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余杰:那些人,生活在猪圈中,却以为是天堂

0
7
27d1ab72 5ebd 497b 9d31 d131163385c0
资料图: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70 周年晚会上,习近平出现在屏幕上。

那么多中国人身上,都有习近平的臭味

二零二二年九月十日,为了向中秋节这个中国传统佳节致意,包括美国驻华大使伯恩斯等美国驻华使馆外交官在微博发放视频,用普通话朗诵苏东坡在北宋熙宁九年中秋所写下的经典之作《水调歌头》,祝福中国民众中秋快乐,“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在中美关系陷入低潮和对立之际,外交官的友好表示大致是行礼如仪,维持面子,不能看成是中美关系好转的标志。但国与国的交往,与人与人的交往一样,也要讲究基本礼节,只要还没有断交或撕破脸,彼此还是客客气气的好。

但是,中国官方还未发声,中国的战狼们已摩拳擦掌、恶言相向。一群中国网民认为,美国驻华使馆并非真心祝福大家中秋节快乐——“前两天还在网络攻击我们,逢年过节说两句好话就摆平了?”、“心眼坏的说再好听的话也没人相信”、“给糖一定要笑吗?”、“相由心生,再美的诗句,从强盗和骗子嘴中念出来,都不是那么回事。”

更有不少中国网民专门挑选九一一恐怖袭击事件去挑衅、刺激美国人的痛处。有人说:“提前预祝美国人九一一快乐。”有人说:“明天喝一杯,庆祝九一一事件二十一周年。”有人说:“大使先生的祝福我收到了,感谢,明天换我来祝福你们。”有人说:“明天是美国的好日子,正常的中国人都会送上祝福的。”不止如此,对于美国驻华使馆发布的悼念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逝世的视频,一些中国网民幸灾乐祸地嘲讽道:“按照辈份来说,美国应该守孝三年。”

说这些话的人,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人渣。我写过一本名为《卑贱的中国人》的书,自以为“卑贱”一词比柏杨《丑陋的中国人》中的“丑陋”份量更重,形容中国人的民族性更恰到好处。没有想到,在这些言论面前,“卑贱”一词不足以形容,他们不是“卑贱”,而是“恶毒”。这些人身上,带着习近平身上那种阴沟中的气味,那种远远就让英国女王闻到并皱眉的气味。中国不是只有习近平一个坏人,习近平是从千千万万卑贱且恶毒的坏人中脱颖而出的。习近平并不比大部分中国人更坏,习近平就是中国人性格、素质、品行的平均水平。批判习近平一个人远远不够,必须直面诞生、养育、纵容、崇拜习近平的广袤的“群众基础”。

当然,不是所有中国网民都如此恶毒。对于战狼们的恶意攻击,有中国网民直接跟帖,“拿别人的苦难当乐事,知道你是谁吗”,“不笑灾难是人的标准”,“真给礼仪之邦长脸啊”,“与文明渐行渐远,内心肮脏至极”。也有中国网民对于美国使馆的祝福表示感谢,并“祝美国永远昌盛”。还有中国网民表示:“面对一条用心制作的真心祝福,用恶语相加作为回报,评论里有多少仇恨,就知道煽动仇恨者是多么邪恶。”另一名中国网民说,“他们根本不会去想自己的仇恨从何而来,思辨能力对于他们来说是奢侈品,守住心底的善良,期待明天的美好”。有一篇题为《美国驻华大使馆中秋祝福下的评论,让礼仪之邦蒙羞》的文章,讨论了这一事件,在结论部分指出:“未曾想,多年后,我们的网友竟然堕落到拿着一个国家的灾难或者说人类的灾难进行嘲讽别人,这种认知的落差,绝对是对文明的伤害,给礼仪之邦蒙羞。”这篇文章很快被中国各大网站封杀。其实,中国从来不是“礼仪之邦”,而是人吃人的“魔兽世界”。近代以来,美国对待中国所犯的最大错误,就是过于善良地将猪圈当做人间。

明恩博的《支那人气质》仍是认识中国人的入门书

美国国会议长佩洛西访问台湾时,无数中国网民眼巴巴地希望中国军方发射飞弹将其座机击落。但中国军方按兵不动,让他们大失所望,甚至泣不成声。有一个华为高级工程师的微信群组上,人人都摩拳擦掌,要出钱出力,收复台湾,留岛不留人。话音未落,有一人发言说:“稍等片刻,我要下楼做核酸测试了。”一群被居家隔离、天天强制捅鼻孔的奴隶,偏偏以剥夺他人的自由为人生最高目标,他们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违和感。

他们将奴隶做到了奴才的地步,奴才比奴隶主的心理更阴暗。当奴隶主叫他们去杀人时,他们不会将枪口往上抬一寸,而是将枪口放低一寸,这样能杀更多人。邓小平下令武力镇压八九民运,其命令中并没有直接说要开坦克碾压手无寸铁的民众,但那些开坦克的士兵横冲直撞地用坦克将同胞碾压成肉饼。他们因为掌握了坦克这个钢铁机器,而有了掌握他人生死的宙斯般的权柄。极度的凶残与极度的怯懦,完美地融合在同一个人身上。

美国驻华使馆的外交官,真该学习和诵读的不是苏东坡的诗词歌赋,而是从清末就在中国生活大半辈子的美国传教士明恩博的着作《支那人气质》。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读懂这本书,就能读懂中国。鲁迅的国民性批判深受此书影响,他在去世前两个星期还专门撰文推荐此书:“我至今还在希望有人译出史密斯的《支那人气质》来。看了这些,而自省,分析,明白哪几点说得对,变革,挣扎,自做工夫,却不求别人的原谅和称赞,来证明究竟怎样的是中国人。”

明恩博在山东农村生活了几十年,能说一口带山东口音的汉语。他对中国怀抱深切的同情,曾游说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将庚子赔款归还给中国用于发展现代教育。但正因为他长期生活在中国,亲身体验到中国国民劣根性。他说过:“中国人并不缺智慧,不缺忍耐、务实和乐天的性格。在这些方面,他们都非常出色。他们真正缺少的是人格和良知。”他还说过:“中国人目前最缺乏的一种品性,就是侧隐之心或同情心。”他指出,中国人对于残疾的人、心理上有缺陷的人、遇难的人、陌路人、妇孺以至于牲畜都表现出同情心的缺乏,中国人对弱者最为残忍。

明恩博还发现,中国人特别缺乏反抗不公不义的勇气。一八七六年至一八七八年,华北地区爆发罕见的大饥荒,史称“丁戊奇荒”。灾荒的原因是天灾加人祸:天灾是旱灾、洪灾;人祸是全国各地疯狂种植鸦片,导致庄稼种植减少。二百年难遇的丁戊奇荒,导致死亡人数高达一千万,大半个世纪后这个数字才被毛时代的大饥荒所超越。明恩溥亲眼目睹了这幕人间惨剧,他发现,很多百姓宁可无家可归、举家逃难,也不会团结一致向官府求助或抗议。即使地主家就在旁边,灾民也不敢去抢劫地主的粮食。他就此问题询问很多灾民,他们的回答都是“不敢”。他直白地告诉灾民,反正都是死,与其白白饿死,还不如聚集起来争取生存所必须的粮食。但灾民面无表情地回应,连声说“不敢、不敢”。多年之后,在毛泽东制造的大饥荒中,中国人仍是“不敢”反抗;在习近平悍然下令封城的暴政下,中国人依旧逆来顺受。

民国时留美归来的社会学家李景汉在评论明恩博的这本著作时指出:“我们自然不可让人随便有意地颠倒是非,但也不要讳疾护短。因为了解与承认自己的弱点,不是耻辱,惟有不努力从事民族的改造,不看清民族的出路,才真正是耻辱。”中国人要摆脱猪的命运,中国要从猪圈进化成人间,就从研读明恩博的《支那人气质》开始。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