湾人的“金砖”。

陈俐甫说:“他离开台湾之后,发生美丽岛事件、国会全面改选、总统直选等,对台湾民主进程没有体验,他冻结在美国跟台湾断交、台湾风雨飘摇那一刻的台湾。”

记者:夏小华    责编:陈美华 许书婷 郑崇生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