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从“明君”梦到昏君梦 莫忘问题关键在制度

0
19
评论 | 陈光诚:从“明君”梦到昏君梦 莫忘问题关键在制度

2022年9月30日,习近平在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献花。 美联社图片

中共“二十大”10月16日即将召开。由于中共党魁习近平之前修改宪法——取消了国家主席连续任期不得超过两届的限制,为习近平今后继续掌握中共党政军中央大权提供了可能性。加之他延续并加强了共产党倒行逆施的一贯做法,使得沦陷区内风声鹤唳一片肃杀之气。在国际上,习近平众叛亲离,民主国家纷纷与他保持距离或撇清关系。

随着中共暴政越来越反动的所作所为,国际社会认清共产暴政的邪恶本性,从而抛弃绥靖政策,警惕中共对人类社会普世文明的极大破坏作用,这是标志形势逆转的好事。可是因为近几年来海外反习的声音似乎超过了反共,特别在习近平上台后失势官员们的推动下,在一定范围内反习甚至取代了反共,似乎如果解决了习近平党魁的连任问题回到胡温时代就一切大吉,中国的专制问题就可以被解决了似的。

我还记得胡温刚上台的时候,高音量喊着“胡温新政”的声音就通过外媒传到了中共沦陷区内,甚至有人对沦陷区将会有一个政治上的“小阳春”充满期待。可是结果呢?在互联网飞速发展打了中共一个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孙志刚被打死的消息广泛传播,中共不得已废除了收容遣送制度,可是随之而来的是黑监狱遍布全国各地。上访路上,地方官员也从江泽民时期的偷偷劝访,直接变成了奉命公然劫访;各省市派到北京的打手,在地方老巢——驻京办的指使下,对访民直接进行绑架、殴打、关入精神病院……。

另外,当局对我们一家持续七年的迫害;高智晟律师至今下落不明、死活不知;郭飞雄一家生离死别的遭遇……,以及孙文广教授因为和大批维权律师、维权人士去山东沂南声援我被打手脱掉衣服殴打(据说孙教授在黑监狱中被中共软禁到死)……,哪一件不是从胡温时期开始的?

我的案子持续到胡温任期即将届满,高智晟、郭飞雄的案子则跨越到了习近平时期;同时由于谎言机器的失守,中共加紧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寻找管控互联网的方法。(邓玉娇用水果刀刺死试图强奸她的中共干部,案件爆出后,网友们的聚集声援令中共如坐针毡。为了应对,中共曾试图在沦陷区的每一台电脑上都安上“滤坝”的计划,大家还没忘记吧?)

胡温时期,很多人把打压迫害人民的罪责全都归于周永康。毫无疑问,周永康是有罪的,可是周永康入狱后,中共对人民的迫害不是变本加厉了吗?!虽然事实上,胡温时期比江泽民时期更坏,习李时期又在胡温的基础上变本加厉,可是这不是我想要说的。我想说的是:随着科技的发展,人民中觉醒的人数越来越多,中共对于丢失政权的恐惧与日俱增,中共对中国人民的控制只会不断加强且不择手段。维稳经费从胡温时期就早已超过军费开支了,不是吗?不同的是,江泽民时期互联网才刚刚萌芽,胡温时期还不知道怎样很好地控制互联网,习近平上台后已经有了很好的管控互联网的技术,而且后来又有了“健康码”。如果10年前变成中共党魁的不是习近平,而是周永康或者是薄熙来,黑监狱遍布全国的维稳模式、在全国推行“唱红打黑”,与现在相比,孰优孰劣呢?!

因此,无论是期待出现一个“好皇帝”整治朝纲,还是期待早日把昏庸无道的昏君从龙座上拉下来,只要邪恶的共产专制制度不被彻底砸烂,所有的期待都只是一场梦。无论是“明君”梦,还是更换昏君的梦,本质上都是梦。只有从政治工程学的第一性原理出发,找准问题的要害,解除共产邪灵的武装,建立起宪政民主的文明制度,问题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