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七十年来,香港只有一个李怡

0
21

李怡先生是海外华人社会自由知识份子的代表人物,他来自上民国上一代左翼背景,年轻时自然信仰社会主义,因倾情于中国,最初为中共在香港创办「七十年代」,文化统战在美国的的台湾和香港留学生。

身为主笔和自由思想家,除了少年的战乱,他的下半生经历了三大冲击:

第一,1976年毛泽东死亡、四人帮覆灭,因「七十年代」批评美国的资本主义,曲线宣传「文革」极左状态中的大陆「进步」生活,令他一时无法对海外的知识读者交代,青年时代对共产党的信念动摇于根本,但邓小平改革开放,胡耀邦赵紫阳当政,他虽与香港的左派决裂,但对中国还抱有希望。

第二,1989年天安门事件,他认识的中国知识分子流亡海外、中国大学生一代遭到镇压,令他对邓小平的期望幻灭,与中共决裂,决定带着刊物出走台湾,探索华人民主自由之路,结果在台湾,他找到了。
随着九七大限,他又转向关怀他成长的香港。

第三,2019年香港年轻人的社会运动,引入「国安法」,他意识到香港「一国两制」正式终结,自己的安危也受到影响,此时他与「中国」告别,转而支持香港年轻人的独立和奋斗的抗争精神,他认为这就是「少年中国」自五四以来的延续,而且在前殖民地的香港。

他不主张港独和台独,因为他始终是经历过中国大地的过来人,他只希望世界和平,中国好,希望中国人过好日子,尤其中国的知识分子和大学生能在自由的精神文明环境里生存。但晚年觉得这一点希望幻灭,他只能在精神上支持台湾和香港下一代找寻自己的路。

他主张宽容异见,维护言论自由,希望中国社会有多党的民主制度,当权者至少受到新闻监督。他极力守护香港的底线,也成为因言论而遭到人身攻击和政治仇恨谩骂最广泛而严厉的一名知识分子:由他认识共事过的左报的「叛徒」、「反华」、「反中乱港」到「港独」,以致同一阵线他曾工作过的传媒也抹黑他「抄袭」等种种可笑的诬陷和恐吓。他很坚定,不向极权和流氓屈服。

信仰和理想重复幻灭,转而重新认识香港、热爱香港,毕生读书不断、思考不息。

李怡是很诚摰的人,说话不懂掩饰,相由心生,他由二十岁到八十,书卷气和赤子之心一直没有变过。
他生于中国、热爱中国、移情台湾香港,最后其实还是死忧于中国。他在晚年以「失败者回忆录」为题写自传,为未来的香港人存纪录、敲警钟,其时代之云天壮濶,人事之湖海险奇,足以为香港史不为人所知的珍鉴。他自慨「失败」,自怜于一个枉费心力的华人自由派知识分子的一生,但他的一生并不失败,失败的只是鲁迅论定的中国人,以及其土壤的文化中国。


「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他见证了香港的兴衰,而且秉持良心和原则,以一生心力,尽了一个读书人应予的义务。香港这个一度的国际经贸大都会,独欠他一具铜像,因为全球华人世界有无数的医生、工程师、律师、学者教授,但七十年来,香港只有一个李怡。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