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非洲无限扩张的网

0
17
24 4 0
24 4 0

Présence de la Chine en Afrique. france24.com

作者:桑雨

近日,好莱坞著名演员莱昂纳多指责中国远洋船队非法拉网捕鱼的推文引发中国网友不满,莱昂纳多在推文中说:“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中国将其深海捕鱼船队打造成数千艘规模,导致中国耗尽其近海鱼类资源。他们的渔民已经航行到世界各地,继续深海捕鱼。这种做法引起了人们对当地经济及海洋生物可持续发展影响的警惕。”

在这里,莱昂纳多提出了一个久已存在,但在中国却鲜为人知的问题。2022年三月底,经过四年多的实地调查、船员随访和卫星跟踪,总部设在英国的环境正义基金会(EJF)发布了一份关于中国远洋船队对世界各地捕捞业影响的全面分析报告。报告指出,从事非法捕鱼活动的中国船只正在耗尽渔业资源,尤其是西非沿海国家的渔业资源,对西非沿海渔民的生计构成威胁,使西非沿海社区处于经济崩溃边缘。

由于中国近海海洋资源过度捕捞变得枯竭,在中国政府补贴下,中国远洋船队已数倍于其它国家的规模在他国海域作业,规模庞大,运作神秘,且经常涉及非法捕捞。报告援引中国农业农村部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国远洋船队在非洲的活动占其批准的近海渔业项目的78.5%。该部门发布的通知中提到29个专属经济区,非洲占20个,在涉及专属经济区的捕鱼活动中,中国远洋渔船在西非毛里塔尼亚专属经济区的捕鱼规模最大。

毛里塔尼亚是著名的鱼粉和鱼油产地,中国船队用类似推土机式的底拖网捕捞法,将捕获的水产制成饲料,用于喂养农场家禽。底拖网捕捞对海洋生态系统造成了巨大的破坏。这包括对当地重要鱼类种群的破坏,沿海居民社区依赖这些鱼类种群获取食物。报告指出,中国船队每年在西非捕捞近235万吨鱼,占中国远洋捕捞总量的50%,价值约50亿美元。

截至2020年,塞拉利昂73%的拖网捕捞许可证由悬挂中国国旗或由中国公司所有船只持有。塞拉利昂是西非仅次于加纳的非法捕鱼常见发生地。今年3月,一艘美国海军舰艇与塞拉利昂当局合作,搜查了一艘涉嫌非法捕捞的中国拖网渔船。中国大使馆事后谴责这次登船行动是企图“ 挑拨中国和塞拉利昂的合作关系”。……

报告还指出,中国远洋渔船上侵犯人权的现象很普遍。环境正义基金会特别对加纳水域中国远洋渔船上的加纳籍船员进行了随访,接受访谈的10名船员全部都经历或目睹过来自中国船长的肢体暴力;都表示船上生活条件恶劣,伙食没有营养以及饮用水质量很差,导致他们常常生病和腹泻。

报告指出,在加纳约90%的拖网渔船疑似由中国公司所有。加纳政府从2002年开始禁止外国公司在其海域进行工业拖网捕鱼。一些中国企业利用加纳的空壳公司从中国进口船只,然后注册为加纳的船队并获得捕捞执照,他们利用不透明的公司结构规避国籍标准。由于船舶所有权不明,执法机构很难对违法者追究责任,这也意味着加纳的鱼类资源和渔业利润正在流向其他国家,或通过空壳公司的中方所有者流到政客的口袋里,造成的结果是荒诞的,由于外国公司的工业捕捞,使渔业资源丰厚的加纳每年60%的鱼类供应却要靠进口。

加纳海域面临的另一个威胁就是“赛科”捕捞。所谓赛科(Saiko)捕捞,即中国拖网渔船捕捞深海鱼类幼苗,在海上将其转移至当地小船中。赛科捕捞违反了加纳的法律,最高可面临200万美元的罚款,这种活动不仅破坏了当地的人工捕捞业,而且是不可持续的。但这种做法获利丰厚,屡禁不止,使加纳的鱼类种群正面临严重威胁。若再不加强监管,该国的远洋渔业(沙丁鱼、鳀鱼和鲭鱼)就有可能在3到7年内崩溃,这是世界银行顾问斯蒂芬·阿卡斯特早在2018年就已经提出的警告。他表示,工业拖网渔船带来的过度捕捞已经减少了当地海洋生物系统的生物量和营养层级。但是,加纳水产养殖发展部部长哈瓦·库姆森(Mavis Hawa Koomson)在今年的一次渔业利益相关者会议上澄清说,在该国水域作业的大多数拖网渔船是由中加合资经营的,法律允许这种合作。然而,环境正义基金会报告称,由于全球渔业严重缺乏透明度,使不可持续、不道德和非法的行为得以滋生,中国船队的活动不仅在加纳而且在全世界都钻了不透明系统的空子。