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吉-乌铁路在质疑中推进

0
8
80470000 c0a8 0242 d4a7 08daa63d7ccf w1023 r1 s
80470000 c0a8 0242 d4a7 08daa63d7ccf w1023 r1 s

许多乌兹别克斯坦人希望,将该国与吉尔吉斯斯坦和中国连接起来的新联合铁路将促进当地商业并创造经济机会。(美国之音照片)

2022年10月5日 08:11  伊玛莫娃

撒马尔罕-塔什干 —

经历了谈判桌上二十年的纸上谈兵之后,一条从中国通往欧洲,途经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铁路计划终于开始启动了。一些中亚国家的居民仍然对该项目持怀疑态度,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这条铁路将成为该地区的经济福音。

这项协议是在上个月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期间达成的。该协议巩固了一项可行性研究,要求所有相关国家的交通运输部门在明年中期之前完成对该项目的评估,然后开始建设。

这条耗资约45亿美元的新线路将取代中国目前依赖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过境到欧洲大陆的线路。由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对乌克兰发动的战争引发了西方对莫斯科的制裁,这条路线在政治上成了问题。

中亚国家民众的怀疑态度

一些中亚国家居民表示,他们的国家已沦为其它国家达到目的的手段,并且怀疑这项最新的铁路项目是否会让他们真正受益。

“中亚国家的人总是向着运送别人货物去别人国家的集装箱挥手致意,”乌兹别克斯坦“阿弗拉西阿卜号”(Afrosiyob)国内特快列车上一名称自己为阿齐兹(Aziz)的年轻乘务员说。他不希望使用自己的真名。

“这又是一份对我们毫无益处的协议,”乌兹别克斯坦南部城市撒马尔罕33岁贸易商希克马特(Hikmat)说。他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氏,担心自己的批评会损害吉尔吉斯斯坦和中国的合作关系。“我们从中能得到什么?政府不是已经研究了可行性吗?”

吉尔吉斯斯坦居民也向美国之音(VOA)表达了类似的质疑。分析师索韦特贝克·齐基罗夫(Sovetbek Zikirov)指出,许多中亚地区的人士认为,中国更感兴趣的是通过该地区运输其产品,而不是在当地投资或创造就业机会。

“中国并不想更多地进入我们的市场,”齐基罗夫告诉美国之音。

充满希望的支持者

然而,9月14日通过的一份备忘录给中亚地区的一些官员带来了新的希望:一条新的铁路将把他们的货物运送到遥远的市场,一些人敦促吉尔吉斯斯坦政府加快行动。

吉尔吉斯斯坦观察人士贝克特米尔·齐亚季诺夫(Bektemir Ziyadinov)在其脸书(Facebook)上写道,基础设施项目将会提升吉尔吉斯斯坦的国家形象和信誉。

“这条铁路不仅对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而且将为中国创造一个极好的选择,中国目前主要通过哈萨克斯坦过境货物,”乌兹别克斯坦外交部研究部门负责人泽罗拉·尤努索娃(Zilola Yunusova)说。“这条新路线缩短了900公里。当大型经济体面临全球供应链和大流行病瓶颈时,这种新的走廊现在尤其重要。”

尤努索娃所领导的中心负责区域项目。她告诉美国之音,这项协议“显示了强烈的政治决心。现在,各国政府将考虑彼此的建议,并就路线和投资达成协议。”

她承认该文件缺乏细节,但表示该文件承诺明年将采取措施,以便在2023年开始建设。

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中国的官员强调,三国政府渴望在铁路项目的测绘和融资方面进行合作。

“我们都知道中国非常有兴趣实现这个项目,把其作为‘一带一路’(BRI)倡议的一部分,”尤努索娃说。

在该协议上签字的吉尔吉斯斯坦交通和通信部长埃尔金贝克·奥索耶夫(Erkinbek Osoyev)表示,吉尔吉斯专家已经在与中国同行进行合作。

“技术和经济评估的最后期限不迟于2023年6月1日,”吉尔吉斯斯坦9月14日发表的声明指出。“合同各方将平等分担该项目的技术和经济支出的费用。”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上个月曾说:“中吉乌铁路将构架亚欧大陆互联互通新通道。”

对于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两国政府来说,这条“更快更短”的铁路,应该成为欧亚大陆连接带的南部分支,进入东南亚、西亚和中东市场的通道入口,同时在前往欧洲的途中,将中国货物运送到吉尔吉斯斯坦和中亚其它地区。

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两国对铁路的社会经济影响寄予厚望,例如扩大国内运输服务和基础设施。

这条铁路的想法已经讨论了20年,但直到2018年左右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领导层才开始共同推动,形成了具体的成果。

中国与中亚的关系

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的英语报道援引中国社会科学院赵会荣的话说,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的铁路项目,可能是“上海合作组织产生的最重要的多边经济合作项目之一”;尽管该协议仅只包括了上合组织八个成员中的三个。

“铁路投产后,新疆将发展更多的贸易和物流合作。这条铁路线有利于扩大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两国农矿产品的出口,”她对《环球时报》说。

美国的关切

美国助理国务卿唐纳德·卢(Donald Lu)表示,华盛顿正在密切关注中国与中亚的接触。

“当我担任美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时,我目睹了当地对中国在该国存在的不满;这种存在通常被视为剥削、腐败和不透明,”卢在9月14日对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说。“人们确实担心‘一带一路’倡议的贷款正在带来不可持续的债务。人们担心中国工人将会夺走中亚国家工人的工作。”

唐纳德·卢认为,北京的野心不纯粹是商业性的, 这引发了中亚国家的极大关切。

“打击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交易的腐败,是一项敏感而危险的工作。我们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大使馆,花了数年时间努力揭露中国的有组织犯罪活动,他们与前吉尔吉斯腐败官员勾结,每年剥夺中亚人民数十亿美元的海关收入。”

中国大使馆尚未回应美国之音的置评请求,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所谓中国债务陷阱完全是美西方为转嫁自身责任炮制的谎言,根本站不住脚。”

6月份,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强调,在哈萨克斯坦举行的地区外长会议上达成的协议是“双赢的结果”。王毅说,会议的重要内容包括“互联互通”、“中欧货运列车的安全稳定运行”、改善海关服务,以及确保“持续的供应链”。

充满希望的怀疑者

许多乌兹别克人虽然对一条讨论了多年的铁路建设持怀疑态度,但也确实希望如果货运路线成为现实,他们能够从中受益。

正如年轻的火车乘务员阿齐兹在前往撒马尔罕的路上所说的那样,“无论东方的还是西方的,我们想要最好的;因为我们应该得到最好的。我们希望转运货物的企业,能够在这里停下来购物。这些货运列车最终也应该开始运送我们生产的货物。”

伊玛莫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