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子游戏全球开花 安全隐患、内容审查也随之而来

0
10
35be5c2e 227d 4e12 8f76 1bc2ce837bf3 w1023 r1 s
35be5c2e 227d 4e12 8f76 1bc2ce837bf3 w1023 r1 s

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在上海举办期间一名女子与腾讯游戏出品的一款电子游戏中的一角色扮演者合影。(2019年8月2日)

2022年10月6日 09:10 许宁

华盛顿 —

中国电子游戏正在占据全球游戏市场越来越主要的份额。一些分析人士担忧,中国游戏公司获取的外国玩家的数据可能被中国政府利用,而中国游戏产品的内容审查也将影响国际游戏产业的创新格局。

美商务部长:腾讯用手机游戏定位美国军人

美国苹果应用程序(app)商店的游戏下载区里,在“大逃杀”(battleground royale)类手机游戏中,最受欢迎的是一款名为PUBG Moblie(中文版名为“绝地求生:刺激战场”)的游戏。但许多美国玩家没有意识到的是,这款从韩国同名电脑游戏移植到手机平台的游戏,背后的出品商是总部位于中国深圳的腾讯游戏。

腾讯在美国并不是普通消费者熟知的媒体品牌,但在电子游戏产业,腾讯全球开疆破土的行动早已引起业者的关注,也引起了美国政府现任和前任政府官员的注意。

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上星期四(9月29日)在一场与前国务次卿基斯·克拉奇(Keith Krach)的对谈会上,在谈到数据的恶意使用对国家安全的影响时,特别提到中国公司出品的手机游戏,并点名腾讯。

雷蒙多说:“如果你想想,美国军人的手机上的那些游戏,由非美国供应商提供的游戏,这意味着中国知道他们每个人的位置。它们有GPS定位,所有那些腾讯游戏都在他们的手机上,(定位)美国士兵身在何处。”

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技术和国家安全项目主任马丁·拉塞尔(Martijn Rasser)对美国之音说:“每部手机本质上都是一个跟踪和信号设备。第三方应用程序可以在用户不知道的情况下……收集和传递地理信息,以及来自联系人列表、摄像头、麦克风等信息。”

公开信息表明,腾讯游戏的外国用户信息可以被腾讯中国总部的员工获取。腾讯在手机游戏PUBG Mobile的用户使用条款中说,该游戏的服务器位于印度、俄罗斯、新加坡和美国,同时标注说:包括中国工程团队在内的国际工程团队和支持团队“可以从您居住地以外地区访问您的信息”。

美国网络安全专家说,中国公司出品的游戏一定会向总部输送用户数据。网络安全咨询公司OODA联合创办人和首席技术官鲍勃·古尔利(Bob Gourley)说,“这绝对是一种威胁”。

古尔利对美国之音说“是的,这绝对是一个问题,特别是如果这些游戏是使用‘软件开发套件’(SDK)用其他人都在使用的通用软件代码开发的。其中一些(游戏)可能在用户不知道情况下的向一些源头提供数据。”

“然后无论它们流向哪里,这些数据都经常会被转售。这是一个严重的威胁。”他说。

中国2017年出台的《网络安全法》要求企业将数据存储在中国境内。中国法律还要求境内实体配合政府机关涉及国家安全和犯罪调查,交出被认为与国家安全相关的数据。

数据隐私问题专家、加拿大全球隐私与安全设计中心(Global Privacy & Security by Design Centre)执行总监安·卡沃基安(Ann Cavoukian)对美国之音说:“一个国家越大,其从事监控的可能性越大。但我们已经知道的真相是,中国确实正在这样做。它在追踪自己的人民。因此,他们(中国政府)可以访问存储在中国的任何数据,并可以从事监视活动。我认为这是毫无疑问的。”

中国安徽省阜阳的一家网吧内年轻人在玩电子游戏。(2018年8月20日)

中国安徽省阜阳的一家网吧内年轻人在玩电子游戏。(2018年8月20日)

腾讯游戏扩展全球 数据安全问题涌现

从2011年收购美国电游开发商和发行商拳头游戏(Riot Games)开始,腾讯的全球扩张使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子游戏公司之一。据路透社10月2日报道,腾讯目前正在调整其并购战略,将更多精力放在主要收购海外游戏公司的多数股权或控股权。

根据商业数据统计机构Refinitiv数据显示,腾讯今年几乎没有在中国国内进行投资,而在海外进行了27笔价值约30亿美元的交易,其中包括今年9月初斥资3亿欧元投资法国育碧(Ubisoft)母公司。

腾讯放眼海外的部分原因在于中国国内市场增长陷入停滞。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2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2年1-6月,中国游戏市场销售收入同比减少1.8%。今年上半年,中国游戏用户规模6.66亿人,同比下降0.13%。

腾讯全球开疆辟土的同时,旗下产品也被指存在安全与数据隐私漏洞。2020年,腾讯旗下全资子公司拳头游戏出品的《无畏契约》(Valorant)被发现私自安装类似间谍软件的反作弊软件。无论用户是否打开游戏,这一所谓反作弊软件都会在启动计算机时启动,并监控所有用户活动,记录他们使用的程序。

2019年,荷兰网络安全组织GDI的研究人员维克多·格弗斯(Victor Gevers),腾讯运营的微信、QQ等六个聊天平台上,数亿条对话内容被导入了一个可以被中国公安使用的大型数据库,这个在线数据库中存储着约10亿微信对话。每一条信息都包含GPS定位,有些包括用户的身份信息。

奥利弗·贾(Oliver Jia)来自美国,现居日本,是NK News新闻网站的社媒编辑,熟知游戏产业。他说,中国电子游戏如何搜集和使用用户数据,外界的可见度很低。

他对美国之音说:“一般来说,对于所有这些像TikTok这样的中国制应用程序,或者像‘堡垒之夜’(Fortnite)或‘绝地求生’(PUBG)这样的游戏,都涉及到很多个人用户信息,真的无法保证这些信息流向何处。不幸的是,美国政府面临的困难是,因为这些信息都在腾讯的管辖范围内,腾讯是一家中国公司,(美国政府)几乎无法去控制。”

奥利弗·贾同时指出,需要让美国用户了解到哪些游戏是由中国出品的。他说:“至少要在客户注册这些服务之前,让用户知道它们明确归腾讯所有。因为我的感觉是,很多人在玩这些游戏、玩这些app时,甚至可能都不知道它们是由中国公司拥有的。”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言论隐私与技术项目高级技术专家丹尼尔·卡恩·吉尔莫(Daniel Kahn Gillmor)则认为,对手机游戏app安全性的关注不应该只针对中国公司。

吉尔莫说,大多数应用程序开发人员在保护用户信息方面做得不够。他认为,根本原因在于这个生态系统的利益激励机制。

他说:“他们的经济动机是收集用户数据,用户数据是由游戏公司收集和持有的。或者在某些情况下,不是由游戏公司持有,而是转移到SDK,也就是软件开发工具套件,然后由SDK开发者支付游戏公司的费用,将其包含在游戏中。游戏如此,所有类型的应用程序都是如此。”

吉尔莫说:“他们(游戏公司)没有为数据被收集的用户优先考虑他们作为数据管理者的角色。但这不仅是游戏,也不仅仅是中国公司的问题,这对整个应用程序生态系统来说都是如此。”

中资入主海外网游公司 内容审查随之流入

人们对中国电子游戏的担忧一方面在于其软件中的可疑追踪功能可能让中国当局以不正当方式访问世界各地的电子设备。另一方面,腾讯等中国公司的审查倾向正在影响全球游戏的创造性。《华盛顿邮报》最近的一篇社评中说,中国可能通过历史题材游戏对西方的年轻人进行潜移默化的宣传教育。

英国《卫报》2021年报道说,自腾讯入主拳头游戏以后,该公司的游戏设计人员接到指令,要求电子游戏中,对人物“复活”的展示不能通过地下现身的方式体现,游戏中不能出现骷髅,不能出现教派,流血必须是黑色的,不能是红色。

2019年10月,腾讯旗下拳头游戏公司高管表示,应“避免”在《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的游戏现场解说中讨论“敏感话题”,当时正值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高涨之际。此前,美国游戏公司暴雪娱乐因一名香港游戏竞技选手在官方直播中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而对其施加惩罚。

2013年,暴雪娱乐在加州洛杉矶电子娱乐展上举办的一场展览。

2013年,暴雪娱乐在加州洛杉矶电子娱乐展上举办的一场展览。

《英雄联盟》游戏全球负责人约翰·尼达姆(John Needham)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为来自许多不同国家和文化的游戏迷提供服务,我们相信,这个机会带来的责任是,要保持在敏感问题(政治、宗教或其他)上个人观点的分离。”

奥利弗·贾说,腾讯在全球电子游戏界的影响力日趋强大,其文化渗透类似于中国近年来对好莱坞电影的影响。

他说:“腾讯的做法是,在很多大型电子游戏中避免争议性话题或任何过于地缘政治的东西,而是专注于幻想场景、卡通图形或其他可能不具攻击性但在全球范围内具有普遍性的东西。因此,这几乎是一种‘没有地缘政治的地缘政治’。”

美国监管部门一直在对腾讯公司进行调查。自2020年以来,美国财政部主导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一直在调查腾讯收购拳头游戏和Epic Games的股权后对个人数据的处理情况,以判定其做法是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CFIUS有权命令腾讯拆分对美国子公司的控股。

CFIUS还曾调查腾讯公司对英国游戏公司Sumo的收购,后者在美国设有工作室。CFIUS于去年12月结束了这项调查,批准了这一收购案。

数据隐私问题专家卡沃基安说,无论美国政府是否对中国手机游戏加以限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出于安全和隐私考量将其卸载。

“如果他们知道使用(这些游戏)的后果,他们可能会自己主动退出,自我限制,因为他们不想被追踪,也不想被监视。他们可能只是没有意识到这一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